寄俞平伯(三)(节录)

《乐谱中之一行》,已在《学灯》上读到。慷慨激越,令我肃然,也愀然!我因自己只能作嘤嘤之鸣,所以颇爱读别人浩浩荡荡、悲歌壮舞的作品,看了也格外契心。近来读白情诗(尤其是《鸭绿江以东》一类的作品),读《乐谱中之一行》,读屠格涅夫《前夜》底译本,皆足令我男儿之火中烧,深以倦伏为耻!但此情绪终难持久,故还是不能长进!圣陶转来《春寒》,《〈忆〉序》和《池上》。 《〈忆〉序》极漂亮,可称得一篇美文, 《春寒》在杭时曾与兄坐湖滨公园楼上共读,颇以为妙! 《池上》亦当有趣!兄佳梦何其多,令人艳羡!我竟是“至人”,思之又颇妒兄。

1922年4月13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