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平伯早期的诗作

俞平伯是著名的红学家,他在青年时期却是著名的诗人。他的诗集《冬夜》,是我国现代文学的创建时期里,继胡适《尝试集》、郭沫若《女神》之后,又一受人注目的新诗集子。

朱自清对它评价很高。他在为《冬夜》写的序言中说:“在才有三四年生命的新诗里,能有平伯君《冬夜》里这样作品,我们也稍稍可以自慰了。”他又说:“去年只有《尝试集》和《女神》,未免太孤零了;今年《草儿》 《冬夜》先后出版,极是可喜。” 《草儿》即《草儿在前集》,是康白情写的新诗集子。

《冬夜》,一九二二年三月,亚东图书馆出版,第二年再版。我曾从旧书店购得此书的三版发稿底本,上面有几处文字改动,但不象是俞平伯的手迹,估计是俞平伯把校改本寄给书馆,由书馆过录到发稿底本上的。可见此书还有三版。诗集的第一首诗是《冬夜之公园》,取前面两个字作了书名。全书共五十八首,都是抒情短诗。

诗集出版后,引起了不同的反响。有人说好,有人不敢苟同。后来亚东图书馆把各种意见荟集起来,出版了《〈冬夜〉〈草儿〉讨论集》。不同的意见集中到一点是“不解”——这些诗不容易懂。听到这些意见,诗人很有自己的想法。诗集原有一篇自序,再版时诗人把它删了,代之以《致汪君原放书》。他在信中说:“作诗不是求人解,亦非求人不解,能解固然可喜,不能解又岂作者所能为力。”又说:“诗集有序,意欲以祛除误解,却不料误解由此而繁兴。”这就是删去原序的原因。

新诗在草创时期,“不解”是通病。胡适的“解放小脚”诗有的也不好懂。郭沫若完全自由式的“一的一切,一切的一”那些诗句,至今还有不同理解。 《冬夜》已不容易找到了。为了让读者一见庐山面目,且抄录两首短诗的全文于下(原诗是每句一行排列的)——《所见》:“骡子偶然的长嘶,鞭儿抽着,没声气了。至于嘶叫这件事情,鞭子拂他不去的。”《客》: “我北归,我又要南归,归来底中间,把故乡掉了!”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