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俞平伯(二)(节录)

《心》和《小劫》底意境和调子似乎都和兄底别的诗彻异,这两首又互相异。 《小劫》的调子和《凄然》相仿。意境底殊胜,音节底啴缓和美,真是无以复加!兄妙在能善采古诗音调之长,更施以一番融铸工夫,所以既能悦耳,又可赏心,兼耳底、心底音乐而有之。记得有人批评俄国诗人某,以为他能将他本国语言里最好的调子用在诗里(大意如此),我也将藉了这句话来批评兄底诗了。我读了这首诗,真有“崔灏题诗在上头”之感! 《心》底意境也好,但调子似不如余作(除末节)。兄以为如何?——我因此又想起郭沫若君底诗了,君押韵,嫌生硬些,现在许多人都如此。我想韵本可帮助诗底艺术美,但不善用之,反觉刺耳,此非知文章甘苦者不能知!——你想产生光明鲜洁的文字,我想《小劫》可称得光明鲜洁了。

(1921年l0月至12月间)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