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俞平伯的《红楼梦研究》

五十年代对俞平伯先生的《红楼梦研究》急风暴雨式的批判运动已经过去二十多个年头了。这些年来,每当我重新翻开这本书的时候,总是被书中引人入胜的题目、细致清晰的考证、准确而又流利的语言、作者柔和而又诚恳的态度所吸引。与批判它的那些棍棒文章相比较,《红楼梦研究》一书更有阅读和存在的价值。可以说,这本书是红学之林中少有的、很有见地的学术著作,是新红学派中很有代表性的一家之言。

这本书出版于1952年,是作者在二十年代所写的《红楼梦辨》一书的基础上经过一番修改和补充而成的。所以这部书的写作,前后经历了大约三十年的时间。俞平伯先生开始写这部书的时候,大约只有二十多岁。在旧社会里,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能刻苦努力钻研学问,取得这样的成就,实在也是难能可贵的。

诚然,俞平伯先生写这部书,最初是受到了胡适的《红楼梦考证》的影响,后来胡适在政治上又走上了反动的道路,这都是历史事实。然而胡适在红学中,当时还算是一个革新者。在他以前的旧红学中,占统治地位的是索隐派。他们用历史上的一些个别人物和事件来穿凿比附小说中的人物和故事。把对《红楼梦》一书的研究工作变成了猜谜式的消闲游戏。正是胡适在他的《红楼梦考证》中揭穿和批判了索隐派的错误,开创了红楼梦研究工作的一条新路子。俞平伯先生在胡适《红楼梦考证》的基础上又前进了一步。这部书共分三卷,部分文章是讨论高鹗续书问题的;部分文章是探讨自传说和考证曹雪芹家世的,部分文章则是考证《红楼梦》版本方面问题的。所有这些内容无论是对《红楼梦》的读者还是研究者,应该说都是颇有裨益的。这些考证工作是《红楼梦》研究的正当范围,对研究古典文学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然而当时的不少批判文章则在“左”的思想支配下说了许多过激的言词,许多指责是无限上纲的,已经超出了学术讨论的范围。一部《红楼梦》,有人说它是政治小说,有人说它是社会小说,有人说它是爱情小说,有人说它是曹雪芹的自传。这些都可以讨论,今后也必然还会有分歧。说《红楼梦》是作者自传,也并不否认它是一部小说。说它是政治小说,也仍然与曹雪芹的身世历史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要深入讨论,必须作深入的研究。有的人可以偏重于理论探讨,有的人可以偏重于考证。然而不正常的是,有的人事实上享用了人家的考证成果,而到头来又对人家作彻底的“批判”和否定。这是不足为训的。

最被某些批评家们看作是俞平伯“趣味研究”代表作的是《寿怡红群芳开夜宴图说》。据俞平伯先生自己说,1936年夏天他在阅读这段故事的时候,依照书中的描写,画出了一幅群芳开夜宴席次图。十二年之后(1948年)又检出来,并写成这篇文字。这篇文章是《红楼梦》第六十三回的一个注释。这个注释对于阅读《红楼梦》的人,尤其是对这一段故事有兴趣的读者是可以参考的。不能一提趣味就说是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劳动人民也需要趣味。《红楼梦》这部文学巨著之所以被众多的读者喜爱,得到了极高的评价,就是因为它是一部具有高度艺术水平的现实主义文学杰作,是一部最有趣味的书。曹雪芹因为写作了《红楼梦》而成了一位不朽的伟大作家。为什么俞平伯先生解释了书中的一段故事就要受到种种指责?

俞平伯先生的这部书中的绝大部分文章写于解放前,只有少数几篇文章写于建国初期。我们不能说这部书是十全十美的。由于历史和作者本人的局限性,书中存在着某些缺点错误是难免的,也是可以理解的。迄今为止,无论古今中外百分之百正确,十全十美的书能举出几本来?就以批判《红楼梦研究》的许多文章来说,不也随着历史的前进而日益显出本身的局限性来了吗?与其他文学研究著作相比较,《红楼梦研究》这部书迄今仍不失为一部有参考价值的著作。说它毒害了青年几十年也未见得符合事实。过去因读《红楼梦》入迷而出现自比宝玉出家做和尚的,自比黛玉多愁善感自视命薄的,不乏其人。这需要引导。但是因读了《红楼梦研究》中毒而出现乱子的尚未有所闻。其实这类研究著作的影响多半在专业人员中间,而青年有兴趣阅读的,恐怕为数不多。即便是青年,我们也不可忘记了他们也会在学习中逐步接受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武器。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