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和泪的文学

我们现在需要血的文学和泪的文学似乎要比“雍容尔雅”,“吟风啸月”的作品甚些吧:“雍容尔雅”“吟风啸月”的作品,诚然有时能以天然美来安慰我们的被扰的灵魂与苦闷的心神。”然而在此到处是榛棘,是悲惨,是枪声炮影的世界上,我们的被扰乱的灵魂与苦闷的心神,恐总非他们所能安慰得了的吧。而且我们又何忍受安慰?萨但(Satan)日日以毒箭射我们的兄弟,战神又不断的高唱他的战歌。武昌的枪声、孝感车站的客车上的枪孔、新华门外的血迹……忘了么?虽无心肝的人也难忘了吧!虽血已结冰的人也难忘了吧!“雍容尔雅”么?恐怕不能吧!“吟风啸月”么?恐怕不能吧!然而竟有人能之:满口的纯艺术,剽窃几个新的名辞,不断的做白话的鸳鸯蝴蝶式的情诗情文,或是唱道着与自然接近,满堆上云、月、树影、山光、等等;他们的“不动心”,真是孔孟所不及。革命之火,燃吧,燃吧!青年之火,燃吧,燃吧!被扰乱的灵魂沸滚了,苦闷的心神涨烈了。兄弟们啊!果真不动心么?记住!记住!我们所需要的是血的文学,泪的文学,不是“雍容尔雅”“吟风啸月”的冷血的产品。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