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平伯传略

俞平伯,名铭衡,小名僧宝,字平伯,以字行,一九一五年考入大学后,自字直民,号屈斋。原籍浙江省德清县,一九○○年一月八日(农历己亥年——清光绪二十五年——二月八日)生于苏州。曾祖父俞樾(曲园老人)是清代著名学者,俞平伯的童年时代跟着曾祖父住在苏州。祖父多病早逝。父亲俞陛云(阶青)是一位文学家。母亲许之仙是清朝松江知府许祐的女儿,也精通诗文。

俞平伯四岁时,由母亲启蒙,读《大学》章句。七岁时,每晚跟着曾祖父学写字。八岁开始跟父、母亲学对对子,课本由母亲手抄。九岁入塾从师学习。由于塾师教学不严,两年后,又改由父、母亲督课。严格的家学为他打下了坚实的旧学基础。

一九一一年,由苏州到上海,开始学英文和算学。一九一二年回到苏州。

一九一五年春,进苏州平江中学校读书。一学期后北上,考入北京大学。一九一六年至一九一七年间,在黄侃教授指导下,开始读周邦彦的《清真词》,这为他后来研究《清真词》奠定了基础。

一九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农历丁巳九月十六日),和舅舅的女儿许宝驯结婚。此时,正是新文学运动蓬勃兴起之际。在新文学运动的影响下,他不怕被守旧的先生骂为“叛徒”,开始试作白话诗。一九一八年五月,他的第一首新诗《春水》发表在《新青年》月刊第四卷第五期上。接着,又试作白话文。他在第一篇白话论文《白话诗的三大条件》(1918年10月16日作)中,据理驳斥那些非难白话诗的保守派,提出“雕琢是陈腐的,修饰是新鲜的。文词粗俗,万不能抒发高尚的理想”的观点。

年底,他加入北京大学进步学生组织的新潮社,成为主要成员,并成为《新潮》月刊的主要撰稿人。

一九一九年四月,加入“以增进平民知识,唤起平民之自觉心为宗旨”的北京大学平民教育讲演团。不久,“五四”运动爆发。由于“浮慕新学,向往民主”而投身运动中。他参加了北京大学学生会新闻组,从事宣传鼓动工作。

这一年十月,他分析了社会上反对新诗歌运动的各种论调后,写出了第二篇诗论《社会上对于新诗的各种心理观》,发表在《新潮》第二卷第一期上。

俞平伯在北京大学的四年学习生活中,接受了进步思想的熏陶,随着时代的潮流涌进。

一九二○年年初,刚刚毕业于北京大学的俞平伯同傅斯年一起,赴英国留学,希望找到一条救国之路。到英国不久,由于金镑涨价,自费筹划尚有未周,只好回国。四月,由英国回到杭州。

暑假后,经蒋梦麟推荐,到杭州第一师范学校执教,在那里与志趣相投的朱自清结识,闲时,他们共同探讨新诗的创作和发展。半年的时间里,他作新诗十九首,还写了《做诗的一点经验》、《从经验上所得做“诗”的教训》、《诗底自由和普遍》等关于新诗的论文,阐明自己对于作诗的信念。

一九二一年一月,文学研究会成立。经郑振铎介绍,加入文学研究会,并成为骨干成员。

三个月后,由于胡适“整理国故”的影响,开始和顾颉刚通信讨论《红楼梦》。一九二二年上半年,他在信稿的基础上,写成《红楼梦辨》初稿。

一九二一年十月二十八日,他的诗论的代表作《诗底进化的还原论》写讫。文中明确提出艺术本来是平民的,应回到平民中去;要推翻“诗底王国”,“恢复诗底共和国”等进步主张。

这时的俞平伯,正是对新诗执着追求的时期。他于一九二二年一月,和朱自清、叶绍钧、刘延陵等创办了“五四”以来第一个《诗》月刊。三月,他的第一部新诗集《冬夜》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六月,他又和朱自清、周作人,叶绍钧等八人编辑出版了新诗合集《雪朝》。

七月,赴美国考察教育。在纽约住了一个月,因病回国。

一九二三年四月,《红楼梦辨》出版。

同年秋,俞平伯到上海大学中国文学系任教,讲授《诗经》、小说、戏剧等。北平人文书店一九三四年八月出版的《读诗札记》,即是在上海大学的讲稿所集。半年后辞职,在杭州闲居。

一九二四年四月,他的第二部新诗集《西还》出版。七月,他和朱自清、叶绍钧合编出版了文学刊物《我们的七月》;一九二五年六月,又出版了《我们的六月》。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中旬,《语丝》周刊创刊。俞平伯虽未正式加入语丝社,但却成为《语丝》的主要撰稿人。他和叶绍钧的散文合集《剑鞘》也是在本月内由霜枫社出版的。年底,他回到北京,从此,在老君堂七十九号宅定居。

进京不久,到燕京大学任教。一九二五年年底,他回忆童年生活的新诗集《忆》出版。

一九二八年十月,到清华学校大学部中国文学系任讲师。一九三○年,在清华大学和朱自清、杨振声等教授合开“高级作文”课,并专授“词”的习作课。在清华大学任教的同时,于一九二九年又到北京大学兼课,两年后辞职,专职任教于清华大学。

一九三○年五月,周作人主编的《骆驼草》周刊创刊。在废名的鼓动下,开始为《骆驼草》撰稿。

在大学任教期间,他先后创作和编辑了《杂拌儿》、《燕知草》和《杂拌儿之二》等散文集。他把最后的十七首新诗《呓语》(十九至三十五)附在《杂拌儿之二》书后,从此和新诗告别,集中力量从事诗词和戏曲的研究。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之后,俞平伯再也不能安于教学和著书的生活了。先后作了《救国及其他成为问题的条件》、《致国民政府并二中全会快邮代电》、《广亡征!》、《国难与娱乐》等文章,表现了知识分子忧国之心。在一九三二年元旦致《中学生》杂志的短简中,他还号召青年要“救中国”,以为“不存此心,不得名为中国人”。

一九三六年一月,散文集《古槐梦遇》问世。八月,自编最后一本散文集《燕郊集》出版。《古槐书屋词》写本也于年内出版。至此,他的创作生活基本结束,开始转入以古典文学研究为主的阶段。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发生后,因侍双亲,未能同清华大学一起南迁。从此,“削迹城阴”,“宾从罕过”,五年中,除被聘在中国大学国学系任教外,文章也写得很少。一九四二年至一九四三年,在伪华北作家协会的《万人文库》、《华北作家月报》、《艺文杂志》、《文学集刊》等刊物发表了一些学术论著。

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抗日战争全面胜利,俞平伯沉闷、闭锁的生活也从此结束。九月下旬,“聊忏幽忧”的五言长诗《遥夜闺思引》写讫。

同年冬,受聘在教育部特设的“临时大学补习班”选授《清真词》。补习班结束,转北京大学教授。

俞平伯是九三学社早期成员。一九四六年下半年,九三学社中央迁到北平后,他积极参加九三学社的工作和活动。一九四七年,他和同人们先后发表了《保障人权宣言》、《北京大学教授宣言》和《告学生与政府书》等,支持青年学生反饥饿、反内战的运动。

一九四八年三月和八月,两种写本《遥夜闺思引》线装诗集由北平彩华印刷局先后影印出版。此外,还编印了一本《〈遥夜闺思引〉跋语》,内收为各种写本《遥夜闺思引》所作的跋语十六篇。

随着中国革命的节节胜利,俞平伯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也逐步加深。一九四九年七月一日,中国共产党成立二十八周年时,俞平伯冒雨参加了纪念会,并于会后作新诗《七月一日红旗的雨》一首。

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俞平伯任北京大学教授。在结束军管成立校委会时,他成为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委员。

一九五二年,调到北京大学文学研究所任研究员,担任《红楼梦》八十回本的整理校勘工作。一九五三年二月,北京大学文学研究所并入中国科学院,俞平伯任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古典文学研究室的研究员。

一九五二年九月,《红楼梦辨》的修改本《红楼梦研究》由棠棣出版社出版。两年后,由于在《红楼梦》研究中的资产阶级唯心主义思想,在全国范围内受到批判。在被批判期间。他仍在继续进行《红楼梦》八十回本的校订工作。该书于一九五八年二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一九六六年夏开始的“文化大革命”,把俞平伯的书斋洗劫一空,本人遭受严重迫害。一九六九年底,年已古稀的俞平伯偕夫人下放到河南干校。一九七一年一月,在周恩来总理亲自关怀下,俞平伯夫妇提前从河南干校返回北京。一九七三年,在朋友的建议下,他重新着手作《古槐书屋词》的搜集和编辑工作。

一九七五年国庆节,应周恩来总理邀请,出席了国庆招待会。会后,由于过度兴奋和激动,中风偏瘫。

粉碎“四人帮”后,《唐宋词选释》(六十年代初编选的)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他重新编辑的《古槐书屋词》二卷,由香港书谱出版社出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俞平伯散文选集》,江西人民出版社重印了他的《杂拌儿》和《杂拌儿之二》;上海书店影印了他的《燕知草》,上海古籍出版社编辑出版了俞平伯《论诗词曲杂著》。

建国后,俞平伯参加了第一、二、三、四届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后改名为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当选为全国文联委员,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委员。

他还被选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并且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六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他是九三学社第一、二、三届全国社员代表大会代表,并当选为九三学社第四、五、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一九八○年七月,俞平伯被聘为中国红楼梦学会顾问。

一九九○年病逝。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