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平伯生平大事记(之二)

一九四○年(民国二十九年庚辰) 四十一岁

秋,儿子润民上大学。

九月二十四日,为赵肖甫辑《红楼梦讨论集》作序。书中收入了胡适、顾颉刚、俞平伯三家讨论《红楼梦》的书简。

年内,邀请毕树棠到中国大学国学系讲授《欧洲文艺思潮》。毕树棠居北平东城炒面胡同,与俞平伯为近邻,经常晤谈,互倾积惊,抗战时期成莫逆。

本年,继续在中国大学国学系任教。

一九四一年(民国三十年辛巳) 四十二岁

年内,作《夷齐相谏伐》,发表在沈兼士编的《辛巳文录》第一期上。

本年,继续在中国大学国学系任教。

一九四二年(民国三十一年壬午) 四十三岁

春,《万人文库》旬刊“文园”专刊编辑真夫、夏简,小松氏等来访并合影。

四月五日,作《〈左传〉震夷伯之庙一条非左氏旧文说》,发表在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中德学志》第五卷第四期上。

五月一日,初次在《万人文库》旬刊上发表作品《与友人论宫调书》。

八月二十六日,为郭则淫(孑庵居士)填曲、王季烈(螾庐)制谱的《红楼真梦传奇》作序,发表在本年一月一日《万人文库》第三十册。

十月二十五日农历九月十六日,为结婚二十五周年纪念日,作《银婚诗》以为纪念。朱自清说该诗“淡远秾丽兼擅其美,是在忧患中语,读之感慨”。

十二月十五日,据《华北作家月报》载,此时俞平伯是伪华北作家协会“评议员会”中的成员。

本年,除在中国大学任教外,还在家里辅导几个学生,也写一些研究的文章,发表在《万人文库》旬刊上。

一九四三年(民国三十二年癸未) 四十四岁

二月十九日,作札记《音乐悦乐同音说》,发表在本年七月一日周作入主编的北平《艺文杂志》创刊号上。

春,参加伪华北作家协会举办的第一次“华北文艺奖金”审查委员会,担任诗歌方面的主审委员。

六月二十日,首次也是末次在《华北作家月报》上发表论文《词曲同异浅说》。

九月,论文《谈〈西厢记·哭宴〉》发表在沈启无编的《文学集刊》第一辑上。

年内,亲自为远在西南大后方的朱自清售书,并设法多得价,以补朱自清生活上的困难。

一九四二年五月至一九四三年,先后在《万人文库》、《艺文杂志》、《华北作家月报》等刊物上发表十多篇学术论著。自云:“在敌伪时间,常有人来向我拉稿,我倒并不是为了贪图稿费,只是情面难却,便给那些不含政治色彩的文艺刊物写写稿”。朱自清得知此事,立即写信直言忠告“以搁笔为佳”。从此,写得很少,抗战“最后两年,根本就没有提过笔”。

本年,继续在中国大学国学系任教。

一九四四年(民国三十三年甲申) 四十五岁

一月,论文《续谈〈西厢记·哭宴〉》发表在《文学集刊》笫二辑上。

二月十五日六月十五日,赵肖甫辑、俞平伯和顾颉刚一九二一年讨论《红楼梦》的书简,连载于《学术界》月刊第二卷第一期至第五期。

秋,应来访的唐歿之请,为之写字一幅,录近作诗三首 (两律一绝)。

本年,任中国大学国学系主任,并将“国学系”改为“文学系”,以便使古今中外文学得以平衡发展与研究。

一九四五年(民国三十四年乙酉) 四十六岁

九月三日,日本帝国主义投降,抗日战争胜利。俞平伯沉闷、闭锁的生活从此结束。

二十四日,五言长诗《遥夜闺思引》写讫。该诗始作于一九四二年至一九四三年间,时燕冀沦陷已久,俞平伯“寄迹危邦,避人荒径”,独写“聊忏幽忧”的长诗,以述十年徒掷之悔。

秋,将《遥夜闺思引》原稿寄昆明,请朱自清阅;后又请叶圣陶阅。朱自清、叶圣陶对诗中“深入而不能显出”的毛病,均提出中肯的批评。

十一月九日,为自写第一本《遥夜闺思引》赠许宝蛛(季珣)表妹作跋语。自此,至一九四八年四月三日止,为自抄的另五本《遥夜闺思引》和朋友们的写赠本分别作跋语十五篇。

本年,继续任中国大学文学系主任。

冬,教育部在北平设“临时大学”,俞平伯被聘到沙滩红楼北平临时大学第二分班,即文学院,选授《清真词》,为时一学期多。

十二月二十二日,在北平广播电台讲《读书的意义》。讲稿整理后,发表在一九四六年一月十四日天津《大公报》“综合”副刊第三十一期。

二十八日,写信致在美国的胡适,认为周作人的汉奸罪有些“冤枉”,请求胡适设法为入狱待判的周作人说情。

年内,经许德珩介绍,加入九三学社。

一九四六年(民国三十五年丙戌) 四十七岁

二月二十七日,作骈体《〈遥夜闺思引〉自序》。

三月中旬,填《沁园春》词二章,戏答胡静娟表妹题赠。

五月,应吴玉如邀请,赴天津工商学院讲《诗余闲评》,吴小如笔录。后稍加修订,收入一九四七年八月版《读词偶得》,“以代本书之导论”。在津期间,承吴玉如款待,行前赋诗一首,以表谢忱。

七月三十一日,写信致已回北平的胡适,建议邀废名到北京大学任教。

八月,九三学社中央迁到北平,从此,积极参加九三学社的工作和活动。

年内,与沈兼士、陈雪屏、邓以蛰等十五名教授呈国民党政府首都高等法院文,为周作人说情。

本年,北平临时大学结束,转北京大学任大学预备班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

一九四七年(民国三十六年丁亥) 四十八岁

二月十二日,《为〈中外文丛〉拟创刊词》发表在天津《大公报》“大公园地”第一四九期。

二十二日,九三学社十三人就北平政府发动警宪夜入民宅,以清查户口为名,肆行搜捕事件,提出抗议,并拟定《保樟人权宣言》,发表在本年三月八日《观察》第二卷第二期上。俞平伯是宣言签名者之一。

四月一日,为《读词偶得》修订再版本作跋。

五月二十二日,国立北京大学三十一名教授联合发出《北京大学教授宣言》,对各地青年学生反内战,反饥饿,以及要求教育改革的运动,表示同情和支持。俞平伯是宣言签名者之一。

三十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两校教授一百零二人签名,在上海《大公报》发表《告学生与政府书》,对大、中学学生反饥饿反内战的运动表示同情。俞平伯是签名者之一。

八月,《读词偶得》修订本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增加了《诗余闲评》、《三十六年新版跋语》以及释《史邦卿词四首》,删去说《清真词》部分,将它编入《清真词释》中。

十月,作《题〈遥夜闺思引〉杂咏》六首。

本年,连续作了很多篇《秋荔亭随笔》,陆续发表在天津《民国日报》“民园”副刊上。

一九四八年(民国三十七年戊子) 四十九岁

一月一日,为暴春霆题其祖暴方子之名迹“林屋山民馈米图”。

二十六日,《杜诗蒙诵》发表在天津《民国日报》“文艺”副刊第一一二期上。作者在前言中署“槐居士平伯识于无眠爱夜两当二乐轩之北窗下”。这是第一次使用“无眠爱夜两当二乐轩”这个室名。因室名太长,刻个图章太贵,做斋匾蜗居又容它不下,因此,只是说说而已。

二月初,阅朱自清“不寐书怀”近作诗后,以律句酬之。这是二友间最后之唱和诗。

三月,自写第六本《遥夜闺思引》长诗集由北平彩华印刷局影印出版,许宝睞题封面。

四月初,为高步云的《新编彝陵梦》昆剧作序。

二十三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燕京大学四校九十名教授发表《九十教授的质询文》,对国民党北平市党部主任委员吴铸人十九日在“纪念周”中警告教授们不要再演第二次闻一多事件的报告,予以驳斥与质询。俞平伯是九十教授之一。

二十八日,作《〈清真词释〉序》。

五月,为纪念张自忠将军战死八周年,作《诔辞》。

六月五日,就“曹雪芹的生年”问题,致天津《民国日报》“图书”副刊编者书。

二十九日,北平各院校教授一百零四人,为反对内战,抗议国民党轰炸开封事,发表宣言。俞平伯是签名者之一。

七月二十三日,北平《中建》半月刊编辑部在清华大学工字厅召开“知识分子今天的任务”座谈会,俞平伯应邀出席并作发言。他认为“知识分子今天的任务”当有时代意义,即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同时,他还认为古代知识分子的“气节”虽然是一种封建的遗留,还是可以保留的。

本月,《清真词释》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叶圣陶为该书作校对。

八月十一日,到医院看望重病的朱自清。

十二日,朱自清病逝。这使俞平伯的心情无比悲痛。此时,“来索稿者纷纷,以情怀抑郁,记忆迷茫,实无法应付”。可是,他还是写了《诤友(朱佩弦兄遗念)》,《忆白马湖宁波旧游(朱佩弦兄遗念)》,《致叶圣陶的信》,《关于“义战”一文(朱佩弦兄遗念)》,《朱佩弦兄遗念——甲子年游宁波日记》等,以缅怀挚友,寄托哀思。

十三日,作为北京大学教授代表参加在北京大学医院举行的朱自清大殓,并送灵到阜城门外广济寺下院。

十八日,《平明日报》记者、朱自清的学生萧离来访。之后,萧离根据采访材料写成了《俞平伯先生所认识的朱自清先生》,发表在本月二十六日《平明日报》上。

二十一日,孙楷第、闻家驷、袁翰青、许德珩等五十六人签名,写了《北平北大师院二校教授对于当局拘传学生抗议书》,对政府“不依照正当法律程序,而随便包围学校,搜捕学生”的作法,提出强烈抗议。俞平伯是签名者之一。

二十六日上午,到清华大学文学院参加朱自清追悼会,并送挽辞:“三益愧君多,讲舍殷勤,独溯流尘悲往事;卅年怜我久,家山寥落,谁损微力慰人群。”此时,俞平伯被推为《朱自清全集》编辑委员会成员。

本月,自写第一本《遥夜闺思引》长诗集由北平彩华印刷局影印出版,许宝驯题封面。该书比本年三月影印的自写第六本《遥夜闺思引》增加了《沁园春·戏答静娟表妹题赠》二章

和《题〈遥夜闺思引〉杂咏》六首。

本月,自写《〈遥夜闺思引〉跋语》线装集由北平彩华印刷局影印出版,许宝驯题封面,内收俞平伯为各种写本《遥夜闺思引》所作的跋语十六篇。

十月二十四日,北京大学八十二名教授发表停教宣言,并于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停教三天,抗议因改革币制而冻结薪给,要求借薪津两月,以维持家人的生活。俞平伯参加了这一斗争。

十一月四日,北平各院校教授四十七人在《新民报》上发表《我们对于政府压迫民盟的看法》,反对“政府突然宣布民主同盟为非法团体”,准备用“‘处置后方共党临时办法’加以处理”的作法。俞平伯是签名者之一。

中旬,为《华北日报》“俗文学”周刊的创始人、主编傅芸子逝世,作挽诗二首。

本年,继续在北京大学任教。

一九四九年(民国三十八年己丑) 五十岁

一月二十六日,北平围城期间,北平文化界民主人士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校教授三十人发表对全面和平书面意见,一致拥护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于本月十四日提出的和平八项主张。俞平伯是签名者之一。

三月,送柳亚子《遥夜闺思引》影印本一册,并题字。

五月四日,是“五四”运动三十周年纪念日。日前,接受《人民日报》记者柏生的访问。四日,纪念“五四”专题文章《回顾与前瞻》发表在《人民日报》上。

十七日,作《新文学写作的一些问题》,就“如何能写出为工农兵服务的文学”这个问题,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七月一日傍晚,冒雨在先农坛参加中国共产党成立二十八周年纪念会。会后,怀着激动的心情,于六日作《七月一日红旗的雨》新诗一首。

二日至十九日,参加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并被推定为主席团成员。

十六日,北平召开中苏友好协会发起人大会,俞平伯作为发起人出席了会议。

十九日,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正式成立。俞平伯为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全国委员会委员。

二十四日,参加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成立大会,当选为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委员,并在闭幕式上发言。

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从此,正式任北京大学教授。在结束军管成立校委会时,成为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委员。

一九五○年(农历庚寅) 五十一岁

一月一日,填词《浪淘沙令》,热情歌颂建国后的第一个新年。

五月二十八日,参加北京市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会前作随笔《祝京市文代会》,抒发自己为能参加这个会而感到愉悦的心情。

九月十六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一周年前夕,作《一年来的感想》,收入本年十月一日发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一周年联合特刊《胜利一周年》中。

十月十二日,父亲俞陛云(阶青)逝世,为之悲恸万分。因与棠棣出版社有成约,准备出版《红楼梦研究》,不得不勉力删改旧稿。

十二月,作《〈红楼梦研究〉自序》。

本年,继续任北京大学教授。

一九五一年(辛卯) 五十二岁

本年,继续任北京大学教授。

一九五二年(壬辰) 五十三岁

一月十五日,短论《语言文学教学与爱国思想》发表在《语文教学》第六期上,主张在语言文学教学中要向学生灌输爱国主义思想。

九月,《红楼梦辨》的修改本《红楼梦研究》作为“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丛刊”,由棠棣出版社出版。删去了《〈红搂梦辨〉引论》和顾颉刚的序,增加了《〈红楼梦研究〉自序》和文怀沙的跋。

十二月二十一日,举办家庭曲会,并乘兴填《鹧鸪天》词一首。叶圣陶等友人出席曲会。

本年,北京大学文学研究所成立,调文学研究所任研究员,担任《红楼梦》八十回本的整理校勘工作。

一九五三年(癸巳) 五十四岁

二月二十二日,北京大学文学研究所并入中国科学院。任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古典文学研究室的研究员。

一九五三年至一九五四年,集中精力校勘《红楼梦》。在校勘过程中,陆续写了有关《红楼梦》的论文数篇和《读〈红楼梦〉随笔》三十八则。

一九五四年(甲午) 五十五岁

六月,在中国人民大学讲演《〈红楼梦〉的现实性》。

七月十五日,《学习宪法草案的感想》发表在《文艺报》半月刊第十三期上,为能参加中国第一部宪法草案初稿的座谈会感到荣幸。

九月十五日至二十八日,作为浙江省代表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

本月,李希凡和蓝翎批判《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他》一文,发表在《文史哲》第九期上。

十月五日至七日,参加中国文联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并发言。

中旬,在古典文学领域开展了反对胡适派资产阶级唯心论的斗争,因受胡适《红楼梦》研究观点影响而受到批判。

二十四日,参加中国作家协会古典文学部举办的《红楼梦》研究的讨论会,并发言。

三十一日至十二月八日,先后八次参加中国文联和作协召开的批判《红楼梦》研究中资产阶级唯心论和《文艺报》的错误的会议,并发言。

十一月二十一日,在九三学社北京市分社沙滩支社小组会上,作第一次检讨,几天以后,又在文学研究所作检讨。

十二月二十九日,参加在中国文联举行的第一次《红楼梦的人民性和艺术成就》的讨论会。

本月,辑录的《脂砚斋〈红楼梦〉辑评》一书由上海文艺联合出版社出版。

本年,在接受批判期间,仍在继续进行《红楼梦》八十回本的校勘工作。

一九五五年(乙未) 五十六岁

二月,《坚决与反动的胡适思想划清界限——关于有关个人〈红楼梦〉研究的初步检讨》写讫,发表在本年三月十五日《文艺报》半月刊第五期上。

六月初,到浙江农村视察,以提高自己的思想觉悟。

九日,农历四月十九日,孙子俞李(字昌实)出生于天津。在杭州旅馆闻讯后,作七绝三首,志喜。

七月五日至三十日,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合议,并作发言。

九月初,参加九三学社北京市分社庆祝抗日战争胜利十周年纪念大会,并发言。

年内,帮助杨荫浏、阴法鲁注释姜白石歌词。

一九五六年(丙申) 五十七岁

年初,提出研究李白的计划,得到领导同意。

二月九日至十六日,参加九三学社第一届全国社员代表大会,被选为九三学社第四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五月,在朋友和同志们的帮助下,《红楼梦》八十回本的校订、整理工作臻于完成。《〈红楼梦八十回校本〉序言》发表在本月《新建设》月刊上。

年内,北京昆曲研习社成立,俞平伯为该社主任委员。

年内,参加关于李后主词的讨论,关于《琵琶记》的讨论,关于何其芳《红楼梦》研究论文的讨论。

年内,为王重民校阅《补全唐诗》稿,所写校语被录入书中。

本年,文学研究所在讨论晋升职称时,被定为一级研究员。

一九五七年(丁酉) 五十八岁

二月初,看北方昆曲代表团在北京的汇报演出;随后,作《看了北方昆剧的感想》,发表在本月十一日《人民日报》上。

五月十四日;应邀参加《学习》半月刊编辑部召开的“高级知识分子对马列主义理论教育工作的意见”座谈会,并首先发言,谈了理论“学习一定要自觉自愿”和“联系实际才能反对教条主义”两个问题。

本年,和华粹深一起改编、压缩《牡丹亭》剧本,并由北京昆曲研习社试排,在纪念汤显祖逝世三百四十周年时,在北京试演。

一九五八年(戊戌) 五十九岁

二月,《红楼梦八十回校本》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八月,看了北方昆剧院所编新昆剧《红霞》以后,于二十七日作评论《〈红霞〉演得很成功》,发表在本月三十一日《文汇报》上。

十月十七日,老友郑振铎因飞机失事逝世。以无比悲痛的心情作挽辞一副:“两杯清茗,列坐并长筵,会后分襟成永别;一角小园,同车曾暂赏,风前挥涕望重云。”

十一月十三日,作散文《哀念郑振铎同志》。

二十八日至十二月三日,参加九三学社第二届全国社员代表大会,被选为第五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一九五九年(己亥) 六十岁

四月十四日,为纪念“五四”运动四十周年,作《五四忆往一一谈〈诗〉杂志》一文,发表在五月《文学知识》第五期。

十八日至二十八日,作为浙江省代表参加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

十月,为向国庆献礼,北京昆曲研习社再次演出《牡丹亭》,演出后,和华粹深一起同主要演员合影。

一九六○年(庚子) 六十一岁

年初,为北京昆曲研习社排演《西游记·胖姑》一折校订剧本。

二月,参加九三学社第五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扩大)会议。

五月,作《校订〈西游记·胖姑〉折书后》。

七月二十二日八月十三日,参加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三次代表大会。

一九六一年(辛丑) 六十二岁

八月,为顾颉刚藏《桐桥倚棹录》兼感苏州旧惊作绝句十八章,收入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八○年五月版《桐桥倚棹录》中。

十月十五日,散文《忆振铎兄》发表在《光明日报》“文学遗产”副刊第三八四期上。

十二月一日,为影印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作后记。

一九六二年(壬寅) 六十三岁

七月一日,《〈唐宋词选〉前言》写讫。

本年,《唐宋词选》一书撰注完成,由文学研究所印成油印本,广泛征求意见。

一九六三年(癸卯) 六十四岁

七月一日,作《〈红楼梦〉中关于“十二钗”的描写》一文,发表在本年八月十四日《文学评论》第四期。

年内,为清朝舒元炳题词、许宝驯作曲的《红楼梦题词》(工尺谱)润词并作注。

一九六四年(甲辰) 六十五岁

四月十二日,写信致靖宽荣,谈靖所藏古本《石头记》事。

六月三十日,写信致靖应鹍,谈靖所藏古本《石头记》事。

七月二十三日,为夕葵书屋《石头记》残页作批语。

十月八日,《记“夕葵书屋〈石头记〉卷一”的批语》写讫,后发表在一九七九年十一月《红楼梦研究集刊》第一辑。

十二月二十一日一九六五年一月四日,作为浙江省代表参加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

一九六五年(乙巳) 六十六岁

四月,在上海为陈从周藏“梁任公集宋人词句赠徐志摩长联”题绝句一首。

一九六六年(丙午) 六十七岁

夏,“文化大革命”运动爆发。被抄家,藏书、著作全部被洗劫一空。待出版的《古槐书屋诗》八卷手稿(收录从民国初年到1959年所作的全部旧体诗)和《古槐书屋词》二卷的清本均下落不明。还被当做“牛鬼蛇神”关进了“牛棚”,每天打扫厕所,随时挨批斗。

一九六七年(丁未) 六十八岁

本年,在所里参加“文化大革命”运动,继续接受批判。

一九六八年(戊申) 六十九岁

年内,母亲许之仙夫人逝世。

本年,在所里参加“文化大革命”运动,继续接受批判。

一九六九年(己酉) 七十岁

十一月十七日,偕夫人告别居住五十年的老君堂宅,随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文学研究所下放到河南罗山干校。

十二月,因河南罗山干校无地可耕,俞平伯夫妇又随干校人员搬到河南息县东岳。

一九七○年(庚戌) 七十一岁

本年,在干校菜园班里劳动,后又改捻麻线,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

年内,作《息县杂咏》等诗几十首。

一九七一年(辛亥) 七十二岁

一月,在周恩来总理亲自关怀下,俞平伯夫妇提前从河南干校返回北京,寓居建国门外永安南里。于时,作《京邑重来百感新》诗一首。

一九七二年(壬子) 七十三岁

在北京家居。

一九七三年(癸丑) 七十四岁

本年,在朋友建议下,重新着手做《古槐书屋词》的搜集和编辑工作。

一九七四年(甲寅) 七十五岁

在北京家居。

一九七五年(乙卯) 七十六岁

十月一日,应周恩来总理邀请,出席国庆招待会。宴会后不久,由于过度兴奋和激动,突然中风,患脑血栓而偏瘫。

一九七六年(丙辰) 七十七岁

一月八日,周恩来总理逝世。作《悼念周恩来总理》三韵律诗一首。

七月二十八日,唐山、丰南一带大地震, 波及津、京期间,写丙辰京师地震日记,并于三十一日填词《浣溪沙》,记地震所感。

十一月,作《临江仙·即事》一章,畅抒粉碎“四人帮”后的心情。词云:“周甲韶华虚度,一年容易秋冬。休将时世问衰翁。新装闻卫里,裙样拟唐宫。任尔追踪雉瞾,终归啜泣途穷。能诛褒妲是英雄。生花南董笔,愧煞北门公。”

年内,吴玉如于北京书俞平伯所作联,赠俞平伯。联云:“欣处即欣留客住,晚来非晚借灯明”。

一九七七年(丁巳) 七十八岁

七月下旬,抱病为何其芳所长病逝写唁函。

八月初,移居北京西城三里河南沙沟新寓,和大女儿俞成、外孙韦柰一家住在一起。为此作诗《丁巳秋日》一首。

十月二十八日农历九月十六日,结婚六十周年纪念日,作七言长诗《重圆花烛歌》以为纪念。

年内,平湖乍浦镇许白风用施蛰存“春在堂中春不老”句,为俞平伯刻印一枚。

一九七八年(戊午) 七十九岁

二月二十四日三月八日,以政协委员中“特别邀请人士”的身份,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八月十日,作散文《记与佩弦最后之唱和诗》,发表在本年十一月《战地增刊》第二期。

秋,两度去医院探望患病的叶圣陶。

十月十一日,新加坡籍华人周颖南赠《迎春夜话》一本,经叶圣陶转交。此后,与周颖南有书信往还。

本月,为王湜华手抄朱自清《敝帚集》题诗一首,发表在《文教资料简报》总第八十二期。

本月,作《〈唐宋词选释〉前言》附记。

一九七九年(己未) 八十岁

一月六日,农历戊午腊八日,八十岁生日。作《八十自寿诗》一首,书赠周颖南,在诗笺上盖有“腊八生日”的印章。

八日,写信致上海师范学院图书馆资料组,回答他们对于作家笔名的征询。

中旬,将谢国桢书《重圆花烛歌》卷子赠周颖南。

二十八日,新春日,应周颖南之请,为赠他的谢国桢书《重圆花烛歌》卷子题跋。

三月一日,写信致周颖南,为其建议印行旧诗词选事谈己见。

十八日,写信致周颖南,告出版《古槐书屋词》仍拟用一九五四年叶遐庵所作的序文。

本月,为重新移录《〈古槐书屋词〉叶遐庵叙》作后记。

五月四日,出席中国社会科学院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五四时期老同志座谈会。

同日,《“五四”六十周年忆往事》诗十首,发表在《文汇报》上。

二十日,应文化部副部长贺敬之邀请,出席红楼梦学刊编委会成立大会。

夏,感谢叶圣陶为即将出版的《古槐书屋词》题字,作答谢诗一首。

九月二十七日午,宴请周颖南介绍的香港书谱出版社社长梁披云,席间谈及《古槐书屋词》的出版问题,并面交词稿。 十月十一日至二十二日,参加九三学社第三届全国社员代表大会,当选为第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本月,《唐宋词选释》(即六十年代撰注的《唐宋词选》,后经修改)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一九八○年(庚申) 八十一岁

年初,用小行楷为《拙政园诗余》作跋。

四月十五日,梁披云来访,谈及《古槐书屋词》已在印行,五、六月间可出版。

暮春,访叶圣陶,在其寓院中的海棠花下合影,为此赋五言诗一首。

夏,线装本《古槐书屋词》二卷由香港书谱出版社出版。全书均为夫人许宝驯手迹,君坦题封面,叶圣陶题扉页,內有叶遐庵序,许宝驯跋。书出后,亲自题名,寄赠海外的周颖南以及国内亲友和学生等。

七月三十日,中国红楼梦学会成立,被聘为学会顾问。

本月,在二十年代校点的《浮生六记》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所作《重刊〈浮生六记〉序》、《〈浮生六记〉年表》、《题沈复山水画》等,作为“附录二”收入书中。

九月二十四日,因病未能参加北京大学纪念已故著名数学家许宝(左马右录)教授诞辰七十周年集会,作联一副送去。联云:“早岁识奇才,讲舍殷勤共昕夕,暮年空怅望, 云天迢递又人天。” 十一月二十三日,为陈从周的《书带集》作序。

年内,周颖南为《重圆花烛歌》向国内名家征求题咏,有君坦的《后鸳鸯社曲》七言和歌,叶圣陶题绝诗四首,夏承焘集宋人句的《好事近》题词,施蛰存《贺俞平伯先生暨德配夫人重圆花烛诗》等作品应征。

一九八一年(辛酉) 八十二岁

一月二十二日,四十余年的老友华粹深在津逝世,甚为悲痛。

本月,被聘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研究室的不定期刊《词学》编委会编委。

四月,为《振飞曲谱》作序。

本月,作诗《思往日五章——追怀顾颉刚兄》。

五月初,被推选为“鲁迅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委员会”委员。

六月四日,周颖南来访,为他即将出版的《颖南选集》题字。

六日,逢端午节。中午,由女儿陪同,到北海公园内仿膳饭庄漪澜堂出席周颖南的宴请。在座的还有叶圣陶、丁玲、胡絜青和夏承焘等。

二十日,写信致周煦良,讨论《长恨歌》。

本月出版的《郑逸梅文稿》和荒芜的《纸壁斋集》封面均为俞平伯所题。

八月二十七日,为《华粹深剧作选》作序。

十月一日,作《题赠全国红楼梦讨论会》贺诗一首。

本月,作《辛亥革命七十周年纪念》诗一首,发表在十一月《红专》杂志第八期。

十一月十二日,为西德鲁尔大学教授马汉茂博士的德译本《浮生六记》作序。

一九八二年(壬戌) 八十三岁

二月七日农历正月十四日,夫人许宝驯逝世,终年八十七岁。作《悼亡诗》。

十月初,见苏州修缮马医科巷故居照片,作《晨窗书感》诗一首。

下旬,写明信片致全国《红楼梦》学术讨论会,对自己年高久病,不能出席会议表示歉意。

十二月,经施蛰存推荐,散文集《杂拌儿》作为“百花洲文库”第二辑,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依俞平伯之意,删去了《雪耻与御侮》和《十七年一月十一日小记》两篇,增加了施蛰存作《重印〈杂拌儿〉题记》。

冬,作《自题〈论诗词曲杂著〉》诗二首。

一九八三年(癸亥) 八十四岁

四月,王保生编选的《俞平伯散文选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内收一九二三年至一九三三年的散文四十二篇。

本月,经施蛰存推荐,散文集《杂拌儿之二》作为“百花洲文库”第二辑,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书中删去了《〈近代散文钞〉跋》、《没落之前》、《〈苦果〉序》和《〈孟子〉解颐零札》四篇文章。

五月八日,《人民日报》公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名单,俞平伯是社会科学界委员。

八月八日,(农历六月三十日),曾孙俞丙然出生于天津。九日,作七绝二首,志喜。

十月,上海古籍出版社编辑、叶圣陶为之取名的《论诗诃曲杂著》一书出版。该书将《读诗札记》、《读词偶得》和《清真词释》三本书都收在内,另将较重要的有关诗、词、曲的论文也收在内。刘海粟为之题书名;书前有作者近照两帧以及《自题〈论诗词曲杂著〉》手迹。

一九八四年(甲子) 八十五岁

二月一日,值癸亥岁除日,为九三学社君所赠“俞楼近影”题诗一首。

四月,《燕知草》文集作为“中国现代文学史参考资料”,由上海书店以作者自藏盖有朱自清等印章的珍本为底本,影印出版。应作者要求,书前增补了旧作题诗一首。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