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平伯生平大事记(之一)

一九○○年(清德宗光绪二十六年庚子) 一岁

一月八日(农历己亥年二月八日)生于苏州号原籍浙江省德清县,生长在苏州。

曾祖父俞樾,字荫甫,号曲园。道光三十年进士,时年七十八岁。俞平伯童年时代跟着曾祖父和曾祖母姚太夫人住在苏州。

祖父多病早逝。祖母彭夫人。

父亲俞陛云,字阶青,是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探花,也是一位文学家。母亲许之仙是清朝江苏省松江府知府许祐的女儿,也精通诗文。

俞平伯有三个姐姐,即俞琎、俞玫、俞琳,都善长诗文。

三月七日,出生双满月时,曾祖父抱之剃头,并赋诗志喜。

一九○二年(光绪二十八年壬寅) 三岁

年内,曾祖父携平伯在苏州马医科巷寓中照合影,并赋诗记之。

一九○三年(光绪二十九年癸卯) 四岁

开始由母亲教读《大学》章句,有时由长姊俞琎教诵唐人诗。

一九○四年(光绪三十年甲辰) 五岁

在苏州初识许宝驹(昂若)表兄。

一九○六年(光绪三十二年丙午) 七岁

每晚跟着曾祖父学写字,直到一九○七年年初老人病倒才终止。俞平伯有诗回忆,云:“九秩衰翁灯影坐,口摹笘帖教重孙。”

一九○七年(光绪三十三年丁未) 八岁

由父、母亲教对对于。所学课本由母亲手抄。

二月五日(农历丙午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曾祖父俞樾病逝于苏州寓庐。

一九○八(光绪三十四年戊申) 九岁

入塾从师学习。

一九○九年(清溥仪宣统元年己酉) 十岁

除入塾学习外,并不时从大姊、二姊学琴。

一九一○年(宣统二年庚戌) 十一岁

因塾师教学不严,又恢复由父、母亲督课,于是,书房中的优游不复存在。

一九一一年(宣统三年辛亥) 十二岁

年内,由苏州到上海,住了一年半。

逢辛亥革命,改学英文和算学。

一九一二年(中华民国元年壬子) 十三岁

在上海开始看《红楼梦》,是当闲书看的。

年内,由上海回到苏州。

一九一五年(民国四年乙卯) 十六岁

春,在苏州平江中学校读书。

秋,考入国立北京大学文学部。入京后,自字直民,号屈斋。

同时,父亲也移眷入京,居东华门箭杆胡同,与北京大学后垣毗邻。

一九一六年(民国五年丙辰) 十七岁

本年,在北京大学黄侃教授的指导下,开始读周邦彦的《清真词》,这为他后来研究《清真词》打下良好的基础。

一九一七年(民国六年丁巳) 十八岁

暑假期间,到天津养病,后填词《临江仙》,“记六年夏在天津养疴事”。

十月三十一日(农历九月十六日),和舅舅的女儿许宝驯于北京东华门箭杆胡同寓所结婚。婚时,遵岳父许引之(字汲侯)之意,“戴红绒缨帽,插金花,衣彩绣袍”;北京大学黄侃教授及同班诸君皆来致贺。

许宝驯夫人,字长环(后俞平伯征得夫人同意,将“长”字改为“莹”字),晚年自号耐圃。长俞平伯四岁,杭州人,在北京长大;自幼受良好的家庭教育,能弹琴,度曲,还能作诗、绘工笔画并善书法。

冬,陪夫人到天津岳父家“住对月”,闲时读《清真词》。

一九一八年(民国七年戊午) 十九岁

二月一日,参加北京大学文科国文门研究所第四次小说研究会。

三月十五日,继续参加北京大学文科国文门研究所第四次小说研究会。

二十九日,参加北京大学文科国文门研究所第五次小说研究会。

春,开始试作白话诗。

五月十五日,在《新青年》月刊第四卷第五期上发表白作的第一首新诗《春水》,这是描写当时北京大学所在地北河沿的一首小诗,未被收入诗集中。

十月十六日,作《白话诗的三大条件》一文,据理驳斥那些非难白话诗的保守派,同时提出自拟白话诗的三大条件,他以为“雕琢是陈腐的,修饰是新鲜的。文词粗俗,万不能抒发高尚的理想。”他的观点受到《新青年》编辑胡适的赞扬。

本月,北京大学学生傅斯年、罗家伦、徐彦之等在进教授的思想影响下,集合同好,筹备成立新潮社。俞平伯参加了筹备工作,并于十一月加入新潮社。

十一月七日(农历十月四日),大女儿俞成出生于北京。

十九日,新潮社正式成立,俞平伯被推选为干事部书记。

十二月十五日,作新诗《冬夜之公园》,发表在一九一九年二月一日《新潮》月刊第一卷第二期。这是收入他的第一部新诗集《冬夜》中的第一首诗。

年内,作《京师旧游杂忆》旧体诗三首,忆旧游什刹海、京西薛家山、明景泰帝陵。

本年,开始和叶绍钧书信往来。

一九一九年(民国八年己未) 二十岁

一月一日, 《新潮》月刊创刊。从此,开始在上面发表文章。

二月五日,作《打破中国神怪思想的一种主张——严禁阴历》一文,希望用“严禁阴历”的方法来打破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遗传下来的神怪思想。

三月二十三日,北京大学平民教育讲演团成立。四月,俞平伯加入该团,为第四讲演所之讲演员。

四月一日,第一篇白话文小说《花匠》发表在《新潮》月刊第一卷第四期上,后被鲁迅收入《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

春,在天津作新诗《春水船》,描述海河沿岸的景物及作者的所见所闻。胡适称赞“这种朴素真实的写景诗乃是诗体解放后最足使人乐观的一种现象。”

五月一日,论文《我之道德谈》发表在《新潮》月刊第一卷第五期上。他认为,根本推翻伪道德,“去建设自由的、活泼的、理性的、适应的真道德”,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四日,“五四”运动爆发。他参加北京大学学生会新闻组,在学生们罢课的同时,“偕友访商会会长,要求罢市”,并向群众散发传单。

十月,作诗《送金甫到纽约》,为北京大学同学杨振声(金甫)送行。

三十日,第二篇白话小说《炉景》发表在《新潮》月刊第二卷第一期上。

同日,《社会上对于新诗的各种心理观》发表在《新潮》月刊第二卷第一期上。俞平伯作此文,意在一面解释社会各种人对新诗的怀疑,一面催促创作新诗的同人继续向前努力。

十一月二日,以平民教育讲演团第四讲演所第三组讲演员的身份,在四城作题为《打破空想》的讲演。

十四日(农历九月二十二日),二女儿俞欣出生于北京。

十九日,新潮社召开全体社员大会,改选职员,俞平伯因要出国留学,未留任。

本年底,俞平伯毕业于北京大学。

十二月二十五日,到上海候船,准备去英国留学。在离开祖国之前,作新诗《别她》,抒发自己对祖国的爱恋之情,决心找到一条救国之路。

年内,移家到新买下的北京朝内老君堂七十九号宅。宅内有一棵比屋还老的大榆树,大树密阴下的那间屋即是俞平伯的“古槐书屋”。

一九二○年(民国九年庚申) 二十一岁

一月一日,在上海候船已七、八日,深感烦闷,遂作《一星期在上海的感想》,发表在本年四月一日《新潮》月刊第二卷第三期上。

四日,同傅斯年从上海乘船赴英国留学。途中始熟读《红楼梦》,并与傅斯年剧谈《红楼梦》。

十九日,自槟榔屿给新潮社写信,认为诗歌创作不能仅仅描写自然,在文学上主观比客观更重要。

三月初,因为英国金镑涨价,自费筹划尚有未周,只好回国。九日,在归国途中,于大西洋船上作诗《去来辞》,感叹自己匆忙的来去,“空负了从前的意。”该诗发表在本年五月一日《新潮》月刊第二卷第四期俞平伯诗专栏里。

本月,在欧游船上将张惠言的《词选》读得很熟,这对他以后填问、说词都很有帮助。

四月一日,第三篇白话小说《狗和褒章》发表在《新潮》月刊第二卷第三期上。

本月,由英国回到杭州。至一九二四年,一直住在杭州。

本月三十日至五月四日,同父母亲、夫人、舅父等一起,作杭州山阴五日游。在放目山光水色中,著有七律《游兰亭有感》,新诗《绍兴西郭门头的半夜》,《题在绍兴柯岩照的相片》,《忆游杂诗·山阴三日篇》八首,散文《山阴五日记游》等。

暑假后,经蒋梦麟推荐到杭州第一师范学校教书,结识了比自己大一岁而低一年级的北京大学同学朱自清。朱自清将自己手订的新诗集《不可集》给俞平伯看,两人共同探讨新诗的创作和发展。虽然俞平伯在一师只教了半年书,而他们的友谊却日在加深。

九月二十九日,在海宁观潮。十月四日,在杭州作《潮歌》,记观潮所感。

十一月十六日,作《现行婚制底片面批评》,针对当时不合理的婚姻制度,提出“用恋爱来代替单纯的性欲,完全发展人性来救偏枯的弊病”的主张。

十二月十四日,作《诗底自由和普遍》一文,针对当时新诗的发展和社会上对于新诗的种种误解,阐述了自己对于作诗的信念。

十五日,为康白情的第二部新诗集《草儿》作序。

中旬,作无锡太湖之游;十八日,绕道到苏州平江中学母校校址重游,旧感丛绕,不堪排宕。返杭后,于二十七日作《如醉梦的踯躅》诗六节。又于一九二一年一月作《太湖放歌》一首,记太湖之游。

年内,在浙江第一师范讲《从经验上所得做“诗”韵教训》,范尧深记录;讲稿经整理后发表在本年十二月十二日《浙江第一师范十日刊》第五期上。

年底,由杭州回到北京。

一九二一年(民国十年辛酉) 二十二岁

一月,文学研究会成立。经郑振铎介绍,加入文学研究会,并成为骨干成员。

年初,受胡适之请,为之删定《尝试集》第四版。

三月二十七日,因听到罗素病情危险的消息,遂在北京作诗《不知足的我们》,将罗素比作“一个光明底源泉”,希望他能“留给人间世”更多的光明。待罗素病好后,才把这首诗发表在本年五月十六日《晨报》上,以记“个人底希望和欣幸”。

四月二十七日至七月间,受胡适“整理国故”风气的影响,和顾颉刚通信讨论《红楼梦》。在“京事一切沉闷”的日子里,俞平伯以读论《红楼梦》的信为祛病的真药石,以剧谈《红楼梦》为消夏神方。不足四个月,信稿已订几大本。

五月,开始预备功课,准备参加年内的留学考试。此时,他看《The Grammar of Science》,把头脑也看得科学了,“幻想底趣味竟很薄弱了”。

七月十二日,到上海。看到上海都市的堕落,将少年时代对上海所留的很可爱的印象完全打破了。于是,继《一星期在上海的感想》之后,于本月二十三日在杭州作了《重来者底悲哀(二)》。

八月一日,清晨在杭州湖上遇雨之游,为居杭以来未有之乐,遂作诗《孤山听雨》。

七日,致顾颉刚函,谈拟徐徐着手作《红楼梦》版本校勘的工作。以为若不办到这一步,以后的研究工作都象筑室沙上,无有是处。

八日,致顾颉刚函,谈“想办一研究《红楼梦》的月刊”,井拟出所刊的内容。

九日,《〈石头记〉底风格与作者底态度》一文在杭州写讫。想用这篇文章“祛除社会上对于《红楼梦》底谬见”。

九月十四日,偕夫人由杭州到苏州,乘船游寒山寺。三十日,在杭州作《凄然》一诗记之。

下旬,用铜元八枚在书摊上买得嘉庆乙丑年刊本《红楼复梦》一部。

十月二日,用小洋三角在杭州城站书店买到《读〈红楼梦〉杂记》六本。

二十一日,在杭州作短诗《忆游杂诗·山阴三日篇》八首;二十二日,作《忆游杂诗·京口三山篇》六首。自一九一九年在北京和康白情谈诗时,就有试作短诗的念头。他以为短诗写景最为佳妙。

二十八日,作《诗底进化的还原论》一文,发表在一九二二年一月十五日《诗》创刊号上。文章提出艺术本来是平民的,应回到平民中去;要作平民的诗,先要实现平民的生活,“好的诗底效用是能深刻地感多数人向善的”,主张推翻“诗底王国”,“恢复诗底共和国”等等。该文受托尔斯泰《艺术论》的影响很深,发表以后引起了反响。先是周作人在《诗的效用》一文中,对“好的诗底效用是能深刻地感多数人向善的”这个观点摆出疑义;接着,梁实秋就写了《读〈诗底进化的还原论〉》,反对俞平伯以“向善”代替“美”为艺术的鹄的,主张“诗是贵族的”。

本月,辞杭州第一师范学校国文教员职,准备赴美国留学。

十一月初,看了朱自清从上海寄来的《民众文学谈清按》(载《文学旬刊》双十增刊)后,七日,作《与佩弦讨论“民众文学”》一文,在《诗底进化的还原论》的基础上,进一步阐述文学“惟一使命是连合人间底关系,向着善底途路”的主张。希望朱自清“做提倡民众文学本月底,由杭抵京探亲。十二月十九日回杭。

十二月四日一九二二年二月十二日,一直看《晨报副刊》上连载的《阿Q正传》。续载停止后,还写信向朱自清询问。

十二月三十一日,叶绍钧、朱自清、许宝驹为送俞平伯赴美国,在杭州照四人合影像留念。

一九二二年(民国十一年壬戌) 二十三岁

一月一日,和朱自清、叶绍钧、刘延陵等创办的《诗》月刊创刊。这是“五四”以来出现最早的一个诗刊。

六日至八日,偕夫人入杭州南山小住,作《山居杂诗》四首,收入《雪朝》第三集。

十八日,第一次在文学研究会主编的《时事新报·文学旬刊》上发表作品。从此,成为该刊的主要撰稿人。

二十五日,作《〈冬夜〉自序》。

年初,请许宝驹表兄为《冬夜》诗集作序,许宝驹有“音靡生于哀弦,声高缘夫调起,徘徊低诵,凉梦犹温”之评。

二月,受蔡元培关于《红楼梦考证》的答辨文的启发,又产生了讨论《红楼梦》的兴致。于是,在去年讨论的基础上,着手著《红楼梦辨》。至七月,《红楼梦辨》完稿,共三卷十七篇。

三月三十一日,在杭州致周作人函,与之讨论对《诗底进化的还原论》的观点的分歧。

本月,第一部新诗集《冬夜》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内收一九一八年至一九二一年所作诗的大部分,其中多数诗作于杭州。朱自清为之作序,许敦谷为之画封面。

春,受朱自清、叶绍钧刹那主义思想的影响,俞平伯的刹那主义思想萌生,他“要求生活刹那间的充实”。但何谓充实,怎样方能充实,一时还说不出。

五月二十九日(农历五月初三),儿子俞润民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俞平伯昵称他为“姑苏”。

六月七日,作《评〈读诗底进化的还原论〉》,发表在本月二十一日《文学旬刊》第四十一期,署名“苹初”。

三十日,作《小诗呈佩弦》,这是去美国前作的最后一首诗。

本月,和朱自清、周作人、徐玉诺、叶绍钧、郭绍虞、刘延陵、郑振铎八人的新诗合集《雪朝》,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其中第三集是俞平伯专集,收入本年一月五日至二月十一日所作诗十五首。

七月八日,作《〈红楼梦辨〉引论》。随后,从上海乘船去美国考察教育。行前,将《红楼梦辨》手稿交给顾颉刚,请他代觅抄写人。

本月,在海行途中作《东游杂志》十八节并一单篇,依次寄给叶圣陶,由叶圣陶寄给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副刊,分五次发表。

九月下旬,到美国纽约。二十五日,作诗《到纽约后初次西寄》。

十月中旬,在纽约生病。二十六日,因病决定回国。行前,作诗《去思》,认为自己短暂的美国之行是“又轻薄地被玩弄了一次”。

本月,在纽约城作《文艺杂论》,对一年前所作《诗底进化的还原论》中主张以“向善”为文艺底标准的观点,进行了更正。

十月二十六日,由美国纽约启程回国,十一月十八日夜,回到上海;十九日,回到杭州。

十一月二十日,偕夫人和佩娴、季珣二妹一起游月下老人祠。

二十二日,回北京。

年底,在北京校对顾颉刚寄来的新抄好的《红楼梦辨》书

一九二三年(民国十二年癸亥) 二十四岁

一月二十五日,就《冬夜》再版问题,写信致上海亚东图书馆编辑汪原放。

年初,由北京回到上海。

三月,和郑振铎、叶绍钧、王伯祥、顾颉刚、沈雁冰、胡愈之等十人组织朴社,每人每月出十元钱,集资出版书籍。

四月,《红楼梦辨》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顾颉刚为之作序。

五月九日,以问答形式为民权同盟浙江支部的刊物作《黎明时旅客的谈话》。十二日,文学研究会决定《文学旬刊》自第七十三期起,改由俞平伯、沈雁冰、叶绍钧、郑振铎、顾颉刚等十二人轮流主编本月,再版本《冬夜》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因原序使读者产生很多误解,故删去,以《致君原放书》代序。

六月二十六日,为朱自清的长诗《毁灭》所作的评论文章《读<毁灭>》写讫。

六月至八月,回杭州暂住。

七月一日,为郑振铎译小说《灰色马》作跋。

十二日,在《文学旬刊》发表《杂感》,署名“Y.P.”。文章介绍半年来国内出现的新文学刊物,批评了个别人的“量虽多而质不佳”的观点。

八月初,和朱自清同游南京四日,其中夜游秦淮河的印象最深。尔后,二人分别作了不同风格的同题散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俞平伯文一九二三年八月二十二日作于北京。 中旬,回北京探亲,下旬即归。

秋,任教于上海大学中国文学系,讲授《诗经》、小说、戏剧等。时住上海闸北永兴里的小楼上,室名为“葺芷缭衡室”。

十月十五日,为铸版复制的“俞曲园携曾孙平伯合影”题跋,并用曾祖原韵赋一截句。诗云:“回头二十一年事,髫髻憨嬉影里收。心镜无痕慈照永,右台山麓满松楸。”

二十日,作《拟重印<浮生六记>序》,后收入朴社一九二四年五月版《浮生六记》,改题为《重印<浮生六记>序》(一)。

十一月十日,将“俞曲园携曾孙平伯合影”的复制品托李小峰、孙伏园转赠鲁迅先生。

十二日,《葺芷缭衡室杂记》发表在《文学》周报第九十六期,署名“环”。

一九二四年(民国十三年甲子) 二十五岁

一月十二日,在上海作散文《雪》,追忆昔年三次到北京陶然亭欣赏雪景的情形。姜亮夫在《〈现代游记选〉序》中认为,读俞平伯的散文《雪》有“如月夜吹箫,不胜清寒”。

二月初,辞上海大学教席,闲居杭州。

二十七日,在杭州作《〈浮生六记〉新序》,这是为北京朴社重印《浮生六记》作的第二篇序。

三月七日,由杭赴沪,至亚东图书馆访汪原放,未晤。将《西还》诗集版权印花三千枚交亚东图书馆。

八日,上午访叶圣陶和王伯祥,以时间局促略谈即别。下午乘船赴甬,应邀访朱自清。

九日,到春晖中学,旁听朱自清课。与夏丐尊初会。时逢星期天,春晖中学照例不休息。

十日,白天拟讲稿;晚,受朱自清、夏丐尊之请,为春晖中学学生作《诗底方便》讲演。

十一日午后,与朱自清同赴宁波第四中学师范部。在火车上,请朱自清看自作剧本《鬼劫》和白采的诗《赢疾者的爱》。

十二日上午,应第四中学师范部三年级学生之约,讲“中国小说之概要”约一小时。第四中学校长郑萼村邀作一公开讲演,力辞之。下午,乘船返沪,十三日黎明抵上海金利源码头,随即回杭。

二十一日,入居杭州湖楼。

四月一日至十四日,作散文《湖楼小撷》。

十二日,写信致白采。该书在一九二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文学周报》第一八七期发表时,题为《批评〈赢疾者的爱〉的一封信》。

十七日,剧作《鬼劫》写讫。

本月,第二部新诗集《西还》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诗集分“夜雨之辑”(四十七首)、“别后之辑“(三十八首)和“附录” (《呓语》十八首)三部分。洪野为之画封面。

五月,校点的《浮生六记》由北京朴社印行,霜枫社出版,内收所作序文两篇。

七月十九日,即农历六月十八日,偕夫人及岳父一家泛舟西湖之上,共度杭州的传统节日。尔后,作散文《西湖的六月十八夜》(1925年4月13日作)以记之。

二十八日,作《风化的伤痕等于零》,发表在一九二五年五月十七日《文学周报》第一七三期,署名“Y.P.”。

本月,与朱自清、叶绍钧合编的文学刊物《我们的七月》,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内收自作诗、文十二篇。原书均无署名,后在一九二五年版《我们的六月》的附录中,才补上署名。其中的《江南二月》署名“援试”。

九月五日,值江浙战争之时,作《“义战”》一文,发表在本月十四日《文学》周报第一三九期,署名“一公”。——朱自清看了该文,颇有反感,随手写下了批评意见。二十余年后,俞平伯偶然看到朱自清自存的这份评语,非常惭愧,感叹象朱自清这样的诤友实在太少了。

二十五日下午,在湖楼上遥望,看到雷峰塔崩圮时的颓然景况,后作《记西湖雷峰塔发见的塔砖与藏经》一文。

十月二十九日,朱自清偕学生旅行到杭州,俞平伯得与老友相见畅谈。

十一月十五日(农历十月十九日,晨,舅父(即岳父)病故于杭州西湖俞楼。

十七日,《语丝》周刊创刊。俞平伯成为该刊一九二五年主要撰稿人。

本月,与叶绍钧的散文合集《剑鞘》,由霜枫社出版,朴社发行,内收自作九篇并序。

年内,托亲戚向上海亚东图书馆出卖《诗经》札记稿九篇,被退回。

年底,由杭州回到北京,从此,在北京东城老君堂七十九号宅定居。

一九二五年(民国十四年乙丑) 二十六岁

一月十六日,作《〈红楼梦辨〉的修正》,认为首先要修正的是“《红楼梦》为作者的自叙传”这一观点。他检讨自己在书中“不曾确定自叙传与自叙传的文学的区别”,“无异不分析历史与历史的小说的界线”,希望“净扫以影射人事为中心观念的索隐派的‘红学’”。

二月二十一日,作《青年必读书》,回答《京报副刊》的征询。文中说:“青年既非只一个人,亦非合用一个脾胃的;故可读的、应读的书虽多,却绝未发见任何书是大家必读的。我只得交白卷。若意在探听我的脾胃,我又不敢冒充名流学者,轻易填这张表,以已之爱读为人之必读,我觉得有点儿‘难为情’。”

三月十日,为纪念岳父作长诗《西关砖塔塔砖歌》,收在上海亚东图书馆本年六月版《我们的六月》中,署名“屈斋”。

本月,校点的清代石玉昆著的《三侠五义》一百二十回本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

五月二十六日,与刘大杰讨论高鹗续《红楼梦》的通信二则发表在《晨报副刊》上。

六月九日,写信致顾颉刚,讨论《诗经·野有死麇》。

十五日,作《雪耻与御侮》一文,发表在本月二十二日《语丝》周刊第三十二期上。文章指出“被侮之责在人,我之耻小,自侮之责在我,我之耻大”,年来国耻大于外辱,所以,主张必先“克己”,“先扫灭自己身上作寒作热的微菌,然后去驱逐室内的鼬鼠,门外的豺狼”。文章发表后,引起相当的反响与争论,郑振铎代表沈雁冰、叶绍钧等人连续写了数篇文章,给以批评。三年后,仍将该文收入《杂拌儿》文集,自云意在“存此以见吾拙”。

二十八日,作风谣《自从一别到今朝十解》。两年后,根据白采意见删改成《八解》(1927年9月16日改)。

本月,和朱自清、叶绍钧合编的《我们的六月》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内收自作诗、文八篇。

八月二十一日,为顾颉刚编辑的《吴歌甲集》作序。

本月,作散文《梦游》。脱稿以后,不署姓名,叫朋友们去猜。周作人和钱玄同说:“大约是明人作的,至迟亦在清初”。对这两位老师的评语,俞平伯感到无比惶恐。

本月,北京清华学校增设大学部,成立国文系,乃推荐朱自清到该校任教。

十一月一日,以短笺形式为《子恺漫画》作跋。

十二月,第三部新诗集《忆》由北京朴社出版。这是回忆童年生活的诗集,在当时“作这种尝试的,似乎还没有别人”。全书收诗三十六首,附录旧诗词十六首,书前有自序、莹环的题词;书后有朱自清的跋语,书中有丰子恺所作插图十八幅,孙福熙为之画封面。

年内,和朱自清等十人出股集资开办“景山书店”,专售新文学书籍、刊物,为扩大新文学的影响尽力。

本年,到燕京大学任教。

一九二六年(民国十五年丙寅) 二十七岁

一月一日,写信致江绍原,与之论“祓”。

二月四日,为北京朴社重印的《人间词话》作序。

六月十五日,为杨晶华的诗文集《北河沿畔》作跋。

七月七日,为张维祺的小说《致死者》作序。

八月二十二日,周作人来函,请代教孔德学校的中学国文,未应。

十月二十五日,作《关于〈子恺漫画〉的几句话》,指出《子恺漫画》中古诗作画的一些不妥之处。

十二月,为北京朴社重印《陶庵梦忆》进行校点并作跋。

本年,继续在燕京大学任教。

一九二七年(民国十六年丁卯) 二十八岁

四月,校点的明代张岱著的《陶庵梦忆》由北京朴社出版。

八月十日,散文《眠月》发表在《小说月报》第十八卷第八期上,纪念未曾一面的亡友白采。

九月二十八日,为在燕京大学讲小说史课作《谈中国小说》。

十月三十一日,作散文《月下老人祠下》,追忆一九二二年十一月二十日“南湖荡桨”,“老人祠下共寻诗”的往事。

本年,继续在燕京大学任教。

一九二八年(民国十七年戊辰) 二十九岁

一月,作《十七年一月十一日小记》。

二十四日,于“禁用白话之地”为《杂拌儿》文集作序,谈书名的来历。

二月二十八日,作《〈燕知草〉自序》。

三月,楷写韦庄《秦妇吟》长卷,并作跋,赠陈寅恪。

四月二十五日,写信致胡适,即《关于〈红楼梦〉的一封短信》。

五月十八日,作《〈杂拌儿〉自题记》,说明集中所收几篇文言作品,实是写着玩玩的,既不想藏之名山,也不想传之其人,若“定应当算落伍,也总由他罢”。

八月二十一日,始作《重过西园码头》,二十六日,为把《重过西园码头》收入《燕知草》文集作序。

本月,散文集《杂拌儿》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疑古玄同题封面,叶圣陶代校对,周作人为之作跋。内收文章三十二篇。

十月,任清华学校大学部中国文学系讲师。

十一月十三日,为志行的小说集《孤坟》作序。

年内,托亲戚向上海商务印书馆出卖《诗经》札记稿,结果“又雁沉鱼杳”。

本年,辞燕京大学教职。

一九二九年(民国十八年己巳) 三十岁

一月十八日,农历戊辰十二月初八日,俞平伯三十生辰。其父赋诗一首,云:“两番喜气到幽燕,肇锡嘉名拟绰虔。三秩今看成壮岁,八旬犹及拜樽前。相期绵(上卄下绝)承先业,更盼菁莪启后贤。遗翰应增家乘美,掀髯曾为拂吟笺。”

二十一日,为清华大学罗皑岚的长篇小说《苦果》作序。

三月十三日,针对普罗文学家批评他为“没落”一事,作随笔《没落之前》。

四月初,将周作人来函裱订成册,请周作人题词。——周作人于本月四日作了题跋。

十九日下午,与周作人、沈士远,沈步洲、王仁辅等七人在国立北平大学女子学院(前文理分院)被前来闹事的法学院学生无故拘禁达三小时。事后,他们致函北平大学副校长李书华,质问他有无办法保障教员以后不再被拘禁。

夏,为父亲手抄《乐静词》六十二首,收入《小竹里馆吟草》。

年内,在师大附中讲演《贤明的——聪明的父母》,详细阐述了慈与孝的关系。后将讲稿整理成文(1930年7月24日作),发表在一九三O年八月四日《骆驼草》周刊第十三期。

年内,校点的《三侠五义》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再版。

本年,在清华大学开始讲授《清真词》以及戏曲和小说。

本年,到国立北京大学兼课。

一九三○年(民国十九年庚午) 三十一岁

五月十二日,周作人主编的《骆驼草》周刊创刊。俞平伯成为该刊的主要撰稿人。

六月三日,普罗文学家发表文章,批评《骆驼草》的撰稿者们;十二日,又在文章中宣告周作人是“命定地趋于死亡的没落了”。当晚,俞平伯到周作人家作客,十三日晨,作《又是没落》一文,声明“我之与《骆驼草》,只是被废名兄拉作文章而已,好比拉散车”,就是语丝社也没有正式加入过,“只是投投稿,骗几回饭吃而已”。

本月,线装文集《燕知草》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分上、下两册。卷首有自序及朱自清序。书末有周作人的跋。上册收作品二十篇,下册收《重过西园码头》一篇。

七月三十日,收周作人函及日本友人在山口荻及久津两处拍摄的传说为杨贵妃墓的照片四张。

九月十三日,为沈启无编的《冰雪小品》集作跋,后改题目为《〈近代散文钞〉跋》。

本月,将周作人来函裱订成第二册,请周作人题词。——周作人于本月十五日作题跋“其二”。

月底,移家清华园南院七号,居东屋,其南有窗者一室,室名为“秋荔亭”。

十一月八日,在天津送沈启无《燕知草》一部,并在书中所附的曲园制“仿苍颉篇六十字为一章”的空白信纸式样上书五律一首,作为《燕知草》补遗。

年底,北京大学学生创办《北大学生周刊》,被聘为顾问。

本年,在北京大学教共同必修课“中国诗名著选”,附实习。

本年,在清华大学同朱自清、杨振声等教授合开“高级作文”课,专授“词”习作课,遂有《词课示例》之作产生,以供初学隅反之资。

一九三一年(民国二十年辛未) 三十二岁

一月九日,与表弟许宝骙,许宝(左马右录)一起将美国作家爱伦·坡的小说《长方箱》译讫。

本月,被增聘为《北大学生月刊》顾问。

四月十日,与朱自清同游阳台山大觉寺。次日,作游记《阳台山大觉寺》。

六月十九日,应胡适之嘱,为《脂砚斋评〈石头记〉》残本作跋。

九月十八日,“九·一八”事变发生。

下旬,与胡适晤谈时事。

三十日晚,写信致胡适,述忧国忧民之心,以为知识分子

救国之道唯有出普及本单行周刊,从精神上开发民智,抵御外侮。希望“平素得大众之信仰”的胡适主持和引导此事。

十月十四日,论文《诗的神秘》写讫。该文是“于各校开学之初”着笔写的。

本年,辞北京大学教职,专任教于清华大学。

一九三二年(民国二十一年壬申) 三十三岁

一月一日,《中学生》月刊第二十一期在《贡献给今日的青年》总题目下,发表了五十二个人的短简,其中自写的短简嘱告青年们;要信自己的力量可以救中国,应当救中国。同时要积极创造救国的条件。“不存此心,不得名为中国人”。

二十日,将一九二二年在太平洋舟中作的《〈西还〉书后》一文找出,略作修补,收入《杂拌儿之二》中。

二十九日,作《代拟吾庐约言草稿》。“吾庐”是与志趣相同的两个表弟自然组成的一个小团体。

二月,将周作人来函裱订成第三册,请周作人题词。——周作人于本月十五日作题跋“其三”。

三月一日,作《致国民政府并二中全会快邮代电》,信中“将去年九月十八日以来”“所怀之疑虑数端”“质直上陈”。表示:“鄙人未隶任何党籍,供职国立学校,以不敢放弃国民之天责,故质直布其诚悃,如何措施,则在位者之责矣。”

本月,出席吴宓在清华园藤影荷声馆举行的宴会,并即席作诗赠主人。

四月,章太炎北游。十八日晚,往西板桥见章太炎,周作人、马幼渔、朱希祖、钱玄同、沈兼士、刘半农、胡适等俱在。

五月十五日下午,周作人在家宴请章太炎,俞平伯等出席,并在院中照合影像。

六月二十五日,梁遇春病逝。与蒋梦麟、周作人、胡适、叶公超、废名等人发起追悼会,于七月九日上午十时在北京大学新二院礼堂举行。

本月,清华大学第四级年刊部出版的《国文清华大学年刊》载,俞平伯是本年刊部的顾问。

七月十八日至二十日,冒盛暑游览北京郊区的戒坛。九月八日作《戒坛琐记》。

十月十四日晚,在中国文学会召开的会上作《诗的歌与诵》讲演。讲稿整理后,发表在一九三三年一月一日《东方杂志》上。

十一月三日,作《广亡征!》一文,历数国将亡的各种征兆,以促进人们的警觉。该文发表在一九三三年二月一日《论语》半月刊第一卷第十期。

本年,就聘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教授。

本年,继续在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讲授南唐二主词和《清真词》以及“词”的习作课,另外还讲授戏曲和小说。

一九三三年(民国二十二年癸酉) 三十四岁

一月一日,应东方杂志社征稿,作《新年的梦想》,发表在《东方杂志》第三十卷第一期上。

二月二十二日,为清华年刊作散文《赋得早春》。

本月,散文集《杂拌儿之二》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仍由疑古玄同题封面,周作人作序。内收文章二十九篇,主要是说理的短论和考据文章,书后附录新诗《呓语》(十九至三十五、十七首,并声明“反正也未必再想出什么诗集了”。

三月中旬,周作人赠明末弘赞上人著《四分戒本如释》一部,共十二卷。

四月二十一日,《驳〈跋销释真空宝卷〉》作讫。该文对胡适《跋销释真空宝卷》中的错误分别予以驳正。

五月六日,偕夫人访朱自清,谈及对日前唱昆曲人的意见。

本月,向清华校方辞聘,被校方挽留,又因朱自清任系主任,未便固辞。六月二十二日,写信致叶圣陶,谈及近况“碌碌如恒,乏善足陈”,“从前易伤感,多愤懑,近则木木,进步退步竟不了了。——殆以不了了之耶?报上的事了了者十之一二。不了了者其八九,读之闷闷”。

七月,上海青光书局出版的《周作人书信》中,收一九二六年五月五日一九三三年三月十八日《与俞平伯君书》三十五通。

盛夏,为昆曲老笛师何经海因穷困客死于宣南作“募款启”,号召同人募捐,以安排后事。

九月九日十月十五日,偕夫人和儿子南归,会亲朋,游名胜,并在日记中作了详细记载。

十一月二十二日,论文《〈牡丹亭〉赞》写讫。

十二月二十二日,作《〈读诗札记〉自序》,谈出卖《读诗札记》稿的经过。

一九三四年(民国二十三年甲戌) 三十五岁

一月二十八日,论文《〈牡丹亭〉赞之四》写讫。

四月十七日,与朱自清夫妇及陈寅恪等同游大觉寺,骑驴上管家岭观杏花。

夏,与清华大学爱好昆曲的同人为使昆曲继续流传下去,提议结集谷音社。

暑假期间,游北戴河,往返共三日。

八月初,叶圣陶赠《十三经索引》一本。

本月,应陶亢德之嘱,为《论语》半月刊创刊二周年书近作诗一首,发表在九月十六日《论语》第四十九期上。

本月,《读诗札记》由北平人文书店出版。

九月初,为开明书店出版《二十五史》题语数行,于六日寄给叶圣陶。

本月,作《〈读词偶得〉缘起》。

十月十四日上午,在北京大学第二院大礼堂,参加刘复追悼会,送挽联一幅,联云:“百灵庙远驼铃寂,二复居寒风甓孤”。

本月末,由清华园南院七号迁居到清华园新南院四号。

十一月二日,经燕京大学学生介绍,与周作人同往保定育德中学作演讲,并往定县平民教育会看望孙伏园。数日即归。

九日,写完《古槐梦遇》一百则后,即开始写《槐屋梦寻》,陆续在一九三五年的《人间世》半月刊上发表。

本月,《读词偶得》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

十二月三十一日,作《岁莫赋》,寄叶圣陶阅。

本年,在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讲授《论语》和名家词等。

一九三五年(民国二十四年乙亥) 三十六岁

一月三十一日,作《〈三槐〉序》。“三槐”即《古槐梦遇》、《槐屋梦寻》和《槐痕》。其时,“三槐”中只有《古槐梦遇》写讫,其余“二槐”差得尚多,拟俟“二槐”成后,合出一书,曰《三槐》,而分为三辑。

春,谷音社成立。为之写《谷音社社约引言》,指出结社的目的在于“发豪情于宫徵,飞逸兴于管弦”。当时清华大学学生华粹深也为该社成员,而且与俞平伯交往日深。

八月三十日,周作人编选的《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一集》由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出版,内收俞平伯散文五篇。

十月十五日,朱自清编选的《中国新文学大系·诗集》由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出版,内收俞平伯诗十七首,选自《冬夜》、《西还》、《雪朝》、《忆》等诗集。

本年,继续在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任教。

一九三六年(民国二十五年丙子) 三十七岁

一月,散文集《古槐梦遇》由上海世界书局出版。魏建功题封面,内有周作人的序,废名的小引和俞平伯的自序,均为手迹。

此时,《槐屋梦寻》作到第四十二则。

五月六日,为北京大学学友顾随(羡季)的新著《积木词》作序。

十一日,为表弟许宝(左马右录)藏谷音社社友手抄《临川四梦谱》作跋。

二十六日下午至二十七日,应浦江清之约,偕夫人夜游妙峰。

本月,孔另境编《现代作家书简》由上海生活书店出版,内收俞平伯《致叶圣陶函》十五通。

八月,散文集《燕郊集》由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出版,被列为良友文学丛书第二十八种。

年内,俞平伯著、许宝(左马右录)书《古槐书屋词》写本出版。内收词三十五首。

本年,在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讲授古典文学、读本作文和散曲。

一九三七年(民国二十六年丁丑) 三十八岁

春,侍父,母亲并偕夫人同游青岛崂山。为纪念这次清游,特作五言长诗《青岛纪游诗》以记之。

七月七日,芦沟桥事变发生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均南迁。俞平伯因侍双亲,未能同往,从此,迁居城里老君堂七十九号宅。其时“宾从罕过”,只有华粹深偶至清谈,聊慰岑寂。 秋,两个女儿均上大学。

一九三八年(民国二十七年戊寅) 三十九岁

本年,被中国大学国学系聘教授,讲授《论语》和《清真词》。

一九三九年(民国二十八年己卯) 四十岁

本年,继续在中国大学国学系任教。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