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是主题——观电视连续剧《五星大饭店》有感

央视第一套黄金时间刚刚播完由海岩编剧、刘心刚导演的30集电视连续剧《五星大饭店》。仅从这题目来看,我原以为是写酒店方方面面服务内容的,看后却出乎我的意料,酒店(据说光取景就动用了全国13家五星级酒店,外景地更是遍及北京、上海等大都市的繁华地段,以及云南、长白山等中国最美的景地)尽管如此“奢华”,并花费了大量资金和时间(如耗费20天只为等待最漂亮的黄昏),可这仅仅是作为故事的载体、背景而出现的。《五星大饭店》讲述的是:家境贫困的旅游管理专业大学生潘玉龙(张竣宁扮演),毕业后考入万乘大酒店当服务生,之前结识了房东汤豆豆(牛萌萌扮演),在酒店内又结识了同来酒店实习的见习律师杨悦(曹曦文扮演),还阴差阳错地成为酒店客人韩国富商之女金志爱(郑柔美扮演)的贴身管家之后,发生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离奇神秘的故事。一个男人与三个女人的故事并不新鲜(如《北京人在纽约》,至于外国片此类题材则举不胜举了,因为他们的情人是公开的),但该剧却出了新意:

一是央视花了很大价钱才购进《五星大饭店》播放权的,权威人士说,其价格相当于一部大型古装剧的价格,但这个价钱可能还是会让海岩赔钱。海岩为什么要赔钱赚吆喝呢?海岩剧,一向以不食人间烟火,甚至以青春残酷著称,央视这次大手笔地选择《五星大饭店》,让很多媒体不解。

二是物有所值。观后,方知其中之奥妙——该剧份量不轻。可以说这不是一部单纯的偶像剧,而是一部主旋律。其中有关诚信的部分,是现今年轻人应该认真仔细思考的问题。就“一个男人与三个女人”而言,三位女性爱潘玉龙主要是喜欢他讲诚信,能做真实的人。在物欲横流、声色犬马的现今社会中,人与人之间(包括打破国界的人际关系), 还有几分真实可信呢!汤豆豆是个追求“真实”的女孩,正因为潘玉龙对他不藏不匿,坦诚于她,她才深深地爱着玉龙;而她的舞蹈组合也起名“真实”。她为了 “真实”竟将同父异母的哥哥为遗产问题告上法庭,而自己也变得一无所有。由于潘玉龙“移情”于金志爱,汤豆豆气的肝昏迷,最后不得不离开这个“不真实的 人”(说句心里话潘玉龙并没完全背叛她,与韩国女孩相处一是工作所制约,二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至于杨悦爱潘玉龙主要是因工作朝夕相处,有了更多了解,她喜欢小潘的为人和勤奋,正因如此,当潘玉龙为救汤豆豆,有求于杨悦时,她竟把委托之事当成为“朋 友”出力,而险遭迫害,乃至终身落残。至于韩国现代公司董事长爱上潘玉龙,主要是她在危难之际,潘玉龙以“贴身管家”之责,对她实施保护,当然服务更是无 微不至。金至爱爱潘玉龙,认为“潘”是个真实的人,但她对潘的期望值太高了,她要求潘是个“透明”的人,要“透明”得像雪一样“纯洁”。所以当这个“完 人”出现错误、“越轨”之时,她不理解,也无法原谅他。潘玉龙去看躺在病床上的汤豆豆,金志爱很忌妒,乃至到忌恨;当潘玉龙参与盗窃韩国投资有关文件时, 她再也忍不住了,只能抛弃了“潘”,连自己最心爱的“雪玉”也丢弃了。至于三个女人间的“吃醋”、忌妒,金至爱表现得最明显,甚至不惜用大量篇幅来表现这 位富商女儿对潘玉龙的考验,诸如,你是否是个真实的人,你是不是真心爱“我”等等,这是由于她的身份地位乃至民族特性所决定,所以她对潘的态度,是既敢 爱,又敢恨,大起大落,表现的十分突出。而汤豆豆的“醋意”,则显得更加小家子气,甚至连潘玉龙求金志爱出资救汤豆豆的救命钱,她也拒绝,拿自己生命来赌 气,用不吃药、不吃饭等手段来“抗衡”,这是傻瓜式做法。这和她的身世有关,从小就没了母亲,由继父养大,当知道自己身世,找到亲生父亲时,又是在遗嘱中 相见的,又由遗嘱而打官司等,性格很古怪,对爱情的表现也是“堵气”型的,最后她嫁给大鹏就是堵气的产物。至于潘玉龙到底爱她们三个中的哪一位?由于戏的 戞然而止,只好留给观众去思考了。

三是结尾耐人寻味、深思。该剧结束在这样几个镜头:潘玉龙再次回到万乘大酒店,再次考取了贴身管家资格后,再次为1948号房间客人服务时,打开房门的却是汤豆豆与大鹏,而已决定将要与杨悦结婚,杨悦在为潘玉龙清理床下东西时,从箱子里翻出玉龙保存的他与汤豆豆的合影照片及豆豆赠给潘玉龙的信物“护惋”,而此时象征金志爱到来的四辆奥地轿车已从机场驶进万乘大酒店的店门。似乎该剧并未结束。

关于戏剧结尾,古今中外一些名家都曾有过精辟的论述,元代杂剧、散曲家乔吉曾说:“作乐府(此指杂剧——笔者注)亦有法,曰凤头、猪肚、豹尾六字是也。”(陶宗仪:《南村辍耕录》)他这是从美学结构上来看待戏曲不同发展过程和结局的。在戏曲评论史上,最早从美学结构上讨论戏曲要素的李开先,在《词谑》中说:“世称诗头曲尾,又称豹尾,必须响亮,含有余不尽之意。”他这是极力强调从结局上看全部美学结构的协调性。后人对这六个字也有过很好的解释,元人陶宗仪说:“起要美丽,中要浩荡,结尾响亮。”(同上)今人刘锡庆进一步说,开头要俊秀,中间要充实饱满,结尾要有力。这些说法不外是从豹尾的峻峭挺拔,花纹清晰明亮生发出来的。概括地说,结尾就是要明快、利落、有力,能画龙点睛。北京人艺大导演焦菊隐先生认为结局用“凤尾”似乎更好些,像凤凰尾巴一样绚丽多姿。豹尾也好,凤尾也罢,都是把戏剧结尾作为美学结构的重要方面来看待的,并以此作为衡量全剧的坐标。臧晋叔就批评过结尾卑弱的作家“一时名士,虽马致远、乔梦符辈,至第四折往往强弩之末矣。”(《元曲选》序),若从戏剧效果看,李渔说得更透彻,“收场一出”便为“勾魂摄魄之具”,使观众“看过数日,而独声音在耳,情形在目。”(《闲情偶寄》)大有余音绕梁三日之趣。韦尔特从观众接受美学方面指出:“戏的开场是抓住兴趣,戏的发展是增加兴趣,转机或高潮是提高兴趣,戏的结束是满足兴趣。”(《独幕剧编剧技巧》)他这是以“兴趣”来结构戏剧,基本是从观众角度出发的。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重视强调戏的结尾,古今中外是一致的;看到戏剧结尾困难,要有一个好的结局,这是不言而喻的。我们认为一个上乘的结尾,往往要结束在一出戏留给观众印象最深的地方——“尾编又促”(陈阳《乐书》),调子趋紧,节奏加快,也是观众最满足的地方。

那么该电视剧结尾给你的感觉是什么呢,该剧结尾是否收到了以上所述的效果呢?简单划分一下,该剧既不是喜剧结尾,也不属悲剧结尾,当为悬念结尾。笔 者认为,既然主人公潘玉龙又回到了“起点”,一番梦幻式的折腾后,又成了五星级大酒店的“贴身管家”——这是对“真实人”的回报和验证,它已完成了该剧的 主题,导演刘心刚所以将戏落在了尾巴上,给观众造成一种对人物命运发展变化的期待心理——悬念。我们说造成悬念要有两个条件:一是造成悬念的前提,也就是 全剧和每一集剧的规定情境;戏剧情境带来的悬念是社会上一切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因为戏中的矛盾涉及到当时历史和阶级的局限,如何解决是无法确定的,只好 留下一个带问号的尾巴让观众去考虑。显然不是此种情况。另一个“悬念”条件是必须引起观众的同情。潘玉龙重新当上“贴身管家”,就有可能再次与金志爱碰 面,当这位小姐了解、掌握了潘的“真实”情况后,“有情人终成眷属”不大可能,但当她收购了万乘大酒店后,也许会重用潘玉龙,当个副总或总经理,这也是对 真实人--潘 玉龙的一个交待,虽成不了夫妻,但“缘分”还是有的。潘玉龙确实深爱汤豆豆,可面前站着的她,已成了别人之妻,再深追也不可能了,按玉龙性格发展下去,他 也不会那样做似的。最后只剩杨悦一人可选了,从故事线索看,潘玉龙在杨悦被打致残之前,好像没有想过或爱过杨悦。杨悦爱潘玉龙倒是多处可见,甚至杨悦对汤 豆豆也有过“醋意”。而潘对杨的感情,更多是报恩,如寄钱、如千方百计照顾、接送杨悦上下班等。只是致残后二人又相遇在银海时,接触多了(几乎用两采集篇幅来写他们之间的感情)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条件,所以带悬念有趣的结尾才引人入胜,能抓住观众的心。这很像话剧的结构法,话剧高潮一般是出现在接近结尾的地方,即戏的结尾处。因为话剧采用的是发现悬念,以内容取胜,其高潮的表现也就一定是剧情发展“所达到的最紧张的顶峰。”(蓝凡:《传统戏曲的点线串珠式结构》)而该剧采用的是暴发式悬念,以电影䝉大奇的镜头美见长,因而结在几个镜头画面上,但这不一定是戏的结尾。“把预料能够吸引观众和能使观众全神贯注,翘首期待的许多东西,集中在短短的范围内。”(奥·威·史雷格尔:《戏剧性与其它》)“传情者,须在想象间、故别离之境每多于合欢。”(祁彪佳:《远山堂剧品》)可以说这是人们戏剧观不断发展的结果。

该 剧还有许多可取之处,如把电视剧画面当成电影画面来拍,对画面质量要求高,这既好看又耐人寻味。当然这与刘心刚的导演手法、习惯是分不开的。另外,全剧穿 插了十多首歌曲,为突出主题、刻画人物形象起了“点睛”作用,尤其是揭示人物内心活动时出现的歌曲,尤如歌剧或戏曲,值得探索。不过,全是通俗歌曲、再加 上唱者咬字吐词不清,还有待提高和商榷。

编剧海岩说赔着钱拍了《五星大饭店》,收不回成本可能是事实,但你赢得了观众的心,确是难得。笔者相信,你会“堤内损失堤外补上的”。


发言者:    发表时间:2008/9/5 18:01:00    IP地址:61.183.148*
写的有点味道
支持(0) 反对(0)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