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酉年南归日记

二十二年九月九日晨六时半,别父母启程。七时十五分开车占两“上铺”,同室缪老八十余岁,彼后移到邻室。过津后始来一客,乃津盛锡福帽壮派至上海赛会者,人颇朴实。车上遇半农叔平。下午室内颇闷热,殊无聊。五时余抵德州,散步月台。晚餐甚饱。十一时余抵泰安,住铁路宾馆,出站即达。管事者李蕙如君,前年在秣陵曾一晤,故招待甚好。宾馆布置极完善,予及莹环久儿均得快浴,一洗风尘之困,晚睡亦佳。

十日游泰山,雇篮舆三,七时半由宾馆东北行至岱宗坊,入登狱大道,岱宗坊者其名耳,只见党人标语,并无岱宗二字矣。玉皇阁关庙俱略勾留,关庙之古柏葱翠鲜明,阴覆庭院,压垣蔽街,宜曰柏棚,以配陶厂之“松”,以看柏,小坐始发,垣上有“汉柏第一”四字。自此以上,无甚耽搁。斗母宫徘徊即出,经石峪遥望而已。柏洞约长三里,步行片刻,有北京之中央公园及香山意味,名洞似尚不称,曰街曰巷曰街始佳。山形渐高,天色阴阴,渐有寒意。润民眩晕不适。在中天门午食稍憩,前山坳有朱阙,似市场之顽意儿,即南天门也。其下磴道如悬梯。上御帐坪,云步桥观瀑。更上为对松山,翠润姿幻,如人画图。雨点渐密,寒风振衣,直上南天门,有“紧十八慢十八”之说,磴道峻密,两崖高耸,攀路久之,始登天门,饮热水休息。叩碧霞宫,登玉皇顶。山固高寒,加以风雨,遂不可久留,在岱顶徘徊片刻,虽云气迷离,而群山拱揖,觉“一览众山小”已尽岱之神理矣。上山约六小时,而下山未及其半,于二时半动身,四时半已在坦途,仍小憩云步桥石亭中,从原路下山,如温书理曲,亦颇有味。穿岱宗坊,入泰安北门至岱庙。庙有城垣谯楼,其地极大,据云方三里,现则市肆罗列,如北京之东西两庙矣。至天贶殿柱作惨蓝色,见之太息。以不开门不得观壁书,攀棂一视而已。殿极巨大,如北京太和殿,想见当年之伟。出观唐槐,则大半已枯,仅一枝荣。返馆舍已逾五时,拟作日记,检点《泰山小史》而骇,即余顷在庙中以为汉柏者,非也,急雇车重往,导游之车夫犹知说“汉家”,晚霞正媚,畅观四株,以清时石刻较之不差,赞叹而去。汉柏谨严老当,唐槐魁梧奇伟,岱庙故物仅此耳。返寓晚食,午夜仍登三○一次车南行,承泰安站长拍电定房,故得占一室,亦旅中之适也。睡颇好。

十一日醒已抵徐州。下午三时余抵浦口,以新建轮渡未毕工,仍乘澄平轮渡江,直待至五时二十五分,车始东行,云意浓甚,窗外密雨。至无锡时,仍淙淙不止,冒雨下车,住无锡饭店,房价不昂而嘈杂颇甚,彻夜人声直接晓市,在他处仅见也。天极闷热,赤膊卧席上,重入夏矣。睡不佳。

十二日晨起,自至码头雇得舲风船,游太湖边。其舟用橹,略领水乡之趣。穿城河行,过蠡桥后,渐入清旷,出五里湖后,眼界顿宽。舟人指点蠡圆梅圆独山等处,径泊鼋头渚,时已近午,登岸游览苦热,亭台数处布置均佳。断崖插水,刻“包孕吴越”四大字。在舟中午饭,对渡小箕山,食未竟已到,广厅临湖,略堪凭眺。移泊梅圆,以天热路不甚近,未入圆纵览,拟赶乘六时余车赴苏。舟入城河后,河路拥挤,不得已在莲蓉桥下船,与环相失,寻觅良久不得,至返旅舍始遇,而赶车已不及,无聊之至,饮冰吃饭,消磨时刻。过八时后赴站待车,又值大雨,冒雨过悬桥。此行辄遇雨,殊属不巧。抵苏十一时许,赴铁路饭店时,仍雷电交作,幸未雨耳。

十三日环不适,竟日闷居斗室中,至晚始勉强入城看三姊,晚饭后始返寓。环睡不佳,对付略得朦胧。是日心绪颇劣。

十四日晨九时在新雅仙吃虾仁饺子,赴车站接珣妹。才入站车便到,偕返寓。下午同入城先至老宅,予作引导,至三姊处畅谈,至晚始行。姊自治肴馔可口,亦新添本事。发杭京信各一,睡着颇迟。

十五日起亦早,乘马车偕游虎丘,后至四圆观五百罗汉,似较在灵隐者尤巨伟。留圆池水浓碧,语润儿以“绿净不可睡”之谛。一亭临水,两老树阴之,景致绝佳,小坐始行,绕圆中一匝,归已逾午未午食,以晨在冷香阁吃面已饱。小睡醒来,珣已留条入城先去,将改寓焉。至观前转至姊家,在松鹤楼叫菜四色至彼处吃晚饭。

十六日偕环至护龙街郑燕生医处诊视,郑年已六十余,前曾在马医科寓诊病,看得颇细,处方亦妥,吴下医家中之老辈矣。至幽阑巷,谒二姨母,出,至金太史场。下午偕姊至老宅,吾辈游息此屋尚在十八年前,十八年中未曾同到矣。由后门出,至城隍庙前今改名景德路矣。入郡庙瞻仰,予亦是初次。与环珣同步观前,在屠鸿兴刻牙铺前与彼等分路,在良利堂打药一剂,至护龙街为珣挂号,郑医处求诊者多,须隔日挂号也。仍晚饭后返寓,拟后日赴沪。

十七日十时入城至姊处,实积寺访旧,塔倪巷近在咫尺,僧无识我者矣。忆儿时所见金刚似大于今日,无语裴回而出。下午约王啸缑表叔及二姨母游怡园,三姊亦勉往一游,此园树石池沼均佳,结构谨严似尚胜寒碧,赏玩移时,始各散去,独登北寺塔,生长吴下十六年中未一往,今始如愿。塔九级十八梯,登临一望,全郡在目,吴地人稠,故向南极目,唯见万瓦如鳞。西方则见虎丘塔及群山,北则田野,东则水光浮动,云系洋澄湖。下塔更至大殿一观三世佛,极巨伟,尚未毕工。北寺建自孙吴,云三吴首刹。晚饭后,姊辗转觅得一吹笛人翁松龄来(富郎中巷二十三号),灯前小聚,唱曲如下:《折柳》(平、环)《思凡》(珣)《学堂游园》(瑛环)《拾画》(平)曲终人散,忘却天涯萍絮矣,实则重会之期至近亦在来年,此夕固可思也。返舍已近十时,得娴致珣书。

十八日挈久儿赴幽阑巷祝二姨母寿,并晤麟兄,至姊处告别,约勾留一小时始行,门前登车有惜别意。至寓,饭后珣'促行,即以马车二赴车站,待一小时车开,今日又雨甚,自发京师后行辄遇雨,可异也。二时二十分抵上海北站,约有人接而未见,冒雨雇汽车良久始得,抵娴寓,已三时半矣。派去相迎者并未接着也。雨甚兼风。彻夜不休。

十九日沪市有水在日升楼一带,报亦未送来。雨渐止。下午访徐孟乾姊丈于外滩十八号稽核所,返寓五时半。娴约赴大光明观《凤求凰》,此院新开不久,设备殊佳,片则平平。又邀至麦瑞晚餐,街市“年红”触处皆是,较往年又多矣。晚治衣上墨水迹,十一时半睡。

二十日上午环珣去购物。下午访圣陶於兆丰路开明书店并晤伯祥丐尊。在圣寓吃晚饭,座间有徐调孚章锡琛诸君。饭后雇汽车返寓。

二十一日上午借环在南京路购物,午后小眠,浴。以娴珣昨均不适,五时半偕环至北站接许二妹七弟准点到,谈至十二时睡。

二十二日写三姊信,午后邀许七至大千世界“仙霓社”看《荆钗记》及《折柳》做得不见佳。牙根肿颇剧,觅一医割之,良已,牙疾已逾一星期矣。本想请伯祥圣陶在杏花楼吃晚饭,乃被伯祥作了东去,可笑也。同在马路上闲步吃冰,后在电车站分手,十一时半睡。

二十三日晨四姊属为其翁作贺联。许昂若兄来。今日天阴雨。下午环及七弟久儿去听昆剧,余因昨日戏不佳未往,又去看牙,一搽约水而已。在福禄寿饮冰而归。环等尚未返。晚环患腹痛,早眠。十时睡。

二十四日拟明日赴杭,发陈保珊快信。下午至大千世界看《偷诗》后,环等去理发,予返寓。二三四妹拟购物而尚未行,遂偕至永安。予先至福禄寿,环等已在。是晚予约小食,饭后偕环珣闲久儿又往观昆剧,适值倾盆大雨,抵场《楼会》已过,看《宋十回》《活捉》致佳,闲深誉之,时环珣已先归,并未得见。

二十五日晨八时半起,环等改下午行,予仍早行,天又雨,此次出行盖无不遇雨也,九时十五分车开,车中只吸烟二支,闲坐而已。十一时三刻在嘉兴站下车,葆珊及其妇均来接,寓香花桥亚东旅店,与葆珊别五六年,欢然道故旧,渠已六十须发尚黑。天阴雨,未出舍,而逆旅主人郑启澄君来,约在楼上唱曲。后雨略止,又约游鸳鸯湖,以小舟渡,烟雨楼品茗,云水迷离,树石苍润,不愧此名,昏暝始返。郑君待客殷至,约在全永泰酒家吃酒后,仍返舍唱曲,散已逾九时。是日竟日未离曲与笛,亦旅游中一快。郑虽业商贾,却纯朴爽直,并于曲有深嗜,其遇葆珊亦甚善。客去后校《认子》工谱,春间失去后心常不足,重过故书,殊可喜也。十时余睡,尚好。

二十六日七时起,保珊来,仍在楼上拍曲,并有一蒋君。郑邀午食,饭后即行,待良久始开。葆珊送我车站。今日天又阴雨,近午车开,一时三刻抵杭城站,径赴昂若处。因竟日雨,不能出门,间与许七拍曲耳。住湖滨八弄许宅之邻屋,屋相毗连,来往尚便,晚睡颇早。

二十七日雨止,偕环至花牌楼访劳组云表弟。在湖滨小坐。下午天色转阴,偕环*'闲润民雇船下湖,至湖楼,广化寺访体圆和尚,已作住持矣。绕至法公埠,天又雨,至安巢夕佳厂小坐,昔葬稚翠,小碣顷不存矣。归舟雨甚,抵寓万家灯火。

二十八日晴,以汽车至灵隐,登北高峰。午搭公车返,往返便捷,迥异往年。同游四人如昨。下午小睡,晚外姑宴客,予在昂若室中坐谈。

二十九日在湖滨第六公园小坐,下午以肩舆至南山谒外祖父母舅父墓,舅氏墓在杨梅岭下,偕环小立,怅恻久之。旋敬展右台祖茔。在法相寺后樟亭暂息,挈润儿观樟树,其夭矫奇伟之姿,不让泰安之唐槐而葱翠过之。归至大世界间壁王万兴晚饭,约珣来同吃,醉饱而归。是日许二妹伉俪来杭。

三十日下午至湖楼访申石伽,未值,搭划子而归。在冠生园晚饭。理发。是日二姨母王麟伯来杭,与麟兄谈。午夜许六夫妇来杭。睡甚迟。

十月一日午前偕麟伯散步湖边,以舟至葛阴山庄,在楼外楼吃醋鱼专菜,其结果又麟伯作东。至湖楼访石伽,并晤其友刘君,搭公共汽车之灵隐,憩韬光径,山色泉声,四遭竹树,固胜地也。以麟拟赴晚车行,故即返寓。晚刘厚丞娴挈三小儿来杭。饭后昂约唱曲,俞振飞吹笛,予仅度《折柳》“寄生草”一曲耳。

二日枕上闻雨声,中午雨止。午后三时偕许氏全家至葛阴山庄,为外姑□寿,备有大世界之杂耍,山庄偏悬寿言,布置甚妥。晚啸缑丈徐絅章表弟来杭。月色晴朗,未得玩赏,只偕啸丈在西陵小立俄顷耳。睡已午夜。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发言者:    发表时间:2009/6/12 21:29:00    IP地址:61.149.148*
好文章
支持(0) 反对(0)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