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的印象(残稿)
当我儿时,只要一想起所谓“皇帝”,马上浮现出一个怪印象:就是一个穿黄的,而且是穿纯黄的人直挺挺的坐着,另外有几个人匍匐着。不管是夜半还是黎明,他总是这般坐着。至于所谓“皇帝”也者,何以永不站起,永不躺倒,那是从来没有想过的。

这个印象是颇怪异,却又何等的平常呢。生长于江南,未尝“瞻云就日”的我,何以能有此发见,真是可骄矜的奇迹。最近寄人篱下的皇帝溥仪,尚有遗老之流天天去碰响头,足证儿时所见非梦非幻也。而我们京兆呢……(中间一节不知怎的遗失了,暂缺。自注。)

以后,我想起“上头”来,永久是坐着大汽车,在许多军警夹卫中狂奔着,而大的小的,男的女的,村的俏的——我当然在内,不用提。——老是这般恭恭敬敬的伺候着他老人家,无论是在黑夜或者白天。我这神气总够瞧的罢,您瞧。

一九二五年三月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