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槐》序

舍下无槐,而今三之,曰古槐。书屋自昔勿槐,今无书,屋固有之,然弃而不居者又五年,值归省乍一瞻其尘封耳。庭中树居其半,荫及门而宜近远之见,本衚衕人呼以大山,不知其为榆也,亦不知其为俞也。大树密阴,差堪享受。则知堂师云尔榆也谓之槐,其理由是不说。长忆幼读《左传》,至不能辨菽麦故不可立,为之一吓,不暇替古人担忧,想想自己怎么得了也。然则今日之触槐招笑,非独事理之宜,抑近谶矣。榆则有钱,槐有钱乎?固未之前闻也。是辨菽麦难而辨槐榆易也,是不辨菽麦者不必不辨槐榆也。而终不能辨,则其中乌得无天。又谁知畴昔之儿嬉点点花飞在眼前而仅过之乎。此犹大英阿丽思姑娘之本不想为媚步儿,而忽然变为猪小儿也。孤始愿不及此,虽及此,岂非天乎。疑其兄平居之言而周子述之也,无明文者,记人失也。且夫三槐者,高门积善之征也,小生自不姓王,彼三榆出何典哉。大槐者梦邻也,曰古榆梦遇,榆屋梦寻,则不词矣。不典不词,其为世哂,将弥甚于今也。其为凡猥不又将下于此日万万也。与其为猪,无宁媚步,此固不必伫待通人之教者也。何况伦敦之酒不曰榆痕,则吾人解嘲之具且方兴而未艾,宽乎其有容也,泛泛乎其未有所止也,譬彼舟流不知所届已。且稍迟回而叙吾书。夫三槐之义既各有说矣,不书不槐不古之屋,而师友同说之极盛难继矣,而所以为三槐者,唯虚耳。於是乎序。

一九三四年除夕前三日平伯记。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