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隐与自传说闲评

红楼梦研究,有如大海,浩瀚无边。对它的研究,历来有索隐、自传说两派。这两派的分歧很大,在他们各自的研究领域内又是互有得失。谁是谁非,很难一言论定。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

索隐派、自传说的产生,绝非偶然,它们各自的根柢都在开宗明义的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之中。“梦幻识通灵”虚,“风尘怀闺秀”实,索隐派务虚,自传说务实,两派对立,像两座对峙的山峰、分流的河水。但是,如果不看到两者之间的联系及共通之处,将无助于对《红楼梦》全书的理解。下面先把两派分别比较一下。

一 研究方向相反

索隐派的研究方向是逆入,自传说则是顺流。甚么叫“逆入”?在第一回中,作者自己说是“将真事隐去”,要把“隐”去的“索”出来,这是逆入。说自传说的研究方向是顺流,是因为正文中有:(欲将往事)“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的文字,于是在往事上作文章,牵涉到曹氏家族,这是顺流。好像是顺流对,逆入错,但也并不一定。因为辩证地看,逆中也会有顺,而顺中亦会有逆。为甚么这样说呢?既然作者明说有“隐”,为甚么不能“索”?如果有所收获,不也很好吗!至于自传说,详细地考查曹氏家族、考定作者是谁,虽与“亲睹亲闻”(见《红楼梦》),“嫡真实事”(见《脂评》)等文字相符合,但作者又明明白白地说是“假语村言”,你说该拿这“满纸荒唐言”怎么办?由于矛盾很多,两派搞来搞去,到最后往往是不能自圆其说,于是便引出了许多奇谈怪论,结果是齐国丢了,楚国也没得到(“齐则失之,楚亦未得也”)。

二 所用方法不同

前面已经说过了,索隐派是从“虚”入手进行研究的,因此没有依据,只好靠猜迷;而自传说务实,考证的方法帮了他的大忙。这样看来,是非屈直似已不成问题,我自己也曾是自传说的赞同者。但问题并非这样简单,对两派各自的得失,还是有点儿可说的。

自传说借助考证的方法,但考证的含义广、作用多,绝不仅仅限于自传说。如果抛开自传说,考证的功绩依然存在。把后四十回从一百二十回中分出来,就是考证的成果,它与自传说没有必然的联系,更不能把考证与自传说混为一谈。考证的功绩,也无法掩饰自传说的错误。新索隐派在研究红楼梦时,也应用考证取得的成果,不能把一百二十回看成是一本帐。桥是桥、路是路,一定要有所区别。

《石头记索隐》一书认为金陵十二钗是影射士大夫的,这个构思虽然很巧妙,但他们“索”来“索”去,却始终没个结果。我们很难断言作者在著书时,没有影射人、事的意思,但这些都是在有意无意之间,“若即若离,轻描淡写”。譬如在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中,就借女先儿之口,说出了一个男王熙凤。据此索隐者,如只联合字面不太认真,点到而已,那便是好,如一定要追问下去,闹个水落石出,岂不成为笨伯了。

三 对作者问题看法之异

作者问题,联系到《红楼梦》一书的来历,这也是索隐、自传两派历来争论之点。简单地说,索隐派是在那里猜迷,大都是空想。而自传说,标榜自己的方法最为科学,他们的说法也不够严谨。其实,曹雪芹从来就没说过是他自己独写《红楼梦》!不要小看这件事,这个问题关系太大了。关于作者是谁的问题,众口相传说法不同,还有的说是另一个曹雪芹呢!若依自传说,又把《红楼梦》完全归于曹氏一人。情况到底怎样呢?从最早的甲戊本看,那上面列了大堆名字,有:空空道人、情僧、吴玉峰题红楼梦、孔梅溪题风月宝鉴、曹雪芹题金陵十二钗、脂砚斋仍用石头记。这众多人名中,曹雪芹固然是真名之一,但那些假托的人名,也未必毫无含义。甲戊本与其它本还有很大不同,不同有两处,(一)是在众多人名中多出个“吴玉峰”,这一点很该重视。(二)是在“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言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四句之后,多出了“至脂砚斋甲戊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一句,似乎要把功归于脂砚斋,大有与曹氏争著作权的味道,实在很奇。到底谁写《红楼梦》?依我个人之见,《红楼梦》的完成,不是一个人的力量,它凝聚着许多人的心血。如不能认清这一点,评注只能是越来越乱,分歧也只会越来越大。自传说不能成立,索隐派又能有甚么妙法可施?

从上述三点看两派得失,显然有着共通之处和共同的疑惑。追踪他们共同的疑惑,源远流长,历时二百年,这绝非出自偶然,是与明、清改朝换代的历史有关。其它小说都不标以“学”字,如《水浒》不叫水浒学、《三国》不叫三国学,何以只有《红楼梦》称为“红学”?难道是因为它超越其它小说之上吗?也未必。对“红学”这一叫法,我小的时候只当作笑话看,后来仔细想想,也是有些道理的。

“红学”能够叫开,含有实际意义,也关系到对《红楼梦》这书性质的认识。最早的时候,对红楼梦不过是纷纷谈论,偶尔有一两篇文章出现,也还称不上甚么“学”。到了清朝末年民国初年,王国维、蔡元培、胡适三位,以学者身份大谈起《红楼梦》,从此一向被看成是小道传阅的小说,便登上了大雅之堂。王国维说《红楼梦》里面含有哲理,可惜无人响应。蔡元培、胡适两位是平分秋色,:一个索隐、一个持自传说,各具门庭。自传说是后来居上,到了大量脂批被发现后,自传说更是风靡一时了。到五十年代,《辑评》一书出版了,原只是为工作需要,却也附带起了对自传说推波助澜的作用,对此我感到很惭愧。

索隐、自传两派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但他们都把《红楼梦》当作历史资料这一点却是完全相同。只是蔡元培把它当作政治的野史,而胡适把它看成是一姓的家传。尽管两派各立门庭,但出发点是一个,而且还都有着一个共同的误会:

《红楼梦》是小说,这一点大家好像都不怀疑,而事实上却并非如此,两派总想把它当作一种史料来研究。像考古学家那样,敲敲打打,似乎非如此便不能过瘾,就会贬低了《红楼梦》的声价。其实这种作法,都出自一个误会,那就是钻牛角尖。结果非但不一能有更深一步的研究,反而把自己也给弄糊涂了。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红楼梦》有着极为复杂的背景和多元的性质,从不同的角度看,而会有差别。但是无论如何它毕竟是一部小说,这一点并不会因为观看角度不同而变化、动摇。小说是甚么?小说就是虚构。虚构并不排斥实在,但那些所谓“亲睹亲闻”的素材,早已被统一在作者的意图之下而加以融化。以虚

为主,实为从,所有一切实的,都溶入虚的意境之中。对这“化实为虚”的分寸,在研究过程中必须牢牢把握。如果颠倒虚实,喧宾夺主,把灵活的化为呆板,使微婉的变做质实,岂不糟糕?在很多事,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掌握了“意会”,对各种说法就能看到它们的会通之处。否则,只要一动便有障碍,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引起无休止的争论。这边虽打得热闹,而那边红楼梦还是《红楼梦》!

如果对存在的问题提出正问,那么问题实际上已解决了一半。问《红楼梦》的来历如何、得失如何,都是正问。问宝玉是谁、大观园在哪儿,就不是正问了。为甚么这样说呢?问宝玉是谁,他是小说中的主角呀!问大观园在哪儿,它是小说中一个很漂亮的花园,不一定非要有这么个地方吧!即使是作者在构思时,多少有些凭据,那也是如烟如雾的往事,就是起作者于九泉,怕也难以一一核实。再者说,如果全都是照实写来,不差分毫,那还能叫小说吗?那样的小说还有甚么可看呢?

我认为,考证学原是共通的,如使用得当,不蔓不支,对研究工作是有益的。猜迷的即使猜不着,也无伤大雅,一笑了之就是了。唯有自传说,成绩受到材料的局限,到后来只得“以假混真”,滥竽充数了,这实在很可惜!

【赏析】众所周知,俞平伯先生是当代国内外享有盛誉的著名“红学家”。他在《红楼梦》研究方面,大抵说来,具有这样三个方面的成就。一是,非常明确地把《红楼梦》前80回与后40回分开。他认为,前80回为曹雪芹所作;后40回并非程伟元和高鹗所作,而是多个无名氏的著作。二是,他完成了《红楼梦》80回本的校勘整理工作,给读者和研究者提供了一种比较好的版本。三是,对《红楼梦》的研究提出了新的观点、新的看法。这篇《索隐与自传说闲评》(以下简称《闲评》),即论述这个问题。

《闲评》此文,是作者于1986年底应香港中华文化促进中心和三联书店的邀请、为赴港作学术演讲而写,翌年发表在《文学,评论》第一期。所谓《闲评》对《红楼梦》研究提出新观点、新看法,即是指针对《红楼梦》研究中存在的“索隐派”和“自传说”的错误而提出不同见解。并不是说,此种见解,作者新近才有,过去未曾有过。只是作者在《闲评》一文中,将他的此种见解,论述得更加清晰和明确罢了。

《闲评》指出,“索隐派”的研究方向是“逆入”。何谓“逆入”?《红楼梦》第一回中,作者说“将真事隐去”,要把“隐”去的“索”出来,即是“逆入”。“索隐派”是从“虚”入手,没有依据,只好靠“猜迷”。“自传说”的研究方向是“顺流”。何谓“顺流”?《红楼梦》正文有:(欲将往事)“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的文字,于是便在“往事”上做文章,牵涉到曹氏家族,这是“顺流”。“自传说”务实,考证的方法帮了它的大忙。但考证的含义广、作用多,绝不仅限于“自传说”。如果抛开“自传说”,考证的功绩依然存在。《红楼梦》的作者明明白白地说是“假语村言”,“满纸荒唐言”,怎么去“考证”?他认为,这两派的研究方向虽有一定道理,都有得失,但都不正确,都是钻了牛角尖。“搞来搞去,到最后往往是不能自圆其说,于是便引出许多奇谈怪论”。“我过去也是自传说的支持者,现在还有些惭愧”。俞平伯先生说,现在有些研究者还继续钻牛尖,他感到非常遗憾。

俞平伯先生认为,《红楼梦》毕竟是一部小说,不能离开小说的艺术形式进行研究。小说就是虚构,“以虚为主,实为从,所有一切实的,都溶入虚的意境之中”。不能把小说中的人、事、物都一一落在实处。研究《红楼梦》,应着眼它的文学和哲学方面。关于不能把《红楼梦》中的人、物落在实处,他说:”问宝玉是谁,他是小说中的主角呀!问大观园在哪儿,它是小说中一个很漂亮的花园,不一定非要有这么个地方吧!即使是作者在构思时,多少有些凭据,那也是如烟如雾的往事,就是起作者于九泉,怕也难一一核实。再者说,如果全都是照实写来,不差分毫,那还能叫小说吗?那样的小说还有甚么可看呢?”不言而喻,俞平伯先生的这些观点和看法,无疑都是非常正确的。小说就是小说,与史书不能同日而语。《红楼梦》中的人物,都是经过作者虚构的,历史上并无其人。《红楼梦》中的大观园,正如俞平伯先生所说,它只是小说中的一个“漂亮的花园”,不可能在某某地方。对于小说中的人、物、事,都不应从“索隐”和“自传”的角度去考证和附会,只能从文学艺术方面去研究,阐述它的审美价值和艺术成就。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