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何其芳诗歌研究述略

何其芳(1912—1977),重庆市万县人,我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重要的诗人、诗评家、学者。对何其芳诗歌的研究,从三十年代开始至今,取得了较好的学术成果。进入新时期以来,何其芳诗歌创作研究又获得长足发展。下面分几个专题,将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研究状况作一简要综述。

一、关于《预言》的评论

(一)关于诗作《预言》

《预言》是何其芳收入《燕泥集》的第一首诗,后来,又收入自己的第一本诗集《预集》里。诗集以这首诗为题,可见诗人对这首诗的喜爱。这首诗代表了何其芳早期诗歌的成就,体现了何其芳早期诗歌的艺术风格。因此,引起许多评论家的关注。吕进、翟大炳《何其芳的〈预言〉》一文认为,《预言》弹唱的是爱情的悲歌、忧郁之歌和欢歌。文中说:“爱情却是一个温馨、柔媚的‘年轻的神’,对这位‘年轻的神’,诗人一往情深。然而,她竟‘无语而来’又‘无语而去’了。”他们还特别引述了方敬、何频加在《何其芳散记》里对《预言》创作动因的说明和评价。实际上,这段话还可解释何其芳其它许多爱情诗中为何总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少女的影子。方敬、何频加的评论虽短,但是精辟、准确,几乎被所有评论家认同。现摘录如下:

那时候其芳青春年少正在期待着爱情。忽然,一个早在北平而与他还不相识的堂表姐来看他,一个意外的遇合,表姐弟天然的情份使他们很快就亲密起来,她常来让其芳帮她补习功课。一次,在小屋里临窗的书桌前,其芳正在给她讲解英文。她低着头,一大颗泪珠从她的眼里悄然滴到了书页上。那好似一粒爱的火星点燃了其芳的年轻的心。他第一次产生了纯洁的爱情。不料这初恋竟是一朵昙花。但是后来其芳从深心里写出的一首缠绵悱恻的爱情诗却是永不凋谢的艳丽的花朵。

孙玉石《梦中升起的小花》[3]也认为,《预言》抒写了诗人对已经过去的爱情的眷念与回想。诗中悄然而来又悄然而去的“年轻的神”,是爱情的象征,是诗人由渴望到怅惘的爱情的一段心理历程的记录。认为“全诗由形象的选择、构思,到抒情的基调,都给人以舒缓、宁静、透明的感觉。”在何其芳的创作过程中,“不是从一个概念的闪动去寻找它的形体,浮现在心灵的原来就是一些颜色,一些图案……加上作者捕捉的闪光的意象……给人以更丰富的想象天地和咀嚼余味的美的朦胧。” 

  孙玉石在近年写成的《论何其芳三十年代的诗》一文中,对《预言》里“年轻的神”的象征意义作了新的阐释。他说,过去读《预言》,忽略了诗人那些充满诗意的“解释自己”的自述,忽视了诗人为自己“编的故事”(《夏夜》、《迟暮的花》)与《预言》之间的联系,因此也就忽略了这首诗中“年轻的神”的原始象征意义。他以为,原来“《预言》里传出的是一个少女对于一个男性的‘年轻的神’的爱的倾诉”,诗中“无语而来又无语而去,‘消失了骄傲的足音’的,不是年轻的‘女神’,是诗人自己。”

(二)关于诗集《预言》中的爱情诗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