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派对古典诗歌艺术传统的承传

 20世纪30年代的现代诗派诗人的诗歌创作,自动接通了与旧诗的关系,重新发现了唐诗宋词———中国诗歌成熟期的自觉形态和审美精神,具有不可忽视的贡献。仔细考察现代诗派的三位代表性诗人———何其芳、废名、卞之琳及其作品与传统诗歌的关系,可以发现一些长期以来一直被遮蔽的意义、被忽略的价值。

何其芳:从文字的深处进入传统的精髓

“汉园三诗人”之一的何其芳,是一个绝对被历史低估了的诗人。他曾说过,“我读着晚唐五代时期的那些精致冶艳的诗词,蛊惑于那种憔悴的红颜上的妩媚,又在几位班纳斯派以后的法兰西诗人的篇什中找到了一种同样的迷醉”,因此,何其芳早期诗歌中的冷艳的色彩、青春的感伤、精致的艺术,是同时交汇着东西方诗歌的影响的。他的心理、情感,以至美学的选择,都偏向中国古典的“佳人芳草”,即使是最抽象的情思在他的笔端都变成了可观、可触、可闻、可嗅的声色而流芳溢彩。

更为突出的是何其芳诗歌的语言魔力。他十分注重文字的锤炼。在他的手里,语言(也许更该说是文字)的应用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精巧到了后人难以逾越的地步。他的诗歌所追求的是工笔画的效果,而且是层叠富丽的工笔,他要的是精致、凹凸、浮雕的立体效应,是在显微镜下的细腻绮丽。拿他的文字和任何一位中国最著名的诗人的作品相比,都毫不逊色!他仿佛是伏在显微镜上工作的匠人,对文字的凹凸、颜色和乐感无比敏感,并从中剔除那些毛孔般细小的污垢,让那些陈旧的字眼闪亮,发光,甚至燃烧:

你一定来自那温郁的南方!/告诉我那里的月色,那里的日光!/告诉我春风是怎样吹开百花,/燕子是怎样痴恋着绿杨!/我将合眼睡在你如梦的歌声里,/那温暖我似乎记得,又似乎遗忘。(《预言》)

不,我是梦着,忆着,怀想着秋天!/九月的晴空是多么高,多么圆!/我的灵魂将多么轻轻地,飞翔,/穿过白露的空气,如我叹息的目光!(《季候病》)

用词取词都从旧诗中化出,却毫不造作生涩,节奏清扬,婉转温柔若处子,读起来就让人想起花间词和晚唐诗。

他的价值还远不止于此。当上天赋予他编织文字的魔力的同时,也赐给了他善感的心灵。他凭借这两者,成功地创造出了新诗中最具古典美的“意境”。一般而言,古典汉诗的“意境”有三个特点:情景交融,虚实相生,韵味无穷。何其芳注重意境化,他的诗歌惊人地达到了这一高度:

今宵准有银色的梦了,/如白鸽展开沐浴的双翅,/如素莲从水影里坠下的花瓣,/如从琉璃似的梧桐叶/流到积霜的瓦上的秋声。/但眉眉,你那里也有银色的月波吗?/即有,怕也结成玲珑的冷了。/梦纵如一只顺风的船,/能驶到冻结的夜里去吗?(《月下》)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