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的兴起与偏至

美文最初的目标是白话散文的纯文学化,即用不同于文言的白话创造出一种不仅可与古典文章相比美而且比古典文章更富文学性的散文。在“五四”文学革命取得初步胜利的20年代初,这一纯文学化的目标就成为新文学界的一些有识之士的共识。1921年6月8日,周作人在《晨报》上发表了《美文》一文,恳切地呼吁新文学作家为白话散文的纯文学化而努力——

外国文学里有一种所谓论文,其中大约可以分作两类。一批评的,是学术性的。二记述的,是艺术性的,又称作美文,这里边又可以分出叙事与抒情,但也很多两者夹杂的。这类美文似乎在英语国民里最为发达,如中国所熟知的爱迭生,阑姆,欧文,霍桑诸人都做有很好的美文,近时高尔斯威西,吉欣,契斯透顿也是美文的好手。读好的论文,如读散文诗,因为他实在是诗与散文中间的桥。中国古文里的序、记与说等,也可以说是美文的一类。但在现在的国语文学里,还不曾见有这类文章,治新文学的人为什么不去试试呢?

不难看出,周作人把“艺术性”的美文与“学术性的”论文区别开来,显然是有意强调美文的纯文学性。从同样的立场出发,王统照在1923年6月又提出了“纯散文”(pure prose)的概念——

中国几年来提倡文学,在若干人的努力中间,小说、诗,就比较上说都有一点成就,虽然不能说是很完善,而一看到我们文坛上的收获,不能不以此二者为最多量了。独有纯散文(pure prose)的佳者,却不多见;——直接可以说少有,如章行严所说:他在英国听一大学教授说,近来全英国能作好散文的,共不过四人。(章近在北京中大讲演时所说。)这句话我想未免言过其实,但也可见能作纯散文的人,确乎是不轻见。因为纯散文没有诗歌那样的神趣,没有短篇小说那样的风格与事实,又缺少戏剧的结构,所以作纯散文好的极少。中国的白话小说,诗,因各有他们特别的领域,还有些作品可以看的,而用白话作纯散文的,不要说怎样的好,就是修词上风格上讲究一点,使人看了易于感动而不倦的,在今日的作者中,你们可以找得出几个来?

随后王统照又在1924年1月写了《散文的分类》一文,依据西方学者韩德的理论,将纯散文分为“历史类的散文”、“描写的散文”、“演说类的散文”、“教训的散文”和“时代的散文”(指笛福、兰姆等近代文人发表的报刊上的随笔散文)等五类,并再次殷切地呼唤纯散文在新文坛上的出现——

散文之在近代应用尤其广,而力量愈为宏大,中国的新文坛上对于散文的研究与著作实属少极,其实作纯散文的天才是与小说家诗人一样的难得。但我存有我们早日提倡与研究纯散文的思想已久,因为诗,小说,戏剧,都各有其特殊的界限,不能如作纯散文那样自由说话,作指导与评论的工具,我很希望对于散文之(有)研究的人共出提倡,则更可使文坛上另射出一道虹光,辟一道宽坦的大道。

其实王统照并不孤单:不仅在他之前就有周作人在提倡“美文”,而且几乎就在他呼唤“pure prose”出世的同时,诗人朱湘也正和他的朋友们酝酿着提倡“pure essay”(纯随笔)。据朱湘1924年10月发表的《桌话Table-Talk》透露——

前不多时,我向西谛君说,西方的pure essay我国还没有介绍过,预备译事暇时,介绍些美国的。同时又有一封信寄北京的一个朋友,同他讨论英国Lamb的Mrs. Battle’s Opinion's On Whist——一篇美妙的pure essay。

而颇让朱湘喜出望外的是,恰在这时他发现自己夙所钦佩的周作人早已有了pure essay的成功创作——

我本来预备引起国人对于西方有而震旦无的pure essay的注意,不料已经有了这类的成功创作了并且作者是“旧雨重逢”的周先生,这自然是很大的一畅了。

现代的散文观念就是这样萌生的。显而易见,不论是周作人的“美文”概念,还是王统照的“纯散文”(pure prose)概念,抑或是朱湘的“pure essay”概念,都是指注重艺术性的纯文学散文,因而这是三个相互重合的概念。当然,话从不同的口中说出,小有出入也就在所难免了。这出入主要是外延有大有小——相比较而言,王统照的“纯散文”概念范围较大,朱湘的“pure essay”概念则范围较小,周作人的“美文”概念可谓大小适中,最为得体。但不论或大或小,这些外延上的差别并不具有根本的意义,因而也就不足以抵消这三个概念在本质上的共同性。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