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国家神话:何其芳诗学道路的文化归属
何其芳的诗学活动以1942年为界,大致划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一时期,从1931年秋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并正式开始文学创作活动起,到1942年止,是作为一名极富艺术个性,创作力旺盛的诗人、散文家而崛起于文坛的。此期出版了诗集《预言》、《夜歌》、散文诗集《画梦录》等一系列在青年中产生过广泛影响的文艺作品。后一时期,以1942年为起点,直到1977年病逝为止。此期虽仍然致力于诗歌创作,但主要是作为一名文艺理论家和学者活动在文艺领域。

作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名重要的职业文艺工作者,何其芳的文艺活动跨越了新旧两个时代近半个世纪的历史,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处于话语权力的中心地带(他曾长期担任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系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文学评论》主编、《人民文学》编委、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协理事和书记处书记等文坛要职),其诗学道路比较典型地反映了20世纪中国老一代革命文艺工作者的心路历程,因而探讨何其芳的诗学道路,对于我们反思20世纪各种复杂的文艺现象,开创21世纪社会主义文艺工作新局面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然而,长期以来,由于在何其芳诗学道路问题上存在着特殊的政治敏感性,人们在探讨何其芳诗学道路时,并没有取得多少实质性的进展。一个显在的表现是:在“史”的研究时,人们大多习惯于从“点”和“段”的角度去认识它,缺乏“线”的纵贯把握,往往将何其芳的诗学道路腰斩为前后两个时期,分别进行不同的评价;而在“论”的层次上,又常常满足于“解剖麻雀”式的局部分析,缺乏“知人论世,顾及全人全篇”的开阔视野与包容气度。我认为,要正确评价何其芳的诗学道路,必须将其置于中国百年文学发展的整体背景下,从新的角度,新的层面来重新认识。基于这种看法,我在这里运用文化诗学的批评方法,从话语语境、作家心态、文艺生态等方面对何其芳的诗学道路进行了初步检讨。我发现何其芳的诗学道路虽然坎坷曲折,矛盾迭现,但最根本的问题却是一个政治文化归属问题。“民族国家神话”,是何其芳诗学道路最初的政治文化归依,也是其最后的政治文化归宿。有识于此,那么笼罩在何其芳诗学道路上的一切令人费解的现象都将迎刃而解。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