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史的分期问题


我们在编纂或写作中国文学史的时候,首先要接触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国文学史的分期问题。这个问题同中国文学的发展过程的研究和对于这个发展的应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来进行研究是分不开的。我们既不能不顾“历史条件”,生硬地搬用欧洲各国的文学发展的规律,又不能违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理,应用着资产阶级的观点来研究中国文学的发展,或强调“文学”发展的特殊性,使文学的发展和历史的发展完全分离开来。我们既反对教条主义,也反对修正主义。这个中国文学史分期问题的讨论,正是及时地反映出我们在中国研究方面的正确与否的倾向。我很希望有更多的学者们参加这个重要的讨论。在这篇论文里,我只是发表我个人的意见。我欢迎大家的批评与纠正。

我在保加利亚科学院的保加利亚文学研究所,苏联的阿美尼亚科学院的阿美尼亚文学研究所,都和他们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们也正在热烈地讨论这个文学史的分期问题。争论的焦点是:文学史的分期和一般历史的分期是否完全一致的?文学的发展是否有其特殊性?如果承认有,那末应否加以强调?阿美尼亚文学研究所的讨论,问题不大。他们对于古典文学的发展,对于19世纪的文学发展,都没有什么很大的争论。他们完全同意于文学史的分期和一般历史的分期是一致的。但对于20世纪以来的,特别是苏维埃时期的文学发展的分期,却有了好些不同的意见和主张。现在还在讨论中。保加利亚文学研究所的讨论,则已经告一个结束。其结论是:应该注意到文学发展的特殊性,但必须不忽视一般历史的发展。

在列宁格勒的东方研究所和列宁格勒大学的一部分关心中国文学研究的学者们,曾经要我向他们做一次“关于中国文学史分期问题”的报告。在这个报告里,我第一次提出了我的看法。现在在这里所发表的,主要是根据这个报告的提纲写出来的,在材料方面有些补充,但在论点上没有什么大的变动。

首先要说明的是,在过去的若干时期里,中国的学者们曾写出了不少部中国文学史。从林传甲写的《中国文学史》到1956年出版的好几部中国文学史,都曾提出了对于分期的看法和实际上的运用。在1919年以前出版的若干中国文学史,主要是按照历史上的“朝代”即殷、周、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唐、五代、两宋、元、明、清那么分法的。他们并没有明白地说出文学的发展和历史上各个“朝代”的兴亡具有如何的密切的关系,却按照着这个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的变革,而自然地划分着中国文学史的时代。这种分期法,可以称之原始的或自然的分期法。这是第一种。

在其间,有少数的几部中国文学史,则受到日本人著作的影响,把中国文学的发展,分为古代、中世纪、近代的三个大时期。古代的,往往是包括到前秦为止。中世纪的,则从两汉开始到唐五代为止。近代的则往往是从宋代开始到清末。他们也没有什么详细地说明这样分法的道理。但我们可以知道他们已经从原始的或自然的分期法向前走了一步,开始采用了资产阶级的文学观,着重在文学自身的发展的规律或过程了。这是第二种。

到了1919年五四运动以后所编写的若干部中国文学史,则不仅特别强调中国文学发展的特殊性而且也同时强调每一种“文体”的发展的特殊性。且举几个例子吧。胡适的《白话文学史》,乃舍文学的本质上的发展,而追逐于文学所使用的语言的那个狭窄异常的一方面的发展之后,以为中国文学的发展,只是“白话文学”的发展。执持着这样的“魔障”,难怪他不得不舍弃了许多不是用白话写的伟大的作品,而只是在“发掘”着许多不太重要的古典著作。譬如,像叙述大诗人杜甫的诗篇,他只是烦琐地叙述着杜甫集子里的几篇带些诙谐性的小诗。这是魔道之一。陆侃如的《中国诗史》,抱着每个时代各有其特殊的文体的见解(唐诗,宋词,元曲),在宋就不言“诗”只言“词”,在元就不言“诗”“词”只言“散曲”,尽管宋、元二代有着不少的写作诗词的伟大诗人们存在着。论宋诗能够忽略了梅尧臣、陆游、杨万里们么?述元诗的,可以把元好问、虞集、范椁、杨载、揭傒斯和杨维桢他们的名字删去么?像他那样的《中国诗史》,究竟是一部怎样的半身不遂或肢体残缺的“诗史”呢?在那里,怎能看得出中国诗歌发展的全貌呢?这是第三种。

我写的《插图本中国文学史》虽包罗得比较全面些,但也是深受这个时代的影响,而将中国文学史分为三个大时期:

(一)古代文学,从远古到西晋;

(二)中世纪文学,从东晋到明代中叶;

(三)近代文学,从明嘉靖到五四运动;

(四)现代文学,五四运动以来。虽然已经注意到“时代”的影响,却过分强调每一种文体的兴衰,不曾更好地把文学的发展和历史的发展结合起来。这乃是卷没于资产阶级的进化论的波涛里而不能自拔的。又论述印度文学对于中国文学的影响时,也有过分夸大之病。这是第四种。

鲁迅先生编的《汉文学史》虽然只写了古代到西汉的一部分,却是杰出的。首先,他是第一个人在文学史上关怀到国内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的。他没有像所有以前写中国文学史的人那样,把汉语文学的发展史称为“中国文学史”在“汉文学史”这个名称上,就知道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著作。其次,他包罗的范围很广,决不忽视真正的伟大作品,不管它是用古文写的或是白话文写的,不管它是用古代的文体写的,还是用当时流行的文体写的。这就同胡适和陆侃如的所作,有本质上的区别了。这是第五种,也是解放前最好的一种。

解放以来的若干中国文学史的新著,和这一二年内全国学者们关于中国文学史分期问题的讨论,有了比较新的看法。提出不同的意见有:

(一)把中国文学史分为四段九期的。第一段从殷代到秦;这个时期,又分为二期:(1)殷代,(2)西周到秦。第二段从两汉到魏晋南北朝;它又分为二期:(3)两汉,(4)魏晋南北朝。第三段从唐到南宋末;它也分为二期:(5)唐五代,(6)两宋。第四段从元到民国初期;它又分为三期:(7)元代,(8)明清二代,(9)晚清到民国初期。这是第六种分期法。

(二)把中国文学史分为三段八期的。第一段从殷代到秦汉;它分为三期:(1)春秋以前,(2)晚周,(3)秦汉。第二段从魏晋南北到唐五代;它又分为二期:(4)魏晋南北朝,(5)隋唐五代。第三段从宋代到五四运动;它又分为三期;(6)宋元二代,(7)明清二代,(8)鸦片战争到五四。这是第七种分期法。

(三)把中国文学史分为六段十四期的。第一段,周以前,是萌芽时代,亦是第(1)期。第二段,周代,是少年时代;它分为二期:(2)西周及春秋,(3)战国。第三段,从秦到南北

朝,是壮年时代;它又分为二期:(4)秦汉,(5)魏晋南北朝。第四段,从隋至元代,是丰收时代;它又分为:(6)隋及唐前期,(7)唐后期及五代,(8)北宋,(9)南宋及金,(10)元代。第五段,从明到清,是第二个丰收时代;它又分为三期:(11)明前期,(12)明后期,(13)清代。第六段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也就是第(14)期。这是第七种分期法,也就是陆侃如和冯沅君合著的《中国文学史简编》所采用的。

(四)把中国文学史分为六期的。(1)从古代到春秋,亦称为上古文学史。(2)从战国到西汉,亦称为古代文学史一。(3)从东汉到隋,亦称为古代文学史二。(4)唐代和宋代,亦称为中世纪文学史一。 (5)元明到清前期,亦称为中世纪文学史二。(6)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这乃是近代文学的时期。这是第八种分期法。

这些分期的论据,都有一部分是正确的,但也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要想解决这个问题,为时尚早。现在正展开讨论。可能在展开讨论时候,会产生更为正确的见解出来。

我的见解是:

(一)首先要确定“原则”。原则之一是,历史发展的过程是服从于社会基础的变化的。生产工具与生产力的进步,失去了生产关系的改变。而生产关系的改变,便影响了上层建筑的发展。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等等,人类的生产关系改变了,社会基础改变了,上层建筑的面貌也就随之而改变了。“历史”就是记录和表现这些“改变”或发展的。文学史乃是历史的一部分,乃是记录文学创作这种上层建筑的发展过程的,它乃是随着基础的变化而发生变化的。所以文学史的发展的过程,必须遵循一般历史的发展过程,别无和一般历史不同的发展过程。

原则之二是,人类历史的发展,既然是服从于基础的改变。故一般的发展规律,是没有例外的。历史是不会倒退的。但同时也要注意到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的发展的特殊性。人类的进展并不像田径赛似的,枪声一响,就一齐拔步向前跑去。各个不同的民族,除了遵循一般的历史发展过程之外,有他们自己的特殊性。像中国历史的发展,就有两个“与众不同”的特殊性。一是封建社会的时期特别长;从战国到鸦片战争,足足有两千二百多年(公元前403一公元后1840年)。哪一个国家有这么长期的一个封建社会呢?二是从鸦片战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中国有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时期(公元1840—1949年)。这也是许多国家在他们历史上所没有的。中国根本没有建立起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时代。而在长期的封建社会的历史里,我们又有了若干的可注意的变化。第一是,许多王朝的改变,都是由于农民大起义的结果。西汉末年的“赤眉”大起义,东汉末年的张角等的红巾起义,元末的农民大起义,明末的李自成、张献忠的大起义,都推动了历史的前进,都使长期的封建社会,起了新的波澜壮阔的变化。第二是,北方或东北方若干少数民族的南下并统治了中国全部分或一部分土地的结果,也给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以决定性的打击。他们或长或短时期地或多或少地破坏了中国的坚固的封建秩序和封建道德,使其在某一时期里产生出不同的或特殊的生活面貌,虽然其本质仍然是封建的。像南北朝时期的“五胡”,像唐末的契丹和宋代的辽、金二族,乃至蒙古族建立的元代,满族建立的清朝等,他们都使中国的封建社会的历史起了不少的变化和有了不同的面貌。第三是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开始,诸帝国主义者们侵略势力,从沿海诸据点,一直伸入内地。他们的经济侵略,使中国的资本主义社会未曾诞生便天折了。他们的政治、军事和宗教的侵略,同时,也和中国的封建统治阶级的勾结与“狼狈为奸”,使中国近百年来的社会,形成了一种特殊性质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

这些中国历史发展的特殊性,在中国文学上都有极深厚的影响。中国有没有像西方或俄国所产生的“批判的现实主义”的作品呢?没有。中国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一百年之间,所产生的乃是魏源、林则徐、朱琦、谭嗣同、康有为、梁启超、黄遵宪、李宝嘉、吴沃尧、刘鹗、林纾、曾朴诸人和鲁迅先生的反帝、反封建的作品。李宝嘉、吴沃尧、刘鹗、曾朴诸人的小说,或反帝甚力,而对于封建社会却往往留恋未已。甚至加以歌颂。只有在五四运动(1919年)以后,以鲁迅先生为杰出的代表的一大部分作家们,方才全心全意地投入反帝、反封建的战斗里。1942年毛泽东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则开辟了为工农兵服务的创作道路,其影响正一天一天地更加强大起来。

在1840年鸦片战争之前的中国的奴隶社会时代和长时期的封建社会时代的文学,也是紧密地反映着和表现出时代的变化的。许多农民大起义,都在文学史上留下宏伟而深刻的足印,而北方或东北方若干少数民族的南侵,则激起了更多的汉族作家们的悲愤,倾吐出更多的美好的热情磅礴的作品出来;像西晋末年的刘琨,宋代的岳飞、陆游、文天祥诸人,明代末年的陈子龙、夏允彝、夏完淳、傅山诸人,一时数之不尽。他们的反映现实,是很敏捷的,很深入的。他们是和他们的时代生活同呼吸的。戏曲家们所反映的元朝统治之下的中国社会的生活不是最真切动人的画面么?明代小说家们所描写“世纪末”的明帝国的崩溃的面貌,像在《西游记》,《金瓶梅》里所见到的,不是最生动活泼的封建社会生活的刻画么?他们或快或慢地,或前或后地,反映或表现了他们的时代。他们是和中国的历史发展一块儿进步前进的。他们的作品乃是中国历史和中国人民生活的最可靠、最翔实、最生动的记录与描写。所以,中国文学的发展和中国历史的发展是不可分开的。

(二)但也还必须承认:中国文学的发展也自有其几个特殊之点。第一是民间文学的影响,特别巨大。许多宏伟的文体和伟大的作家都是从民间文学那里受到影响,得到典范的。像建安时代的五言诗的诸作者,就是受到汉末民歌、民谣的影响的。又像明代的小说,也就是得到民间话本的感兴而发展起来的。第二是少数民族文学的影响也给汉文学的发展以很大的推动力。同时,他们自己也产生了不少的好作品,为中国文学史上的光芒四射的明星。像南北朝时代的北方诸民族的文学,元代的蒙古族的文学,都在汉文学史上留下巨大的影响。第三是外来文学的影响,特别是印度文学的影响,在我们文学史上也起了很大、很好的作用。没有一个国家的文学是“独往独来”,不受任何外来的影响的,同时,也没有不给予别的国家以影响的。所谓“文化交流”,是古已有之的。大唐三藏法师玄奘到印度去取经,却在那里听到中国流传到印度去的“小秦王破阵乐”。我们不应该言那些外来的影响,当然也不应该过分夸大或过分强调那些影响。

这些因素,使中国文学的发展也有其若干特殊性或特点。

(三)因之,中国文学史的分期的原则:

1.是和一般历史的发展规律相同的;

2.是和中国历史发展的规律的步调相一致的;

3.同时也是有她的若干特殊性或特点的;

我们既要根据一般历史发展的规律,又要研究中国历史和文学史的特殊性。我们要结合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和中国文学史发展的实际情况。我们必须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实事求是地研讨中国文学史的发展过程。

我想,依据了以上的论据,可将中国文学史分为下列的五个时期;在几个时期里,又可再划分为若干段落。

第一,上古期,以邃古到春秋时代(公元前2000年左右至公元前403年)这乃是奴隶社会文学的时期。代表的作品是《诗经》和《尚书》、《论语》等。代表的作家是《诗经》里的几位大诗人和孔子。这个时期,开始表现出中国文学的辉煌成就。

第二,古代期,从战国时代到隋(公元前402年至公元后617年)。这是封建社会文学的前期。我们在这一千多年里,看到了几次的历史大事件的发生,那就是秦的统一中国,汉的打败匈奴和寻求西方的据点,西晋末的北方少数民族占据了中国北部,和杨坚的统一南北,建立了短促的隋朝。这些历史上的大事件,都促进了文学上的大作品的产生。大江南北和四川等地的文学,开始在骚坛上驰骋着。“楚辞”、“楚歌”的流行和屈原的出现,乃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件大事。先秦诸子的出来,表现着中国散文的“百家争鸣”的一个大时代。贾谊同司马迁、枚乘、司马相如等大作家的产生,标志着初期封建社会的繁荣时代。刘向、扬雄、班固、张衡、王充、仲长统以至建安七子的出现,说明了这个时期的作家们对于各式各样文体的创造的努力,对于古代文学遗产的整理的成就,并因之在思想上有了跃进,和对于民间文学的形式和内容的吸取而有了“五言诗”的产生。嵇康、阮籍、左思、裴頠、郭璞、刘琨、陶渊明、鲍照、谢脁、萧衍、范缜、刘义庆、江淹、何逊、庾信、徐陵诸作者构成了南北分立时代的五彩缤纷的文坛。外来的佛教文学和民间文学,给予诗人们以不少的影响。批评文学在这个时期,也有了很好的成就。陆机的《文赋》和刘勰的《文心雕龙》其本身就是很美好的文学创作。隋代的杨广、薛道衡等,结束了古代文学的时代。据此,这个时代,又可分为三个阶段;(一)从战国到秦的统一(公元前403年--公元前221年),这是屈原与楚辞的时代,先秦诸子的“百家争鸣”的时代。(二)从陈胜吴广的起义到晋的南渡(公元前209年--公元后316年),这包括了两汉的大时代,包括了三国和西晋,乃是两司马、建安七子和嵇康、阮籍的时代。(三)从东晋到隋帝国的灭亡(公元317—617年),乃是左思、郭璞、陶渊明、鲍照、庾信、徐陵的时代。

第三,中世期,从唐帝国的建立到鸦片战争(公元618年一1840年)。这是封建社会文学的后期。这个时代比较地长,文学家产生得特别多;许多新的文体出现了,许多伟大的创作家们也就出现了。光辉灿烂的唐诗,有了以陈子昂、李白、杜甫、白居易、柳宗元许多大诗人作为代表,无愧地成为诗人的一个黄金时代。宋代的诗坛,有了以晏氏父子、范仲淹、欧阳修、梅尧臣、王安石、苏轼、柳耆卿、黄庭坚、秦观、周邦彦、李清照、辛弃疾、陆游、范成大、杨万里、文天祥、谢翱诸作家为代表,也绝不比唐代寂寞。“词话”“诗话”和“戏文”的出现,表示着一个更新的大时代的行将到来。元、明二代乃是戏曲和长篇小说的两种新的文体驰骋文坛的大时代,关汉卿、王实甫、马致远、白仁甫、康进之、武汉臣、施耐庵、罗贯中、朱有燉、高则诚、杨慎、吴承恩、笑笑生、汤显祖等许多大作家陆续地诞生于世,创作了许多不朽的大作品。李自成、张献忠的大起义和清兵的人关,结束了“世纪末”的明帝国。清兵的入关,向文坛吹进了一阵严肃的寒冷的空气。许多大诗人为了反抗这个新的统治者而殉难以死,或遁迹于深山荒谷之间。像陈子龙、夏完淳等等,其人不朽,其作品也是不朽的。李玉、朱素臣、蒋士铨诸大戏曲家和曹霑、吴敬梓诸大小说家,使清代文学的光芒,烛映天空。诗人们和散文作家们更是屈指难数。但鸦片战争的起来,和紧接着的太平天国的起义,却结束了这个封建社会的最后的一个繁荣时代。这一千二百多年的文学史,令我们如入“山阴道上”,好山好水,扑面而来,耳目应接不暇。因为时间长,又可分为下列的五个阶段:(一)唐五代(公元618—960年);(二)宋和金代(公元960—1279年);(三)元代(公元1205—1367年);(四)明代(公元1368—1645年);(五)清代建立到鸦片战争(公元1644—1840年)。这五个阶段的文学发展是各有其特色的。她们紧密地应和着历史的前进的步伐而一同前进。历史上产生的大事件,大变化,都深刻有力地,生动活泼地反映在各个阶段的许多文学作品里。

第四,近代期,即半封建半殖民地时期(公元1840—1949年)。这个时期的文学是应划为一个阶段的。时间虽只有一百十年,却产生许多大作家和许多大作品出来。他们和以前若干时代的文学具有不同的作风与思想感情。但有许多人对于这个时代的如何划分法,意见很多,特别是这个时代应该终止于什么时候呢?是否应该终止于1919年的五四运动之前,或终止于1942年《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时期呢?为什么不再划分出一个“旧民主主义时代”来呢?鲁迅应该作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作家呢,还是应该作为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作家的先驱者呢?这些话“说来话长”在这里不能详论。将来将会有专题的讨论和辩论。但有一点必须明确,即“先驱者”常会走在“时代”的前面,常先期地鼓唱出或创造着未来时代的理想,或理论的。马克思的真理就是走在时代之前的。鲁迅的一部分作品也是如此。毛泽东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更是烛照着1942年以后的时候,特别是现在,而成为文艺工作者们的指路明灯。所以,我和一部分同志们,都主张把半封建、半殖民地时期,划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之前为止。如上面所已举的,除了鲁迅、瞿秋白和其他一大部分五四运动以后的作家们,是全心全意地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实际斗争里的之外,在五四运动之前的作家们,常有认识不清,思路感情十分混乱、复杂的。像李宝嘉,既写了猛烈地攻击封建官僚统治阶级的《官场现形记》,却又写了讽刺新时代的人物的《文明小史》。他到底是反抗封建主义的呢,还是拥护封建主义的?其他若干作家,也都同样地有其进步的一面,同时,也有其落后甚至反动的一面。这可以说是“历史条件”使他们成为这样的既是进步又是落后的作家。假如在这个时期没有产生像这样的充满了自相矛盾、自相冲突的作家出来,那才是古怪呢。梁启超说得很好,“不惜以今日之吾与昨日之吾宣战”。两千多年的长期的封建社会的压力与熏染,怎能不会在这个时期的许多作家里,出现留恋或维护封建社会里的种种事物的思想感情来呢?梁启超的“今日之吾”如果是不断“进步”的,那么他就是一个不断进步的作家了。

第五,现代期,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经过短暂的新民主主义时期而进入宏伟的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时期。到今日为止,虽然只是短短八年,但已产生出不少好的作品出来,像赵树理的《三里湾》,老舍、曹禺的剧本,杨朔诸家的小说等等。这是一个方才开始的伟大时代,其成就将会远较以前的各个时代更为伟大的。

把中国文学史分为以上的五个时期,即上古期、古代期、中世期、近代期和现代期的说法,只是个人的初步意见。是否妥当,要请研究这个问题的同志们讨论、指正。此外,有关于中国文学史上的许多分期的专门问题,大都是和中国历史的分期问题相同的,像中国的封建社会到底开始于何时呢?中国有没有所谓“资本主义的萌芽时期”呢?如果有,是在什么时代?如果没有,为什么原因?

这些种种问题,都是应该成为专门的讨论题目的。这些种种专门问题的讨论,也将是有助于中国文学史分期问题深入研究的。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