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论著评介 > 论著评介

陇右文献目录的集大成之作——《甘肃文献总目提要》评析

王兴芬

  郝润华教授主编的《甘肃文献总目提要》(下文简称《提要》)是迄今为止最为全面地反映甘肃历代著述文献的一部提要目录,该书在近代以来已有的甘肃地方学者所撰多种文献目录的基础上,查阅参考了《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中国丛书综录》、《中国古籍总目》以及历代及民国以来的各种书目,著录文献总量达2100多种,是一部名副其实的陇右文献目录的集大成之作。在编排体例上,《提要》分类大体依据《四库全书总目》与《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以传统的经、史、子、集、丛书五大类编排,五大类下再分若干小类。“在同一类中,又按作者时代先后为序,基本以生年为准,生年不详者,以卒年为准;生卒年均不详者,以同时代人为准。‘丛书’一类,按照丛书完成的时代顺序排列。”[1]书后还附有书目索引和作者索引,查询非常方便。可以说,《提要》不论在收录书目文献的广度上,还是编排体例的完整方面,都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是一部学术性很强的地方文献目录。此书的价值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提要》的出版,是对甘肃历代文人著述留存情况的一次系统整理,有助于对现存甘肃历代文人著述的整理和研究。甘肃地处西北偏远之地,经济落后,历代文人的著述大多没有得到及时的著录与整理,因此甘肃历代很多文人的作品或散佚、或藏于民间,所有这些都给致力于甘肃历代文人著述研究的学人带来了诸多困难。王烜《甘肃文献录》、郭汉儒《陇右文献录》、张维《陇右著作录》等文献书目对甘肃文人著述的留存情况均有所考证,但都不全面且失误很多。《提要》的出版,可以说是对甘肃历代文人作品留存情况的一次系统的整理,《提要》对每个书目的留存情况尽可能做了考证,从而更正了很多王烜、郭汉儒、张维等人的书目文献对古籍留存情况的错误判断。如元代余阙《青阳集》四卷、明代李梦阳《弘德集》、清代王绶《停云堂诗文集》等,郭汉儒《陇右文献录》均曰“今佚”,但据考证,《青阳集》今存明、清两代刻本、抄本多种;《弘德集》今国家图书馆藏有残卷,收诗一千八百〇七十三首,以吏、户、礼、兵、刑、工分为六册,缺吏、兵二册,有“长乐郑振铎西谛藏书”朱文印。另外,上海图书馆亦藏有《李氏弘德集》三十二卷;《停云堂诗文集》今存刻本两种,分别藏于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傅斯年图书馆和山西大学图书馆。《提要》还补充了一些目前尚存但上述书目文献均未著录的甘肃文人著述,如明代金銮的《摄山栖霞寺志》、明包节的《包侍御集》六卷等,王烜、郭汉儒、张维等人的书目文献均未著录,据考证,《摄山栖霞寺志》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附属文献处,今国家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藏有翻拍胶卷;《包侍御集》六卷今有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包杞等刻本,现藏于国家图书馆,影印收入《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第96册。对于已经散佚的甘肃历代文人著述,上述文献书目未著录的就更多,《提要》尽可能的做了补充,如五代作家王仁裕(天水人)生平著述较丰富,据《提要》编者统计约近二十种,但张维、王烜、郭汉儒等著录均只有五、六种。毋庸置疑,《提要》对甘肃历代文人著述存佚情况的系统整理,具有非常重要的文献学价值,也为进一步研究现存甘肃文人的著述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其次,《提要》对书目的解题体现了内容的完整性与较高学术性的统一。清代至新中国成立以前的有关甘肃文献书目如邢澍《关右经籍考》、安维峻《甘肃新通志·艺文志》、王烜《甘肃文献录》、郭汉儒《陇右文献录》、张维《陇右著作录》等,是完成《提要》的重要参考书目,不论从内容还是编排体例都给了《提要》编写者极大的启示。但正如郝润华先生在《提要》“前言”中所言:“考察以上诸书目,不难发现它们都存在一定缺陷:一是由于当时条件所限,著录文献不够完备,有些甚至颇多遗漏。……二是提要撰写有不够详细、规范之处,对于文献的内容价值及存佚情况交代不够详细。三是提要中存在有错误之处,如未经核查就直接断言一些当时在地方图书馆书目中尚有著录之书,或者今天在《古籍善本书目》、《中国古籍总目》等书中仍有著录的书籍为‘某书今佚’之类。另外,还有误收非甘肃籍学者著述的情况。”[2]《提要》取长补短,对书目文献采用叙录体的书目体制,基本不辑录原始数据,每条书目下撰写综合性提要,具体内容包括卷数、作者的生平简介、书目的内容体例、序跋情况、存佚情况以及版本情况等,对现存的书目,注明藏地,便于研究时查找。对于书目的存佚情况,尽量作出考证判断,但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不轻易下结论。可以说,《提要》对书目的解题体现了内容的完整性与较高学术性的统一。
  
  再次,《提要》从目录学的角度反映了甘肃各个历史时期学术发展的总体状况。由《提要》所著录的书目可以看到,甘肃各个历史时期的学术发展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地域性特征。从时间上看,《提要》著录的甘肃历代文献,除先秦的十几部之外,两汉30部、三国7部、两晋66部、十六国38部、南朝20部、北朝52部、隋唐133部、五代22部、宋金元22部,共290余部,其余都是明清两代的书目,多达1800多种。可以看到,明清之前的甘肃文献,以两汉、两晋、十六国、北朝以及隋唐各代较多,究其原因,一方面两汉及隋唐时期,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在长安,而甘肃的陇西、秦州等地距离长安较近,加之两汉隋唐时期社会相对稳定繁荣,从而使得这一时期文人创作的数量增加;另一方面两晋、十六国、北朝时期,北方社会虽然动荡不安,但东晋十六国时期前秦、后秦、前燕、前凉、后凉等少数民族政权均在甘肃境内,这些少数民族政权的内部均聚集了一部分文人,同时北魏的统治者也曾一度非常重视人才,所有这些都是这一时期甘肃文人著述较多的原因。相比较而言,明清之前,三国、五代以及宋金元时期甘肃文人的著述则很少,这是因为三国以及五代十国时期社会动荡不安,人民流离失所,从而造成这一时期文人创作数量的减少;另外,从北宋建都开封开始,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逐渐南迁,南方经济逐渐繁盛,而地处西北的甘肃经济又比较落后,加之远离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使得宋金元时期甘肃文人的著述大幅较少。明清两代文人著述数量大幅增加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明、清两代均有270多年的历史,在明、清的前期和中期社会都曾一度繁荣稳定,从而大大激发了文人创作的欲望;另一方面明、清两代著录之风盛行,因而很好的保存了两代文人的著述;另外,明、清两代距离现在年代较近,相对前代文人的著述散佚也较少。就文人分布的地域而言,距离古都长安较近的秦州、陇西是甘肃历代文人相对集中的地区。河西地区因为丝绸之路的发展,文人也较多,而少数民族地区的甘南、河州地区,文人则比较少。从总目中反映的各类文献的数量也可以看到,甘肃历代文人的创作,经部较少,共250多种;史部、子部居中,分别为440多种和380多种;集部为最多,有950多种,另外还有丛书12种。综上所述,《提要》不论从时间还是地域等方面都全面的反映了甘肃各个历史时期学术发展的总体概况。
  
  最后,《提要》的出版,对开发甘肃地方文献情报资源,服务甘肃精神文明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甘肃地处丝绸之路经济带,近年来,国家所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给甘肃经济文化的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为此,梳理甘肃历代文献就是其中一项重要的工作。虽然此前邢澍《关右经籍考》、乾隆《甘肃通志》之《人物》与《艺文》、安维峻《甘肃新通志·艺文志》、民国《甘肃通志稿·艺文》、王烜《甘肃文献录》、郭汉儒《陇右文献录》、张维《陇右著作录》等都是有关甘肃文献的书目,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一部较为完整的甘肃历代文献的书目。《提要》的出版,填补了这一缺憾与不足,对于研究和传承古老的丝绸之路文化,开发甘肃地方文献情报资源以服务甘肃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建设都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
  
  当然,书中的缺漏也是在所难免的,正如郝润华先生在前言中所说:“首先,由于条件所限(一是全国性的完备的古籍书目尚未编成,难以遍检;二是一些藏有甘肃的图书馆或博物馆长期未进行古籍的清理与编目,难以查询;三是在馆藏书目中明确有著录的古籍却已不见于该图书馆,难见原书),文献搜罗不够完备。其次,因历代尤其是“文革”的毁亡,许多文献已散佚不存,无从见其原貌,因此,提要的撰写仍有不够完整、准确、深入之处。”[3]另外,书中的校对也有一些失误,如第261页《甘宁青史略》误校成了《甘青宁史略》等。虽然《提要》有上述缺漏和不足,但作为陇右文献目录的一部集大成之作,一部能够全面反映历代甘肃文人学术面貌的地方文献总目,这些不足实在是瑕不掩瑜,相信在将来的修订版中编者将会一一补充与订正。
  注释:
  [1]郝润华主编《甘肃文献总目提要》凡例,甘肃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1页。
  [2]郝润华主编《甘肃文献总目提要》前言,甘肃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4页。
  [3]郝润华主编《甘肃文献总目提要》前言,甘肃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6页。
  

原载:《西北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15年第5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3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