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杂文原创

让“过劳死”成为历史吧!

韩静

       写下这个标题,不免有点郁闷。为爱才、惜才,也为了社会大局,感慨颇多。

       据报道:早在2011年,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院就曾对92个过劳死案例分析。报告指出:近年来,“过劳死”发病率直线上升,行业分别是:教育培训、学生、传媒、互联网、金融从业人员、文艺工作者等。过度劳累,压力大是主因。这里主要谈谈文艺工作者。

       纵观文学史,有多少文学大家,他们不仅熬夜用心写作,还忍受着饥饿,他们为人类贡献了智慧与精神食粮,是可敬的人!英国杰克伦敦为写作,自行车出租十五次之多。像曹雪芹,在饥寒交迫中书写《红楼梦》,如此怎能长寿?像现代文学大师鲁迅生活条件艰苦,又加班熬夜,得了肺病而早逝。像当代著名作家路遥,为我们奉献了《人生》《平凡的世界》,长期熬夜,以老鼠为伴,以致熬的舌苔发黑,医生让停笔半年,他不肯,终累死,年仅42岁……

       诚然,以上文学大师们不知生命可贵吗?知道,完全明白,可还要不由自主的去冒险,去执着!是为了心中的伟大事业!也为了对社会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感哦!他们置生命于不顾,无疑是可爱可敬的人!威胁他们生命的,不仅仅是长期劳作熬夜,还有饥饿威胁。那么,今人轻松了吗?非也。今人虽摆脱了生活压力,熬夜在知识分子阶层仍继续着。于是,危险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像大学教授、曾是《文艺报》副主编熊元义,写了许多学术论文,应邀去各处讲座,推辞不掉,他由于过度疲劳,去世时年仅49岁,孩子才5岁。

       2016年12月22日,《法制周末》报载:2011年4月19日,33岁的海归女博士、复旦大学教授于娟,因癌症逝世。她生前在生活反思日记中,写到:“长时间熬夜等于慢性自杀,超负荷运转就是透支生命。”十年来,她没有在12点前睡过。2016年6月29日,长期加班熬夜的天涯副主编金波,在北京呼家楼地铁站突然晕倒逝世,年仅34岁。

       写此,笔者深有感触,回想一年前亲身经历的一幕,至今心有余悸。因常加班写作,连续熬夜至凌晨两三点才休息。我有个毛病,熬夜了,也不喜欢晚起。早晨起来,不觉头重脚轻,一阵眩晕,突然倒地……朦胧中听到“咕咚”一声,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醒过来,发现头部生疼,一摸是血,又一看身旁一片血。伤感之余,只能感谢上帝的恩典哦!否则,醒不来,就一命呜呼了……

       这一桩桩一件件、血淋淋的事实,让人胆寒发颤!怎能举尽?他们皆是各界、中青年精英。悲剧产生有多种原因,有社会、有自身。前人面临的是条件艰苦、熬夜加班。今人面临的是不仅熬夜加班,还有复杂的人际压力。后者甚至比前者还累。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就感慨:人际关系最累。

       是的,虽上有国家政策、明文规定,但因有人贪腐不按条例来,总是任人唯亲,不任人唯贤。下有人的劣根性:嫉才忌能、患红眼病。有的年逾花甲写不出新东西,还看不得别人好,见别人有成绩,不是虚心学习其闪光点,而是或冷嘲热讽,或设法诋毁,或散布谣言,搞得人心惶惶,像麻雀,不停聒噪,制造混乱,制造不平……这些皆构成文化学者、文艺工作者的一大心病与压力。久之,出现了综上所述。

       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们怎么办呢?笔者认为:首先向北大高材生、部级高干、北京市杂文学会会长段炳仁在《北京杂文》卷首语所言:“让内心强大起来!”是的,让脆弱靠边站,尽量少熬夜,不把传递负能量者当回事,甚至不把其当人看!为了心中的理想、目标,勇往直前!自身是内因哦!正如一位老作家诗中所言:学海燕,“有眼不留恋翠绿树林,有耳不听从人间颂歌!大展着钢铁般的翅膀,去搏击雾海云天!”再就,国家政策,像国外将“防止过劳死对策作为政府任务”法案,在日本参议院全票通过;像其他发达国家,也陆续制定完善过劳死相关法规:美国公司为了员工减压,制定弹性工作制度;欧盟及其成员制定的《健康与安全工作法》;2016年7月,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曾撰文对过劳死问题发表看法,健全公共制度、休假制度,优化用人制度等。最后,科学生活与工作,人不能像机器一直开着运转,也可适当停顿片刻,身边亲人也须提醒。像台湾作家琼瑶写作常忘了吃饭,丈夫平鑫涛时常提醒甚至饭端至面前。

       当然,作为领导要顾全大局,注重保护好人才,用好人才。尽量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做到公正无私,提高人才积极性。为避免人才流失,也为避免不必要的悲剧发生。我们大声呼吁:让过劳死成为历史吧!

 

——2017年2月写于北京亚运村雅居

收藏文章

阅读数[11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