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界要闻

上海師範大學曹融南先生逝世,致哀!

(附:傅剛/記曹融南師)

曹融南(1915-2017.5.27),字君健,1915年出生,江蘇常熟人,中文系教授,中國民主同盟盟員。1937年畢業于中央大學中文系,獲文學學士學位。1943至1953年任同濟大學講師,同濟附中教務主任、校長、國文教員。1954年調入上海師範大學前身上海師範專科學校,隨後任上海第一師範學院、上海師範學院、上海師範大學副教授、教授。1957至1981年擔任古典文學教研室副主任、主任。1983至1989年任碩士生導師,上海市古典文學學會顧問。1987年4月退休。

 

 

  記曹融南師
  傅剛


  我的老師曹融南教授是當年上海師範專科學校(上海師範大學前身)建校時的第一批教師,他親身經歷了1954年的上海師專到上海師院,再到現在的上海師大發展的歷程,並長年擔任中文系古代文學教研室的主任,辛勤耕耘在學術和教學第一線,教育和學術研究所獲皆豐。今年曹先生100歲高夀,因檢出2010年所寫的小記,敬獻學界,以表達對曹先生的敬意和感恩之情。
  1983年我考入當時的上海師範學院中文系,隨曹先生攻讀碩士研究生,這是我學術人生的一個重大轉捩點。此前我大學畢業後分配到老家縣城的一所中學工作,因了曹先生的拔擢,使我能夠從中學教師轉而從事我喜歡的學術研究工作。
  入學以後才知道我能夠考進,著實不易。我與曹先生素未謀面,且又是出自窮鄉僻壤的中學教師,如果不是他堅持原則,從嚴錄取,我很可能就榜上無名。
  入學後和曹先生有了進一步接觸,對他的學術品德和為人也有了深入的瞭解。曹融南先生出身于常熟士紳之家,太老師也是一位讀書人,與當地耆老均有往來,並著有多卷本的讀書劄記。他1933年考入當時的中央大學中文系,師從黃季剛(侃)、吳矍安(梅)等先生。季剛先生當時因從北大受排擠而南下,故常有憤激之詞。曹先生回憶說,季剛先生課上雖有牢騷,但他講到學問,往往短短的幾分鐘就足以讓你受用無窮。
  曹先生是本色的讀書人,心態平衡,鍾文烝《穀梁補注·自序》說其讀書之法是“實事求是,而盡心平心”,我覺得也最適合先生。曹先生一生講學、讀書,嚴謹樸實,從不輕易發表意見,而所得深于學理,堅確有據。他的文筆很好,溫潤雅潔。他的《漢魏六朝散文選前言》,很能體現這一點。曹先生不輕易發表文章,應該是受了黃季剛先生的影響。學術界都知道季剛先生常說,人不到50歲不作文。季剛先生的這種學術要求,實際上是一種做大學問的境界。不過,也不能一概而論,寫作是一種習慣和訓練,如果常年不寫作,很可能到了50歲也就寫不出來了。我不知道先生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的。曹先生也確曾對此表示過意見。曹先生當年考試的時候是可以同時報幾個志願的,1933年那年,他報考了三個學校:北京大學、中央大學和武漢大學,北大和中大都錄取了,他很想去北大讀書,但家裡人因為當時的局勢,怕不安全,最終讓他讀了中央大學。曹先生曾經對自己沒有能去北大讀書表示惋惜,他說,假使當年讀了北大,也許就可能是另一種學術格局。這中間似乎可以看出他對自己目前狀況的一絲不滿,真正的學者,從來都是對自己要求嚴格的。學術成就又豈在發表的數量?曹先生一生發表的論述甚少,但他所注的《謝宣城集校注》,僅此一種,便足可傳之名山,流芳後世了。
  曹先生是一個本分的學者,也是一個守規矩的人。但他也有許多活潑的思想。他年輕時曾經是籃球隊員,喜歡運動,尤其是游泳,至老不衰。1985年,我隨曹先生外出學術考察,去了西安和北京兩地,他的表現完全與在上海的家中不同。他很幽默,也很活潑,總是懷著一種新鮮的眼光觀察外界。我的感覺是他有一種擺脫羈絆的解放感。也就是這一次外出考察,讓我比較深入地瞭解了曹先生,對他更加尊敬也更覺親切。
  曹先生對學生要求很嚴格。我那一年入學時,古代文學專業只有兩個人,但他每次都是認真而精心備課。我是他的第一屆學生,他給我們講的課,應該都是平時的研究心得。如他講建安文學的下限應以曹植的死為界限,除了因為是曹植的卒年外,還由於司馬氏集團在與曹氏集團鬥爭中開始佔有優勢,而作為正始文學代表的何晏、王弼、嵇康、阮籍諸人不但已被推入政治鬥爭漩渦,而且也已開始寫作,故宜劃歸正始文學範圍。這一點是前人所未講過的。可惜我那時年輕,學殖膚淺,並不能真正地理解曹先生的學術思想和研究心得。
  1986年我碩士研究生畢業,曹先生請了復旦大學的王運熙先生作答辯主席,馬茂元先生、陳伯海先生是答辯委員。作為學生,我十分地惶恐。當然,我的答辯還算是順利的,其實先生們都十分地和氣,在堅持學術原則的前提下並不有意為難學生。他們只是指出我論文中不足的地方,以供今後更好地改進。令我感動的是,曹先生那天十分地莊重,著裝一絲不苟,甚至也能看出一點緊張,我當然知道他是為我擔心。當答辯委員指出我論文中的錯誤時,他隨即表示自己有責任,沒有盡到導師的職責。這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讓我知道如何做學生,也知道如何做導師。我現在也忝為研究生導師,也自覺不自覺地學著先生的樣子,希望能夠做個好老師。
  畢業後我有幸留校任教。上海師範大學屬地方院校,因此教師基本上都是上海籍學生留校任教。這種情況到了1986年似乎還沒有多少改變。記得我留校後,一位老師很認真地對我說,你是我們系留下來的第一個外地人!我當然知道,我能夠留校,完全是因為曹先生的推薦。曹先生是上海師範大學元老,他本在同濟大學任教,上海師範學院成立時調入,長期擔任中文系古代文學教研室主任,對上海師院中文系古代文學的建設和發展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曹先生待人誠懇,無虛語,略一接談,腹心盡見,其長者之風,溫恂如也。今聞上海師範大學為曹先生作傳,以示師道為天下善,學生在茲恭祝先生健康長壽,精神旺健!借用範文正公所題:“先生之風,山高水長!”最能代表學生的祈祝萬千。
  《人民政協報》2015-05-18期10版
  附一曹融南生平簡歷年表
  1915年10月23日,生於江蘇常熟縣沙洲區。
  1920年1月—1930年,常熟沙洲第六小學後轉入梁豐高小、梁豐初中畢業。
  1930年8月—1933年7月,江蘇江陰南菁中學高中畢業。
  1933年8月—1937年7月,南京中央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畢業。
  1937年8月—1938年1月,江蘇武進女子師範任文史教員。
  1938年2月—1939年6月,四川內江鄉村師範任文史教員。
  1939年7月—1941年1月,四川省立資中中學任國文教員。
  1941年2月—1942年7月,四川省立江安中學任國文教員,兼教務主任一年。
  1942年8月—1943年1月,四川省立敘永中學任國文教員。
  1943年2月—1949年7月,四川李莊國立同濟大學公共科講師,曾任同濟附屬高中國文教員、兼任教務主任、校長各一年,同濟大學新生院國文教員。
  1949年8月—1954年7月,同濟附中高中國文教員(1950年6月改為市立)。
  1954年8月—1956年7月,上海師範專科學校任國文教員。
  1956年4月,加入中國民主同盟。
  1956年8月—1958年8月,上海第一師範學院中國古典文學教研組副主任。
  1958年8月—1981年8月,上海師範學院中國古典文學教研組主任、副教授。
  1983年8月—1991年,上海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
  1987年4月,退休。
  附二曹融南主要論著目錄
  《謝宣城集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
  《漢魏六朝散文選》,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
  《古文薈萃》,曹融南、王水照選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
  《中國歷代文學作品選》(中冊)(全國通用教材),朱東潤主編,曹融南參加部分散文作品注釋並通讀全稿,1980年重排再版,由馬茂元、曹融南再次修訂,上海古籍出版社,1961年初版,1980年再版。
  《唐宋散文選講》(與嘉平合編),上海教育出版社,1989年。
  《讀〈容齋隨筆〉劄記》,《中華文史論叢》,1980年第2期。
  《〈陶淵明集〉逯注志疑》,《上海師範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81年第4期。
  孔融《論盛孝章書》注,《中華活頁文選》第153期,1983年4月。
  禰衡《鸚鵡賦並序》注,《中華活頁文選》第153期,1983年4月。
  《謝朓詩歌簡論》,《上海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86年第2期。
  《讀陶淵明的田園詩》,《語文學習》,1981年第8期。
  《論孟子散文寫作的成就》,《廣播電視文科月刊》,1984年第3期。
  《左傳〈秦晉崤之戰〉》,《大學語文選講》,華東師大出版社,1984年。
  李斯《諫逐客書》,《大學語文選講》,華東師大出版社,1984年。
  陶淵明《歸園田居》,《大學語文選講》,華東師大出版社,1984年。
  陶淵明《詠荊軻》,《大學語文選講》,華東師大出版社,1984年。
  《析〈季氏將伐顓臾〉》,《大學語文導讀》(全國組編本),上海教育出版社,1989年3月。
  《建安七子詩十一首》注,《中華活頁文選》,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
  《析〈遊斜川並序〉》,《采菊東籬下》,上海辭書出版社,1996年。
  《古韻新聲意境高遠》,《文學報》,2005年12月8日。
  《魯迅與史沫特萊》,《解放日報》,1950年4月。

原载:中古史研究資訊微信公众号
收藏文章

阅读数[54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