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文学与文化研究

从英印-英国小说家玛甘达雅小说《杯中之蜜》看当代印度的社会女性文化状况

【印度】 西蒙•德(sima de) 王行坤译
内容提要 每个时代都呼唤不同的文学,不论类型还是视角方面,面对不断涌现的各种状况。因此文学总是具有多种面孔,有其自身的灵活性和弹性,用文字的微妙,清晰,简洁以及复杂来生产最大效应和典范作用。王尔德说过,文学指导生活。文学主要通过对人类的梦想与渴望,理念与思想,目标与兴趣,希望与绝望,幻想与幻灭的形象记录,关注个体的成长,考察社会的种种文化与境况。

卡玛拉·玛甘达雅(Kamala Markandaya, 1924-2004),生于印度婆罗门家庭,在印度长大,在印度独立后,移居英国并像很多印度作家一样,用英语写作。在男权统治的社会,玛甘达雅是南亚文学中最为著名的女性作家之一。作为印度人,同时也是女性主义作家,与其同时代的女性作家相比,她更致力于对现代印度女性自身女性自身感受觉醒的反思,试图对不断变迁的印度社会结构进行现实主义的描写。

克里什娜·饶(A. V. Krishna Rao)评论道:玛甘达雅,因其在各方面的成就以及作为印度-英国小说史上的代表人物,贡献卓绝。

作为“女性主义者”,玛甘达雅认识到在当代印度英语文学的艺术语境中,女性意识正在不断成长。理念与理想,信念与视野,观念与声音,这些都被视为转型时期的“面孔”,成为她关注的焦点,以便构想出自己的人道主义理念,联系自己以及社会的经验,通过与自己形而上的,社会的,经济的,道德的,政治的,以及俗世的生活相联系,去理解女性存在的本质。

玛甘达雅始终是一个关注人类本性的女人,有着深广的视野,深刻的思想,同时对精神意识的描写也得心应手。小说家同时借助于哲学反思的力量,在男性统治的社会去描写女性的心理和意识。这些因素使得她创造出了许多典型的妇女角色,去展现她们的脆弱,愚蠢,不安,痛苦,绝望,失败以及激情,曲尽其形。作者的三部小说最为著名:《杯中之蜜》((Nectar in a Sieve),1954),《内在之怒》(Some  Inner Fury, 1955),以及《占有》(Possession, 1963)。其中《杯中之蜜》影响最大,它的女主角卢克米妮(Rukmini)看起来最为深入人心。

玛甘达雅的小说通常把背景设在定在一个个小村庄,但是她关注的乃是印度农村的整个社会系统,因此她积极去反映文化,习俗,规范和迷信等社会各个方面,以期对社会有所影响。卡马拉尤其关注印度社会中性别不平等与不公正等问题,因为传统,男人总是处于优势主导地位。凯·尼库松(Kai Nicholson)这样写道:尽管做出了无数牺牲,但是卡马拉笔下的女性总是无辜罹难。她们不得不在生活中扮演各种角色,尝遍各种苦头。典型的卡马拉式主人公的人格都被男性意识所支配,但是这些女性正是因为磨难而更显得伟大。

在以小说展现女性生活的过程中,玛甘达雅持守着自己的女性立场,强烈的女性意识促使她去描绘所有女性身上所共同具有的脆弱性。这种性别间的不平等让她感到不安,因此她让自己沉浸于女性的悲伤与痛苦,焦虑与折磨以及转瞬即逝的快乐和希望之中,用激情感伤去分享她们的痛苦绝望和孤立无援。

女性这一性别,通过作者的细心描写,展现了前所未有的魅力。作者对于女性的描写非常真实,同时也具有地域性。萨各尔(Sahgal)评论道:与男性角色相比,作者笔下的女性相比男性显得更为真实,同时也更富活力。玛甘达雅对她的主人公描写的十分精彩,比男性作家要远为出色。并不是因为我是女人才下如此断语,而是她的角色看起来都是有血有肉的。

玛甘达雅的女性立场具体可以概括为如下两种立场,其一是基于印度社会的性别的明显不平等,作者通过自己的小说构建出自己的特有女性内涵的概念,通过作品为妇女的被压迫,为妇女的磨难伸张正义。其二是建立与强化作者的女性概念,积极在男性统治的社会中去扩大女性存在的本质。

依据她的这种立场,在她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归纳出如下的一些弱势女性类型:

1 无家可归的寡妇/ 2 单身母亲,惶恐而不可终日/ 3 因无法生育而被抛弃的女人,最后只能委身青楼 /4 未婚的耻辱的母亲/ 5 通过逃跑甚至自杀而寻求解脱苦难的女性/ 6 穷困潦倒,只能以草裹腹的女性 /7 因为贞操问题或迷信的信念而遭到唾弃的女性/ 8 因为谣言或勒索百惨遭横祸的女性/ 9 因为身体缺陷而被抛弃的女性/ 10 因为营养不良,婴儿夭折失去骨肉的女性/ 11 处于东西文明冲突间, 传统与现代的矛盾冲突中的女性/ 12 封建体制下带着古老观念生存的女性/ 13 文盲妇女/ 14 子不孝,无所依的母亲/ 15 自然灾害压迫下的女性/ 16 大夫压迫下的女性

《杯中之蜜》是玛甘达雅最优秀的代表作。本文应用弗洛伊德的如下概念系统来对它进行如下文本分析。

1 意识,潜意识,无意识/ 2 自我,本我,超我/ 3 变形(metamorphosis)或者精神表达的残余,内在状态或受到外界环境的交互作用的影响/ 4 焦虑防卫系统:一种心理学方法,一个人暂时逃避现实生活的痛苦,进入幻象世界,这样便可以忘记现实的焦虑与折磨,因此减轻绝望感同时带来片刻的幸福。

在《杯中之蜜》中,女主人公卢克米妮在历经磨难中体现了各种自我、本我与超我的层面,她对苦难的承受中有变形性自卫。可以说,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心灵承担的故事。

在潜意识维度,卢克米妮想要个孩子,但是丈夫没有生育能力。丈夫求助于肯尼(Kenny)医生,卢克米妮最终生了七个孩子。但是超我意识让她认识到如果社会把秘密泄露出去,后果便不可设想。而她的一个敌人就借此长期勒索她。她的强烈的自我驱力让她无论怎样贫穷都没有屈服。在主导意识即自我的坚持下,她只是更加勤劳宽容。因为自我和超我冲动,她把自己的女儿艾拉(Ira)嫁了出去。但是女儿因为无法生育被抛弃,卢米尼妮也遭受了痛苦与羞辱。在弟弟死去后,艾拉做了妓女。但是母亲大张旗鼓地接受了她,因为艾拉生了一个孩子。这样艾拉的前夫就得接受谴责,因为这是他的问题。在潜意识中,卢克米妮痛苦地接受了社会的严厉谴责,而他的儿子们又毫不争气。她想要照看儿子的潜意识欲望也变得越来越遥远。悲哀与焦虑让她神经性压抑。但她在潜意识中经历了种种变数。她顽强的主导意识让她坚持自己的角色和责任。她的自我从未让她的美丽心灵沦为地主的牺牲品,即使在她极端困苦的时候。尽管饱受焦虑之苦,她也从未屈服于死亡本能。因此她最终成为一个充满耐心与决心的女性,不需要任何焦虑防御系统去缓解压力。

她从未想过要求助于焦虑防卫系统。这个女人认识到,她必须生存于这样一个充满了战争与暴力,焦虑与折磨,绝望与幻灭的社会中,去面对,去质疑,去反抗,最终达到自我实现。事实上,她在灰暗的底色中走向了精神的荣耀,不断问自己:为什么女人,无辜的女人,要成为一个没有实体,没有本质乃至没有生存空间的女性角色呢?

但是她的心理创伤,因为当代社会习俗与文化的影响,在她思想的“变形”中得到了体现。因此她的精神之旅就是她不断成长的过程,而他的现实经历让她在变形的过程中得到了自我实现。

卢克米妮总是坚强承受,人格愈发完整,无私,没有任何怨恨之情。除了一心求生的挣扎,他对其他人也起到了积极作用。她的纯洁让她最终拒绝了皮肉交易。

在《杯中之蜜》中,玛甘达雅本人的自我也反映在卢克米妮这一角色中。事实上小说家无意识地将自己的形象投射入了卢克米妮的人格之中,因为小说家要去体会分享主人公面对变动的印度社会时的感情。在主人公面对各种事件和状况的时候,作者随着自己的主人公一起去经历,体会,对女性自身的意识也随之慢慢成长。玛甘达雅对女性意识的关注使她全力专注于女性角色的内心生活世界,由此,小说家自己心理的或者精神的生活就不自觉地自然流露在小说之中。

精神层面的自我监管的良心,通过主人公卢克米妮的性格体现出来,作者创造了一个勇气卓绝并乐于承担责任的角色,她使自己消极无能的丈夫可以有所依靠。

玛甘达雅这个女性主义小说家同时也是一个女人,饱含同情与敏感,因此有能力去描写探索身陷绝望的女人的内心世界。从这个角度来看,克里什娜萨米(Krishnasami)这样评价不无道理:一个男性作家创造出让人欣赏的妻子角色。这种反讽正好说明,并非只有女人才能认识到女人的意识,从而讲述一个关于女性的心灵故事。克里什娜萨米提到女性意识让我们得以进一步去考察女性精神生活的心理学启示,通过与精神的联系,创造出女性内在的心灵故事。玛甘达雅为我们,也为这个世界提供了这种范本。

 

文章出处:《英语文学与文化研究》,易晓明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

 

(作者简介: 西蒙·德,文学博士,印度大学副教授

译者简介:王行坤 北京语言大学研究生院博士生)


 

收藏文章

阅读数[13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