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明四大奇书研究 > 《金瓶梅》研究

《金瓶梅》的作者非李开先或贾三近考

刘铭
内容提要 在李开先和贾三近的祖辈、父辈中,有多人的名字与《金瓶梅》中地位卑贱的人物或反面人物的名字用字相同或音同,如果《金瓶梅》的作者真是李开先或贾三近,在避讳甚严的古代,他们是不可能那样做的;再加上《金瓶梅》的作者对泰山周围的地理形势很不熟悉等证据。由此,笔者推断,《金瓶梅》的作者不可能是李开先或贾三近。
关键词 《金瓶梅》作者;李开先;贾三近

 

    对于《金瓶梅》①作者的探索,被学术界誉为“金学”的“哥德巴赫猜想”,古往今来,学者们为之假定了几十位作者,但都因缺乏过硬的证据而难以定论。在这些假定作者中,卜键先生力挺“李开先”,张远芬先生主张“贾三近”,都在学术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直到现在仍有不少研究者相信这两种假说。但笔者在读书中发现,有几点证据可证明《金瓶梅》的作者不可能是李开先或贾三近。今试言说之,以期抛砖引玉,恳请方家斧正。

  

    古人重视孝道,《孝经》载:“子曰:‘夫孝,德之本也’。”(《开宗明义》)这就把“孝”看成了人的思想道德的根本。而古人践行孝道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对祖先名字的避讳,即在说话以及写作中不能出现与祖先的名字相同的字,甚至同音的字。一旦碰到含有与自己祖先名字相同或同音的词语时,一定要小心绕过。否则,就可能会被定性为“不敬”“不孝”,而成为道德上的污点,永世难以翻身。当时人们的共识是:宁肯用词不伦不类,句子不通,意义不明,也绝不敢在此事上计较短长。

    既然古人如此重视对自己祖先名讳的犯避,那么他们在自己的文学作品中给人物形象命名的时候,即使是正面人物也一般是不会让其与祖先的名字用字相同甚至发音相同的,更何况是反面人物或地位低下受人轻贱的小人物了。

    卜键先生有《金瓶梅的作者李开先考》一书,认为《金瓶梅》的作者是李开先。但我们查李开先的家谱[1]1876就会发现:在李开先的祖辈、父辈中有多人的名字与《金瓶梅》中地位卑贱的人物或反面人物的名字用字相同或音同。②

    李开先三世祖中有个叫李义的,而《金瓶梅》中有个周义,是庞春梅的丈夫周秀的男仆,与庞春梅通奸,庞春梅淫欲无度,生出骨蒸痨病症,死在周义身上,后来周义因此被活活打死。

    李开先的五世祖中有个叫李平的,而《金瓶梅》中的女主人公之一就叫李瓶儿。在小说中,李瓶儿是个复杂的人物,她的表现可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其前期表现得非常无情、狠毒、淫荡,后期则转了性,变得善良而温顺,尽管如此,她也实在算不上是个值得称道的人物。小说中还有一个平安,是西门庆的男仆,曾经偷了西门庆家的财物养老婆被抓获,更算不上是个好人。

    李开先的六世祖中有个叫李通的,而《金瓶梅》中有个乔通,是西门庆的亲家乔大户的男仆。其六世祖中还有个叫李进,而《金瓶梅》中有个李锦,却是地位低下的揽头李智的儿子。

    李开先的祖父叫李聪,而在《金瓶梅》提到了一个厨子叫蒋聪,这个厨子曾娶西门庆的姘头宋惠莲为妻,称这位宋惠莲为《金瓶梅》中的“淫妇”,当没有问题。而蒋聪不但娶了这样一个老婆,还“因和一般厨役分财不均,酒醉厮打,动起刀杖来”而被“戳死在地”。可见,这位蒋聪并不是什么好的人物。无独有偶,在第三十回中,还出现了一个抬轿子的人物名字叫魏聪。李开先的祖父辈中还有一个叫李升,而《金瓶梅》中有个董升,是奸臣王黼的书办,此人被充军发配。

    李开先的叔叔中有个叫李温的,而《金瓶梅》中西门庆的门馆先生,叫温必古,作者对之描写也较多,但此人却酷好“男风”,被人叫做“温屁股”,连西门庆都对他嗤之以鼻。可见,作者对他是非常厌恶的。

    李开先曾经为祖父李聪写过《先大父处士墓表》[1],里面介绍了家族的世系情况,可见其对自己祖先的名字是很熟悉的。很难想象,如果《金瓶梅》的作者真是李开先,又怎会让自己祖辈的名讳用字与这样一些地位卑贱的人物或反面人物相同或音同,且拿叔叔的名字,用作如此不堪的人的姓氏呢?他完全可以让温必古姓别的姓氏的。

    另外,李开先自己字伯华,而《金瓶梅》中西门庆的结义弟兄花子虚有个亲戚叫花子华,花子虚在小说中被西门庆戴了“绿帽子”,且自己也是个吃喝嫖赌的烂人;第十九回有个鲁华,是个城市游民,绰号草里蛇,也不是什么好人。

    此外,李开先的嗣子叫贾春坞,而《金瓶梅》中西门庆家花园中有个“藏春坞”,这个地点共出现了42次之多,西门庆曾和宋慧莲、李桂姐在此处偷情。

    试想,如果《金瓶梅》的作者真是李开先,他一定不愿意让自己的名字与鲁华以及花子虚这种人沾上边的,也不会让自己的嗣子的名字与“藏春坞”这样一个藏污纳垢的所在名称有相同之处的。

    张远芬先生在《金瓶梅新证》一书中,认为《金瓶梅》的作者是贾三近,鲁歌先生就曾以名讳的犯避来反驳了这一看法[2],笔者在这里也补充几点证据。

    在贾三近的祖先中有一位名叫贾铭[3]30,而《金瓶梅》中却有一名小优叫李铭;还有一个西门庆的商业伙计叫傅铭,这两个人都在小说的几十个回目中露面,可见,这两个人都是较为重要的人物。然而唱戏的优伶在古代的地位极其低下,被人称为“乌龟王八”。而商人在古代地位很低,更何况傅铭只是西门庆手下的伙计,其地位就更加低下。张先生在书中一再强调贾三近是个至孝之人,如果他真是《金瓶梅》的作者,绝不能也不会让这样的两个人物的名字与祖先的名字用字相同的。

    有人可能会说,这位贾铭是贾三近的远祖,他可能记不清了。可是,贾三近的父亲贾梦龙,又一名为贾柱山,字应乾。[3]53而《金瓶梅》中有个说唱艺人叫王柱,与贾柱山有一字相同;西门庆的帮闲应伯爵是小说中的重要人物,此人的人品败坏,很是无耻,是作者讨厌的反面典型,其姓“应”,与贾应乾有一字相同;《金瓶梅》中李瓶儿曾嫁过一个医生蒋竹山,这位蒋竹山在书中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人物,虽然“竹山”与“柱山”只是谐音,可在避讳严格的明代,对于父亲的名讳,贾三近又怎敢马虎,他让自己小说中的地位极其低下的人物和反面人物的名字与父亲名字用字相同或者音同,无论如何也是不太可能的。

  

    在《金瓶梅》第八十四回中,吴月娘去泰山进香。此回中有描写泰山的一段赞词,此赞词与《水浒传》中第七十四回几乎完全相同。另外,此回中还有对碧霞元君的肖像描写也与《水浒传》第四十二回对九天玄女娘娘的描写几乎完全一样。这两处描写当是因袭自《水浒传》无疑。

    李开先所居之地是山东章丘,距离泰山相当近,且在其《闲居集》中,有《泰山赋跋》一文,其到过泰山当无疑问。如果李开先真的是《金瓶梅》的作者,要写泰山,以他心高气傲的个性、文采和经历,一定会另立炉灶,又怎会完全照抄《水浒传》中对泰山和九天玄女娘娘的描写,而让后人耻笑呢?

    还是在《金瓶梅》第八十四回中,吴月娘在碧霞宫被殷天锡纠缠,逃奔下山,连惊带怕而迷失了道路,恰遇一老僧,老僧曰:“此是岱岳东峰,这洞名唤雪涧洞……休往前去,山下狼虫虎豹极多。明日早行,一直大道就是你清河县了”。笔者是山东泰安市人,家居地就在泰山脚下,对泰山周围的地理非常熟悉,如果按老僧所言,从泰山东峰之下,“一直大道”,无论向东、向西、向南、向北,都是无法一直达到清河县的。

    此外,《金瓶梅》第二十九回中,吴神仙对西门庆说,他从浙江天台山欲去泰山岱宗访道,“道经贵处”。清河在泰山西北很远的地方,从浙江去泰山又怎能道经清河?

    《金瓶梅》的作者如果真是李开先,这位博学之人又怎会连自己家乡附近的地理都如此不通呢?

    贾三近是山东峄县人,其明确是到过泰山的,《明诗综》卷五十一有其《冬日登岳》一诗,诗曰:

    游日高寒处,群山拥岱宗。登封迷汉草,徒倚有秦松。

    万壑烟岚合,诸天紫翠重。肩舆明月下,上界已闻钟。[3]41

    可见,贾三近亲身游历了泰山美景,并有自己的心得体会,还赋诗抒怀。从诗歌来看,其艺术水准并不低,证明他是有较高的文采的。如果《金瓶梅》的作者真是他,他又何必在自己的作品中照抄《水浒传》中对泰山和九天玄女的描写,而给后人留下抄袭的恶名呢?

  

    在李开先的传奇《宝剑记》中,林冲家的使女锦儿,是一个舍生取义、甘为主人牺牲生命的忠仆形象,作者对之歌颂有加,而在《金瓶梅》中也有一个锦儿,却是为人不齿的大淫妇王六儿的丫头。如果李开先真是《金瓶梅》的作者,其在这一部作品中极力赞美的人物形象的名字,又在自己另一部作品中将她与很令人讨厌的人物放在一处,从常理上讲,是不符合人之常情与创作实践的。

    从文学创作常识上来说,同一个作家的用词习惯,除非其刻意为之,一般来说在其不同的文学作品中是不会有太大变化的。笔者发现,《金瓶梅》中,“咱们、你们、我们、俺们、他们”中的“们”字,作者都习惯地写作“们”字, (按:其中“咱们”出现5次,“你们”出现72次,“我们”出现36次,“俺们”出现57次,“他们”出现27次,无一例外。)而在李开先的传奇《宝剑记》中,“咱们、你们、我们、俺们、他们”中的“们”字,却无一例外地写作“每”字。(按:这种情况下的“每”字,共出现25次)从这个方面讲,也可证明李开先不可能是《金瓶梅》的作者。

  

注释:

①本文所提及的《金瓶梅》均以香港梦梅馆《金瓶梅词话》为底本。

② 关于《金瓶梅》中的人物出现情况,可参阅朱一玄编《金瓶梅资料汇编》,南开大学出版社, 1985年版,第487-555页。

 

参考文献:

    [1] 李开先.李开先全集[M].卜键,校笺.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 2004: 689.

    [2] 鲁歌.金瓶梅作者漫议[J].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8(1).

    [3] 张远芬.金瓶梅新证[M].济南:齐鲁书社, 1984.

原载:《江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 》2010年第5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13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