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文艺理论研究 > 文艺理论研究

中国古代文学实证研究的思考

胡可先

  

 

    我的研究领域是中国古代文学,侧重于唐代文学,而且主要是从事实证研究的。随着材料的逐渐丰富,获得材料的渠道日益多元化,感受到新世纪以来实证研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断有新的学术生长点出现,故我将近来思考的一些问题略作阐发。

    实证研究的总体思路,主要致力于文学文本与新出文献、出土遗物和图像资料的综合利用。就新出文献而言,通过新材料的挖掘对于文学作品进行新的解读,对于被埋没的作家和被湮没的文学史现象进行发掘、重塑和完善 ;通过新发掘文献的不同类别(如简帛文献、石刻文献、写本文献、刻本文献等)以及相关的信息承载,考察不同时期文学的原生状态以及传播接受情况。就出土遗物而言,立足于出土遗物对于文学文本的印证价值,通过考古遗址的考察以揭示古代文学借以发生的文化背景和环境,探讨如何将文学背景、考古材料与文学记载融会贯通进行综合研究的途径。就图像资料而言,与文学有着一定的差异,属于艺术的范畴,但古代的题画诗就将二者有机地融合在一起了,不仅如此,中国古代文学中的不少内容,如果得到图像材料的印证,可以更直观地表现在读者的视觉之中。在实证研究达到一定积累的基础上可以考虑建构一门中国古代文学考古学。

    实证研究的内容非常丰富,这里列举五个方面 :一是简帛文献与上古文学研究。根据新出土的简帛文献以及相关研究成果,对包山楚简、郭店楚简、居延汉简、尹湾汉简、江陵汉简、马王堆帛书等分类研讨的基础上,披沙拣金,挖掘其中的文学史料,以综合探讨其文学史内涵。近年来有关简帛文献的研究成果很多,但多限于新出文本的发布与整理,以及相关的历史考古研究,对于其中文学内涵的发掘,以及与传世文献作品相互印证的成果很少,因而就文学史研究而言,这是一个亟待开拓的空间。即如《孔子诗论》的研究,目前成果虽相对多一些,但总体上仍不系统。这方面可以立足于文学与文化的关系,在考古学的视野下,以文化史的眼光进行文学史研究。二是新出石刻与中古文学研究。中古指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时期。就中国书写文献的发展来说,汉代是纸简替代的时代,宋代是印刷繁盛的时代。在汉代以前,因为时代的久远和书写方式的艰难,给文学的独立发展带来极大的不利,尽管 20 世纪出土的简帛文书颇为丰富,但其重点是落在学术史而不是文学史研究方面 ;宋代以后因为书刊印刷的盛兴,大量的文献得以广泛流传,因而出土文献对于文学史研究的利用价值相对而言就大为减损。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时代,是抄本文献占主流地位的时代,尤其是唐代,是纸抄文献流传最多的时代,由于抄本文献辗转易误,以及流传中容易散佚的特点,利用新出土文献以进行中古文学史的研究,对于探索文学史的原生状态,挖掘被历史掩埋的文学史现象,纠正长期以来文学史研究偏重线性梳理的缺失,都具有一定的意义。如就南北朝文学研究而言,随着出土文献的大量公布,出现了与文学史研究的常规反差较大的现象,这就是新出土的碑志当中,北朝碑志的数量远远超过南朝,这些碑志为我们进一步研究北朝文章学的发展提供了可资依据的第一手文本。而文学研究因为长久以来的惯性,除了极少数碑铭以外,大多数墓志是被置于文学史研究的视野之外的,故而北朝出现那么多的墓志碑铭却一直没有引起文学研究者的足够重视。其实墓志碑铭是很重要的文学体裁,尤其是北朝墓志,对于研究北朝的文学生态与演变,是很有作用的。如果着力于此,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中国文学史研究南朝和北朝不平衡的局面。三是古典诗词名物的实证研究。古典诗词中涉及的名物词很多,而且每个名物词,既有其原生状态的内涵,又有处于诗词当中的文学和文化含义。而这些名物,仅仅从文献的记载考察,是难以清楚地认识其原貌的。名物的具体形态,只有通过出土文献和传世图谱或实物进行印证,才能尽可能准确地理解其在诗词中的内涵。诗词中的名物与名物本身也有所不同,因为诗词中的名物承载着诗词意象和文学环境的具体内涵,这与古往今来以训诂为主流的名物考证迥然不同。比如,杜甫的传世名篇《丽人行》诗,其中涉及的名物颇多,如服饰之属有绣罗、蹙金、 叶、腰衱,宴饮之属有 :犀箸、翠釜、水精盘、鸾刀、八珍,装饰之属有云幕、锦茵、红巾。就“蹙金”而言,是唐五代诗词当中经常出现的织绣名物,然而在长期以来的诗词解读中,都没有见过唐代的具体实物,仅就文献进行参照比证,未免尚隔一层,或不能将其解深解透。1987 年法门寺地宫出土的五件蹙金绣,是这一常见诗词名物的实物印证,同时体现出一定的佛教意涵。这样的印证,不仅可以对于杜甫诗歌有着更深的理解,同时也能纠正唐宋而下杜诗注本的一些讹误(参见胡可先、武晓红《“蹙金”考 :一个唐五代诗词名物的文化史解读》,载《浙江大学学报》2011 年第 4 期 ;武晓红《杜甫〈丽人行〉名物考释图证》,待刊稿)。再如《全唐诗》中涉及到宴饮的情况很多,从皇帝的赐宴到文人雅集有不少直接描写食品名物的,而对于这些食品名物的认识,仅从诗歌文本的理解是难以得其真谛的。我们如果利用宋人陶谷《清异录》所载的《烧尾食单》,参照近年来吐鲁番等地出土的唐代食品原物,就可能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这样以诗词名物为关注对象的实证研究,是很有学术前景的研究方向。四是考古遗址发掘与文学印证。这一方面是将田野考古中的遗址发掘引入文学研究领域,是着眼于出土文献中的文字载体而引申出来的学术思路的开拓。主要尝试利用 20 世纪 50 年代以后诸如唐代长安大明宫与华清宫遗址的发掘,与传世的文学作品特别是唐诗相印证,以促进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与考古学研究的融合。如 20世纪 50 年代初开始,对唐大明宫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 ;90 年代以后,又对唐华清宫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这样,《全唐诗》中众多的篇章,不仅可以在传世文献中得到证实,而且可以通过考古发掘的实物相互印证。文学、文献、实物三者结合,为长安宫殿的动态研究提供了一定程度上的立体空间。再如长沙窑遗址的发现,对于唐诗研究具有重要意义。长沙窑出土瓷器所题唐诗,是继敦煌文献之后发现的唐人题刻唐诗的重要文献。这些诗歌主要题刻在瓷壶的流部之下,也有少部分写在双耳罐腹部、碟心或枕面之上,总共有一百余首,都没有诗题,不著作者,体裁有五言诗、六言诗、七言诗,其中五言诗占据绝对大的比例,大概是诗句简短,便于镌刻之故。诗歌通俗浅显,明白流畅,带有民间文学的特点。我们将这些诗与《全唐诗》中文人作品对照,就会发现,这些民间诗歌与文人作品还是有紧密联系的。对于这样的遗址发掘和唐诗的关系,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研究 :长沙窑瓷器的题刻与诗歌著录 ;长沙窑瓷器题诗的作者身份考察 ;长沙窑瓷器题诗的著录与整理 ;长沙窑瓷器题诗的文化价值 ;长沙窑瓷器题诗的文学价值。五是碑志文献与文学家族研究。新世纪以来,文学家族研究成为古代文学研究的前沿和热点,但以新出土碑志为主要依据而展开研究的成果却较为少见。我近年来从事的重要研究课题之一就是以新出石刻为依据,展开唐代文学家族与家族文学的研究,大体上分综合和个案两方面进行考察。综合研究方面主要探讨唐代的文学家族及其特征,唐代文学家族形成的教育条件,唐代家族文学繁盛的士族、地域、文化、学术等重要因素,唐代文学家族的类型与谱系,唐代家族文学的精神与风格;家族墓志与家族文学;唐人婚姻与家族文学;唐代科举与家族文学 ;牛李党争与家族文学等方面。个案研究主要探讨杨氏家族与中晚唐文学生态 ;新出碑志与韦氏文学家族 ;新出碑志与崔氏文学家族 ;新出碑志与王氏文学家族 ;姚氏家族的文学传承 :从《姚懿碑》到《姚合墓志》;中唐窦氏文学家族述论。这样的研究,即充分挖掘新出石刻特别是墓志当中有关家族文学的资料,以作为研究基础。就来源而言,新出石刻既具有本源性,又长期保存于地下,未受历史上文献转录的影响,从而较好地保持了独立性 ;就价值而言,新出石刻是在传统的文献材料之外独立形成的,对于传世文献,它们具有相互印证甚至是正本清源的价值。因而尝试将新出石刻用于唐代文学与家族关系研究,较传统的家族或文学研究,都具有不可替代的创新优势。同时,以新出石刻为基础,以重要文学家族为切入点,以文学发展为指归,关涉地缘、党争、科举、婚姻等诸多方面而考察唐代文学的生态环境,是唐代文学研究的一个新视角。

    实证研究的方法归结为以下两种 :一是原典实证的运用。原典实证的创新意义重在对于原始材料的挖掘,并在原始材料的基础上寻找要探索的新问题。其主要特点包括两个方面 :第一是注重原始文献和一手文献,即传世的原创文献、新公布的出土文献,以及新发现的域外文献等 ;第二是在史料与论点发生抵牾时,就史料而不就论点。这也与某些以思想史为视角的研究和以哲学观念主导的研究有所不同。二是“二重证据法”的延伸。王国维的“二重证据法”已是众所周知又是切实可行的研究方法,但迄今为止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随着新材料的发掘,新问题的提出和实证研究的多元化,这一研究方法在不断地延伸并产生新变。在“二重证据法”的基础上,将原典实证和与实物调查相结合,是古典文学实证研究的重要途径。原典实证方面,试图占有大量的新出石刻资料和域外保存的原典文献资料,并与传世文献进行比勘对照,再用传世文献激活出土文献,用出土文献证实传世文献,用域外文献印证国内文献 ;实物调查方面,尽量根据新出石刻的线索以调查相关遗址,再结合发掘报告综合研讨。通过这样的整合研究,呈现出中国古代文学史的动态演变情况。

    实证研究与考证有着重要的联系,但又有很大的差异,考证是实证研究的基础而不是实证研究的全部。中国古代文学的实证研究要致力于传世文献与出土文献的搜集、挖掘、整理与考证,在充分做好这些基础工作之后,选择典型的个案进行深入的分析,以对某些文学现象具有不同基点的认知,然后在融合众多个案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而进行综合研究。在这个过程当中,淡化学科界限,强化问题意识就显得非常重要。

收藏文章

阅读数[17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