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当代文学研究

杨义堂《北游记:苏禄王传》:北游故事,堪比西游

黄亚洲

  
  许多人不知道苏禄王爷北游的故事,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苏禄国的东王与西王能如此率众不顾生死,以简陋航舟北渡茫茫大海来中国北京朝拜大明皇帝,一路波澜,一路惊悚。
  更不知道这位东王在北游中华之时,还不幸病亡于我们的山东德州,直教当时的永乐皇帝伤心得要死,赶紧下旨在德州为其建墓,甚至还赐予留在德州的苏禄东王后人以祭田和家仆,这么一来,苏禄东王的后代也从此在中国、在山东繁衍开来,因此不少中国人的血液里,有菲律宾苏禄岛人的因子。
  一段多么有意思的被海水与政治浸透了的史实!
  三年前我为写作诗集《我在孔子故里歌唱》多次到济宁采访,因此有机会听杨义堂讲述这段奇事,后来再查看一些资讯,才明白这些菲律宾苏禄群岛王爷的北上朝贡,与郑和下西洋扬大国之威有关,与不发达的小国争取搭上崛起大国的经济顺风车有关,与现实政治有关。
  再往根儿里说,与民族发展的硬道理有关,与热切的民心有关。
  谁不想把日子过好一点啊。
  既然做了邻居,谁不想搭个顺风车。动刀动枪的,傻啊。
  说实话,在国际上做邻居,也是大陆板块的前世有缘,是多少年修来的。
  杨义堂当时就对我说,他想把这一段史实波澜壮阔地写出来。我觉得好。但是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完成了壮举,简直有苏禄王爷的意志。
  真想对杨义堂开玩笑说,快查验一下血液,看看有没有夹带苏禄因子。
  写这段史实,确实有意义。首先,它是地缘政治正确逻辑的文学反映。要合作要友谊要谈判,不要吵架不要战争不要硝烟,多好。
  其次,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有了一个文学上的历史观照,叫人拍案惊奇,叫人掩卷深思,多好。
  也可以说,这部小说,是中国当代文学界向“一带一路”战略贡献的一份厚礼。这样说不过分。
  可贵的是,杨义堂把南洋苏禄国东王巴都葛巴哈剌带领西王麻哈喇葛麻丁、峒王妃巴都葛叭喇卜和他们的家人、部族共340余人,“航涨海,汛鲸波,不惮数万里之遥,执玉帛,奉金表,来朝京师”这个故事,描绘得跌宕起伏。无论是几个王爷之间过往的恩恩怨怨,还是三宝太监郑和对他们的教育与启示,甚至是他们砍伐大树将独木舟捆成船帮,在茫茫大海上经历的一次次生死考验,包括西王的撞船、鲨鱼的攻击、海盗的围困、海市蜃楼的迷向、大台风的肆虐、途中吴哥国王的误解与随之而来的险境,所有这些,都使人读来拍案,从中感受到历史的奇诡与朴实。
  这就很有些西天取经的“西游”意味了。《西游记》中的九九八十一难,在这个《北游记》中,有了波涛与鲨鱼的押韵。
  历史,实际上就是各种精神、文化之“游”的交杂。
  但愿这个北游故事,也与西游一样,以后有多种艺术样式的传播,在屏幕、银幕、电游中放出异彩。
  还有一点值得肯定,那就是杨义堂的历史小说写作,执笔态度是极为严肃的。他摒弃戏说,重视考据,着眼“文史一家”。在写作之前,他不仅大量搜集与掌握历史文献,还深入研究当时的时代背景、地理状况、风土民情,甚至那个时代各国国王的名字、永乐年间运河沿线各州知州的名字,都进行了一一考证,获得专家的认可。这样的写作态度,确是难能可贵的。因此也可以说,他的这部小说,可当作一部具有史籍意义的教科书来读。
  我在写这篇序言的时候,电视新闻正传来菲律宾现任总统于昨晚到达北京的消息,我看见了中国外交部长与这位性情爽直的总统在机场互相握手的画面。
  忽然想,这幅画面的截图,作为杨义堂这部长篇小说的封底插画,或许是般配的。当然,画面的背景是专机,而不是捆在一起的独木舟。
  

原载:《文艺报》2016年10月31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14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