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当代文学研究

简平散文集《为少年轻唱》:给世界一片温暖

张家鸿

  
  孩子能够记住的夜晚,总会有妈妈的故事陪伴。“故事里的人物,故事里的情节多年以后会依稀模糊,但故事的灵魂却永远地留在孩子的心里了,那故事的灵魂就是爱,就是善良和勇敢,就是理想和憧憬,就是诗意和浪漫。”也许年少时的经历给了他无比丰富的故事素材与灵感来源,长大后的简平也成了一个讲故事的高手。在散文集《为少年轻唱》中,简平给读者讲述了一个又一个故事,在这些故事中,简平有一颗水晶般的心灵,他用诗意的文字为我们营造了一个透明干净的世界,成长时的喜怒哀乐,生活中的悲欣交集,都毫无保留地诉诸于笔端。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用于简平的这部散文集也是恰如其分的。《为少年轻唱》中的故事太多、太美、太惆怅,随意翻捡一两篇来,也会让你情不自禁地生出对年少往事的想念之情。可能你也会像我一样在简平动人笔触的带领下,一次次地在心中荡开情感的波澜呢,真道是人生忆,最忆是少年。
  乘坐慢车从上海北站出发前往常州,开了许久之后在一个有着一排白色栅栏的月台边,在外婆的建议下下车活动腿脚的时候,“被栅栏边一簇野菊花深深吸引住了”。这真是意想不到的美的收获了。“至今,我始终认为那是我一生中惟一打动过我的花朵”。平凡的美,却能给人终生难忘的动人瞬间,原来动人的美丽就在身边呀。
  有美丽的花,更有美丽的人。《路边的船》是一篇美丽的散文,文中所塑造的追忆氛围是美的,细腻温婉的文字是美的,最重要的是以捡废品谋生的老人是美的。他有爱心,又善良,特地做放了糖精的炒麦粉疙瘩头给孩子们吃;他有浪漫的情思,听了“我”对船的比喻之后,他夸说“你是一个诗人啊”;他乐观,当有人问他晚上睡在哪里的时候,他“拍了拍船板,说就这底下的船舱里”;他是个有故事的人,有心人可以看出老人必定尝过人生的苦痛,然而依然在心中给浪漫的情怀保留着一个角落。这是“文革”年代发生过的一个美丽故事,它仿佛为简平的精神成长提供了一个温暖的港湾,不管后来的经历再惨痛,心灵也不会遁入黑暗,不会被邪恶裹挟而去。
  《为少年轻唱》给孩子们提供了一层在成长期依然可以护住童心的保护膜,让他们明白要珍惜孩提时所拥有的美好。同样也赐予久经世事的成年人一瓣馨香,从中可以闻到久远的年少往事散发出的独有味道。这味道可能是玩耍过后的臭汗味,可能是后山山洞里烤地瓜的香气,可能是青苔与翻新的泥土的混合味道,也可能是树上飘来的花果香。年少时玩耍嬉戏的画面,一幕幕在我眼前一晃而过,心中倍感亲切,而亲切之余,又难免装满惆怅。
  简平笔下提及初中同学聚会时,发起人请来的都是“班里有了出息的人”,可喜欢画画且极具绘画天赋的小黑皮没有来,初中三年里总是第一个到校为每个同学擦桌椅的紫茄子没有来。“我感到透心的凉彻。我不明白人类怎么总治不好自己的眼病”。这是无奈,是心酸,是久久无法消去的哀伤。当年的单纯与善良而今已被名利、地位、财富所替代,这是多么可悲又可怕的社会现实啊!
  简平通过文章为早已远离孩提时光的我们,指引了一条复归年少情怀的精神之路。正如他在《告别童年》中写的,“我向苍天祈祷,面对生活里太多的诱惑,但愿永远不要泯灭了真诚的童心”。童心可贵,可喜的是可贵的童心是可以追回的,只要你愿意。《再一次荡起双桨》讲述的是简平担任儿童影片《男生贾里新传》制片人的体会与感受,他希望借助影片,让原著中的贾里、贾梅、庄静、陈应达等阳光灿烂的孩子们,给灰色调的成人社会送去光芒,也带领观众“回到自己最为纯洁、真挚的孩提时代,并被宽容而温暖的碧蓝的水天所拥抱”。这是简平的一份朴素愿望,即人的成长不该以丢失心中的阳光与美好为代价。亦或者说,成长之后的你我,应该把童心随身携带着走在人生道路上。
  家境贫困却得了绝症的男孩洪学芝令人难忘,为了让同一病房的江西女孩可以吃到一大包圆圆的爆米花,他从自己视为宝贝的语文课本上撕了两页下来给女孩拿去换。在男孩离开医院的前一天,简平顾不得病床上的父亲,“四处奔走,好不容易弄到了一套初中的语文课本”,当他拿着课本赶到医院时,看到男孩正在把之前人们送他的食品一份份还给大家,还问他是否可以把他送的那瓶蜂蜜转送给江西女孩。这就是《难忘男孩》中的故事,温暖就这样在素昧平生的人们之间持续传递。温暖的能量在逐渐增大,温暖的辐射范围也在慢慢拓宽。借助文章中悲伤又沉重的文字,温暖会传递到更多的读者心上。
  在时光的行驶中,简平铭记于心的是一个个故事,不管其中的主角是自己还是他人,不管其中折射出的是生活的哪一个侧面,故事的内里都有一个温暖的主色调。这份温暖有两个情感源头:一个是向年少时光追溯,让真善美在文字里流动,这是首当其冲的;另一个是“走进当下的景色”,可得“最充实最平和的生活”,相比较这是次要的源头。主要与次要并不是重要与不重要的区分,而只是篇幅多少的对比而已。是否也可以这样认为,简平似乎是在告诉读者,回忆过去,从过去中提取温暖人心的一幕幕场景,正是为了让我们在当下过得更加充实更加幸福,也为了让自己更敢于面对未知的将来。
  

原载:《文艺报》2016年10月31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12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