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隋唐五代文学研究

杜詩人物考補

謝思煒


題記:杜甫交遊及杜詩所涉及之當代人物有數百人之多,舊時注家如黃鶴、錢謙益、朱鶴齢等搜求考校甚廣,近年陶敏、陳冠明等學者亦續有考證。本文就檢校所及,補充若干,條列如下。
1.賀蘭楊長史
《樂遊園歌》題注:“晦日賀蘭楊長史筵醉中作。”[1]《文苑英華》卷三三六此詩題作“晦日賀蘭傳楊長史筵醉歌”,[2]則此人或名傳楊。或據此以賀蘭傳、楊長史爲二人,則與詩情節背景不合。唐人楊揚二字常混書,其名揚或傳揚亦甚有可能。詩雲:“樂遊古園幸森爽,煙緜碧草萋萋長。公子華筵勢最高,秦川對酒平如掌。”詩稱公子,長史當爲貴介子弟。詩又雲:“閶闔晴開映蕩蕩,曲江翠幕排銀牓。”此銀牓亦非泛稱。《太平禦覽》卷一七三引《神異經》:“東方有宮,……門有銀牓,以青石碧鏤,題曰天地長男之宮。……南方有宮,以赤石爲牆,赤銅爲門,闕有銀牓,曰天地中女之宮。”[3]故六朝、唐人以銀牓稱太子、公主所居。如《舊唐書•郭子儀傳》:“儷崇銀牓,攄美金章。”[4]謂其子曖尚昇平公主。又如《全唐詩》卷四六宗楚客《奉和幸安樂公主山莊應制》:“玉樓銀牓枕嚴城,翠蓋紅旂列禁營。”[5]據此,賀蘭長史當亦婚於皇室。
唐賀蘭氏顯貴者有賀蘭越石。《舊唐書•武承嗣傳》載:賀蘭越石娶武士彟女,即則天姊,封韓國夫人。韓國夫人女賀蘭氏在宮中,頗承恩寵,則天毒之,而歸罪於武惟良等。乃以韓國夫人子敏之爲士護嗣,改姓武氏,即武敏之,襲爵周國公,配流雷州,自縊死。[6]越石另一子名務溫。《唐代墓誌彙編》開元一二七李昇期《唐故正議大夫使持節相州諸軍事守相州刺史上柱國河南賀蘭公墓誌銘並序》:“公諱務溫,字茂弘,河南洛陽人也。……祖師仁,皇朝銀青光祿大夫、散騎常侍、應山公。父越石,朝散大夫、洛州長史。……載初中,應大禮舉,召間前殿,天子異其,冊拜家令丞。時中書令岑公雅所歎伏,特薦公知制誥。……屬太后親政,獄連皇枝。公婚結河間,官因左退。……有子晉、臨、貴(賁)、恒等。”[7]卒於開元九年(721)。據同書天寳〇七九蔣渙《大唐皇四從姑故正議大夫使持節鄴郡諸軍事守鄴郡太守上柱國賀蘭府君夫人金城郡君隴西李氏墓誌銘並序》,知務溫婚河間元王孝恭孫、河間公晦女。[8]唐代皇室流行與某一家族世代通婚。此賀蘭楊長史名雖別無所見,但可大致斷定亦出越石之族。
2.太子家令李公
《夏日李公見訪》,錢謙益《杜工部集箋注》本題下注:“李時爲太子家令。”[9]又錢箋及《九家集注》本“李公”二字校:“一雲李家令。”[10]詩稱“公子過我遊。”其人爲唐宗室,官太子家令。黃鶴注:“按《宗室世系表》,惟蔡王房有炎爲太子家令,讓皇帝房有平爲太子家令、嗣寧王。然平原去讓皇帝五世,不與公同時。疑是李炎。”[11]今按《全唐文》卷三六七賈至《授李椿光祿少卿制》:“門下:堂侄、守太子家令開國男椿,恭儉溫良,宗枝擢秀。”[12]李椿亦曾爲太子家令,且與杜甫同時。知《宗室世系表》多有遺漏。
3.太常梁卿
《驄馬行》題注:“太常梁卿敕賜馬也。李鄧公愛而有之,命甫制詩。”[13]此言驄馬爲太常梁卿舊有,李鄧公得之。太常梁卿,疑爲梁載言。《舊唐書•文苑傳中》:“梁載言,博州聊城人。曆鳳閣舍人,專知制誥。……中宗時爲懷州刺史。”[14]《唐代墓誌彙編》天寳—二八《唐故處士河東裴府君夫人祖氏墓誌銘並序》:“府君諱珣,以才行見稱,爲太常卿梁載言表薦。”[15]知載言曾爲太常卿。詩雲:“吾聞良驥老始成,此馬數年人更驚。”知此馬爲老馬。《唐代墓誌彙編》景龍〇三二《大唐故朝議大夫行洋州長史上柱國王府君墓誌銘並序》撰於景龍三年(709),署“使持節懷州諸軍事懷州刺史梁載言撰”。[16]載言景龍三年前後卒於懷州刺史任,[17]此馬後爲李鄧公得之。李鄧公,陶敏考爲紀王慎孫、義陽郡王琮子、汝州刺史行休,封鄧國公。[18]見《新唐書•宗室世系表》紀王房及《汰宗諸子傳》。杜甫外祖母乃紀王慎孫、義陽王琮女,行休乃杜甫外舅公。 杜甫此詩當作於開元末年,梁卿之馬此時至少應三十餘歳。馬齒之老,如《晉書•慕容儁載記》所載:“初,廆有駿馬曰赭白,……至是,四十九歳矣,而駿逸不虧,儁比之於鮑氏驄。”[19]鮑氏驄事見《太平禦覽》卷二五〇引《列異傳》。梁卿之馬蓋亦老而駿逸,故李公 命甫賦之。
 4.王倚
《病後遇王倚飲贈歌》,[20]約天寳年間作於長安。《詩話總龜》前集卷二九引《古今詩話》:“唐德州刺史王倚家有筆一管,粗於常筆,刻《從軍行》,人馬毛髪,亭臺山水,無不精絕。”[21]未知是否其人。
5.樊二十三侍禦
《送樊二十三侍禦赴漢中判官》,[22]至德二載(757)作於鳳翔肅宗行在。岑參有《送樊侍禦使丹陽便覲》(《全唐詩》卷二〇〇),作年不詳。《全唐文》卷六二三熊執易《武陵郡王馬公神道碑》:“夫人南陽樊氏,故侍禦史衢州別駕晁之女。”[23]樊二十三侍禦或即晁乎?又,潤州刺史樊晃編《杜工部小集》,與甫有交遊。晁與晃或
爲同宗乎?
6.段子璋
《戲作花卿歌》,上元二年(761)在成都爲平段子璋之亂而作。 詩雲:“綿州副使著柘黃,我卿掃除即日平。子璋髑髏血模糊,手提擲還崔大夫。”[24]有關段子璋之職銜,諸書記載不一。《舊唐書•肅宗紀》作梓州刺史《高適傳》作梓州副使,《新唐書•肅宗紀》作劍南東川節度兵馬使。朱鶴齢注:“子璋《新書》作節度兵馬使,《舊書》、《通鑑》作梓州刺史,此詩又雲綿州副使,蓋以梓州刺史領副使時據綿州反,遂稱綿州副使耳。”[25]今按,節度、觀察諸使下有副使。梓州爲東川節度使理所,綿州爲其管州。《高適傳》稱子璋爲梓州副使,即東川節度副使,爲節度使李奐屬下。節度使例兼理所州刺史,故梓州刺史當爲李奐《肅宗紀》等稱子璋爲梓州刺史者不確。詩稱綿州副使,則因副使每兼所管州刺史,子璋當以綿州刺史兼東川節度副使,且據綿州作亂。又《冊府元龜》卷四三四《將 帥部•獻捷》:“段子璋爲越巂太守,肅宗至德二年三月,太上皇在蜀郡,段子璋俘所獲吐蕃生口來獻,詰責而舍之。”[26]則此前爲巂州刺史。
7.章彝
《冬狩行》題注:“時梓州刺史章彝兼侍禦史留後東川。”詩雲:“君不見東川節度兵馬雄,校獵亦似觀成功。”[27]杜甫自寳應元年(762)至廣德二年(764)滯留梓州,得章彝款待,有多首詩與章有關。此詩稱章爲東川留後。有關東川節度之廢置《唐會要》卷七八《節度使》載:“劍南節度使,……至上元二年二月,分爲兩川。 廣德二年正月八日,合爲一道。大曆二年正月二十日,又分爲兩川,至今不改。”[28]錢謙益箋:“是時已廢東川節度使,故章以刺史領留後事。詩雲東川節度,則循其舊稱也。”[29]仇兆鰲《杜詩詳注》引 《會要》,謂廣德元年冬東川節度未廢。[30]今按,仇說是。東川節度廢則留後亦不應置。章之銜僅爲留後,而詩稱“東川節度兵馬雄”,因留後攝節度之職,且只可稱“節度兵馬”,而不可谓“留後兵
馬” 。
8.竇侍禦
《入奏行》題注:“贈西山檢察使竇侍禦。”廣德元年(763)作。 詩雲:“兵革未息人未蘇,天子亦念西南隅。吐蕃憑陵氣頗麤,竇氏檢察應時須。運糧繩橋壯士喜,斬木火井窮猿呼。八州刺史思一戰,三城守邊卻可圖。此行入奏計未小,密奉聖旨恩宜殊。繡衣春當霄漢立,綵服日向庭闈趨。省郎京尹必俯拾,江花未落還成都。”[31]又《章梓州橘亭餞成都竇少尹》,亦同年作於梓州。詩雲: “預傳籍籍新京尹,青史無勞數趙張。”[32]此竇侍禦當即竇少尹,前詩“省郎京尹必俯拾”句與後詩“預傳籍籍新京尹”句義同,其人必爲少尹,故許遷京尹以賀。侍禦是其所帶憲銜,成都少尹與西山檢察使則爲兼銜。黃鶴補注:“考新舊史、《會要》諸書,無檢察使,惟有巡察、觀察、按察之名而已。然《歐陽詹集》乃有《送韋檢察》詩, 又似史失書。”[33]歐陽詹有《詠德上韋檢察》(《全唐詩》卷三四九)。錢謙益箋引《唐會要》“劍南西山運糧使,檢校戶部員外郎”,[34]謂即此官。今按,運糧使專督糧草,檢校員外郎是其人所帶朝銜,與此檢察使無關。《舊唐書•王鉷傳》:“七載,又加檢察內作事。”[35]《新唐書》作“加檢察內作、閑廄使”。[36]是唐代使職有稱檢察者。時西 川有西山防禦使,爲成都尹所兼。此西山檢察使爲少尹所兼,職權遜於防禦使。廣德元年(763)高適爲西川節度使,秉朝命練兵於蜀,臨吐蕃南境以牽制之,然師出無功,而松、維等州尋爲吐蕃所陷。見《僅唐書•高適傳》及《資治通鑒》廣德元年紀事。竇侍禦入奏,當與此戰事有關。甫詩雖作讚頌語,然其時戰事已不利。竇侍禦入奏而至梓州,蓋取閬中道還朝。此道雖較劍門道紆遠,但稍平坦。[37]杜甫又有《閬州奉送二十四舅使自京赴任青城》(《全唐詩》卷二三四)等詩,皆自閬中道往來蜀中。
9.薛舒
《贈李十五丈別》[38]約大曆元年(766)作於夔州。又《奉寄李十五秘書二首》題注:“文嶷。”詩雲“衣冠八尺身”,“玄成負文彩”。[39]黃鶴注謂與此詩“不聞八尺軀’、“玄成美價存”合,故知此“十五丈”爲文嶷。然本詩又稱“孤陋忝末親”,《奉寄李十五秘書二首》絕無言及,且前後稱谓互異,僅行第偶合。姑存疑。
本詩又雲:“北迴白帝棹,南入黔陽天。汧公制方隅,迥出諸侯先。封內如太古,時危獨簫然。”時李十五經夔州往黔州。《九家集注》引杜田《補遺》:“汧公,李勉。按舊史,上元初爲梁州刺史、 山南西道防禦使。李十五在峽中,往謁之。故子美作此詩爲別也。”[40]趙次公注:“然以舊史上元初言之,則在肅宗時。……相去七年矣。……然則,汧公又非李勉乎?以俟博聞。”[41]黃鶴注:“新 史謂嶺南節度使召歸,進工部尚書,封汧國公。……勉大曆四年方入嶺南,其歸在五年以後,公已死矣,無容言汧公,疑有誤。”[42]均發現以此詩汧公爲李勉,與史不合。錢謙益箋另有說:“李勉……後 曆河南尹,徙江西觀察使。大曆二年來朝,拜京兆尹。李十五自峽中往訪,正勉在江西時也。南入黔陽天,自黔取道之豫章也。…… 《新書》:大曆十年,拜工部尚書,封汧國公。此詩已稱汧公,知《新 書》誤也。”[43]黃生《杜詩說》批駁其說:“由蜀入豫章,一水之便,而反迂道以入黔陽,何爲者耶?”[44]由夔州往黔州之陸道極險峻,[45]入黔自須走此道,而謂李十五往江西亦取此道,注杜“錯亂地理”者莫此爲甚。黃生駁錢箋極是。但黃生從杜田說,謂李十五往梁州訪李勉,同樣錯誤。往梁州亦不當入黔,且李勉廣德二年亦已任洪州刺史。錢箋據其謬說,並疑《唐書》記勉封汧國公時間爲誤,錯上加錯。
今按,詩言李十五往黔州拜見長官明確無誤,此人必非李勉, 而乃時出任黔中者。《全唐文》卷三七五韋建《黔州刺史薛舒神道碑》:“至德初,遷渝州刺史。……累遷巫、溪二刺史,……寳應初,皇上以四郊多壘,五谿未安,乃拜黔州刺史、黔中經略招討官、觀察處置鹽鐵選補等、大理卿兼禦史中丞。……尋加金紫光祿大夫、禦史大夫、河東郡開國伯,……大曆十年四月二十五日,薨於溪州之 公館。”[46]碑稱“黔州刺史”,則爲其終官,大曆初薛舒當在黔州刺史任。其封爵非國公,然據職則必此人。疑詩有誤“汧公”當作薛公。
10.鄭虔、鄭審
杜甫與鄭虔、鄭審均交往極深。《八哀詩•故著作郎貶臺州司戶滎陽鄭公虔》:“簫條阮鹹在,出處同世網。他日訪江樓,含悽述飄蕩。”自注:“著作與今秘書監鄭君審篇翰齊價,謫江陵。故有阮鹹、江樓之句。”[47]此用阮鹹與叔父籍爲竹林之遊典,故知虔與審爲叔侄。《舊唐書•岐王範傳》:“鄭繇者,鄭州滎陽人,北齊吏部尚書述五代孫也。……子審亦善詩詠,幹元中任袁州刺史。”[48]今按,“述”當作述祖。《北齊書•鄭述祖傳》:
“鄭述祖,字恭文,滎陽開封人。……天保初,累遷太子少師、儀同三司、兗州刺史。”又稱述祖爲“鄭尚書”。[49]《唐代墓誌彙編》開元三六一《大唐故贈博州刺史鄭府君墓誌並序》:“高祖述祖,北齊侍中、開府儀同三司、尚書左僕射,謚平簡公。曾祖武叔,……父懷節,皇朝澧州司馬口衛州刺史。府君即衛州之長子也,諱進思。……夫人口口口氏,…… (闕文〕繇、雲、戎、願、遊等。”[50]“繇”以上有闕文,然據文意知其爲進思子,平簡公述祖後。《滎陽鄭氏(本柔〕墓誌銘並序》:“夫人諱本柔,字本柔,滎陽人也。……曾祖繇,皇博州刺史。祖審,皇秘書 監。”[51]此鄭審之後。《大唐故著作郎貶臺州司戶滎陽鄭府君(虔)並夫人琅瑘王氏墓誌銘並序》:“公諱虔,字趨庭,滎陽人也。…… 曾父道瑗,隨朗州司法參軍。大父懷節,皇澧州司馬、贈衛州刺史。 父鏡思,皇秘書郎、贈主客郎中、秘書少監。公則秘書之次子。”[52] 據此志知虔父鏡思與進思爲兄弟行,繇與虔爲從兄弟,審爲虔之侄。
11.鄭潛曜
《鄭駙馬宅宴洞中》,天寳年間作於長安。鄭駙馬爲鄭潛曜,尚玄宗第十二女臨晉公主。又《鄭駙馬池臺喜遇鄭廣文同飲》: “重對秦簫發,俱過阮宅來。”[53]錢謙益箋、朱鶴齢注均據詩意谓潛 曜爲鄭虔之侄。今以墓誌證之。《新唐書•孝友傳》:“鄭潛曜者,父萬鈞,駙馬都尉、滎陽郡公。母,代國長公主。”[54]《大唐故贈荊州大都督上蔡郡王(韋泚〕墓誌銘並序》:“又下制,冥婚滎陽鄭氏,即隋高密令道援之曾孫,澧州司馬懷節之孫,貝州清河尉銳思之女,尚舍奉禦萬鈞之妹。”[55]懷節爲鄭虔祖父,見前條引盧季長撰鄭虔墓誌。據此志,虔與萬鈞爲從兄弟,潛曜爲其從侄。
12.崔興宗
《九日藍田崔氏莊》[56]至德二載〔757〕陷賊中作。崔氏名興宗,王維內弟。王維有《秋夜獨坐懷內弟崔興宗》、《與盧員外象過崔處士興宗林亭》(《全唐詩》卷一二五,一二八)。崔興宗有《和王維敕賜百官櫻桃》(《全唐詩》卷一二九)。《唐才子傳》卷二王維:“別墅在藍田縣南輞川,亭館相望。嘗自寫其景物奇勝,日與文士 丘丹、裴迪、崔興宗遊覽賦詩,琴樽自樂。”[57]內弟谓舅之子,非谓妻弟。《唐代墓誌彙編》元和〇七四辛劭《唐朝请大夫唐州長史兼監察御史彭城劉公故夫人崔氏墓誌銘並序》:“夫人博陵崔氏,…… 曾祖檉,皇恒州井陘縣令。祖元續,皇左衛兵曹參軍。皆貫綜道德,窮達理要。考興宗,皇大理評事。”[58]王維母爲博陵崔氏,與興宗時代相近,或即其人。   13.韋氏妹郎伯
《幹元中寓居同穀縣作歌七首》:“有妹有妹在鍾離,良人早歿諸孤癡。”[59]此言其良人已歿。《九家集注》趙次公注:“蓋其夫已歿,夫之兄迎在鍾離。”[60]又《元日》至德二載〔757〕陷賊中作:“近聞韋氏妹,迎在漢鍾離。郎伯殊方鎮,京華舊國移。”朱鶴齢注:“今云郎伯殊方鎮,時尚未沒也。”谓作此詩時,韋氏妹之夫尚在。其釋“郎伯”與趙注不同:“婦人稱其夫曰郎曰伯。《詩》:自伯之東。”[61]今按,郎伯當是一詞,朱注引《詩》不當。趙注所言近實。韋氏妹之夫早歿,爲方鎮者是其夫之兄。郎伯乃妻稱夫之兄,如今俗云大伯子。劉克莊《處士妻十首•於陵》:“何必如郎伯,區區祿萬鍾。辟鑪並織屨,足了一生中。”[62]詠《論衡•刺孟》仲子去母避兄、 與妻獨處於陵事,用同杜詩。
14.翰林張司馬
《送翰林張司馬南海勒碑》題注:“相國制文。”詩云:“冠冕通南極,文章落上台。詔從三殿去,碑到百蠻開。”[63]司空曙有《送翰林張學士嶺南勒聖碑》(《全唐詩》卷二九二),或谓作於同時。張司馬,陶敏疑爲張漸。[64]《皇第五孫女墓誌銘並序》署:“中大夫、行中書舍人、翰林院待制、上柱國張漸撰。”[65]天寳十三載〔754〕閏十一月葬。今按《舊唐書•楊國忠傳》:“國忠之黨翰林學士張漸、竇華……憑國忠之勢,招來賂遺,車馬盈門,財貨山積。及國忠敗, 皆坐誅滅。”[66]則張漸當在天寳十五載後誅滅。此南海勒碑事,黃 鶴注引《新唐書•南詔傳》天寳七載玄宗詔何履光以兵定南詔,立馬援銅柱以還。然此詩舊編於幹元初。《舊唐書•地理志四》:“廣州中都督府,隋南海郡。……天寳元年,改爲南海郡。幹元元年,複爲廣州。”[67]杜詩言南海,例指廣州及嶺南。黃鶴注引南詔事當之,非是。《新唐書•南蠻傳》:“西原蠻,居廣、容之南,邕、桂之西。……至德初……合衆二十萬,綿地數千裏。署置官吏,攻桂管十八州。所至焚廬舍、掠士女,更四歳不能平。幹元初,遣中使慰曉諸首領,賜詔書赦其罪,約降。”[68]所谓南海勒碑,疑與此年約降西原蠻有關。此張司馬亦非張漸。
15.李都督表丈
《奉酬李都督表丈早春作》詩云:“力疾坐清曉,來時悲早春。轉添愁伴客,更覺老隨人。紅入桃花嫩,青歸柳葉新。望鄉應未已,四海尚風塵。”[69]“來時”,《文苑英華》等作“來詩”,宋本校:“一雲詩。”李都督,陳冠明谓即李若幽(國貞)。[70]《舊唐書•李國貞傳》:“李國貞,淮安王神通子淄川王孝同之曾孫。父廣業,劍州長史。國貞本名若幽,……上元初,改成都尹、兼禦史大夫,充劍南節度使。入爲殿中監。二年八月,遷戶部尚書、兼禦史大夫,持節充朔方、鎮西、北庭、興平、陳鄭等節度行營兵馬及河中節度都統處置 使,鎮於絳,賜名國貞。”[71]今按,杜甫爲舒王元名外孫之外孫,故稱孝同曾孫若幽爲表丈,年輩吻合。然成都舊爲蜀郡大都督府,至德二載〔757〕改成都府,稱成都尹。杜詩稱曾爲成都尹之嚴武爲中丞、大夫,乃其兼銜,無有稱都督者。《舊唐書•肅宗紀》:幹元三 年(760)“三月壬申,以京兆尹李若幽爲成都尹、劍南節度使”。[72] 其至成都亦不當在早春。疑此題“都督”當作都統,此詩當作於寳應元年〔762)春,時若幽已賜名國貞,充都統處置使鎮於絳。詩中 “來時”當作“來詩”。  
16.韓十四
《送韓十四江東覲省》,[73]上元二年〔761〕作於成都。高適有《酬別薛三蔡大留簡韓十四主簿》:“韓公有奇節,詞賦浚羣彥。讀書嵩岑間,作吏滄海甸。”[74]崔國輔有《送韓十四被魯王推遞往濟南府》(《全唐詩》卷一一九)。獨孤及有《喜辱韓十四郎中書兼封近詩示代書題贈》(《全唐詩》卷二四七)。後者陶敏考爲韓洄,並疑杜甫此詩之韓十四亦爲洄。[75]《全唐文》卷五〇七權德輿《贈戶部尚書韓公行狀》:“幹元中,……朝廷推其能名,除睦州別駕知州事,俄拜監察御史,又轉殿中侍御史,賜緋魚袋,充江西都團練判 官。……李梁公峴之充江淮選補使也,引爲判官。”[76]洄此期間蓋未曾入蜀。此韓十四非洄,當與高適詩之韓十四主簿爲同一人。
17.嚴遂州、蓬州
《行次鹽亭縣聊題四韻奉簡嚴遂州蓬州兩使君諮議諸昆季》, 約廣德元年(763)自梓州至鹽亭時作。詩云:“全蜀多名士,嚴家聚德星。長歌意無極,好爲老夫聽。”[77]諮議,谓嚴震《舊唐書•嚴震傳》:“嚴震,字遐聞,梓州鹽亭人。世爲田家,以財雄於鄉里。 至德、幹元已後,震屢出家財以助邊軍,授州長史、王府諮議參軍。東川節度判官韋收薦震才,用於節度使嚴武,遂授合州長史。”[78]《全唐文》卷五〇五權德輿《嚴公墓志銘並序》:“初,公從父兄侁,以含章好義,曆中執法,剖符盧山。同氣曰堅,曰霽,曰霔,皆卿才也。堅爲盛山、鹹安二郡守,霽以殿中侍禦史介於岷峨,霔四爲尚書郎。”[79]此嚴震諸從兄弟。《舊唐書•地理志二》山南西道:“蓬州,……天寳元年,改爲鹹安郡。至德二年,改爲蓬山郡。幹元元年,複爲蓬州。”[80]則嚴蓬州即嚴堅。盧山即雅州,疑嚴遂州爲嚴侁,後改官雅州。
18.李劍州
《將赴荊南寄別李劍州》詩云:“使君高義驅今古,寥落三年坐劍州。但見文翁能化俗,焉知李廣未封侯。路經灩澦雙蓬鬌,天入滄浪一釣舟。戎馬相逢更何日,春風回首仲宣樓。”[81]李劍州,陶敏谓是李昌巙,[82]引《舊唐書•杜鴻漸傳》:“永泰元年十月,劍南西川兵馬使崔旰殺節度使郭英乂,據成都,自稱留後。邛州衙將柏貞節、瀘州衙將楊子琳、劍州衙將李昌蠛等興兵討旰。”[83]及《資治通鑑》大曆元年(766)八月:“以柏茂琳、楊子琳、李昌巙各爲本州刺史。”[84]並系此詩大曆三年作。今按,此詩舊系廣德二年〔764〕作。 時杜甫欲下峽,故雲“將赴荊南”,且預計“路經鏖澦”。大曆三年正月,杜甫去夔州出峽,然此時不可言“路經灩澦”。此詩仍當從舊次所系,非作於大曆三年,此李劍州亦是另一人。 
19.董嘉榮
《寄董卿嘉榮十韻》,廣德二年作於成都。詩云:“聞道君牙帳,防秋近赤霄。下臨千雪嶺,卻背五繩橋。……會取干戈利,無令斥候驕。居然雙捕虜,自是一嫖姚。”[85]時嚴武用兵西山,董卿爲 其屬下軍將。《全唐文》卷三七七楊譚《兵部奏劍南節度破西山賊露布》:“八國招討副使左羽林大將軍董當、左羽林軍將軍董旁郎、 董畢郎、右羽林董利、董哥弄、左驍衛將軍董利峯、左武衛將軍董奉仇……統八國子弟八千餘衆,……十八日,都知西山子弟兵馬副使左金吾衛大將軍攝臨翼郡太守董卻曲、左羽林大將軍兼靜(川)郡太守董元智、右羽林大將軍兼蓬山郡太守董懷恩、右驍衛將軍兼歸城(誠)郡太守董思賢、江源郡太守董懿、右驍衛大將軍董仁罷、折衝董弄封等,領八郡驍勇,並蕃漢武士等七千人,自蓬娑路取牙山。”[86]此天寳年間事。諸首領皆爲董姓,爲西山八國羌僚族內附部落首領。《歷代法寳記》載大曆元年杜鴻漸入蜀,有“節度副使牛望仙、李靈應,歸誠王董嘉會、張溫”等與之對答,談及嚴武在蜀當日“被差充十將領兵馬上西山,打當狗城”。[87]《舊唐書•地理志四》劍南道松州下都督府:“悉州,……天寳元年,改爲歸誠郡。”[88]《歷代法寳記》之“歸誠王”疑指歸誠郡之部落首領。董嘉會疑與杜詩之董嘉榮或爲同一人,或爲同族,當爲歸誠郡部落首領,充嚴武部下將軍。 
20.李鼎
《太子張舍人遺織成褥段》詩云:“李鼎死歧(岐)陽,實以驕貴盈。來瑱賜自盡,氣豪直阻兵。”[89]來瑱被誅在廣德元年(763)此詩約廣德二年作於成都。《舊唐書•肅宗紀》:上元元年(760) “十二月庚辰,以右羽林軍大將軍李鼎爲鳳翔尹、興鳳隴等州節度使。”二年六月“己卯,以鳳翔尹李鼎爲鄯州刺史、隴右節度營田等使。”[90]汪師韓《詩學纂聞》谓杜詩:“其述時事,每有史所不載者,……鼎爲鄯州刺史,而岐陽之死,不知其何以死也?”[91]今按,《册府元龜》卷六八三嫩守部•遺愛》:“李鼎爲鳳翔尹,百姓立生祠。鼎執表乞改置佛寺,度僧七人。許之。”[92]卷七〇〇《牧守部•貪黷》:“李鼎自鳳翔入爲衛尉卿,寳應六年貶爲思州長史員外置,坐贓也。鼎守鳳翔,以賄聞。雖去職,奸狀皆露。既行,賜死於路。”[93]此事新舊《塘書》等不載。
(本文作者系清華大學中文系教授〉

 

參考文獻
[1]《宋本杜工部集》卷一,續古逸叢書本(集),楊州,廣陵古籍刻印社影印,1994年,頁128 上。
[2]《文苑英華》,北京,中華書局影印,1966年,頁1746上。 
[3]《太平禦覽》,北京,中華書局影印,1960年,頁847上。
[4]《舊唐書》卷一二○北京,中華書局,1975年,頁3469。
[5]《全唐詩》,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1986年,頁142上——中。
[6]《舊唐書》卷一八三,頁4727——4728。
[7]周紹良主編《唐代墓誌彙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頁1243——1244。
[8]同上書,頁1588。
[9]《錢注杜詩》卷一,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頁28。
[10]郭知達《新刊校定集注杜詩》卷二,北京,中華書局影印。1982年,頁24;又清嘉慶刻本。此本一般稱《九家集注》。
[11]黃希、黃鶴《補注杜詩》卷二,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069冊,頁75上。
[12]《全唐文》,北京,中華書局影印,1983年,頁3728下。
[13]《宋本杜工部集》卷一,頁130上。
[14]《舊唐書》卷一九○頁,5017。
[15]《唐代墓誌彙編》,頁1622。
[16]《唐代墓誌彙編》,頁1103。
[17]《朝野僉載》卷六,北京,中華書局,1979年,頁144。
[18]陶敏《全唐詩人名匯考》,沈陽,遼海出版社2006年,頁373。
[19]《晉書》卷一一〇,北京,中華書局,1974年,頁2838。
[20]《宋本杜工部集》卷二,頁140上。
[21]阮閱《詩話總龜》,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7年,頁298。
[22]《宋本杜工部集》卷二,頁141下。
[23]《全唐文》,頁6290下。
[24]《宋本杜工部集》卷四,頁155下。
[25]朱鶴齢《杜工部詩集輯注》卷八,韓成武等點校,保定,河北大學出版社2009年,頁 319。
[26]《冊府元龜》,北京,中華書局影印,1960年,頁5159上——下。
[27]《宋本杜工部集》卷四,頁158下——159上。
[28]《唐會要》,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頁1692。
[29]《錢注杜詩》卷五,頁157。
[30]《杜詩詳注》卷一二,北京,中華書局,1979年,頁1056。
[31]《宋本杜工部集》卷五,頁167上,下。
[32]同上書卷一二,頁256上。
[33]《補注杜詩》卷一〇,頁197上。
[34]《錢注杜詩》卷四,頁126。
[35]《舊唐書》卷一〇五,頁3229。
[36]《新唐書》卷一三四,北京,中華書局,1975年,頁4565。
[37]參嚴耕望《唐代交通圖考》(四)山劍滇黔區,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2007年,頁 1166。
[38]《宋本杜工部集》卷六,頁182上。
[39]同上書卷一五,頁284下。
[40]《新刊校定集注杜詩》卷一二,頁20。
[41]林繼中《杜詩趙次公先後解輯校》戊帙卷三,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頁955—956。
[42]《補注杜詩》卷一二,頁241上。
[43]《錢注杜詩》卷六,頁187。
[44]黃生《杜詩說》卷一一;《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5)濟南,齊魯書社影印,1997 年,頁489上。
[45]參嚴耕望《唐代交通圖考》(四)山劍滇黔區,頁1300。 
[46]《全唐文》,頁3814上——下。
[47]《宋本杜工部集》卷七,頁192下——193上。
[48]《舊唐書》卷九五,頁3017。
[49]《北齊書》卷二九。北京,中華書局,1972年,頁397,398。 
[50]《唐代墓誌彙編》,頁1405——1406。
[51]吳鋼主編《全唐文補遣》(8)廣西安,三秦出版社2005年,頁132下。
[52]吳鋼主編《全唐文補遣•千唐志齋新藏專輯》,西安,三秦出版社,2006年,頁249 上——下。
[53]《宋本杜工部集》卷九,頁214上;卷一〇,頁224下。
[54]《新唐書》卷一九五,頁5581。
[55]吳鋼主編《全唐文補遣》(3)西安,三秦出版社,1996年,頁41下。
[56]《宋本杜工部集》卷九,頁219下。 
[57]傳璇琮主編《唐才子傳校箋》〔1〕北京,中華書局,1987年,頁300。
[58]《唐代墓誌彙編》,頁1999。
[59]《宋本杜工部集》卷三,頁151下。
[60]《新刊校定集注杜詩》卷六,頁20。
[61]《杜工部詩集輯注》卷三,頁113。
[62]《全宋詩》卷三〇七五,北京大學出版社,1998年,頁36690。
[63]《宋本杜工部集》卷一〇,頁226上。
[64]《全唐詩人名匯考》,頁393。
[65]吳鋼主編《全唐文補遣》(7)西安,三秦出版社,2000年,頁56上。
[66]《舊唐書》卷一○六,頁3247。
[67]同上書卷四一,頁1711—1712。
[68]《新唐書》卷二二二下,頁6329。
[69]《宋本杜工部集》卷一一,頁240下。
[70]陳冠明《杜甫親眷交遊行年考》,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頁46。
[71]《舊唐書》卷一一二,頁3340。
[72]同上書卷一〇,頁258。
[73]《宋本杜工部集》卷一一,頁244上。
[74]《全唐詩》卷二一二,頁497中。
[75]《全唐詩人名匯考》,頁451,397。
[76]《全唐文》,頁5157下。
[77]《宋本杜工部集》卷一二,頁253上。
[78]《舊唐書》卷——七,頁3404—3405。
[79]《全唐文》,頁5143下。
[80]《舊唐書》卷三九,頁1536。
[81]《宋本杜工部集》卷一三,頁259上。
[82]《全唐詩人名匯考》,頁402。
[83]《舊唐書》卷一〇八,頁3283。
[84]《資治通鑒》卷二二四,北京,古籍出版社,1956年,頁7192。
[85]《宋本杜工部集》卷一三,頁262上。 
[86]《全唐文》,頁3833下——3834上。
[87]《大正藏》(511)頁188上。
[88]《舊唐書》卷四一,頁1703。
[89]《宋本杜工部集》卷四,頁157上。
[90]《舊唐書》卷一〇,頁260,261。
[91]收入《清詩話》,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頁460。
[92]《册府元龜》,頁8154上。
[93]《冊府元龜》,頁8352下。


 

原载:中華文史論叢(2011.4,總第一○四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170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