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近代文学研究

近代学人日记的史料价值

卢毅

  与其他日记相比,近代学人日记除了记载学者的活动和交游,更侧重于记述其学术思想,因此是研究学术史的第一手资料。在著名的晚清四大日记中,有三部便是学人日记,分别为李慈铭的《越缦堂日记》、孙宝暄的《忘山庐日记》和叶昌炽的《缘督庐日记》。到了民国时期,著名的学人日记主要有胡适、顾颉刚、鲁迅、周作人、钱玄同、吴虞、黄侃和吴宓等人的日记,这为我们研究近代学术史提供了丰富的资料。概括说来,近代学人日记的史料价值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深刻揭示作者的内心世界。在中国近代学术史研究中,尤其是人物研究,该研究对象所撰写的著作文章无疑是我们最常引用的史料。不过相对于公开发表的著述,日记由于更私人化,所以往往能更真实地反映作者的内心态度和所思所想。鲁迅曾言:“从作家的日记上,往往能得到比看他的作品更其明晰的意见。”说的也就是这个道理。
  这里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来看。众所周知,钱玄同向来以激进著称,尤其是他“废除汉字”的主张更是惊世骇俗。1923年1月,他在《汉字革命》一文中便明确把废除汉字的时间明确定为十年。如果仅仅从这篇文章来看,他无疑是相当偏激的。但事实上,钱玄同在撰写此文的同时,还在1923年1月17日的日记中说了这么一段话:“汉字在将来总是废除成的,不过究竟是在若干年后,则此次没有把握,我那篇文章以十年为期,不过是聊作快语,以鼓励同志罢了,实际上恐未必能够这样称心如意。”这说明他此时对这一问题已经有了比较客观冷静的认识,并不像公开发表的文章表现得那么偏激。所以,我们说日记往往能更深刻地揭示作者的内心世界。
  第二,借助近代学人日记,可以弄清一些真相,纠正以往的讹误。因为日记是每天记载,记录下了作者当天的主要活动,这就为我们校订一些长期以来以讹传讹的史实错误提供了有力依据。
  例如,梁启超在1929年1月去世后,天津《益世报》刊登了许多挽联,其中有一条写的是“文字收功神州革命,生平自许中国新民”。《益世报》在发表这条挽联时把作者记成了钱玄同,以至于后来出版的《梁启超年谱长编》也引用了这个说法。但我们在胡适日记中却发现,他在日记中也说自己为梁启超写了一条挽联,内容则与这条一模一样。由此可见,这条挽联的作者应是胡适而不是钱玄同。恰好,钱玄同在日记中也记载了胡适的这条挽联,明确说这是胡适写的。而且,钱玄同还记下了自己写的挽联:“思想革命的先觉,国学整理之大师”。所以用胡适、钱玄同二人的日记来对勘,我们可以断定《益世报》与《梁启超年谱长编》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应当纠正过来。
  第三,近代学人日记之所以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还在于它往往保存了一些在其他地方再也难以觅见的珍贵资料。
  比如,很多人都听说章太炎晚年曾编过一份“章门弟子录”,章太炎、钱玄同、鲁迅、周作人都提到过此事。然而遗憾的是,目前还未见有人完整地引用过这份“弟子录”,它很可能就没有保存下来。但我们却可以在《钱玄同日记》中发现,他在1933年1月2日和7月3日两次提到了“弟子录”。从中我们可以得知,章太炎最初编的“弟子录”包括22人,这份名单在钱玄同1月2日的日记中有明确记载。此后,章太炎在1933年3月又对“弟子录”做了修订,增加了原先没有的周作人等人,这也就是钱玄同7月3日看到的那份。今天看来,钱玄同当时在日记中的随手记载,无意中为我们保存下或许是目前关于“章门弟子录”独一无二的、最为详细的资料,日记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由于近代学人日记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因此一向为研究者所倚重,利用得也较为充分。不过就笔者所掌握的信息而言,如今至少还有几部学人日记值得人们更深入地发掘。
  一是《钱玄同日记》。上文所举的三个例子都与这部日记有关,足以说明其重要价值。鲁迅博物馆也十分重视这套日记,并已将之影印出版,一共12卷。但遗憾的是,由于钱玄同的笔迹非常潦草,一般人士辨识起来难度很大,因此利用率其实不高。据悉,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杨天石先生组织一批人经过长期努力,业已整理出这部日记,拟将出版。这个整理本的问世,必将为研究者提供更多的便利,值得期待。
  二是《朱希祖日记》。朱希祖是章门弟子之一,又长期担任北京大学、中央大学史学系主任,其日记的史料价值自然很高,从中可以窥见民国史学界的许多内情。但至今只有个别学者零星利用了国家图书馆收藏的少量日记,而大部分年份的日记仍未公开。笔者听说朱希祖的孙女现在正搜集整理她祖父的著作(包括日记),并即将公之于世。这对相关领域的研究者来说,应当是一个盼望已久的好消息。
  三是《杨树达日记》。杨树达是近代著名学者,著名语言文字学家,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委员,曾被陈寅恪称为“当今文字训诂之学第一人”,足见其学术造诣之精深。他生前留下了一部日记,其中不仅记载了自己的许多学术见解,而且还经常对当时的学界名流予以臧否,这就为我们了解学者之间的互相评价提供了宝贵材料。但目前大多学者只能依据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积微翁回忆录》,这是杨树达本人在日记的基础上改写而成的,做了许多删节,并非全貌。而全套的《杨树达日记》现收藏于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尚待进一步挖掘。如能全部刊布以飨读者,那更是一件造福学界的盛事。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报》2011年11月
收藏文章

阅读数[141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