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长篇小说连载

只有青山不改(四)

卢星原

  扬州城处于大战之前,而此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武昌城,也似乎在等待一场厮杀的到来。

  李自成自四月初进入武昌城后,武昌几乎成为了一座空城。左良玉在兴师东下之时,曾对武昌的百姓大加劫掠,而今闻大顺军又至,那更是逃得飞快,因为依他们所知,李自成的大顺军就是一帮匪寇。

  经几日布置,李自成已将几路大顺军分别布防于武昌周围,郝摇旗和田见秀分别镇守与大东门和小东门;袁宗第驻防汉阳,以和武昌犄角相应;刘芳亮扎营黄州,拟保大顺军东路通畅。

  这日,李自成觉得稍有闲暇,同时也想查看一下武昌的地形,于是和刘宗敏宋献策等一班文武官员登上蛇山。

  登山之间,李自成看见江边山上立有一楼,心想这定是那有名的黄鹤楼了,于是对跟随的文武官员道:

  “看来前面就是赫赫大名的黄鹤楼,何不登楼一看?”

  当李自成等来到楼前定眼一看,只见这黄鹤楼由主楼、配亭和廊院三部分组成。三十六根粗壮砥柱支撑起近二十丈高的主楼,四面四层,飞檐斗拱,四周共有三十六个“龙头”翘角,每个角梁前端均挂有铜铸风铃,第四层的歇山骑阁正面高悬的横匾上面高题着“黄鹤楼”三个金色大字。配亭和廊院中,有几个道士正在洒扫。

  见得众人前来,从廊院中走出一位老道,只见他鹤眉童颜,上前稽首道:

  “无量天尊,贫道有礼了。”

  站于李自成身后的将领白旺,忙从旁喝道:

  “我大顺皇帝驾临,还不跪拜?”那老道闻言,诧异作色道:

  “贫道只听闻有大明皇上,何来大顺皇上?”

  那白旺见那老道并无下跪之意,正欲拔刀向前,被李自成喝止:

  “还不给我退下!”白旺见此,只得唯唯而退。

  自成此时,心中对老道的无礼虽有怒气,但颜面上完全是一副宽容的神态。因为自从败出西安后,被阿济格大军穷追,先至商州,后退襄阳,再经荆门,一路退到武昌,和清军大小十几战全无胜绩。所到之处的百姓也是闻风而走,所弃辎重无数,粮草无从征集,将士的士气已低至极点,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军纪不好,而这也导致百姓普遍地对大顺军怀有敌意,故而,李自成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刁买人心的机会。

  在老道的带领下,李自成和手下登上了黄鹤楼的楼顶,四周望去,景色尽收,那滚滚东去的长江似一条黄带流向烟波浩渺的天边,江对面的龟山草木葱郁,和这边的蛇山形成两山夹江而锁的景致。

  “此楼端的十分雄壮。”

  面对四方景色,李自成心情似乎好了许多,于是向跟在身边的老道问道:

  “我自寡闻,还请问道长,此楼是何人所建?”

  那老道见李自成问及,赶紧上前答道:

  “此楼乃一辛姓寡妇所建。”

  自成听得此话,哈哈大笑道:

  “道长欺我!此楼壮雄无比,岂是一妇人所能建成?”

  “贫道岂敢相欺将军,且容贫道慢慢道出缘由。”那老道边说边将手中的拂尘甩上左肩。

  那老道将手指向楼下的一处道:

  “此处叫黄鹤矶,可多年以前却叫黄鹄矶,为来往船只停靠和船工歇脚之处。有一姓辛的寡妇,见其处做得生意,乃在此处开起一小酒店,生意自是不错。”

  见李自成听得仔细,那老道接着道:

  “一日,一位衣着褴褛、骨瘦如柴的老道进得辛氏小店,对辛氏说自己冻饿至极但无分文,求辛氏施些好酒好菜与他,那辛氏心善,见其可怜,乃供上好酒菜,那老道食罢不谢而去。”

  李自成听到此处,不由笑道:

  “那道士恁的奇怪,我若是让人白送一顿好酒饭,定然万千感谢!”

  “怪诞之事还在后边。”老道接着说道:

  “自此之后,那老道每日必至,只管要那好酒菜吃喝,却并无一个铜板相付,那辛氏也不相较,只管奉上好酒菜。月余后的一日,那老道吃罢,对辛氏说:‘吾将外出云游,特来告辞。前在汝店白食多日,无以为谢,现留一物与汝,汝能令其歌舞招客。’说罢,将手中之箸在墙上画出一只黄鹤,然后将箸指向店外的水井道:‘此井将变水为酒,取之无尽,可保汝富足。’说毕,老道遁去无踪也!”

  “那老道原是仙人。”李自成心里暗想:朕若是能得仙人相助,何至落得现今田地。于是催问道:

  “那后情若何?”

  “那辛氏对老道之言犹未全信,乃欲淘取那井中之水试饮,然未及近前,已闻酒香漫鼻,饮之则觉甜饴沁心。唤那墙上黄鹤,那黄鹤竟煽翅而下,且歌且舞。从此辛家酒店宾客盈门,那小酒店也变成了大酒楼。”

  “原来这黄鹤楼就是那辛氏这样建的。”李自成觉得已经有了答案。

  “非也!”老道接着道:

  “十年后的一日,那遁去的老道又至,辛氏仍将好酒菜招待于他,当那老道问及辛氏还有何未心之事时,那辛氏道:‘现今客多,酒是不缺,但缺肉耳。那井若是出酒之外,还能出糟,养些猪豚,将是更好。’那老道听罢,默然片刻,忽哈哈大笑不止,随后呼唤一声,那黄鹤随即飞至,老道骑上黄鹤,飞天而去。再看那墙上,所画黄鹤已然不见,只留下四行大字。那井中更是全无酒香,只是一洼清水。”

  “那墙上所题何字?”自成急切地问道.

  “那墙上所题字为:”那老道顿了顿朗声道:

  “行善为图报,贪心比天高,得寸又进尺,有酒还要糟。”

  “此时辛氏幡然觉悟。”老道接着道:

  “于是辛氏用家产于此地建起一座高楼,供游人登临观景感怀,此楼名辛氏楼。后人因其故事故改曰黄鹤楼耳。”

  听得老道所讲,自成深感其中之理,一时若有所悟。随老道下至二楼,只见大厅之内的墙上,题满了各代名士骚客的诗词之作。李自成心中有事,那崔颢、白居易、贾岛、陆游、杨慎、张居正所题诗赋皆是一眼而过,唯在那李白的题诗前驻足良久。

  那李白的两首

  一曰:

  《黄鹤楼送盂浩然之广陵》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二曰:

  《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那诗中所道的“唯见长江天际流”和“西望长安不见家”此时已渗入李自成心扉,李自成心中思忖道,想当时,千军万马踏破北京,称孤道寡,转眼间,就被清军击败,一路溃奔,陷入那亡命无路之境。若知会这般天翻地覆,还不如早早遁入空门,远离那尘间之事。思于此,李自成向老道拱手一揖道:

  “今日与道长一谈,如拨云见日。现即告辞,还望来日再蒙道长赐教!”那老道闻得此言,略微顿住,然后稽首道:

  “贫道和将军定有此缘,还望将军一路走好。”

  在回驻跸的路上,一个想法,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李自成的脑海之中。

收藏文章

阅读数[163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