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小说原创

一支烟

汪德国

  想想这件事,真是觉得有点儿不是味道,回来与妻子一说,妻子怪罪道:“下次会不会再像没吃过烟似的,那样惨啦?会不会只跟没喝过酒那样,在那么死喝啦?要把老张喝死了,看你们怎么办,他老婆不把你和老汪撕了吃了!”
  
  其实事情的开始小到不能再小了。昨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老汪来到我家,说是他的一个亲戚去年也搬到了我们小区住,不知在哪一幢,那哪一单元哪一号住。老同学说,儿子结婚,请他喝喜酒,不亲自来请一下,不像话的,可没他的电话号码,找不到他家,让我带一下。那不是件容易的事啊,不就是老张吗,昨天我还到他家约他去打牌呢。于是我就说:“别急呀,我们吃过饭再去也不迟的。”老汪说:“那干嘛呢?去了再回来在你家吃饭也不迟呀,去说过后,我们喝酒多爽呀!”,想想老汪也有道理,我就带着老汪向老张家走去。
  
  到老张家时,老张正在烧菜,系着围裙挺像那么回事的,老张老婆正在沙发上躺着看电视。看到我们来了,老张像是比平时嗓门大一点了的吩咐他老婆道:“老婆呀,老表来了快倒杯茶呀!”,老张老婆这才从沙发上站起来,到了两杯茶,老汪一杯,我一杯,然后不动了。老张看到后,又吩咐道:“烟在茶几抽屉里,拿给老俵吃呀。”老张老婆好像老大不情愿的又去拿烟来散,他先递给了老汪一支,等我的手要有所表示的时候,她却又停住了,递烟的手在那一动不动的停住了,叫我的手伸也不是,缩也不是,有了一个短暂的定格!正好这时老张的一道菜做完了,走了过来,看到这情形,把烟拿了过来,向我递过来说:“你这个大烟鬼子,在我家客气什么呀?抽吧!”而我却像是从梦中醒过来似的说:“不客气、不客气......”说实话,那是我的思维好像凝固了,僵硬的从老张手里接过一支烟,下意识的摸出打火机,那支没什么特别之处的香烟,居然也冒出了毫无生气的缕缕灰白色的烟雾......
  
  在老汪向老张夫妻俩说明来意后,老张说:“那好啊,那天我一准去,那你们在这吃中饭吧?”我还没开口,老汪先笑着说道:“不啦不啦,在你两家谁家吃饭都一样,不过,老林家嫂子饭已做好了,正等着到他家去喝酒呢!老林你说是吧?”“是…是…是!”我嗫嚅着说:“是的,我老婆饭已做好了,走,老张,我们一道到我家去喝酒,老汪爱喝酒,你嫂子做了几个菜,咱哥们喝几杯。”老张也没怎么拉扯,向他老婆笑着说:“老婆,那我就到老林家喝酒去啦,行不行?”“行行行呀,嫂子菜都做好了,你就去吧……那老表哥,下次来,一定要在我家吃饭哟!一定的!”老张老婆脸上顿时堆上了笑容说。
  
  哪知在我家酒过三巡之后,我的思绪不知咋地,又回到了刚才的那一幕。一个答案没来由的在我头脑中像泥鳅一样滑了出来——老张老婆为什么不给我香烟了,一定是昨天我到他家约老张打牌时,等了一会儿,吃了老张两根烟!当时我就发现老张老婆的脸色有什么异样,没在意,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心里一阵的悸动,又像有时酒喝多了,胃里难受而又吐不出那样作恶,哽在喉间的那句话,恁是没掖住:“老张呀,老张,你老婆你老婆干嘛散烟不散给我呢,你叫我老脸朝哪放!我当时真是懵掉啦!”,老汪也是个挺痛快的家伙,赶紧附和道:“老表呀,老表,表嫂做得是有些过分了!”“别生气,别生气,老林,这个婆娘让我回家再收拾她!来我罚一杯酒,赔罪了。”说完仰脖子,一大杯酒干了。我也端起杯子,一饮而尽,老汪呢,他是个什么主,恨不得把杯子都吞到肚子里去了!那一顿,我们三人喝掉了三斤多银星酒!
  
  哪知第二天,听老张家那一幢他的邻居说,老张住院了,为什么呢?听人家说,那天傍黑,只听到老张和她老婆敞着嗓子在家吵嘴,什么烟儿长烟儿短的,老表长老表短的,又是哭又是闹的,不知出了什么事。吵着吵着老张的高血压犯了,倒在了他家沙发上,他老婆只好赶紧打120,把他送到了市医院。还好,老张只是轻微脑充血,挂了几瓶水,好了,只是还要在医院住几天,观察观察才能出院而已……
  
  

收藏文章

阅读数[510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