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小说原创

看不见的苗寨

石一鳴

1

虚侠客结束了五年的浪游,这一天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京城。他刚踏入京城的大门,就被游乐皇帝召进宫里。一见面,游乐皇帝就迫不及待地问:“鸟人,这些年到过了哪些地方?说来听听。”虚侠客非常的不情愿,几年不见,皇帝一见面就叫“鸟人”,这很不体面。于是他就对游乐皇帝说:“皇上一见面就叫鸟人,我怎么成了鸟人呢?我是一个侠客。”游乐皇帝听他这样一说,便哈哈大笑:“怎么啦,难道这名字不好吗?难道你想变成伪中玄那样的无鸟之人吗?叫你鸟人,是因为你这只鸟这些年到处飞,想打听你的消息都很困难。不说这些了,说说这些年你到过哪些地方,哪个地方比较好玩、新奇?”虚侠客于是便从京城出发说起,一路南下,经山东到江浙,赏尽了江南的美女和山水;然后西行,来到湖广,再向西,探秘西南的风俗人情;后再北上,到蜀中,到西北,观戈壁,阅沙漠,这样转了一圈就回到了京城。游乐皇帝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拍手叫绝。特别是当虚侠客说到西南有一个民族叫做苗族,那里的姑娘天下一绝,那里的风俗更是闻所未闻时,游乐皇帝仿佛已经来到了这地方,看到了美丽的姑娘,美丽的村寨,古朴的风俗。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让虚侠客带路,去苗寨看看。他把国家事务交给大臣于歉,便带上虚侠客和伪中玄匆匆地上路了。

2

经过一个多月的日夜兼程,他们来到了被称为五溪蛮居住的村庄里。他们来到这里看见的人,基本上与汉族没有什么分别。这些人已经穿上汉服,说着汉话,已经被同化。他们继续向西行走,这天来到了边城的驻营。驻营长官向皇帝介绍这里的风土人情。他带着皇帝他们登上他们引以为傲的城墙。他对皇帝说,这垛墙长达300多里,是皇帝的祖父万历皇帝时,朝廷为了镇压这里的龙西波起义,便修筑了这垛边墙。边墙东边的苗民已经被同化,我们把他们叫做“熟苗”,而在边墙以西的地区,是至今还没有被同化的苗族,我们把他们叫做“生苗”。皇帝听着驻营长官的介绍,站在边墙上,向西边的广大地区望去,只见群山巍巍,一眼望不到边。他用手指着西边,对驻营长官说:“那边有一个苗寨叫做团寨,你可曾听说过?”驻营长官点了点头,回答道:“是听说过,但只知道在西边,却怎么也寻找不到。前几年我带几千人马,向西去寻找,最终还是空手而归。”皇帝转过头来问虚侠客:“鸟人,你说你到过那个苗寨,现在是否还有印象?”虚侠客也往西边看了一眼,便摇了摇头。皇帝还是把眼光望着西方,说道:“听说团寨是一个很神秘的村寨,姑娘一绝,神功一绝,可有此事?”虚侠客点了点头,驻营长官也点了点头。而伪中玄却说:“他们的神功有我的厉害吗?”驻营长官说:“我也只是听说那里的苗人神功比较厉害,也没有真正接触过。而不知伪大人练的是什么功夫?”皇帝乐道:“他一个无鸟之人,还能练什么功,当然是葵花宝典了。”皇帝他们走下城墙,在驻营中住了一晚,决定第二天向西边去寻找那个叫做“团寨”的苗寨。

3

驻营长官为了皇帝的安全着想,要派军队保护他们,却被皇帝拒绝了。皇帝说,有虚侠客和伪中玄这两大高手在身边,抵得过千军万马。皇帝只要求驻营长官找一个翻译,到生苗那边去,语言不通,必须得翻译,否则怎么去团寨呢?于是皇帝他们带着一个翻译向边城的西边走去。他们顺着一条小溪而上,走了二十几里山路,却连一只鸟都没有看见。皇帝问虚侠客:“这条路是不是当年你走过的路?”虚侠客看了一下地势,他只有摇头,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他们继续顺着小溪而上,行到了水穷处,看见一座庙宇。这座庙宇破旧不堪,他们转了一圈,准备坐下来休息,却好像听见什么声音似的。伪中玄走出庙宇,看见一个头戴青帕的男人正向山的那边走去,于是他飞步上前,把这个人抓了过来。伪中玄把刀架在这个人的脖子上,叫他不要乱动。皇帝制止伪中玄把刀拿下,叫翻译问这个人一些话。皇帝问:“你知道团寨怎么走吗?”这个人只是摇头。皇帝又问:“你知道团寨的神功和一些其他故事吗?”这个人说知道一些。这个人四十多岁的样子,他说那年,团寨的一伙会神功的人来到他们寨子表演,那真是一个“绝”了得。他指了指伪中玄手里的刀,认为这根本算不上刀。他告诉皇帝他们,团寨苗师傅的那把大刀才算大刀,要几十个人才能抬得起,而苗师傅却能在刀上行走如飞。他通过打听得知,苗师傅的这把大刀长12米,重1吨多。苗师傅要走上去,先将大刀斜放成35度,使其刀尖离地8米左右,刀刃朝上。头发触其刀刃,一吹即断,红布覆盖,一拉成两截,刀刃非常锋利。而苗师傅却能赤着脚在倾斜的刀刃上行走,并且还要在刀刃上表演“金鸡独立”、“雄鹰展翅”、“头顶倒立”等各种高难度造型。皇帝他们听这个苗人的介绍,觉得这功夫实在了得,比起伪中玄用来杀人的功夫厉害多了。这个苗人还告诉皇帝,苗师傅除了走大刀外,还能上刀山。苗师傅用头发或绸布试刀后,身背象征性的衣物,腰插牛角号,脚踏九宫步,在锣、鼓、钹、镲等乐器的伴奏下,绕场三周,而后空手赤足攀爬刀梯,每上一级均做雄鹰展翅、倒挂金钩、飞燕临空、犀牛望月等高难度绝技神功,上至顶端后吹响牛角,坦胸露腹横亘于三角钢叉以大鹏展翅式旋转数圈,随后逐级而下。这个苗人看看天色,说:“我得回去了,否则孩子就没得晚饭吃,你们要去团寨,向西边走便是了。”于是他便告别皇帝他们,向东边走去。伪中玄示意皇帝,把这个苗人咔嚓了。皇帝责怪他:“我们是出来游玩的,不是来杀人的,你这个无鸟之人就知道杀!”皇帝叫虚侠客送给这个苗人一些银两。他们也看了天色,已是下午时光,今晚只能在这个破庙里住上一晚了,等到明天再继续西行。于是他们开始收拾这个破庙,找了一间干净的作为栖身之所,然后取下干粮作为晚餐。这样的露宿野外,以前皇帝游玩的时候是经常性的,所以他认为这还有一个地方落脚,已经不错了。而伪中玄没有出门游玩过,对于这样的生活他有点不习惯,但他不敢说出来,否则皇帝又要责怪他了。

4

天刚蒙蒙亮,皇帝他们便已收拾妥当。他们一早就翻过了一座大山,淌过一条溪流。约莫下午时分,他们来到一个村庄。这村庄全是茅草屋,门前有一坝田野。他们此时又饥又渴,于是便快步走进村庄里。他们敲开了进村庄的第一家的门,从里面走出一对老者。这两个老者头戴青帕,身上衣物也是青色的,他们脸上的皱纹显示着他们老得足以死去。翻译上前去搭话,问这对老者有没有吃的。老者推开门,让他们进屋里去看看。皇帝他们走进屋里,映入眼帘的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皇帝他们又问老者的孩子哪里去了。老者回答,自己的孩子许多年前就战死了。五个孩子跟着龙西波起义,起义失败后,全被抓起来砍头了。皇帝他们又问为什么要起义反抗,老者抹了一把眼泪回答:“你们看见的,这没有吃没有穿的,而官家征的粮又重,所以龙西波他们实在无法忍受了,只有起义反抗。”这样的情景,使皇帝非常震惊,以为在自己的治下,天下应该是太平的,老百姓应该是过得很幸福,没想到这里尽如此的难以形容。皇帝他们给了老者一些银两,并向他们询问团寨的事情。老者想了想,便告诉皇帝他们,“听说龙西波也是团寨那边过来的,我没有见过其本人,但他的神功是最厉害的。而团寨那些会神功的师傅许多年前来到我们的村寨表演过,主要是吸收年轻人参加他们的起义。他们会斜走大刀,上刀山,下火海,捞油锅,引火烧身,口含红犁,吞碗,赤手取火,竹竿竖蛋,金枪穿喉等。”皇帝他们说斜走大刀和上刀山已经知道了,而后面的几种没有听说过,于是他们便请老者为他们讲述。老者沉思了一会儿,便慢慢地为他们讲道:“下火海是苗师傅用4至12块不等的铧口在火炉中烧得通红,再将其铺设在木板或地上,然后由巴得造雪山水,烧香化纸,请祖师到堂佑护。巴得吹响牛角,鼓锣齐起。苗师傅脱掉鞋袜,赤脚依次从煅红的铧口上踏过。当苗师傅赤脚踏过煅红的铧口时,只见其足下火星四溅,青烟随即从他的脚板底下嗤嗤冒出。捞油锅是先架好铁三脚,将盛有油的铁锅搁置其上,猛火使油煎至翻滚。望着锅里滚滚翻腾的油,苗师傅捋衣挽袖,赤手捞出预先投入锅中的钱币或其它的物件。物件取出后,苗师傅的手毫无烫伤痕迹。引火烧身是苗师傅将一火把点燃,然后口念咒语,手持着火把挥舞着将火焰引向赤身裸腿的身体各处而不会烧伤。仙人合竹是苗师傅将一根长约两米,粗如脚拇指的竹杆破成两半,让相向站立的两个人把持竹片的端头,使两块竹片呈平行状,相距四十至五十厘米。苗师傅念诵咒语,卜卦祈祷,比划手势。渐渐地,持竹片的人分明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推动,竹片逐渐向内侧弯曲直到合拢。口含红犁是苗师傅将铧犁放入炭火中烧红,用铁夹将其从炭火中夹取出来,然后口念咒语,并将巳被烧得通红的铧犁送至嘴前,张口用牙将其衔于口中。吞碗是苗师傅用石头将碗砸碎,然后随意捡拾几可破碎的细块将其放入口中嚼碎并吞入肚中。赤手取火是苗师傅将木炭放入火炉中烧燃,待其木炭被烧得通红之后,先作一些法式,口念咒语,然后赤手伸进炭火中取出几可或捧出一捧通红的炭火来展示。竹竿竖蛋是苗师傅将一根竹悬在空中横放于两个支架上,然后口念咒语并将数枚鸡蛋以小的这头将其一一颠倒竖立于竹竿上。金枪穿喉是苗师傅用一杆矛头抵置于自己的咽喉部位,金枪的杆尾着地,然后运用气功将其杆身慢慢地压弯曲,并继续用力,把金枪折断。”老者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让皇帝他们听得瞠目结舌,倍感神奇,无不感叹。老者继续说道:“虽然他们会这样厉害的神功绝技,但是还是抵制不住官家的千军万马。当年在我们这里的那一仗,横尸遍野,前面田坝上到处是血,整个村庄一片狼藉。我们这些老人,幸亏是躲了起来,才没有被杀身。后来等官兵远去,我们出来收尸,年轻人基本上都死光了。现在这些茅草屋是那以后才重新修建的,之前漂亮的吊脚楼房,已被一把火烧成灰烬。”老者边说边用手抹着眼泪。皇帝听着,心里真不是滋味。而伪中玄却非常得意,认为武功还是能征服一切的。至于虚侠客,他只能把这些慢慢地记下来,作为他们游记的见证。他们在这里还是没有吃的,只能啃自己带来的干粮。一天的时间又快黑了,他们只能告别老者,因为这里实在容不下他们四个人歇脚。他们在村的西头找到了一个瓦窑,收拾了一下,便找来一些干草当作棉被将就一个晚上。他们不敢再去敲别家的门,因为老者告诉他们整个村庄只剩下老人孤儿。至于团寨在哪里?老者只告诉他们往西边走。他们也问老者到过团寨没有,老者说想去,但是不知道路该怎么走。

5

皇帝他们在瓦窑里住了一晚,早上起来一个看着一个大笑起来,因为自己头发凌乱,满脸黑球球的,真的成了江湖中的侠客模样。他们可不管这些,起来就得继续向西行走。不到团寨,那不是虚度此行了。他们继续出发,翻过一座大山,来到一条大河的边上。他们看见岸边上有人在敲锣打鼓,无比热闹,于是便快步向前,想一探究竟。快接近敲锣打鼓的队伍时,伪中玄闻到了一股杀气,他便走在皇帝他们的前面。果不其然,从那队伍中闪现出一道光芒,直奔皇帝他们而来。伪中玄迎上去,和那道闪光的主人对打起来。两大高手过招,只见千光闪烁,杀气腾腾。皇帝看着他们难解难分,便叫虚侠客上去解交。虚侠客使出了一招“天外飞仙”,顿时两个对打的人便退出了十丈远。虚侠客叫翻译对那人说明来意。那人看着他们,还是将信将疑。翻译又说他们是在寻找一个叫做团寨的地方,不知不觉中却走到了这里。那人说:“我以为你们是土匪来抢亲的,原来是一场误会。”皇帝他们走近,便与迎亲队伍攀谈起来。那个苗人高手说:“许多年前,我是龙西波从团寨带出来的,之后在一次打仗中跌下悬崖,幸亏没死,捡回了一条命。等起义失败后,便在外面干起了保镖的营生来。”皇帝他们问:“既然你是从团寨出来的,那你肯定会知道怎么回去啰?”那人说道:“路是知道,但是我却无法回去。”皇帝疑问:“这是为什么?”那人回答:“从这条河溯游而上,走到尽头处,有一座形似门的大山,叫做天门山。这座山现在是合拢的,要进出团寨,必须得到团寨的巴得雄用咒语打开。”皇帝回过头来问虚侠客:“鸟人,你说自己到过团寨,是怎么进去的?”虚侠客说:“我是跟着一队运盐的队伍进去的。”皇帝又问:“你是怎么出来的?”虚侠客说:“我也不知道,有一天晚上,好像是喝醉了,醒来时却躺在了这条河边上。”皇帝又对那个人问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没有等到机会回去吗?”那人答道:“是的,可能团寨的人出来回去时,而我却又去保镖了。”伪中玄对这个苗人的功夫非常钦佩(值得伪中玄佩服的功夫厉害的只有虚侠客一人),于是他便上前对这个苗人搭话:“不知刚才兄台使的是什么功夫?”这人答道:“我使的是我们苗家的气功——天罡正气。”伪中玄说道:“兄台好功夫,不知兄台贵姓?”这人答道:“我叫石天野,也不知兄台贵姓,使的又是什么功夫?”伪中玄回道:“在下伪中玄,使的是葵花宝典。”这个苗人要和伪中玄结拜为兄弟,伪中玄却推辞了。他引这个苗人和虚侠客结拜。于是这个苗人便和虚侠客结拜为兄弟,按苗家的习俗,结拜之后,他叫虚侠客为老庚(兄弟的意思)。皇帝对石天野说:“如果回不去了,就和我们一起上路吧。”石天野说:“等保完这次镖,我就跟你们一起去。前面有一个州府,我们先去那里吧,我保的镖也是到州府那儿去的。”

皇帝他们跟着迎亲队伍向河的下游走去,不出十里路,果然见到了一个繁华的街市。皇帝他们已经几天没有吃到好的东西了,来到街市,一定要上最好的酒楼吃上一顿。伪中玄建议到州府长官那里去,亮了身份。皇帝反对,认为没有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的好。他们打听到最好的酒楼,便叫石天野保完镖马上来和他们会合。皇帝他们吃了一顿好饭,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一身新衣服,舒适多了。晚上他们去逛街,觉得这里和汉族地方没什么两样。石天野却说:“这里就是你们汉族人的地方,你们汉人来到这里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我们苗人要是来到这样的地方,就觉得非常新奇,回去之后,还可以炫耀一下自己。”皇帝他们逛了一圈,就回去休息了。

6

皇帝他们在州府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便叫石天野带路,向团寨出发了。他们溯江而上,走了五天,行了四五百里山路,终于走到了河的尽头。他们看见一座像一扇门的大山,这条河就是从那大山脚下出来的。可是这座大门却紧闭着。皇帝问石天野:“如果等不到巴得雄,就无法进入这扇门了,你是否还知道别的路可以进去,比如说翻过这座天门山。”石天野说:“其他的路,从来没有听说过,而要翻过这座山,你能爬上去吗?”皇帝他们看着陡峭的悬崖像一刀切的,只能叹气。伪中玄说:“难道我们要在这里等吗?”皇帝说:“当然不是,我们去州府等。”于是他们只能走回州府。在回去的路上,皇帝问石天野:“你们为什么要起义反抗呢?”石天野想了一会儿,说:“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那是我们一伙年轻人跟着龙西波到边城那边苗寨去表演绝技,而带去的一个漂亮的苗族姑娘——他的未婚妻却被驻营官兵强掳去,作为驻营长官的夫人。后来龙西波把那个驻营长官杀了,而新的驻营长官却对边城附近的苗人进行盘剥,赋税比汉人重了许多倍,于是龙西波看不下去了,便号召苗人起来反抗。”皇帝又问:“后来龙西波怎么样了?”石天野说:“不知道,后来我们都不在一起了。我听说,他战死了,他的头被砍了。但是我不相信,像他那样的高手,怎么会战死呢。你们没有见过他,他不仅是巴得雄,而且也是我们苗寨最厉害的高手。他的那把大刀,只有他一个人才能挥舞自如,一百八十斤重,要两三个人抬着。我曾经看见过他练功,他发力的时候,把一林竹子(几百根)一瞬间就砍倒了。这样的功夫,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战死的?听说,有一个汉族高手把他的头砍下了,他便从地下提起他的头奔回故乡。如果回到家里,只要巴得雄全体使出法力,就能把头接回去。他把头暂时摆回正位,一路狂奔。一天来到一个水井边,碰见一个老妇人,他便问这个老妇人,头断了,是否还能再接回去。这个老妇人告诉他说,孩子,头断了,怎么能再接回去呢。等这个老妇人说完话,他的头就从脖子上掉下来,他就倒在了水井边。”

7

皇帝他们在州府住了许多天,仍然没有打听到团寨苗人出来运盐的机会。这些天,他们观看了州府上的几场婚礼,几场葬礼,虽然和汉族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地方还是有一点自己的特色的。皇帝没有见过这样的婚礼和葬礼,反正觉得是很新鲜的。皇帝问石天野,团寨的婚礼和葬礼是否和州府的一样。石天野回答他说:“这是不相同的,苗族有苗族的婚礼和葬礼方式。”于是他向皇帝他们介绍了团寨的情况。

团寨有九村三十六寨,有三条河流,九村三十六寨依河而建。婚姻有走水路和走马路两种方式。走水路又称“回本家”,就是外甥女儿被视为舅家当然的儿媳妇。当舅家看上了外甥女儿,不必先请媒说合,就可直接向女方家非正式地提出:这个姑娘我要作儿媳妇。女方父母不仅不能责怪舅家无礼,而且得信守诺言。当然,如果舅家最终决定要娶这个外甥女儿,还得通过媒约的形式。不过这种形式的财礼,可以视舅家的家境酌情办理,女家不能像对“外人”那样苛求。如果舅家没有正式请媒说合,仍然可视为没有最后订婚,女家可让女儿与其他人订婚。但事前女方父母要征求家族的意见,特别要征得舅家的同意。石天野说到动情处,回想起了他心中的那个姑娘。他也是通过走水路的方式向姑姑家求婚的,虽然他没有正式提出婚约,可是他已经对姑姑家的姑娘视如媳妇。只是还没有结婚,他就跟着龙西波出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她是否还活着。走马路就是通过对唱山歌来表达爱情,最终走到一起的婚姻。一对初次相识的青年男女,对歌开始是唱一些公式化的套歌,如见面歌。男方唱到意欲深结、相交作伴的歌以后,女方就要唱歌盘查男方是否已有朋友或家室。倘若已经有了,女方就要劝男方不要见异思迁,应该好好珍惜别人的感情。男方则答唱道:自己家道不宽,人才不好,从来没有得到姑娘垂青。或者过去曾有过朋友,现在已被别人遗弃,目前自己身世孤零,孑然一身。希望得到女方的同情,答应自己的真挚请求。女方经过查考,见对方确无家室朋友,才表示同意对方的请求。然后双方还要唱出表达自己得到良伴的喜悦和幸福的歌,并用歌词表示要把双方所唱的歌拴在一些不朽的物件上,以示地久天长、忠贞不渝。团寨的婚姻方式基本上是通过这样的两种方式来确定的,九村三十六寨基本上形成了一个家族。

8

至于葬礼,石天野想起了祖父的那一场。他家,在团寨这地方也算是名门望族的。他依稀地记得,祖父病重的时候,所有的亲属子女以及寨邻老少,都来到他家,一同守护他祖父。祖父弥留之际,亲人就大声呼唤他的名字,直至他停止呼吸为止。之后寨内长者、有经验的人——他的大伯马上叫人去请巴得扎和巴得雄来。巴得扎是为祖父祈祷绕棺,巴得雄是为祖父圆魂引路回到祖先地。巴得扎来了以后,对祖父念了咒语。待巴得扎把“解除死神”的仪式举行完毕,自己一家老少方准哭泣。此前即使伤心,也只能吞声饮泣。因为习惯上认为,亲人哭声会惊跑死者的灵魂,使其得不到阴灵指引,寻找不到通向祖先的欢乐圣地,成为没有依归的孤魂。巴得扎“解除死神”以后,大伯又安排人去帮忙折取桃枝和菖蒲叶,置入锅内,加水煮温,用来为祖父洗澡。洗澡是象征性的,用桃枝和菖蒲叶,由头而颈体,而下肢,不能乱序。洗澡要洗三次,每次用一盆水。第一、二盆水,只用净水即可。洗完后,必须把水倒在人踩不到的地方。第三盆水洗完后,要放置在隐蔽处所,等到祖父上山入土后,这盆水还有别的用处。为祖父洗完澡之后,尸首停在中堂,头向右边的中柱,脚向左边的中柱,停放在一块铺着垫单的木板上。这块垫单要撕几条三公分来宽的布条存放起来,待祖父入土后作招魂之用。装棺入验时,要按照祖父的年龄,以每岁一张白纸计算,把纸折成三角形或八字形,铺在棺底,而后连同垫单把祖父放入棺内。为了防止祖父入棺后四肢位置移动,必须用单数瓦片如一张或三、五张塞在祖父的头部和肢体的两边。同时剪下我们亲人身上穿着的一小块衣角,一并装入棺内。而后盖上阴被,合上棺盖。这才把棺材顺着堂屋,头向神龛,脚向厅外停放起来。然后,才请巴得扎“打绕棺”,一般是两三夜。在这段时间里,寨邻亲友多来我家作伴,远道亲友闻讯,亦赶来吊丧。出柩时,必须请巴得扎发丧。当一切出柩事宜准备就绪,巴得扎手持板斧,面朝厅外念祷词,突然大叫一声,用斧背将棺盖上的饭碗敲得粉碎——这就是发丧的信号。所有抬棺材的青壮年,随即发出一声吆喝,把棺材抬出堂屋,放在事先准备好的两张长凳上,以便捆上大杠,抬到墓穴。这时候,我的舅父,腰挎篾箩,手拿一柄长把镰刀,站立于厅堂之外,勾住门枋。送丧队伍按舅家、我们亲属、棺材、乐队、亲友的顺序排列。抬棺队伍一路“喝威”着前行,不论上坡下坎、涉水过河不得停止。来到墓地,巴得雄在坟穴里画上八卦,放上朱砂,才令众人徐徐将棺材放入墓穴。巴得雄又捧一碗生米,站在坟头上再作祈祷,让我们亲属背对着坟跪下,同时用双手向外略略摺起自己上衣的下摆,接受巴得雄祈祷后抛撒的白米。巴得雄祈祷完毕,亲属立即将盛有米粒的上衣下摆勒紧,起身向家中跑去。凡随棺上山的人返回时,须从我家厅堂门外事先摆好的米碗内抓几粒朝脑后撒去,同时将几粒放进嘴里而后吐掉,表示和死神断绝了牵连。

9

皇帝他们听着石天野的这些介绍,感到非常惊奇。只是自己没有亲自看见这样的事情,觉得有些遗憾。他们在州府等了一个多月,依然没有打听到团寨的人出来运盐。一天,他们在州府的街上四处打听,突然遇到从边城驻营而来的长官。长官向皇帝告急,说北方的鞑靼人已经南下,攻打到了长城脚下,叫他赶紧回去主持大局。出来游玩了一两个月,收获是不少,但是没有亲眼目睹团寨苗人的神功绝技和神奇风俗,这有一点遗憾。于是他们只有悻悻地告别石天野,并希望他有一天能够回得去,寻到自己的老相好。他们告别州府,一路狂奔,马不停蹄地向着京城的方向绝尘而去。

 

收藏文章

阅读数[405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