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小说原创

螳螂哥

石一鳴

1

团寨有一地名叫国滴,国滴有一口水井,井里的水看起来非常清澈干净,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喝它。造成这样的结果是缘于一个传说:那是很久以前,一个外地人不明这里的情况,无意中喝下了这井里的水,第二天就变成了一只四只脚的动物,他觉得没脸见人,最后自杀而死了。

石堂郎是一个读过书的人,大专毕业,在外面混了许多年,也看过了许多书。他对于这样的传说总嗤之以鼻,认为这是骗人的。他不相信喝了国滴井里的水,人会变成四只脚的动物。

在一个金秋十月,他从浙江打工回到团寨。有一天,他和寨里的几个年轻人去国滴玩。在玩到兴致时,他对几个伙伴说,他敢喝这井里的水。伙伴们都劝他,最好不要去碰它。但是石堂郎比较犟,他要通过自己的尝试,证明这个传说是假的。他捧了一口井水喝下去,这井水有一些甜味,他鼓励其他的伙伴也来喝一口,但其他人都是摇头表示不敢。

这天晚上石堂郎睡得比较死,一觉到天亮。早上他醒来,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他伸出手来看了一下,手像一只螳螂的前爪一样,弯弯的。他掀开被子,看见自己的下身多了两只脚,自己的肚子胀得很大,他用手摸了一下后背,竟然摸出了两瓣翅膀。他赶紧下床起来,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只能靠两只手支撑才能向前移动。他移动到镜子边,他不敢相信,自己纯粹就是一只螳螂。自己的眼睛突出来,眉毛变成了两根触须,脸变成了三角形,嘴巴尖尖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他想到,这个传说是真的。他变成这样,只能重新爬回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

已到了早饭时间,他父亲叫他起来吃早饭,他回答说不饿,不想吃。他父亲一直在叫他,他一直在回答。他父亲听到的这个声音非常古怪,不清不楚的。石堂郎想,糟了,自己连说话的声音父亲都听不懂了。

他父亲敲了一阵子门,只听见“啊咿呀咿呀”的声音。

他的父亲觉得很奇怪,以前娃儿不叫也能起得早早的,今天不知怎么了。

然后他就退出来,刚走到门口,碰到邻居的儿子来找石堂郎玩。石堂郎的父亲便说:“堂郎今天不知怎么了,叫都不起来。昨天你们到哪里去玩了?”

邻居的儿子说:“昨天我们去国滴了,你家堂郎还喝了国滴井里的水呢!”

石堂郎父亲大吃一惊:“什么?堂郎喝国滴井里的水?”邻居的儿子点了点头。堂郎父亲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了声“糟了!”他赶紧叫邻居的儿子帮忙,把堂郎住的房间门打开。

他俩用蛮力破门而入,只见堂郎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他们走到床前,轻声地叫了几声,仍然不见动静。于是便掀开被子,他们下了一跳:石堂郎变成了一只螳螂。石堂郎的母亲听到怪声,也赶紧过来看,便晕倒在门槛上。

2

很快,石堂郎变成一只螳螂的消息在团寨这地方便传开了。许多人都到他家来看他。他的父母整天以泪洗面。“这孩子为什么要去做别人不敢做的事呢?”他们没有办法,去找巴得雄来给堂郎招魂,没有效果。他们赶紧打电话叫大学毕业在外打工的小儿子石堂飞回来。

石堂飞回到家,看见大哥的样子,他除了震惊外,就是难以置信: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有这样的怪事发生。他建议父母把大哥送到医院去,但父母一致反对:堂郎都变成了这个样子,还出去,不是去丟丑吗。于是他们把堂郎住的房间加了一把锁,以防堂郎出来跑掉。

有一天,石堂飞给哥哥送饭,都是一些熟食,堂郎已经厌倦。石堂郎费了很大的力气,用手写了几个字:肉,生的。石堂飞明白,动物吃东西基本上都是生吃。

他经常看见螳螂捕食,把捕到的食物生吃掉。于是他去给哥哥买来了一两斤生猪肉,把它剁碎,盛到一个盘子里拿给哥哥。石堂郎吃的津津有味,吃完之后,用手抹了抹嘴唇,开始煽动翅膀,跳起了一支舞蹈。

石堂飞看呆了,忙用手机拍下来。石堂飞反复地看拍下来的视频,觉得非常好玩新鲜。石堂飞在大学里学的是新闻专业。他想到,如果把这一段视频传到网上去,点击率肯定会很高的。

说干就干,他利用去镇里给哥哥买食物的空当,到网吧去把这段视频上传了,并配上了一段石堂郎怎样变成螳螂的文字,还给这段视频取了一个名字:变成螳螂的人。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这段视频在腾讯网很快被点爆了,进而在新浪、搜狐、凤凰、新华、人民网都传开了。许多媒体为了得到第一手材料,匆匆地往团寨这地方赶来。一下子,团寨这地方热闹了起来。来的人一拨去了,一拨又来。这比莫言得到诺贝尔文学奖还要热闹。各大网站、报纸、杂志都在各尽其所能地报道了这件事。之后省科学院、国家科学院派专家来调查,他们把国滴井里的水拿回去研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是石堂郎喝水之后变成了螳螂,这个问题让专家们非常棘手。因为这件事情用科学的方法是无法解释的。

3

过了很久,专家们还是找不出问题的答案。

等热闹过后,一天,中央电视台《看见》栏目的柴静走进了团寨。她认为人变成四只脚动物这件事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既然国滴井里的水没有问题,那么是什么促使人变成四只脚的动物呢?柴静走村窜寨进行采访,许多人都是难以回答她。她重点采访了一些老者。

柴静:这个传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老者一:不知道,自从我记事起,就有这个传说了。

老者二:我听说,从我的爷爷的爷爷就有这个传说了。

柴静:这么多年来你们一直都不敢喝那井里的水?

老者:是啊,谁喝谁就变成四只脚动物。石堂郎也是一个读书人,就是不相信,总是在我们老者面前说,他敢喝那井里的水,结果一喝,自己就变成了一只螳螂。

柴静:这件事是否和你们苗寨里放蛊的人有关?

老者:谁也说不明白,也许有关联吧。

柴静走去石堂郎家,采访了他的父母和石堂飞。

柴静:你们的儿子变成这样子,真的和传说有关系吗?

父亲:我经常对他说,宁愿相信传说,也不要去碰国滴那井里的水,他就是不听。

母亲:这孩子从小就比较犟,别人不敢做的事他都抢着去做,结果把自己变成了这样。

柴静:听说他也是一个大学生,也许读过书的人对这样的传说,认为是迷惑人的,然而不幸的是,这件事却发生在了读书人的身上,确实让人不解。这是什么力量让人变成螳螂的呢?还会变回来吗?

父亲:连巴得雄都无法了,我们就更没有办法了。

石堂飞:我建议父母把大哥送到医院去,通过抽血化验,查基因,或许能解开这个谜。但他们不想让大哥出去出丑。

柴静想让摄影师给石堂郎拍一段视频,却遭到他的父母拒绝了。出了这样的不幸事,这些天来,许多人都跑来想一探究竟,他们都拒绝了。他们怪石堂飞,不应该把哥哥的事情捅出去,现在惹来这么多麻烦。

柴静理解,做父母的有自己的难处。

他们栏目组虽然没有看见石堂郎的真身,却看到了团寨这美丽的地方,特别是国滴的风景是没得说的。然而,在这样桃花源式的地方,却出现这样的怪事,始终在他们的头脑里萦绕着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这件事情要怎样才能把它调查得清楚呢?目前来看,这是不可思议的。

4

石堂飞每天都给哥哥送饭。石堂郎每顿饭都是要生吃,吃完之后就张开翅膀跳上一段舞蹈。

一天,石堂飞在电视里看到一个电视台有一档栏目叫做《中国达人秀》,他看里面那些参加表演的人都会一两手功夫。他心里暗暗地想,如果能让哥哥参加这个节目,或许以后可以赚到许多钱。只要哥哥红了,还怕找不到演出的机会吗?可是这要怎样跟父母亲开口呢?石堂飞想到钱,就觉得必须把哥哥带出去参加表演。

他的父母每天看着石堂郎的样子,总是愁眉苦脸。石堂飞就央求父母,让他带哥哥到大城市大医院去医治,或许有可能会把哥哥医治好。他的父母没有办法,认为这样也好。

石堂飞到网上找到了《中国达人秀》的电话,于是他打电话过去,把他哥哥的故事告诉了栏目组的人。《中国达人秀》栏目组认为这样的事情,如果播出去,收视率一定会飙升的。于是他们就派车来到团寨,把石堂郎接过去了。

石堂郎现在还比较清醒,他只是控制不住自己,只要吃上一顿生肉,就会煽动翅膀来上一段舞蹈。

石堂飞给他哥哥报名参赛时名字叫做“螳螂哥”。这也是网上给他的灵感,他在网上看见许多“哥”,比如“表哥”,“皮带哥”等,那点击率是老高了。

《中国达人秀》在节目预告中,把“螳螂哥”要参加节目播出去,许多人都期待着能看到这期节目。网上“变成螳螂的人”跳的那支舞蹈,是石堂郎无意中的舞蹈。他们要包装好“螳螂哥”的舞蹈,就得把它按音乐节奏来编排。石堂郎也知道,现在到这样的份上,也许只有配合了。如果自己能以这样的方式赚到钱来报答父母,这也可能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敬了。他们给石堂郎编了一支根据他身体情况和动物界螳螂的情况的舞蹈。他们看着石堂郎跳舞,他们已经如痴如醉了。这期节目一定会火,他们都这么认为。

这期节目经过精心的安排,终于在《中国达人秀》的舞台上呈现了。石堂郎在舞台上的表现,令所有人感到吃惊。许多人围在电视机前,已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人怎么会变成一只螳螂呢?这档节目同时在网上播出,“螳螂哥”一下子就爆炸开了。在全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当然,石堂飞也从中得到了一些利益。

“螳螂哥”一炮打响了,石堂飞接到了许许多多的邀请。于是,他带着哥哥到全国各地去巡演。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的银行账户里的数字却在成倍地增长。他有时不敢相信,钱来得这么容易。只是辛苦了哥哥,为了钱,还得继续表演下去。

5

石堂郎的父母在家天天烧香拜佛祈祷,希望孩子能够快点好起来。一天,一个灵验的仙娘来到了团寨。石堂郎的父母就请仙娘到家里来,给石堂郎算一算。这个仙娘会开光,可以知道人的前世今生。石堂郎的父母把石堂郎的生辰八字交给仙娘,让她给石堂郎开光。一个灵验的仙娘,在族里,是很受人尊敬,甚至于膜拜。因为她,天上地下、人世阴间无往不知。她能请来你逝去已久的亲人和你交谈,她能说出每一个有求于她的人的请求,她能细细说出,你家里所有见得人见不得人的事情。

仙娘拿着石堂郎的生辰八字,坐在一张椅子上,拿黑布蒙着头,两手平摊在膝盖上。石堂郎的父母在她的前面一米处,烧纸点香。她就开始两腿上下轻微抖动,而后越来越快,嘴里念念有词,这样持续大概一两分钟,仙娘开始说话。她说道:在很久以前,一个长有四只脚的男觋来到国滴,并在国滴的这口井里喝了一口水,他觉得这井里的水非常好喝,于是又喝了第二口。当他正喝着的时候,突然从井里钻出一条毒蛇,把他咬了一口。他顿时无法站起来,他向四周观看,没有看见一个人。他知道自己不行了,就把咒语往井里放去。他说道:未来如果有谁喝着井里的水,一定会像他一样变成一只四只脚的动物。他本来是一个畸形儿,但是他却习得了一门邪教。他把这咒语放下后,就倒在水井边死去了。而要解开他的这个咒语,他当时又说了:等到一周年的那一天,喝下井里的水的人重新再喝井里的水,那么这个变了形的人就会变为原型。而当时那个外地人不知道,所以自杀死了。以致到今天,国滴井里的水让人不敢喝。可是石堂郎喝了,于是石堂郎就变了形。要等到一年后他喝水的那一天回到井里再喝,那么他才能好。而如果错过了时间,那么就永远不会好了,甚至有可能死去。

石堂郎的父母听着仙娘的话语,知道儿子有救了。

6

快到石堂郎喝国滴井里的水满一周年的时候,他的父母打电话给石堂飞,叫他们赶紧回来,如果错过时间,他哥哥就危险了。石堂飞接到父母的电话,认为这种事情,一个仙娘的话难以置信。最让他不相信的是,他们现在的工作日程被安排得满满的,如果他带着哥哥回家,那么他就毁约了。毁约的后果他知道,必须要赔人家许多钱。看在钱的份上,等有时间了再回去吧。

石堂郎的父母每天都坐在家门口等着,仍然没有看见小儿子带着堂郎回来,他们愁眉苦脸,内心焦躁。“难道他们出事了?”他们在心里嘀咕着。他们每天都在祈祷,希望不要出事,儿子们能平安按时地回家。

而石堂郎却已经风靡全国,表演一天接着一天,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人们的热情都是与日俱增。在舞台灯光的照耀下,他的那支螳螂舞别有一番情趣。孩子们对他有特殊的兴趣,因为他的外表能激发孩子们的想象力。而成年人来看他,不过是跟着时髦取个乐。其实每表演一次,表面上看起来光彩照人,扬名四海,可是,石堂郎的心却已经死了,他还有什么企求呢?或许是有的,只是石堂飞没有告诉他,父母叫他们回家去,仙娘说的话或许是真的。石堂飞依然带着他到处去表演。石堂飞每天看着大把的钱进入自己的口袋,已经把一切都忘记了。

石堂郎的父母眼看石堂郎喝国滴井水满一周年的时间到了,仍然没有等到孩子们回来,一夜间头发全白了。他们打电话给小儿子,电话已经停机了。

石堂郎仍然每天在舞台上跳着螳螂舞,观众仍然对这位螳螂哥喜爱有加。在石堂郎喝国滴井水满一周年的一个星期后,他在舞台上跳了在人间的最后一支舞。那天,他跳得特别地好,把一生的能量全都拿出来了。在舞蹈即将结束的时候,他口吐白沫,向着观众纷飞,而观众却大声地欢呼拍手叫绝。等到音乐结束,他就倒在了舞台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再也不能再爬起来。

而他的弟弟石堂飞,此时还仍然在舞台下和观众拍手欢呼。

 

收藏文章

阅读数[451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