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长篇小说连载

假面(一)

徐进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从窗外射进的那一束阳光也在慢慢的挪动着脚步。彼得躺在昏暗的屋中,他并没有点灯,只是面朝上,眼睛睁着,双手交叉在脑后。他在思考问题,思考什么呢?以往的他此时一定在案桌上伏笔,当夕阳的余辉浪漫的洒下,月光从屋脊上渐进升起的时候,这是他认为最赋予他灵感的时候——美好、祥和而又寂静的时刻。他总能从这些事物中汲取养分,就像一位智者能从纷繁杂芜的事物中找寻他内心所需求的东西。彼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注重思想,这些思想包括艺术与自然科学的大多数领域,例如:绘画、音乐、数学、天文学、哲学等等。但现在,他并不是在思索这些,思索宇宙形成的奥秘,以及叔本华荒谬的意志假说。

        他刚刚受到了重创,当然他可以通过对于哲学的分析来减轻伤痛,但这一次他发现自己并不能忽视这个主题,那就是关于爱情的永恒主题。他曾听过叔本华对此的看法:即一个人会喜欢另一个人,是出于物质属性本身的喜爱。他赞同这个观点,但他不能理解外貌对此所占的比重有多大。的确,他刚刚去了梅尔家,并提出自己希望梅尔可以嫁给他,虽然他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固定的职位,但他相信凭借自己的才识日后定会得到提拔和赏识。他就是这样说的,丝毫没有隐晦,他认为爱情应该是坦诚的。当然,他也没有放肆到会像一无所知的纳什一样对于一个新认识不久的女孩就谈到关乎性交的事情,对于液体交换一词,他很反感,也很羞涩。是基于对于梅尔的认识才做出这一项在他看来应当很重要的抉择。而结果呢,出乎他的意料,她拒绝了他的请求,并好不吝啬地指出他——卡尔在相貌上存在的缺点。这是追求完美的她所无法忍受的。

       他应该打扮一番,对,必须如此。对于第一次的失败他可以接受,但倔强的他依旧准备第二次的尝试,而且这一次不允许失败。他站在镜子前,审阅着镜中的自己,他看清楚了自己的容貌:一双大大的蓝色眼睛,高高的鼻梁,以及厚实性感的双唇。他叫了起来,不错嘛是啊,这上面的摆设品都是那么精致可爱。但位置似乎有所偏差,只要将两对浓黑的眉毛向左移一公分,一个高翘的鼻梁向下移半英寸,那就一定会成为整个英格兰民众心中美男的典范,卡尔想着。但要怎么弄呢?错位了?对了,错位,一张拼图倘若错乱,那就应该按照原先图纸拼接起来,面对打乱了顺序的排列组合,则应将他们调整到相应的顺序上。理论上有了支持,那么实际呢?哦,夹子他想到了,于是,他从晾衣架上取下了三只,分别夹在眉宇之间与鼻梁之上,用肉与夹子嵌合的办法,使他们得以纠正。但很快他发现自己失败了,因为根本夹不住。他应该另寻他路。于是几张胶布便代替这些被贴在了脸上,“OK”他弄完后欢呼道。此时望着镜中自己的杰作,他松了一口气。或许一天不行,但可以两天、三天......总之在一个星期之后的舞会来临之前,他必须要保证这些错误的答案能够得到适当的修正,以避免再被人批的一脸红叉。

弄完了这项任务,他变安心的躺下来,在接下来的七天里他没有洗脸,只是照旧望着镜中自己的作品而欣喜。而且他似乎感觉这些顺序的错乱得到了相应的纠正,1的后面排上了2,而不是33的后面排上了4,而不是5。“噢”他顿时尖叫起来。

在舞会的前一天下午,彼得站在镜子前,揭去了那几道似少女蒙面的纱巾一样的胶布,定睛的看着,“哦”他刚想像以前那样表示欢呼时,却又不惊“啊”了一声。原来一切都没有变。但即便如此糟糕的场景已成定局,他还是决定精心打扮了一番,他向朋友借了一身黑色华丽的燕尾服,一顶高毡帽,以及一双油亮的长筒靴,他穿上它们,看着镜中的身影,感到非常满意,只是彼得又想到了痛处,可就在一刹那,彼得头脑中灵光一现,“有了!”他高兴地说到,于是,便赶忙跑的邻近的商店里找寻他的宝贝。他在排列的琳琅满目的衣架上寻视着。突然,他蹲下身来,望着衣架末钩上悬着这么一件用品——它原来是一张面具。一张黑色的覆至鼻梁底部的,左上端还连接着一根长长的美丽的灰色羽毛。他戴上它,站在镜子前望了望自己,他发现自己也认不清自己了,总感觉一种新的面孔展现在他的眼前,而且似乎从中携来的鬼魅的灵魂也附着在他的身上,那是一种高贵、傲慢与典雅的绅士形象。在付了钱后,他就索性带着面具走出商店,瞧,真如他所预料的,几乎所有的女性都在朝他张望,而且有的是在背后谈论着,虽然他听不见,却也感到十分的愉悦。的确,彼得高高的个子,再加上连许多少少女都倾羡的身材,这样的背影势必会在每位有着情欲的少女心中激荡起无限的遐想。就连刚刚迎面走来的朋友罗伯特也没有发现这就是彼得。或许他发现了,但也只是以一位高雅的绅士出现的面孔。

终于,一切准备就绪了。Party时刻也如期而至。这天清晨,他便早早的起床,他并没有将一本哲学书捧在手里,津津有味的念道。而是默默的思索着昨天从杂货店中偶然发掘的那本《爱情大全》词典。他边学着边用手比划着,表情比念《圣经》时还要严肃,的确,对他而言,理解《圣经》要比这本莫名其妙的词典容易的多。

9点一刻的时候,彼得梳妆完毕,衣服已经工整华丽的套在身上,面具也被戴在了那张蹩脚的脸上。他来到当地有名的圣诺尔宝舞厅。在旁边的集市上买了一朵玫瑰花,打算告白的时候送给她。接着,他便举止文雅地、端庄地踏进了厅堂。在走进会场的时刻,一切正如他所渴望的那样,他瞧见自己的出现立即引起了几位曼妙女郎的注意,她们的眼眸即刻从那些不是又矮又胖的、就是又老又黑的半全体中移开,而急不可耐的转移到了彼得的身上。在将彼得完美的身材仔细打量一番后,她们的注意力都朝向彼得脸上的黑色面具上,的确,对于一位穿戴面具的男人就像一位隐藏秘密的女人,只有将他们各自的底牌完全的摊开,彼此才会打消这种探索式的欲望。出于礼貌,彼得同样地瞥见了她们一眼,她们都穿着低胸装,一身紫色的超短裙遮刚好没过丰满的臀部,她们身姿卓越而且肤色白皙,用这种装束最能勾起内心蠢蠢欲动的男人的心。现在,彼得发现他就掉进这个水坑中,彼得开始有点理解弗洛伊德所说的性欲是怎么一回事了,并逐渐掌握了这在他以前被认为是无稽之谈的概念。不过,凭借对于哲学的分析,他很快地镇静下来了,或许是,他从容地在这些娇艳的女郎间穿插而过,而且是不动声色的。因为这样更能俘虏渴望少女的心灵,这在那本词典中有提到过。他总喜欢这么做,在未知的事物前他不会冒然尝试没有把握的事情,虽然对于书上所说的内容,他并不是完全赞同,但目前,对于此事一无所知的他,这无疑是最好的办法。看吧,噢!我们亲爱的彼得,他在干些什么。他拿着那束鲜花,将他用双手举得高高的,好像是内心的虔诚在供奉着上帝,他步态轻盈,走着、跳着,倒不如说是舞着,两条修长的腿在有规律的舞动着,此时倘若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不仅集升降、摆荡、反身、倾斜等各种舞姿融为一体,创造出自己的单身华尔兹,同时也在急速的旋转着,绕着一个8字不停的舞动着,哦,倘若你熟悉蜜蜂,那么你将会知道那是蜜蜂用来招引同伴时常跳的舞蹈。而这种行为的理论指导却来自伟大的数学家纳什。在做着这项艰巨的任务的同时,他的瞳孔从镜框中伸出,眼睛从面具中探出,像一只正在竭力寻找食物的老鼠。不过,它确也是令在场的所有女郎心仪的偷心大老鼠。他多么希望早点找到她,在她面前表露完美地一番,虽然是戴着面具,当然,正因为戴着假面,才能撇开令他恼怒的面容来展现他其他方面的容姿。他相信她将从他身上找到许多亮点,让并让她知道他的美貌来自于内心深处无可比拟的才华,然后,在这一切都顺利后,他再向她求婚,那么他相信她便没有理由再拒绝他。“对,一定的”彼得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同时他又将目光瞥向了先前被他征服的妩媚女郎的身上,以确信自己的信心充沛。

终于,他寻到了!是的,在穿过厅堂的廊道上,他看见梅尔正跟别的男士欢乐地畅谈着,而且他能看到那位男士不时用手去触摸梅尔纤细的腰身。“无耻的家伙”彼得心里一阵恼怒,“梅尔怎么会结交这种下流的地痞,她并那么不爱热闹。或许——”彼得想着,“不,一定,一定是那家伙先找到她的。”为了肯定自己所想,他又暗自重复了几遍,而实际上,他知道,她并不是娴静纯洁的品类。然而不管怎么说,彼得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不,应当说是她的目光先找寻到了他。从沿着吧台的方向,他朝那个廊道探去的时候,他就发现一位女郎在不时地望着他。在走进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这就是梅尔。而她见他朝这边走来,目光一直凝视着她,便知道他的来意了。彼得倚在窗台旁的柱子上,将玫瑰花插在上衣口袋中,等待着时机。而梅尔此时与那位男士的交谈也不如刚才亲切了,在几句谈谈的话语后,那位男士知道无味,便索性离开了。

然而此时彼得并不打算过去,因为现在越是表现的急切,就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而晾她一会儿,则会增加她的渴望值,那么后续的交谈便可亲切、容易多了。

他只是远远地站在这儿打量着她:他发现梅尔是那么的楚楚动人,她穿着紧身束腰的粉红色连衣裙,黑色的丝袜由脚踝处延伸至小腿肘部。脸上已扑了白粉,一双大大的蓝色眼睛下部也勾勒了一层浅浅的紫色眼黛。结合着长长地卷曲的睫毛在一张一合地闪动的时刻,显示出维纳斯式的独有的魅力,确又带有美杜莎那邪恶妖媚的气质。

在一阵短促的寂静之后,他发现自己无法再保持沉默了,他径直朝她走来,或许是因为带着假面的缘故,他的眼睛不假思索的在梅尔身上打探着,从脚跟直到头顶,而梅尔也没有显示出过多的羞涩,她似乎也等着这一时刻许久了,所以她就像他望着她一样,深情的注视着。

彼得先朝他打了招呼“嗨”,梅尔用同样温柔、亲切的语调来回应她。“我想你一定在等人”彼得照着词典中所说的那样,选用了这一句作为开场白。同时,为了避免音色上的与彼得的区别,他不得不拉长嗓音,用一种低沉的的口吻进行谈话。

“哦”梅尔对于突来的这句话感到摸不着头脑,但很快从他那略显鬼魅的笑意中她体会到其中的意蕴。“或许——是吧”她故意将语调拉的长长的,想探视一下他。

“那人一定很重要。”彼得瞧着她,带着一种“挑衅”的语气说道。

“嗯。”梅尔顺势回应道。

“是您的朋友,还是恋人?”彼得此时猜想他似乎已经懂得这种社交的能力了。

“差不多吧”梅尔越听越有味。

“他也许不会来了。”彼得继续说道。

“哦”梅尔想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你怎么知道?”

“因为——因为有更好的人来替代他了。”彼得断续着说道。

“是吗?”梅尔似乎理解这位绅士的心思了,她脸上浮现浅浅的微笑。“是你吗?”

“哦,我想不是。”彼得看着她,回应道。

“哦?”梅尔脸上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因为我比他更优秀!”彼得接着说道。

“你真幽默!”梅尔听后顿时笑了起来。

短暂的沉默后,

梅尔接着说道,“你肯定?”她提高了嗓音。

“当然!”彼得不假思索地回答,这跟词典里的剧情恰巧刚好符合。

“你知道么——”梅尔只说了半句话。

“什么彼得说道。

“作为我的男朋友。”梅尔想将事情挑明,避免刚才的话语只是一种调款性质的交流,同时也为了探听面前这位绅士的身份。“他很有钱。”

“呵呵,你真有趣。”彼得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他开始抱怨道:该死的《爱情大全》只有开场白,却没有结束语。不过,他还是装作淡定的模样,嘴角扬起一抹微笑,“钱——钱,不是问题。”他鼓足了勇气,而事实上他连自己的住所都是租来的。

“哦,是吗”彼得看的出来梅尔有些欢喜。

“嗯。”彼得打算继续瞒下去。

“他还是当地有名的子爵。”梅尔似乎不太知足。

“哦,”彼得始料未及,不知道她还会来这招,“是么?那太好了!”彼得依旧装作不屑一顾的模样。

她见他并不对此感到惊讶,便愈发的高兴起来。“子爵——您知道有多么尊贵吗?”

彼得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我想,我认识的拉尔菲公爵应当比他要显赫而又尊贵吧。“彼得顺口说出了这句话,同时他也在请求神灵的宽恕,因为什么拉尔菲公爵,他压根没见过,只是听说过这个人而已,在他所认识的圈子了,“所长”算是拥有最大的职位的人了。

“哇!”梅尔显然不打算继续隐藏她内心的喜悦之情。“他可是伊丽莎白二世的亲弟弟。”

“我想,我知道这一点。”彼得显得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么,我还有最后的请求”梅尔按奈不知内心的喜悦,“倘若,您可以答应我,我就——”

“就什么?”彼得故意打断她的话,接着他又说道:“就嫁给我吗?”

“谔——如你所愿!”梅尔沉闷了一会儿,随后又像事先想好的一样,俏皮的回应道,同时朝他抛出妩媚的眼色。

“什么?”彼得望着她说道。

“我可以看看您摘下面具时的模样吗?”梅尔温柔地说道,生怕打搅了他对自己的好感。

“啊。”彼得顿时不知所措,原本打算在博得欢心后摘下面具向她求婚,并用内心的美丽来征服她,可是现在变成了这样……或许,他心存侥幸的想着:尽管我没有所说的那么有钱、那么有地位与权势,不,他发现此时他不能再骗自己了,他是一无所有的,不仅没钱、没权,也没有张相。不过她也许会因为自己的一片痴心而被我打动,最后应允我的请求?不!彼得不敢尝试,他决定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逃脱了。自己的谎言已经深深伤害了自己与梅尔。

不过现在,他依旧准备演下去。“您真是一位实际的人。”彼得打趣的说道。

“我想您也一定如此。”梅尔笑着回应道,同时注意着他在自己身上停留的目光,以证明自己没有说错。

“可以,是可以。然而你知道的,像我这种身份崇高的人,一般不会在公共场合解开面纱。”彼得想着,无论怎样,先稳住再说。“等舞会结束后,我再单独揭与你看。

“哦,真是的。”梅尔故意露出略显自责的情绪,“我怎么忘记了像你这样的最贵的人物怎么会在公共场合亮相呢。”

彼得听得越来越不自在,他勉强笑了笑。

“想喝些饮料吗?”彼有意撇开话题,“我去取你最爱喝的咖啡来。”

“哦?”梅尔站在原地发愣道。

彼得说完便向大厅里走去,他没有径直走到吧台,而是来到了卫生间。

他需要冷静,的确,刚刚的表演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所及了,甚至有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是那本邪恶的书所教诲的吗?还是内心本能的贪欲在鼓动、驱使着我?抑或,是这张假面的缘故?他瞧着这面具,发现它的上面除了只是黑色的色调外,还有一层浅浅的裂纹,彼得将脸贴近镜子,他发现这裂痕并不是漫无规律的刻在上面的,连着裂纹的走向,他发现它隐约呈现处一个人头的模样,而在那之上,还有两对粗短的犄角。彼得意识到这是个不祥之物,而那个鬼魅的图案正是魔鬼撒旦的头像。他想仍了它,但无论如何,得等到舞会结束之后。

他不愿再想太多,便转身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彼得端着两杯热腾腾的咖啡来到了梅尔的面前,而梅尔只是站在原地不动,脸上充满了疑惑。

在彼得同她打招呼,邀她来喝咖啡时,她才意识到。而她朝彼得望去的脸上顿时又挤出了笑容。

彼得将咖啡递给她,谁知,这时不知是梅尔没接住还是彼得自己大意了,一杯咖啡就这样掉落了地下,随后,“啪!”一声,杯子碎成了两半,咖啡溅的满地都是。彼得不得不弯下腰去捡拾玻璃碎片。可就在一霎那,梅尔似乎受到了刚才额惊吓不小心将胳膊肘撞击得到了彼得的面具上。于是,那神秘而又高贵、诡异而又典雅的面具便从脸颊处滑落下来。随后,正如彼得先前所料想的那样,在见到这位尊贵的绅士的真容后,梅尔顿时由一位温柔可爱的女郎变成了一个咆哮如雷的恶魔。在经历一番战斗后,当然,是一位愤怒的傲慢者肆意处置俘虏的战斗。最终,彼得不得不一瘸一拐地走回家,而他的假牙也被打落满地,面具亦被撕成两半。

彼得很痛苦,更是失望。毕竟前后截然相反的待遇对他来说打击太大。现在,他伏在案桌上,拿起笔,愤怒地写到:我非常赞同叔本华所说的关于爱情无非是来自于对于物质属性的本身的喜爱,而且这种属性无疑是美貌、权势与钱财的集合体。倘若在此路上的可怜人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后果的严重性,那么它将会打的你满地找牙!!!

收藏文章

阅读数[247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