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文学通史研究

古人曲解经典以为戏

 

中国古代文人对先秦经典是十分敬重的。但也有些性格诙谐、滑稽多智的人,喜欢故意曲解经典以为游戏。

 

  例一:甲问乙:你知道吗,孔门七十二弟子中,多少人已经成年?多少人未成年?乙说:不知道。甲说:我告诉你,成年者30人,未成年者42人。乙问:《史记》之《仲尼弟子列传》并无记载,请问有何根据?甲说:见《论语·先进》篇:“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冠者”即已成年者,五六得三十。“童子”即未成年者,六七四十二。两者相加,正是七十二人。

 

  《论语》原文之“五六人”,意谓五或六人,“六七人”意谓六或七人。皆为随意估计的数目。甲故意曲解为五乘六、六乘七,就是为了凑成七十二弟子这个既定数目。“童子”、“冠者”所指乃曾皙的学生,并非孔子弟子。牵合在一起,实不足为据,只能算是数字游戏。

 

  例二:有人将《孟子》七篇的篇名,缀合为有人物、有场合、有情节的小故事。说的是:梁惠王托滕文公,请公孙丑,在离娄(楼)上,尽心告(教)子读万章。

 

  梁惠王、滕文公、公孙丑三人本无关联,编者把他们串联起来,组成请托关系。离娄是视力出众的名人,此处利用“娄”与“楼”同音,曲解为一座楼堂的名字。孟子所提倡的“尽心”是尽量发挥本心固有的善性,此处理解为“尽心尽意”。“告子”是人名,此处曲解为教育儿子。教学的“教”,古音读如“告”。我的家乡湖南至今仍把“教书”读成gaoxu。“万章”是孟子的学生,此处曲解为万篇文章。七个题目,不用太多增减,居然凑成一个完整情节,亦颇不易。

 

  例三:有人将《庄子》内篇之七篇文章的标题组成一段小品:庄子拜养生主人为大宗师,以德充符应帝王,乘齐物论(轮),而逍遥游于人间世上。

 

  这段话拼得很巧妙。《德充符》仅取其中“符”字,乃成为符命、符节之符。《齐物论》之“论”被曲解为“轮”,取其同音。《养生主》加“人”字便类似后世文人学士的别号。其余的《大宗师》、《应帝王》、《逍遥游》、《人间世》皆与原题字面意思差不太多。

 

  例四:有人故意曲解《礼记·曲礼》中“临财毋苟得,临难毋苟免”的意思,把这两句说成是,某人生前作孽,死后下地狱,阎王罚他来生变狗。问他:你愿变公狗还是母狗?某人回答:愿变母狗。阎王问:为什么?某人回答:《礼记》说得明白:面临灾难,母狗可以免灾。面临钱财,母狗可以得利。所以我愿意变母狗。

 

  这位下地狱者,把“毋”看成“母”了,“母”字当中是上下两点,“毋”字当中是一个撇出头。他竟然连笔画也弄错了。“苟”与“狗”,字形差别明显,读音却相同。于是“毋苟”便成了“母狗”。编这个笑话的人属于恶作剧,把《礼记》中严肃的人生道德原则,曲解为死后还唯利是图的小人心态。

 

  例五:有人将《诗经》的篇名连缀为叙事性文字。据南宋罗大经《鹤林玉露·地部》卷三《陈子矜传》记,他的朋友李衍,曾作《陈子矜传》,长达1700余字,把《诗经》305篇的篇名全部隐括其中,实在煞费苦心。兹摘录其前面一段如下:

 

  陈子矜,《宛丘》《北门》人也。其先居《甫田》,世有《清人》。当汉时,《缁衣》为县令者甚众。及进士设科,《绿衣》登第,累累而有。于《都人士》中为最盛,雝雝如也。《子衿》母名《静女》,封《硕人》,尝《采苹》《汝坟》,《风雨》暴至,殷《殷其雷》,有《小星》坠于怀,《载驰》而归。《出车》《思齐》,祷于《清庙》,遂生子矜,正《十月之交》也。生时《东方未明》,设《庭燎》以举之,《鼓钟》于宫,以飨贺客。《宾之初筵》,《晨风》和畅,瓶列《白华》,盘有《木瓜》,纫《芄兰》,焚《蓼萧》,《绸缪》沾洽。

 

  上述五例,除第五例有书可查之外,其余的或来自少年时听家中长辈说的古代笑话和掌故;或来自读大学时与同学、老师及工作后与同事聊天之际的见闻;或来自在图书馆及旧书店里随手乱翻偶得。我现在已年逾古稀,记忆力减退,想不起来这些趣事出于何典。只将其记录下来,博雅君子,望有以教我。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年12月28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230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