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戏剧、话剧及其他原创

戈多的真相

徐浩瀚

自从流浪汉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基米尔的等待后,在那漫长生命之河翻腾中,戈多似乎留下的是永恒的期盼,就像我们也在傻傻等待,与此同时我们也说三道四着在别人在与戈多的约会之上,等候任在坚持,就像永恒的夜守望着黎明……

Animosity(阿莫) 就是戈多追随者他深爱着戈多,他期盼戈多,就在每天黄昏,他站在胡杨树下,等候着戈多地降临,就在那么一天,戈多会亲自来见他,而不是安戈尔,因为曾经安戈尔来告诉过他,戈多派她来走进他的生命,然而阿莫拒绝了,因为没有人能使他忘记自己的名字,包括戈多也不能……

一天黄昏 阿莫早早站在胡杨树旁等待着戈多,昏黄的光照耀着阿莫的脸,金金的,就像涂了黄油……

Intrinsic(瘾儿):兄弟,你好……

阿莫(没有理他,依旧望着远方,目光坚毅着)

瘾儿:不要这样,兄弟。至少我们还不算熟识。多个朋友没有坏处。

阿莫(动也没动)哼?

 瘾儿: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我知道你,就像他的来临一样,很坚定。

阿莫:你知道。

瘾儿:我也一样期待,但有害怕,因为我没有喝过坎迪斯村长的酒。

阿莫:怎么,那老家伙难道还觉得自己能活很久吗?还那么annoying。

瘾儿:其实他还算可爱。(狡黠地笑了笑)别提他了,说说你吧!

阿莫(沉默)……

瘾儿:他不一定给你答案,你还在等,迷茫吗?

阿莫(脸红红的):不,他是睿智的,与世间最大的智慧,他的话就是福音。

 瘾儿:那你为啥拒绝安戈尔,她可是一个不错的人?

阿莫(脸涨的通红):连自己内心都不要的人,肯定不能接受其他的人 瘾儿:他来了,你怎么面对,如果你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

阿莫(生气地打断):你是什么!!小心我揍你!

瘾儿(陪着笑脸):伙计,别生气,谁会跟自己过不去呢?

阿莫:我不允许别人对我说三道四,你可以滚了。

 瘾儿:其实我就是你的戈多。

阿莫(狂笑了):你?!!一个自己都迷茫的人怎么会成为戈多。

瘾儿(脸瞬时紫了)……

阿莫:快滚。

瘾儿:其实我也是在等候戈多,就像你一样,而且我比你早,就在你的蛋糕被其他小孩子抢的时候,在你被世故的亲戚打骂时,在你心灰意冷时候……我期盼戈多,虽然我也不知为什么我要等他,或许是因为他能给我解脱,但我不需要解脱,我要保持自己,我看不到自己,知道有一天在坎迪斯的酒里,我看到了自己,我就是戈多,你的,永远属于你的戈多。

阿莫:哼!戈多!现在我觉得我不需要你,因为你也不过这样,事情的真相不就只是Intrinsic(瘾儿)就是戈多。

戈多:也许你没有认识我,就像我永远认不出自己一样!

 阿莫:那我就要好好打你一顿,防止你去乱说。

戈多:兄弟,我说过,没有人会为难自己,你不是圣人,也不是傻瓜,你是Animosity,求求你放过自己吧!

阿莫(转过身走开了):我会忘记你的话! …… …… ……

第二天黄昏 阿莫依旧早早站在胡杨树旁等待着戈多,昏黄的光照耀着阿莫的脸,金金的,就像涂了黄油……

然而瘾儿在一旁蹲着也等待着自己的戈多……

收藏文章

阅读数[326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