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哲学、史学与文学研究

姜子牙“直钩垂钓”或始自中唐

王永波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这一歇后语,在中国可谓妇孺皆知。姜子牙垂钓乃平常事耳,直钩而钓则甚怪异,先秦两汉文献于前事屡屡提及,对后者竟无一语,揆以常情,其当为后世所增饰。

  从“久钓不获”到“不饵而钓”

  考先汉诸书,姜子牙垂钓之事确有,直钩之说则不见记载,如《韩诗外传》:“太公望少为人壻(婿),老而见去,屠牛朝歌,赁于棘津,钓于磻溪,文王举而用之。”《吕氏春秋·谨听》:“太公钓于滋泉,遭纣之世也,故文王得之而王。”《吕氏春秋·首时》:“太公望,东夷之士也,欲定一世而无其主,闻文王贤,故钓于渭以观之。”

  随着汉代谶纬迷信之风的盛行及道教仙话的兴起,姜子牙也被附会为神仙,并且其已名闻遐迩的垂钓事迹又有新的怪异版本,如《说苑》:“吕望年七十,钓于渭渚,三日三夜,鱼无食者,望即忿,脱其衣冠。上有农人者,古之异人,谓望曰:‘子姑复钓,必细其纶,芳其饵,徐徐而投,无令鱼骇。’望如其言,初下得鲋,次得鲤,刺鱼腹得书,书文曰:‘吕望封于齐。’望知其异。”又如《列仙传》:“吕尚……钓于磻溪,三年不获鱼,比闾皆曰:‘可已矣。’尚曰:‘非尔所及也。’已而,果得兵钤于鱼腹中。”《宋书·符瑞志》:“王至于磻溪之水,吕尚钓于涯,王下趋拜曰:‘望公七年,乃今见光景于斯。’尚立变名答曰:‘望钓得玉璜,其文要曰:姬受命,昌来提,撰而雒钤报在齐。’”

  这些故事大多有一个相似的情节,即久钓而无所获,或曰三日三夜,或曰三年。晋人苻朗所撰《苻子》也记载了一个情节大致近似的故事:“太公涓钓隐溪,五十六年矣,不得一鱼。季连往见之,太公涓跽石隐崖,不饵而钓,仰咏俯吟,暮则释竿……果得大鲤,有兵钤在其中。”与前述故事不同的是,这里多了一个“不饵而钓”的细节,以此作为垂钓五十六年而不得一鱼的解释。姜子牙隐于渔的故事演进至此,离“直钩垂钓”这一离奇情节的出笼也就越来越近了。

  中唐杜撰概率偏大

  初唐骆宾王《钓矶应诘文》云:“且夫垂竿而为事者,太公之遗术也。形坐磻溪之石,兆应渭水之璜,夫如是者,将以钓川耶?将以钓国耶?然后知古之善钓者,其惟太公乎?又有妙于此者,其惟文王乎?夫文王制六合为钩,悬西伯为饵,荐之于清庙,投之于巨川,一引而获太公,再举而登尚父。”该文前半写作者过七里濑,垂钓获鱼而悯其贪饵吞钩,于是放回江流。同行者诘之,作者遂发一大段议论作为回答,上引即其中之一段。细味其所答之言,姜太公“直钩垂钓”应是可援引的一个绝佳事典,然而作者竟无提及,由此或可猜测此情节当时尚未出现。

  自中晚唐之际始,与姜子牙相关的直钩典故突然在诗赋中频频出现,可见此时它已是广布人口。如卢仝《直钩吟》:“初岁学钓鱼,自谓鱼易得。三十持钓竿,一鱼钓不得。人钩曲,我钩直,哀哉我钩又无食。文王已没不复生,直钩之道何时行?”蒋防《吕望钓玉璜赋》:“昔太公之未遇也,隐于渭之滨,钓于渭之津,坐磻石而不易其操,垂直钩而不挠其神。”罗隐《题磻溪垂钓图》:“吕望当年展庙谟,直钩钓国更谁如?若教生在西湖上,也是须供使宅鱼。”黄滔《严陵钓台》:“终向烟霞作野夫,一竿竹不换簪裾。直钩犹逐熊罴起,独是先生真钓鱼。”在这些作品中,卢仝《直钩吟》的写作年代较早。但从题目看,卢仝显然是听说或是见到姜子牙“直钩垂钓”的故事后有感而作,因此他不太可能是该故事的创作者。卢仝的生卒年约为775—835年,在《全唐诗》所收卢仝作品中,该诗位置比较靠后,大约是其40岁左右也即815年前后的作品。

  现已发现最早的禅宗史书《祖堂集》卷5也提到“直钩钓鱼”,但并非在说姜子牙的故事,其文云:“天门便下船,便问:‘每日直钩钓鱼,此意如何?’云:‘垂丝千丈,意在深潭。浮定有无,离句(钩)三寸。子何不问?’天门拟欲问咨和尚,师以船篙蓦便撞。天门却出,云:‘语带玄而无路,舌头谈而不谈。’师云:‘每日直钩钓鱼,今日钓得一个。’”这里的“师”即德诚禅师,也就是写“满船空载月明归”的大名鼎鼎的船子和尚,“天门”即善会禅师,他受道吾推荐去华亭参礼德诚,故有上面这段对话。德诚早有意将平生所得授予根性灵利之人,及见善会,知已觅得,故云“今日钓得一个”。此事大约发生于829—835年间,不会早于卢仝的《直钩吟》。《直钩吟》云“三十持钓竿”,德诚禅师偈中亦有“三十年来坐钓台”(《五灯会元》卷5)这样的句子,据此揣测,德诚禅师“直钩钓鱼”的比喻也应是从已出现的姜子牙“直钩垂钓”的故事里借用过来的。

  在卢仝之前使用过直钩典故的另有两例。一是早在西汉的东方朔,他的《七谏》一文云:“以直针而为钓兮,又何鱼之能得?”但很显然此文与姜子牙事无涉,只是不知后来姜子牙“直钩垂钓”故事的始创者是否曾受到过它的启发。另一例是唐朝的柳宗元,他在《送辛殆庶下第游南郑序》中说:“方之于钓者,丝纶不属,钩喙甚直,怀有美饵,而觖望获鱼之暮,则善取者皆指而笑之……然而迁延三北,踯躅不振,岂其直钩而钓,怀美饵而羡鱼者耶?”该序作于贞元十三年,也即797年,略早于卢仝的《直钩吟》。然而其事与姜子牙毫无关联,其意则与东方朔的“以直针而为钓兮,又何鱼之能得”一脉相承,因此它也不能视作姜子牙“直钩垂钓”故事已经出现的确证。

  从上述种种迹象看来,姜子牙“直钩垂钓”的故事极有可能是盛唐或中唐时人所杜撰,其中又以中唐的可能性为最大。遗憾的是,翻检群书也未能查到该故事究系何时何人首创、出自何种典籍。不过根据该故事的性质,结合传奇、俗讲、变文等通俗文学在唐代较为兴盛的情况,可推测它极有可能出自某已失传的与姜子牙有关的传奇或其他通俗文学作品。

  走向村氓野老

  姜子牙“直钩垂钓”的故事由文人学士笔下津津乐道的典故而终成村氓野老皆耳熟能详的歇后语,有两部通俗文学作品功不可没,一是元人编刊的《武王伐纣平话》,一是明人在前者基础上改编而成的《封神演义》。

  《武王伐纣平话》如此描写:“姜尚西走至岐州南四十里地,虢县南十里,有渭水河岸,是磻溪之水。姜尚因命守时,直钩钓渭水之鱼,不用香饵之食,离水面三尺,尚自言曰:‘负命者上钩来!’”《封神演义》第二十三回《文王夜梦飞熊兆》则以樵子武吉和渔夫姜子牙“渔樵问答”的形式演义出来:“武吉言罢,却将溪边钓竿拿起,见线上叩一针而无曲。樵子抚掌大笑不止,对子牙点头叹曰:‘有智不在年高,无谋空言百岁。’樵子问子牙曰:‘你这钩线何为不曲?古语云:且将香饵钓金鳌。我传你一法,将此针用火烧红,打成钩样,上用香饵,线上又用浮子,鱼来吞食,浮子自动,是知鱼至,望上一拎,钩挂鱼腮,方能得鲤,此是捕鱼之方。似这等钓,莫说三年,便百年也无一鱼到手。可见你智量愚拙,安得妄曰飞熊!’子牙曰:‘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老夫在此,名虽垂钓,我自意不在鱼。吾在此不过守青云而得路,拨阴翳而腾霄,岂可曲中而取鱼乎!非丈夫之所为也。吾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不为锦鳞设,只钓王与侯。吾有诗为证:短杆长线守磻溪,这个机关那个知?只钓当朝君与相,何尝意在水中鱼。’”

  上述说法,不但借鉴了汉代已出现的农人教姜子牙如何捕鱼的情节,而且借姜子牙之口将其直钩垂钓的目的说得明明白白。姜子牙直钩垂钓的故事至此基本定型,此后也没有人再画蛇添足了。

  (作者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报》第265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385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