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古代文论研究

集句诗与集句联

顾 农
 在旧体诗的写作中有“集句”一法,分头从前人特别是名人的诗中摘取若干句子,重新组合成一首诗;如此则新出台之诗虽然无一句无来历,而表达的却完全是自己的意思。

    这个办法源远流长,曾经相当繁荣;对此近年来已有学者专门加以研究,写成论文甚至专著,我曾看到过一本《集句诗嬗变研究》(张明华、李晓黎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10月版),洋洋三十余万言;据该书后记说,这乃是系列著作中的一本,其他还有四本将陆续推出云云。我等着拜读。

    如果将集句的规模缩而小之,只取对仗的两句,则成为所谓集句联,过去也曾一度繁荣,颇有佳制。这个题目不知道有没有专家研究,恐怕也可以写出专著来的罢。

    集句联中有一类颇具实用价值,例如曾经有人集唐诗二句作为酒楼的对联——

    劝君更饮一杯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里的上联出于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诗里的一杯酒乃是送别之酒,感伤之酒,劝君更饮者,以后恐怕难以相见,无从聚首也。李东阳高度评价此诗,认为“后之咏别者,千言万语,殆不能出于其意之外”(《怀麓堂诗话》)。下联一句出于李白的《将进酒》:“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充满了浪漫主义的豪情胜概,同时也隐含着大量的牢骚。他这几句与前面的“天生我才必有用”、“自古圣贤皆寂寞”诸句相对峙而存在,诗人高自期许之意已在言内。到了这一副集句联里,大诗人王维、李白原作的那些意思统统被消解尽净,一变而为商业广告,颇具促销的诱惑力。

    集句之“集”就是“集资”的“集”,把人家的东西借过来归自己使用;集句的作者将原诗剁碎,或亦可谓之解构,各各借取其中一句,拿来重组为新的文本;这些诗句借来以后,语境全然变了,于是原先那些诗句的“所指”也完全变了,而其字句一字未改,却仍然十分贴切。这是一个小小的奇迹。集句者之所以能够作这样奇妙的改造,是因为原诗之句的“能指”相当富于弹性,遂使别具只眼者得以在旧有的文化资源上作出了新的开发。集句诗集句联的妙处还在于,它虽然将所集之句从原诗中分别断章取义地拿出来为我所用,构成全新的文本,但这些话语与原作的联系在有文化之读者心目中却难以完全被切断,不免条件反射似地追忆起原作来——这种藕断丝连的情形所产生的张力,亦即新旧文本的反差让他们且惊且喜,获得审美的愉悦。这种创作和接受的心理都很值得研究。

    这种中国式的大胆借用拆旧翻新的办法,可以追溯到很古老的时代。先秦时代的所谓“赋诗言志”,无非就是断章取义取地借用《诗经》某一首诗里现成的诗句来表达自己当下的意思,用于外交场合,显得特别风雅而有弹性。这个古老的办法相对简单;集句联集句诗则须从本来毫不相干的两首或多首诗里各取一句,拉郎配似的凑在一起,结果却是门当户对的一对或浑然天成的一首,这就得有更灵活更富于创意的头脑。“赋诗言志”者还只是小打小闹,集句者则近乎大规模的集资了。研究传统文化,自然不可放过这样的题目。

原载: 《 中华读书报 》( 2012年10月10日 10 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293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