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李健吾与郑振铎

韩石山

“象喜亦喜,象优亦忱”,《孟子》中的这句话,原本说的是舜对其同父异母弟的情感,可我觉得,借用来说明李健吾与郑振铎两人之间的关系,再恰当不过。只是此中起作用的,不光是胜似兄弟的情谊,还有那谁也违拗不过的时势。从这个龄隙楔入,或许能看到一些属于社会深层的东西。

1933年8月,留法两年后,李健吾学成回国,10月与清华校友尤淑芬在北平完婚。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经老师朱自清与杨振声介绍,受聘于胡适主持的中美文化教育基金会下设的编译委员会,撰写《福楼拜评传》并翻译福楼拜的小说,每月领取160元的稿费补助。这时,在燕京大学任教的郑振铎(西谛)正与巴金、章靳以等人筹办大型文学刊物《文学季刊》。这份刊物是北平立达书局约章靳以编的,章觉得自己的资望能力不能胜任,便请郑振铎出面筹划。个人与历史的双重机缘,促成了现代文学史上这两位不世出的人材的相识。

10月某日,郑振铎在会贤堂饭庄召集在北平的知名作家宴饮,商谈出版刊物事宜,李健吾应邀前往。同时应邀前去的还有李健吾的老师杨振声和朱自清。推测其中情由,当是朱二位师长的挽介之功。尤其是朱自清,当李还是清华大学学生时,就为李的作品写评介文章,又一同出国(李系留学,朱系度假),必会蝎力推荐自己的这个得意门生。郑振铎是文学研究会的主要发起人,李健吾在上清华时已是该会会员,薄有声名,肯来入伙,自然礼遇有加。1981年,老病衰弱的李健吾回忆往事,在《忆西谛》一文中动情地说:

在我的神秘的记忆之宫,我看见前面有一座大饭庄,在什刹海湘岸,名字叫“会贤堂”,有长廊和楼房,有空阔的院落,推窗南望,眼前是一池残败的行花。到会的人很多。其中有我的老师朱自清,还有另一位老师杨振声,他写的小说《玉君》,似乎连人和小说都被人忘记了。另外,有周作人。也许有沈从文,好像从这时候起,我和他开始了来往。主人是巴金、靳以和你本人。靳以这名字时我相当生疏,还是第一次听到。鲁迅先生当时不在能京。你在燕京大学教书。你在酒宴中间讲了话,说你们几个人在创办《文学季刊》,希望大家协力相助,办好刊物。

1934年1月,《文学季刊》在北平出版,李健吾列名编斩人(相当于编委),在创刊号上发表了长篇论文《包法利夫人》,系他正在写作的《福楼拜评传》中的一章。也正是这篇文章,使郑振铎看中了李健吾的才学。紧接着,第三期上,李健吾又发表了他的著名剧作《这不过是春天》。一篇是研究,一篇是创作,骤然间,28岁的年轻人在文坛上放射出耀眼的光华。

翌年,郑振铎受命为暨南大学文学院院长,物色人材时,立即就想到了写过《包法利夫人》的作者,破格聘任为法国文学专任教授。李健吾先独自一人到了上海,巴金帮他在自己居住的霞飞坊附近找了一所房子,开学前,将妻子与女儿接到上海。初到十里洋场,人地生疏,没有多少应酬,除教学外,李健吾专心写作。为了不致招人疑忌,他写的文学评论文章,用“刘西渭”作笔名发表。一时间,许多人都不清楚刘某是何人,以为新冒出了个文评家。只有沈从文和巴金知道底里,因为这些文章大多发表在沈主编的天津《大公报》文艺副刊上,后来又由巴金帮助整理成册,在他主持的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了《咀华集》。

这件事,李健吾一直没对郑振铎说起,郑还是知道了,一天见了李健吾,大声说道:“原来刘西渭就是你啊!”

实在是出于无奈。此后多少年,每当想起这件事,李健吾总觉得对不住这位身材高大,古道热肠,一直像兄长一样照护自己的热情人。

暨南大学在真如,来来去去不方便,在市内住了一段时间后,李健吾一家便搬到真如乡下去住。抗战爆发了,真如在战区,李健吾一家又迁回市内,住在法租界的巨簌达路(现名巨鹿路)。不久学校也撤回市内,在法租界的陶尔斐斯路(现南昌路)上课。

郑先生的家也在市内,常约朋友去家里吃饭。在郑家,李沈吾先后结识了阿英、夏衍等文化界的名流。这期间,阿英要办一份刊物,名叫《离骚》,怕引起租界当局注意,跟郑振铎商量时,郑出主意说,就用“刘西渭”作发行人吧。

《离骚》只出了一期就停刊了。为这事,文化大革命中,李健吾还受到审查。“我下放到干校,来了两个外调人员,查问我办这个刊物的详细经过和有关人员。我回答不出来,为此苦闷了许久。现在揣测,大概是你出的主意。因为‘孤岛’时期办刊物困难,你就想到了这个笔名。”

“孤岛”时期,郑振铎与胡愈之、周建人、许广平等人组织“复社”,秘密出版《鲁迅全集》。无法公开征集购书人,只能采取朋友间相互串联的办法。一天,郑振铎悄悄问李健吾:“健吾,你有五十块钱吗?你能约你顶熟的朋友也出五十块钱吗?大家凑钱出《鲁迅全集》,可是走漏风声,就性命攸关啊。”

听了这话,李健吾没说别的,立即回家拿了50块钱交给郑,又去找清华校友孙瑞瑛,说明来意,拿了50块钱交给郑。书出版后,郑给李送来一部。这部书,几经迁徙,李先生一直带在身边,视同至宝,直到十年浩劫被抄家,才不知流落到何处去了。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晋阳学刊》 1995年01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683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