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明四大奇书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历史上的张飞究竟什么样?

沈伯俊
  《三国演义》中的张飞,是广大读者最熟悉、最喜爱的人物形象之一。然而,这个形象,却是罗贯中在保持历史人物张飞忠于刘蜀、勇猛善战的基本特点的基础上,按照市民阶层的伦理观和审美观加以改造而塑造出来的。对于历史上的张飞,许多人未必熟悉,甚至存在一些误解或缺乏根据的猜测。
 
   首先,历史上的张飞相貌如何,大家可能会说:“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其实,这只是通俗文艺的说法,史书《三国志》中的《蜀书·张飞传》却并无一字涉及张飞的相貌。晚唐著名诗人李商隐的《娇儿诗》中有这样两句:“或谑张飞胡,或笑邓艾吃。”其中“张飞胡”意指张飞长着一副络腮胡,不知有何依据,大概是因为历史上的张飞“雄壮威猛”,有“万人敌”、“熊虎之将”之誉而产生的艺术想像。宋元以来,民间通俗文艺在反复讲说三国故事时,沿着这一思路,逐步把张飞的相貌加以完善。元代的《三国志平话》卷上描写张飞:“生得豹头环眼,燕颇虎须,身长九尺馀,声若巨钟。”罗贯中写作《三国演义》时,基本上吸收了这一描写;但为了表现刘、关、张三人体格的差别(刘备“身长七尺五寸”,关羽“身长九尺”),他将张飞的身高改为"八尺”,并略加渲染,于是便有了这样一段经典性的相貌描写:“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第1回)从此,张飞的相貌就在广大读者心目中定型了。后来的戏曲为了表现张飞的刚直,又“送”给他一张黑脸。
 
   有人说,历史上的张飞可能是个美男子,理由是:张飞的两个女儿先后都当上蜀汉后主刘禅的皇后(《三国志·蜀书·二主妃子传》称长女为“后主敬哀皇后”,次女为“后主张皇后”),而刘禅是个好色之徒,可见张飞的两个女儿都是美女;既然女儿都很漂亮,那么父亲也应该是个美男子。不过,这只是一种推测,未必是事实。
 
   其一,古代皇帝选择妃、嫔,固然看重美色;而立皇后,则主要考虑政治因素,多从勋戚大臣家族中择取,是否美艳则在其次。刘禅为太子时,开国元勋中,诸葛亮无女,关羽之女已被东吴所虏,惟张飞有女,故刘备纳其长女为太子妃;刘禅嗣位,其妃自然立为皇后,这并不能证明此女为美女。
 
   其二,刘禅确系平庸之君,但说他“好色”则缺乏凭据。《三国志·蜀书·董允传》写道:“后主常欲采择以充后宫,允以为古者天如子后妃之数不过十二,今嫔嫱已具,不宜增益,终执不听。后主益严惮之。”董允卒于延熙九年(246),此时刘禅当皇帝已经23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先是诸葛亮执政12年,刘禅不敢胡作非为;继而蒋琬、费袆先后执政,特别是董允总领宫中事务,忠直敢谏,刘禅虽然“欲采择以充后宫”,却被董允谏阻,尽管刘禅不太高兴,但没有坚持己见,对董允还有几分畏惧。可以说,与那些荒淫无道之君相比,刘禅的表现还算过得去。
 
   其三,张飞长女当皇后15年,直至建兴十五年(237)六月逝世;在她去世那年,其妹已经入宫为贵人(地位仅次于皇后);次年(238)正月,其妹即被立为皇后,一直当了25年,直到炎兴元年(263)蜀汉灭亡,后又随刘禅到洛阳。张飞二女先后当皇后达40 年,其间并无废立之事,可见刘禅遵循了古代立皇后的惯例,与两姐妹的关系也还不错。这只能证明刘禅比较守规矩,而不能证明两姐妹都是美女。
 
   其四,即使张飞二女真的是美女,也不能推论张飞本人就是美男子。父母与子女之间的遗传关系十分复杂,决非一个模子铸成的相似品。古往今来,父亲英俊、母亲美貌而子女相貌平平者,父母相貌平平而儿子英俊、女儿美貌者,可谓不胜枚举;父母一方美貌而一方平平甚至丑陋者,同母异父、同父异母者,子女情况更是千差万别;即使同一父母所生,兄弟之间、姐妹之间,常常也有不小的差异。所以,由子女的相貌来推断父母的美丑,实在很不可靠。《水浒传》中的武松和武大郎是亲兄弟,一个高大英武,一个短小丑陋,反差极大,你说他们的父母是美还是丑?
 
   由此可见,说“历史上的张飞是个美男子”,并无可靠证据,只能是一种推测。当然,张飞相貌端正倒是很可能的。
 
   其次,历史上的张飞是什么出身,我曾经指出:“张飞出身,史无明文。”《三国志平话》卷上称他“家豪大富”,却没说明他以何为业。而在《三国演义》第1回中,张飞首次出场,便自称“世居涿郡,颇有庄田,卖酒屠猪,专好结交天下英雄”。所谓“颇有庄田”,当然算锝上富裕;而“卖酒屠猪”——尽管他本人不一定亲自操刀杀猪--则是普通市民们相当熟悉、相当接近的行当。这样的出身,很自然地赋予了张飞较多的民间色彩和市井气息。有意思的是,刘、关、张三人的实际出身都不算高:历史上的刘备,虽然说是“汉景帝子中山靖王(刘)胜之后”,但早已家道中落,不得不以“贩履织席为业”(《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三国演义》据史叙述云:“家贫,贩屦织席为业。”(第1回)历史上的关羽,出身不明,《三国志·蜀书·关羽传》开篇便说他“亡命奔涿郡”,想来应该是出身于下层;《三国演义》亦未明言关羽的出身,而第一次写他出场的动作则是“推着一辆车子”(第1回),显然是下层劳动者模样;民间传说便干脆说他是卖豆腐(或卖黄豆)出身。相近的出身,给了他们彼此接近的机会,成为他们顺利结拜为兄弟的重要基础。然而,刘备后来成为蜀汉的开国之君,谥“昭烈”;关羽早在北宋即巳被追封为王,元代已习称“关大王”,在普通民众心目中,他们已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和神衹。因此,尽管刘、关、张原本都有市井气息,张飞的家境还好于刘备、关羽,却只有张飞最能使芸芸众生感到亲切。
 
   再次,历史上的张飞性格如何?根据《三国志·蜀书·张飞传》的记载,历史上的张飞虽有尊贤爱士、敬慕君子的优点,却也有性格暴躁、遇下寡恩的性格弱点。本来,身为勇将,历经波折,性格急躁甚至暴躁一点,并不足怪;但驰骋疆场数十年,与士卒一起出生入死、甘苦与共,至少应该懂得善待部属这个起码的道理。然而,张飞却偏偏不懂这一点,对士卒极其粗暴,动辄鞭挞致死。这是一个致命的弱点。刘备就曾多次告诫张飞:“卿刑杀既过差,又日鞭挝健儿,而令在左右,此取祸之道也。”但张飞却依然故我,还是动不动就拿部下出气,这当然要激起某些部下的不满甚至报复。果然,章武元午(221)六月,正当他准备从阆中出兵,到江州与刘备会合,一起伐吴之时,却被部将张达、范疆杀害。一代虎将,壮志未酬,竟死于非命,固然令人痛惜,但这却是他自己粗暴性格酿成的可怕后果。陈寿评张飞云:“飞爱敬君子而不恤小人。……飞暴而无恩,以短取败,理数之常也。”这实在没有冤枉他。《三国演义》在《三国志平话》的基础上,将历史人物张飞“勇而暴”的性格特色,改造为“勇而莽”的性格特色,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暴”的精神指向是“残暴”,意味着不讲道理,暴虐好杀,它只能减弱人们对张飞的好感。“莽”则意味着鲁莽、粗心,也意味着无城府、少心计。它虽然常常导致误事,却没有那股令人害怕的杀气;它是许多平民百姓也会有的毛病,是可以容忍、可以接受的缺点。加上《演义》着力突出张飞的爱憎分明、嫉恶如仇、真诚坦率、心直口快,这就为小说中的“莽张飞”增添了许多可爱之处。
 
   综上所述,绝大多数中国人心目中的张飞,其实已经不是历史人物张飞,而主要是经过《三国演义》改造和重塑的张飞形象。他既以历史上的张飞为原型,又有很大的发展变化。这个令人喜爱的艺术形象,开启了明清小说中以“粗犷鲁莽”为特征的英雄人物系列,并成为这个形象系列中任何人也无法取代的、影响最为深远的“这一个”。
原载:《文史知识》2006年01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1525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