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明四大奇书研究 > 《水浒传》研究

跋金圣叹本水浒传

孙楷第

    周亮工《书影》卷一云:“《水浒传》相传为洪武初越人罗贯中作,又传为元人施耐庵作。近金圣叹自七十回之后断为罗所续,因极口诋罗。复伪为施序于前,此书遂为施有矣。”按《水浒传》自明以还传本非一。其著者有百回本,有百十回本,有袁无涯刊之百二十回本。圣叹此本即从袁无涯刊之百二十回本出。观楔子开端“试看书林隐处”一词即袭袁本引首文可知。唯将袁本之引首与袁本第一回全文、第二回之洪太尉回京一小段合并为楔子。以袁本第二回记高俅事者为第一回。又删去袁本第七十二回以下之文不录,遂成圣叹所云《贯华堂古本水浒传》。周亮工与圣叹乃同时之人,其书发圣叹作伪事,今以其言验之,皆确,可谓有关《水浒》之重要文献。至圣叹本文字,以袁本、百回本勘之,如第四回“与庄客唱个喏”。注云:“俗本作打个问讯”。今按袁本、百回本并作“与庄客打个问讯”。同回“起身唱个喏”,注云:“俗本亦作打个问讯”。今按袁本、百回本并作“起身打个问讯”。又同回“引小僧新妇房里去”,注云:“处处自称洒家,此独云小僧者,为新妇房里四字合成妙语以发一笑也。”今按袁本、百回本并作“引洒家新妇房内去”。又同回“只见二头领口里说道:‘哥哥救我一救。’只得一句。”注云:“‘只得一句’四字,尽出气急败坏人。俗本恰失此四字。”今按袁本、百回本并无“只得一句”四字。第五回“那和尚便道:‘师兄请坐,听小僧……’智深睁着眼道:‘你说!你说!’‘说在先敝寺十分好个去处。’”注云:“说字与上听小僧本是接着成句。智深自气忿忿在一边,夹着你说你说耳。章法奇绝,从古未有。”今按袁本、百回本并作“那和尚便道:‘师兄请坐,听小僧说。’智深睁着眼道:‘你说!你说!’那和尚道:‘在先敝寺十分好个去处。’”叙事明白平妥,并无所谓章法奇绝者。第二十一回武松道:“我不信今日早与兄长相见。”注云:“俗本改作我不是梦里么?”今按袁本、百回本并作“我不是梦里么?”第二十六回武松伪作吃了药酒,眼紧闭,倒在凳边。其后孙二娘之言语动作,皆是武松听出。故屡用“只听得”、“听得”、“听也”字样。眉批云:“俗本无八个听字,故知古本之妙。”今按袁本、百回本皆不用听字。盖此二本本谓武松眼虚闭倒在凳边,其后孙二娘之言语动作,是武松偷睁眼所见及作者叙事之词,与圣叹本异也。第二十七回“张青长武松九年。”注云:“俗本九年作五年。”今按袁本、百回本并作“长武松五年”。第二十八回施恩问道:“此间是个村醪酒店,也算一望么?”注云:“也算一望句,俗本作哥哥吃么?”今按袁本、百回本并作“哥哥饮么?”第三十回“四道寒光,旋成一团冷气”,注云:“竟是剑术传中选句,俗本改去,何也?”今按袁本、百回本并作“两口剑寒光闪闪,双戒刀冷气森森。”第三十一回“武行者……倒撞下溪里去,却起不来。黄狗便立定了叫。”于“黄狗”句下注云:“黄狗得意,俗本落此句。”今按袁本、百回本皆无“黄狗”句。同回“却见那口戒刀浸在溪里,亮得耀人。”注云:“俗本落此句。”今按袁本、百回本皆无“亮得耀人”四字。又同回“燕顺嚷道:‘你莫不是山东及时雨宋公明杀了阎婆异逃出在江湖上的宋江?’宋江道:‘你怎得知?我正是宋三郎宋江。’”注云:“看他连用无数宋江字押脚,有渔阳掺挝之声,能令满座勃色。俗本讹。”今按袁本、百回本作燕顺道:“你莫不是山东及时雨宋公明杀了阎婆惜逃出在江湖上的宋江么?”宋江道:“你怎得知?我正是宋三郎。”燕顺问“宋江”二字下多一“么”字,宋江答“宋三郎”三字下则无“宋江”二字。皆不用宋江字押脚。又同回“便抱在虎皮交椅上,便叫王矮虎、郑天寿快下来,三人纳头便拜。”句下注云:“上七宋江字押脚,此四便字提头。文笔盘飞踢跳,俗本讹。”今按袁本、百回本作“抱在中间虎皮交椅上,唤起王矮虎、郑天寿快下来,三人纳头便拜。”两句皆不用便字提头。第三十三回宋江答秦明:“若是没了嫂嫂夫人,花知寨自说有一令妹甚是贤慧,他情愿赔出立办装奁,与总管为室。如何?”注云:“妙绝花荣,不惟善用兵,又善用将,乃至又善用其妹也。俗本讹。”今按圣叹本谓花荣自愿以妹嫁秦明,不关宋江事。袁本则谓宋江愿主婚,文为:“若是没了嫂嫂夫人,宋江恰得知花知寨有一妹是贤慧,宋江情愿主婚,陪备财礼,与总管为室,如何?”(百回本文与袁本同。惟“若是没了嫂嫂夫人”,作“虽然没了嫂嫂夫人”。“情愿主婚”,作“情愿主媒”。“如何”作“若何。)词意与圣叹本不同。此圣叹所谓讹也。同回“花荣仍请宋江在居中坐了。秦明道:好!”注云:“妙绝花荣,不唯戡定祸乱,又能正名定位,真是极写之矣。俗本皆讹。”今按袁本、百回本此处文皆作:“众人都嚷宋江在居中坐了。”无“秦明道好”四字。谓定坐位是众人事,不专属花荣。此圣叹所谓皆讹也。第三十六回“不爱交游只爱钱。”注云:“俗本讹。”今按袁本、百回本此句并作“不怕官司不怕天。”第三十九回“说时迟”,注云:“‘说时迟那时快’六字,固此书中奇语也,乃此处又作两半用,更奇绝。”今按袁本、百回本文云:“说时迟,一个个要见分明;那时快,闹攘攘一齐发作。”并不作两半用。第四十一回“天然妙目,正大仙容。”注云:“绝妙好辞,诸书所无。”今按袁本、百回本此段插附词偈有云:“脸如莲萼,天然眉目映云鬟。唇似樱桃,自在规模端雪体。正大仙容描不就,威严形象画难成。”此乃节取词中语。凡此等金本文字与袁本、百回本异者,皆圣叹所改,其称俗本,实旧本也。又有依袁本而斥百回本者:如第十三回刘唐云:“夺回那银子送还晁盖,也出一口恶气。”注云:“俗本作‘平白骗了十两银子。我夺来还了他,他必然敬我。’此成何等语。”按圣叹此文与袁本同。所称俗本成何等语,实百回本之文。袁本于百回本偶有润色,此特为圣叹所许耳。观以上所举诸例,圣叹所改虽多,亦未有绝胜处,且有时专在字面上弄狡狯,细察之并无意味。而其注动斥俗本,扬己之善,沾沾自喜,殊可不必。又圣叹本浮华之士,学问甚疏。其所评论,以浅而易晓,特为世人所喜。然往往有不知其义而妄说者。如第六回:以生朱于午时书“五月五日天中节,赤口白舌尽消灭”之句。义与此同。乃评云:“八字成文,其中无有而外烨然。”第二十回:“不怕你教五圣摄了去。”五圣、五通,本宋时民间所信妖神。陆游《入蜀记》、洪迈《夷坚丁志》均记之。乃评云:“确是识字看曲本妇人语。”第二十八回记武松至快活林,早见丁字路口一个大酒店,檐前立着望竿,上面挂着一个望子,写着四个大字道“河阳风月”。酒家望上书“河阳风月”,乃汴京旧俗。万鹗等所编《南宋杂事诗》卷二特采其事入之歌咏。乃评云:“看他加出四个字。”第三十八回酒旆书“浔阳江正库”。考宋时官酒库原有正库之名。如《梦粱录》卷十所载,点检所官酒库有金文正库,钱塘正库,藩封正库。浙西安抚司所管酒库有德清正酒库。此自据当时名目。乃评云:“奇语。”不知有何奇处。又第三十八回浔阳楼联“世间无此酒,天下有名楼。”此联亦见元曲。马致远《岳阳楼》剧第一折,以为岳阳楼联。盖当时传诵之句,小说偶然采用,并无深意。乃评云:“暗将八字挑动宋江雄才异志,绝妙之笔。”又第六十一回“今夜晚间只要光前绝后。”“光前绝后”,前人为文多用之。唐李玫纂《异记》载酒徒鲍生于历阳定山寺遇江文通、谢希逸之鬼,《文通》称希逸《月赋》曰:“足下赋云:‘斜汉左界,北陆南躔。白露暖空,素月流天。’可谓光前绝后矣。”(据《太平广记》卷三四九《韦鲍生妓》条引。)元宫大用《范张鸡黍》剧第三折《柳叶儿》曲云:“你如今光前绝后。”四字本非创语。乃评云:“只将绝字换过耀字,而光字亦换却矣。换古之妙,至此方是出神入化。”凡此皆不能推究本原,但就字面批评数语,强作解事。殊可笑也。

1935年稿,1961年12月改订

收藏文章

阅读数[340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