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明四大奇书研究 > 《水浒传》研究

《水浒传》的神秘主义描写述评

周锡山

本文是周锡山首创的“神秘现实主义和神秘浪漫主义的创作方法”的系列论文之一,已经发表的论文有《戏曲中的神秘现实主义和神秘浪漫主义描写略论》(2008香港中文大学《“传统戏曲与小说国际研讨会”论文集》,牛津大学出版社2009);《宗璞小说中的神秘主义题材和表现手法试论》(复旦大学宗璞小说研讨会论文,法国巴黎:《对流》第5期,2009)和《<牡丹亭>和三妇评本中的梦异描写述评》,2007·浙江遂昌《汤显祖国际研讨会论文集》,西泠书社2009);《<史记>、<夷坚志>和今人名著中的占卜描写述评》(庐山文化国际研讨会论文),《<江湖奇侠传>中的内功描写研究》(2010·中国平江·平江不肖生学术研讨会论文),已经出版的专著有《神秘与浪漫——文学名著中的气功与特异功能》(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9)等。

 

神秘主义文艺作品描写的是妖魔鬼怪、仙法魔法、奇异梦幻、星相占卜和特异功能等。凡是作者和部分读者对书中描写的此类内容相信是事实的,属于神秘现实主义;作者和读者都认为书中描写的此类内容不可能是真实的,是艺术想象和虚构的产物,即属神秘浪漫主义。

 

《水浒传》是一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结合的艺术巨著,《水浒传》也非常喜欢运用神秘现实主义和神秘浪漫主义的手法,故而书中也颇多神秘现实主义和神秘浪漫主义的描写,并取得很好的艺术成就,值得我们探讨研究。

 

《水浒传》的此类描写分为以下五类。

 

 

一、鬼魂描写。

 

   描写鬼魂的作品,最常见的是闹鬼,金圣叹本(下同)第十三回《赤发鬼醉卧灵官殿 晁天王认义东溪村》介绍晁盖的来历时,记叙他的一件镇伏闹鬼的往事:“郓城县管下东门外有两个村坊,一个东溪村,一个西溪村,只隔著一条大溪。当初这西溪村常常有鬼,白日迷人下水,聚在溪里,无可奈何。忽一日,有个僧人经过。村中人备细说知此事。僧人指个去处,教用青石凿个宝塔放于所在,镇住溪边。(金批:亦暗射石碣镇魔事。)其时西溪村的鬼都赶过东溪村来。那时晁盖得知了,大怒,从溪里走将过去,把青石宝塔独自夺了过来,东溪边放下。(金批:亦暗射开碣走魔事。)因此,人皆称他做托塔天王晁盖。独霸在那村坊,江湖都闻他名字。”


    小说描写晁盖胆大气壮,为征服闹鬼,反抗僧人帮助邻村的法力,利用僧人的法力为自己镇鬼。用这一件奇事,刻画晁盖的刚烈性格和行事魄力,说明他在江湖上的威望。

 

     第二十六回《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 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描绘张青夫妇款待武松,介绍他们杀错人的后悔,谈及他们杀害了一位头陀后,获得他的两把雪花镔铁打成的戒刀。一直存放身边,张青夫妇还感慨:“想这头陀也自杀人不少,直到如今,那刀要便半夜里啸响。”这是闹鬼的一种表现,却写得富于气势,既为戒刀生色,此刀即将由张青、孙二娘夫妇赠送武松,也为武松生色。张青夫妇在临别时赠送武松珍贵的戒刀,成为武松陪伴一生的武器,小说先做有力铺垫,手法高明。

 

     第二十五回《偷骨殖何九送丧 供人头武二设祭》描写武松自东京回来是,其兄武大已经亡故,所以“武松自东京回来时,于路上只觉神思不安,身心恍惚,赶回要见哥哥,金批说:“写武二路上,便写得阴风袭人。”揭示这种神秘的心灵感应现象,在书中写得使人毛骨悚然。

 

     另有鬼魂现身也是常见的情节,此回,另又细写武松灵前守夜的奇景。作者善于渲染夜半的阴森恐怖,小说写武松在灵台前睡不着,半夜,“武松爬将起来,看那灵床子前玻璃灯半明半灭;侧耳听那更鼓时,正打三更三点”。金批:“先写此两句,使读者黑黑魆魆,先自怕人。”接着,只见灵床子下卷起一阵冷气来,盘旋昏暗,灯都遮黑了,壁上纸钱乱飞。那阵冷气逼得武松毛发皆竖,定睛看时,只见个人从灵床底下钻将出来,叫声“兄弟!我死得好苦!”武松听不仔细,(金批:只如此妙,若出俗笔,便从头告诉一遍,非惟无理,兼令文章扫地矣。)却待向前来再看时,并没有冷气,亦不见人;自家便一交颠翻在席子上坐地,(金批:好。)寻思是梦非梦,回头看那士兵时,正睡著。(金批:回踅一句,文势环滚。)武松想道:“哥哥这一死必然不明!……却才正要报我知道,又被我的神气冲散了他的魂魄!……”(金批:借武二口自注一句。)(金圣叹的夹批显示金圣叹改动了原文,并批评原文不符合生活真实。)《水浒》善于发挥神秘主义的描写手段,以渲染气氛,增强情节的波澜,这里再一次让读者享受到神秘、恐怖气氛的出色审美效果。

 

    第六十四回《托塔天王梦中显圣 浪里白条水上报冤》,先是描写晁盖的阴魂出现:

 

    宋江率军攻打大名府,久攻不下,一连数日,急不得破,宋江闷闷不乐。是夜独坐帐中,忽然一阵冷风,刮得灯光如豆;风过处,灯影下,闪闪走出一人。宋江抬头看时,却是天王晁盖,(夹批:写得怕人。)却进不进,叫道:“兄弟,你在这里做甚么?”(夹批:妙绝妙绝,只一句,便将宋江不为报仇之罪直提出来。)宋江吃了一惊,急起身问道:“哥哥从何而来?冤仇不曾报得,中心日夜不安;(夹批:宋江不为晁盖报仇偏不用他人声罪,偏是宋江自责,可谓业镜台前,神识自首矣。)又因连日有事,一向不曾致祭;(夹批:不报仇已不可说,乃至不致祭,彼宋江之于晁盖,殆何如也?写得深文曲笔,妙不可言。〇不报仇无明文,自晁盖死至此凡四卷,皆其文也。恐人读而不能明正其罪,故特于此写其自责,而又别添不致祭三字以重之,笔法真止妙绝。)今日显灵,必有见责。”晁盖道:“兄弟不知,我与你心腹弟兄,我今特来救你。如今背上之事发了,(眉批:“背上之事”四字定罪分明。)只除江南地灵星可免无事,兄弟曾说:‘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今不快走时,更待甚么?倘有疏失,如之奈何!休怨我不来救你。”(夹批:句句用宋江私放晁盖语,乃至不换一句者,所以深明宋江背反之志,实自私放晁盖之日始也。)宋江意欲再问明白,赶向前去说道:“哥哥,阴魂到此,望说真实!”晁盖道:“兄弟,你休要多说,只顾安排回去,不要缠障。我便去也。”(夹批:句句用私放晁盖语,不少一句。)宋江撒然觉来,却是“南柯一梦”,便请吴用来到中军帐中;宋江备述前梦。吴用道:“既是天王显圣,不可不信其有。目今天寒地冻,军马亦难久住,正宜权回山,守待冬尽春初,雪消冰解,那时再来打城,亦未为晚。”(夹批:亦不全信天王,妙甚。一见宋江、吴用平日初未尝以天王为意,一则大军进退庶不同于儿戏也。)宋江道:“军师之言虽是,只是卢员外和石秀兄弟,陷在缧绁,度日如年,只望我等兄弟来救。不争我们回去,诚恐这厮们害他性命。此事进退两难,如之奈何?”当夜计议不定。


    接着描写宋江在军中痈疽发作,张顺赶至建康府,请神医安道全前来救治。过长江时,张顺因劳累疲乏,在船中沉睡,被强盗捆缚,他连声叫道:“你只教我囫囵死,冤魂便不来缠你!”他利用人们相信冤鬼报仇的迷信,引诱强盗将他活着丢到江中,而他的水中本领高强,迅即自救脱身。

 

    二、神仙形象

 

    本书楔子《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叙述洪太尉奉圣旨到江西道教名山恳求张天师作法,祈禳瘟疫。张天师为了考验洪太尉的诚意,变化了凶虎猛蛇,威吓这个贪官。

 

    宋江于还道村,遇见九天玄女娘娘。

    这两个仙、道的形象都生动而精彩,另有罗真人,则更显精彩,本文有专节论述。

 

     三、妖魔形象

 

     本书楔子《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叙述洪太尉不听劝阻,硬是打开镇魔封条,结果放出妖魔。小说写得惊心动魄,是人们熟知的故事。

 

     四、占卜描写

 

     占卜描写是小说和戏剧非常喜欢运用的,我已撰写《<史记>、<夷坚志>和今人名著中的占卜描写述评》一文略作梳理和评论。《水浒传》也写了占卜,最有趣的是吴用化妆为相士,带着李逵到卢俊义府中诓骗,诱使卢俊义离家“避难”,从而寻机将他“请”上梁山,逼使其入伙。这次占卜及其前后过程的描写,具体、细腻、精彩,富于悬念,幽默有趣,具有大手笔的艺术魅力。

 

    另一例是第六十七回《宋公明夜打曾头市 卢俊义活捉史文恭》第十一段,宋江密与吴用商量,教取关胜、徐宁、单廷圭、魏定国,下山协助。宋江又自己焚香祈祷,暗卜一课。吴用看了卦象,今夜有贼兵入寨。设下伏兵。至夜,史文恭等果然来袭,中计败归。曾索在黑地里被解珍一钢叉搠于马下。

 

   五、特异功能和仙法魔法描写

 

   仙法魔法,实际上就属于“特异功能”的范畴,但施行者不是气功师,而是仙道和妖魔。《水浒传》的特异功能和仙法魔法描写,佳例很多,取得非常高的艺术成就。其重要内容有:

 

   真实有趣的神行太保戴宗

   戴宗的外号为“神行太保”,因为他一天能走五百或八百里,具有“神行”的功夫。“太保”则是神巫的古称。

   戴宗原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是一个看管监牢的小吏。他是吴用的至爱相识。宋江被刺配去江州时,吴用修书给戴宗,让宋江带去,拜托他照顾宋江。吴用向宋江介绍戴宗其人说:“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宋江在江州与戴宗相见时,作者从叙述人的角度再次介绍说:“原来这戴院长有一等惊人的道术:但出路时,赍书飞报紧急军情事,把两个甲马拴在两只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因此人都称做‘神行太保’戴宗。”   

    宋江在江州浔阳楼吟题反诗事发后,蔡九知府即命戴宗星夜赶到东京报信。戴宗奉命后“出到城外,身边取出四个甲马,去两只腿上,每只各拴两个,口里念起神行法咒语来……当日戴宗离了江州。一日行到晚,投客店安歇,解下甲马,取数陌金纸烧送了。过了一宿,次日早起来,吃了酒食,离了客店,又拴上四个甲马,挑起信笼,放开脚步便行。端的是耳边风雨之声,脚不点地”。另一次,李逵随戴宗一同急行,戴宗念念有词,吹口气在李逵腿上。李逵因已被戴宗取四个甲马在两只腿上缚了,“故而拽开脚步,浑如驾云的一般,飞也似去了。那当得耳朵边有如风雨之声,两边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下如云催雾趱。李逵怕将起来,几遍待要住脚,那条腿那里收拾得住?却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脚不点地只管走去了。看见酒肉饭店连排飞也似过去,又不能够入去买吃”。这里借李逵的目睹耳闻和体验感觉,具体生动地描写人在飞行时的观感,具有引人入胜的艺术效果。

    现当代的学者和读者一般都认为《水浒传》中对戴宗“神行”的描写不是生活真实,而仅是用浪漫主义笔法所表现的艺术真实,在生活实际中是不可能有的。实际上,像戴宗这样的神行本事,是一种特异功能,历史上确有这类真人真事,而非全出于艺术虚构。明代即有两本名著记述此类神行的人物。其一为褚人获《坚瓠集》所载:

 

     成化中,临清张成,以善走得名,日行五百里。上官命入京师,往返仅七日,善马弗能逮。足有七毫,每走势发,足不能住,抱树乃止。

 

      成化年间为公元1465至1487年。临清即今山东临清县,距北京近一千二百里,来回共二千四百里。张成日行五百里,恰与戴宗神行的日速相同,故需五日时间走完来回之路程,另用两天办公事,则往返仅需七日,良马也赶不上他。

      明末清初的文坛领袖钱谦益是一位大诗人,他在明亡以前的诗文,编为《初学集》。其中有一首七言歌行长诗描写明末的一位神行奇人“玉川子”顾大愚与马竞赛的事迹。顾大愚,号玉川子,他从苏北的淮阴出发,可一日内到达苏南的苏州。这首诗的题目奇长,详细介绍了玉川子其人其事:

 

      《玉川子歌·题玉川子画像》。玉川子,江阴顾大愚,道民也。深目戟髯,其状如羽人剑客。遇道人授神行法,一日夜行八百里。居杨舍市,去江阴六十里。人试之,与奔马并驰,玉川先至约十里许。任侠,喜施舍,好奇服。所至,儿童聚观。亦异人也。

 

      玉川子顾大愚是江阴人,钱谦益的故乡在常熟县,现称常熟市。它们都互相毗邻,钱谦益亲见此人,亲闻其事,故而其诗的描写十分生动具体:

 

       玉川子,何吊诡!朝游淮阴城,暮宿吴门市。万回不足号千回,赵北燕南在脚底。刚风怒生两腋边,骞驴折著巾箱里。阔衣袖,高屐齿。长须奴,赤脚婢。……市儿拍手群追随,君亦蚩蚩颇自哆。今年六十五,素丝披两耳。发短心尚长,足缩踵犹跂(qí,多出的脚趾)。……

 

        淮阴至苏州约有千里,一日来回,故称“千回”。这是诗中的夸张语,实际如题目内所介绍,是一天内由淮阴到苏州,与奔马同行比赛,他比马先到约十里的时间。由于他“好奇服”,即穿阔衣袖的衣服,木底有长齿的鞋子,形貌奇特怪诞,眼眶深凹,胡须坚硬地挺竖着,白发披在两耳之上,因此每当他出现时,“儿童聚观”,“市儿拍手群追随”,是很自然的事。

        至于史书包括正史中的有关此类的记述也很多。《二十四史》中,如《后汉书·方术传》载费长房“一日之间,人见其在千里之外”。《三国志》说虞翻能一日步行三百里。《晋书》称单道开一日可行七百里。《隋书》介绍麦铁杖日行五百里。《明史·程济传》说程济“有道术”,未讲明他有何种道术,但明代张芹《备遗录》记载程济任四川教谕时,常能一日之间从四川到当时的京城南京一个来回。

       可见《水浒传》中关于戴宗的神行描写有事实为根据,而并非全是浪漫主义的艺术虚构。戴宗带李逵一起神行,史书中也有类似的记载。《晋书》记叙单道开在“石季龙时,从西平来,一日行七百里,其一沙弥年十四,行亦及之”。《莲社高僧传》描写这个弟子随单道开脚后闭眼登程,只觉耳边风声沙沙,待睁眼一看,已从西平来到秦州。

      而带人神行疾驰,当代也有特异功能者能做到。史良昭《神功奇形》(103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介绍,有人曾同当代四川一位著名的气功大师行夜路,数十里途程仅走了十五分钟,但觉脚履平坦的柏油大道,屡见车灯迎面闪过而不见汽车本身。史良昭认为:“这个例子,很可以帮助我们体味行人进入‘超三维空间’境界的感觉。”

 

      公孙胜的阵上斗法

      公孙胜在水泊梁山中是一位特殊人物,他出场时,小说于第十五回回目郑重标出《公孙胜应七星聚义》,说他主动投奔郓城东溪村晁盖,提议劫取生辰纲。他向晁盖自我介绍说:“小道是蓟州人氏,自幼乡中好习枪棒,学成武艺多般,人但呼为‘公孙胜大郎’。为因学得一家道术,善能呼风唤雨,驾雾腾云,江湖上都称贫道做‘入云龙’。”倒也颇先声夺人。

      劫了生辰纲后,县里派兵来追捕。他们都躲避至阮氏三兄弟的石碣村,官兵抢夺渔船,泛水而来,双方交战时,公孙胜祭风助战。那些官兵正在船上歇凉,忽然只见起一阵怪风,从背后吹将来,吹得众人掩面大惊,只得叫苦,把那缆船索都刮断了。迎着风,又吹来火船,火乘风势,烧得官兵无处躲藏,逃到烂泥地里,都被好汉们用刀搠死。公孙胜呼风的本事,于此初露锋芒。但与众人上梁山聚义之后不久,他即辞归蓟州探母。本约定百日后回山,却因老母无人侍奉,其师罗真人又挽留他继续修炼,故而未归。义军攻打高唐州时,知府高廉靠三百“飞天神兵”和自己的法术两败义军,吴用便提议宋江请回公孙克敌。公孙胜拜别罗真人时,罗真人又授他道:“弟子,你往日学的法术,却与高廉一般,吾今将授与汝‘五雷天罡正法’,依此而行,可救宋江,保国安命,替天行道。……汝本上应天闲星数,以此暂容汝去一遭。切须专持从前学道之心,休被人欲摇动,误了自己脚跟下大事。”公孙胜回到义军,次日两军对阵,高廉于紧急时又施法术——

 

       急去马鞍鞒前,取下那面聚兽铜牌,把剑去击那里,敲得三下,只见神兵队里卷起一阵黄沙来,罩得天昏地暗,日色无光。喊声起处,豺狼虎豹、怪兽毒虫,就这黄沙内卷将出来。总军恰待都起,公孙胜在马上早掣出那一把松文古定剑来,指着敌军,口中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只见一道金光射去,那伙怪兽毒虫都就黄沙中乱纷纷坠于阵前。众军人看时,却都是白纸剪的虎豹走兽,黄沙尽皆荡散不起。宋江看了,鞭梢一指,大小三军一齐掩杀过去,但见人亡马倒,旗鼓交横。高廉急把神兵退走入城。

 

       当晚高廉前来偷营动寨,他在马上作起妖法——

 

        却早黑气冲天,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播土场尘。三百神兵各取火种,去那葫芦口上点着,一声芦哨齐响,黑气中间。火光罩身,大刀阔斧,滚入寨里来。那知梁山义军早有准备,四面已埋伏兵,高埠处公孙胜仗剑作法,就空寨中平地上刮剌剌起个霹雳。三百神兵急待退步,只见那空寨中火起,光焰乱飞,上下通红,无路可出。四面伏兵齐赶,围定寨栅,黑处偏见。三百神兵不曾走得一个,都被杀在阵里。

 

        最后高廉慌忙地只身逃命时——

    

        口中念念有词,喝声道:“起!”驾起黑云,冉冉腾空,直上山顶。只见山坡下转出公孙胜来,见了,便把剑在马上望空作用,中口也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将剑往上一指,只见高廉从去中倒撞下来。侧首抢过插翅虎雷横,一朴刀把高廉挥做两段。

 

         公孙胜后用罗真人所授此法再次破敌。他们回梁山前,与芒砀山能呼风唤雨的樊瑞交战,梁山方面失利——小说再次运用神秘浪漫主义手法来推动情节的发展:

 

        恰逢公孙胜等前来,此时天色已晚,望见芒砀山上都是青色灯笼。公孙胜看了,便道:“此寨中青色灯笼,便是会行妖法之人在内。我等且把军马退去。来日贫道献一个阵法,要捉此二人”。

        ……樊瑞立在马上,左手挽定流星铜,右手仗着混世魔王宝剑,口中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却早狂风四起,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日色无光。项充、李衮呐声喝,带了五百滚刀手杀将过去。……公孙胜在高处看了,已先拔出那松文古定剑来,中口念动咒语,喝声道“疾!”便借着那风,尽随着项充、李衮脚跟边乱卷。(金圣叹批为:“便借那风”四字,读之绝倒。〇古有诸葛借风,不如公孙借风之更奇也。〇如此写公孙道法,真乃脱尽牛鬼蛇神,别成幽溪小涧矣。)两个在阵中,只见天昏地暗,日色无光,(夹批:即前八字,绝倒。)四边并不见一个军马,一望都是黑气,(夹批:此句写此军。)后面跟的都不见了。项充、李衮心慌起来,只要夺路出阵,百般地没寻归路处。  正走之间,忽然雷震一声,两个在阵中叫苦不迭,一齐哒了双脚,翻筋斗攧下陷马坑去。

 

        《水浒传》的以上描写非常精彩。几次阵上斗法和双方恶战,同中有异,变化多端,且又细腻生动,非大手笔不能为。妙在高廉虽早已指定为必败无疑,而其初上阵却能先声夺人,如此更显公孙胜之神威。于高廉初用法术时,金圣叹注说:“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八字,耐庵撰之于前,诸小说家用之于后,至今日已成烂熟旧语,乃读之,便似活画出一位法官,字字有身份,有威势,有声响,有棱角,如信前人描画之工也。”指出《水浒传》关于阵上斗法的首创性描写及其高度的艺术成就,后人学烂,读者熟视此类情节,而反观《水浒传》,仍不能掩其神采,更见《水浒》描写之高明非凡。《水浒传》之后也有名作继续写此题材。金圣叹去世后,又过了几十年,蒲松龄《聊斋志异》即又写过阵上斗法故事。

         小说描写有法术者用白纸做成怪兽毒虫乃至兵马作战,一般人绝对认为荒诞不经,纯属浪漫主义的虚构笔法。但史学名著却认真记载了此类“史实”,认为是实有之事。《二十四史》中的《明史·卫青传》载唐赛儿“作乱”时,“役鬼神,剪纸作人马相战斗”。谷应泰《明史记事本末》载徐鸿儒部属张世佩被俘时,从他住处搜出纸人数千张。唐赛儿是明代白莲教起义军的著名首领,由于名声极大,不仅《明史》有记载,《聊斋志异》和《拍案惊奇》都写到过白莲教和唐赛儿义军用纸做人马作战。可见明清的史学家和文学家都信其为真。

         如果非真,《水浒传》和《聊斋志异》等著名小说所描写的阵上斗法,非常新颖奇异,可以看作是世界上最早描写战争的科幻作品,要比20世纪的美国科幻巨片《星球大战》之类不但时间上要早七百多年,在艺术上也完全可以说更胜一筹吧。

          另有第六十九回《没羽箭飞石打英雄 宋公明弃粮擒壮士》描写卢俊义带兵战张清,一再失利,宋江带兵来战,靠公孙胜的法术取胜:后来张清抢到河边,都是阴云布满,黑雾遮天;马步军兵回头看时,你我对面不见。此是公孙胜行持道法。夹批指出:“何不早行?我欲问之。”公孙胜的法术果然神灵,张清看见,心慌眼暗,却待要回,进退无路。四下里喊声乱起,正不知军兵从那里来。林冲引铁骑军兵,将张清连人和马都赶下水去了。圣叹问得好,吴用、公孙胜在卢俊义用兵时,为何一点也不出力,到宋江指挥时却都尽力而为?可见他们不肯真心帮助卢俊义,而力助宋江获胜,义军中的派别斗争,通过这个道法运用的描写,经过金圣叹的揭示而明了其中的深意,无疑发人深省。

 

             罗真人的同步思维和气功移物手段

            罗真人是公孙胜的本师。“真人”,是道家中“修真得道”或“成仙”的高人。古人所说的“神仙”,即此类人士。小说描写戴宗携李逵到蓟州敦请公孙胜再次出山,帮梁山击败身怀异术的高廉。公孙胜要去禀问本师,于是一起上二仙山。罗真人问明来意后说,公孙胜已脱火坑,学练长生,出家人不管闲事。李逵听了大怒:“教我两个走了许多路程,我又吃了若干苦,寻见了却放出这个屁来!”越想越恨,半夜里决定摸上山去杀了这老道,逼公孙胜回梁山干革命去:

 

             李逵推开两扇亮槅(gé,房屋或器物的的隔板),抢将入去,提起斧头,便望罗真人脑门上只一劈,早斫倒在云床上。李逵看时,流出白血来,笑道:“眼见得这贱道是童男子身,颐养得元阳真气,不曾走泄,正没半点的红。”李逵再仔细看时,连那冠儿劈做两半,一颗头直砍到项下。

 

            他出来时又砍死了一个青衣小道。第二天,戴宗又请公孙胜带上山去恳告罗真人,李逵听了,咬着唇冷笑。谁知上山后依然见罗真人坐在云床上养性,李逵着实吃了一惊,把舌头伸将出来,半日缩不入去,暗暗想道:“昨夜我敢是错杀了?”罗真人昨日未理李逵,此时却问:“这黑大汉是谁?”问知姓名后又笑道:“本待不教公孙胜去,看他的面上,教他去走一遭。”戴宗拜谢,对李逵说了。李逵寻思:“那厮知道我要杀他,却又鸟说!”罗真人道:“我教你三人片时便到高唐州,如何?”三个谢了……罗真人先取一个红手帕铺在石上,让公孙胜双脚踏在上面,罗真人把袖一拂,喝声道:“起!”那手帕化作一片红云,载了公孙胜冉冉腾空便起,离山约有二十余丈,罗真人喝声:“住!”那片红云不动。却铺下一个青手帕,教戴宗踏上,喝声:“起!”那手帕却化作一片青云,载了戴宗,起在半空里去了。那两片青红二云,如芦席大,起在天上转,李逵看得呆了。罗真人又用一块白手帕化作白云,将李逵骗到天上,他把右手一招,那青、红二云平平坠得下来,李逵在上面叫道:“我也要撒尿撒屎!你不着我下来,我劈头便撒下来也!”罗真人问道:“我等自是出家人,不曾恼犯了你,你因何夜来越墙而过,入来把斧劈我?若是我无道德,已被杀了。又杀了我一个道童!”李逵还想狡赖,罗真人笑道:“虽然只是砍了我两个葫芦,其心不善,且教你吃些磨难!”把手一招,喝声:“去!”一阵恶风,把李逵吹入云端里。“只见两个黄金力士,押着李逵,耳朵边有如风雨之声,下头房屋树木一似连排曳去的,脚底下如云催雾趱,正不知去了多少远,唬得魂不着体,手脚摇战。”忽听得刮剌剌地响一声却从蓟州府厅屋上骨碌碌滚将下来。当日正值府尹马士弘值班,厅前立着许多公吏人等。看见半天里落下一个黑大汉来,众皆吃惊,以为定是妖人。可怜李逵跌得头破额裂,半晌说不出话来。马知府并命取些法物来破妖法——所谓“法物”,原来是狗血粪尿,将李逵从头上直浇到脚底下,又将他捆翻毒打,李逵只得招做“妖人李二”,用大枷钉了,押下大牢里去,五日后,因戴宗天天苦求,罗真人才把李逵取回。

         《水浒传》生动描写罗真人用气功预测和同步思维手段察知李逵欲图加害自己的意图。他预加防范,然后又用气功移物手段,将李逵送到蓟州府衙,让他跌得半死不活,无力反抗,于是借府尹和衙役之手,狠狠处罚他。这是他对李逵动辄杀人的不良习惯给以警告和教训。

         所谓同步思维,是特异功能者通过发气与对方交流信息获悉对方脑子里的思维情况,包括正在想的事,马上能同步获知。并能预测即将发生的事情和被测之人今后的命运和下场。

      《水浒传》关于预测还有两次描写。《水浒传》一开首描写天下盛行瘟疫,张天师在江西龙虎山已预知朝廷委派洪太尉来礼请他去东京祈禳瘟疫。鲁达在打死郑屠后,为避官府追捕而上五台山出家。谁知寺中首座和众僧一致反对,认为他“形容丑恶,相貌凶顽,不可剃度他,恐久后累及山门”。智真长老上禅椅盘膝而坐,口诵咒语,入定去了。一炷香过,却好回来,对众僧说道:“只顾剃度他。此人上应天星,心地刚直,虽然时下凶顽,命中驳杂,久后却得清净,证果非凡,汝等皆不及他。可记吾言,勿得推阻!”鲁智深大闹五台山后,智真介绍他去东京大相国寺,临别时赠他四句偈子:“遇林而起,遇山而富,遇州而过,遇江而止。”根据小说后来的描写,其预言皆一一应验。

     《水浒传》产生于元末,与《三国演义》并列为中国最早的长篇小说经典之作。与《三国演义》所描写的特异功能事迹皆取自《二十四史》中的名著《三国志》不同,《水浒传》的特异功能描写虽也借鉴前人,但多为首创性的描写,且文笔生动有趣,具体细腻,故而成为后世小说之楷模。

 

    第六十七回《宋公明夜打曾头市 卢俊义活捉史文恭》的出色描写

    此回三次运用神秘现实主义和神秘浪漫主义的表现手法,推动情节的发展,增强阅读趣味,取得出色的艺术效果:

    一、吴用用火攻对付史文恭,公孙胜作法,吹出狂风,以助火势,梁山军大获全胜:

    史文恭却待出来,吴用鞭梢一指,军寨中锣响,一齐推出百余辆车子来,尽数把火点著,上面芦苇、干柴、硫磺、焰硝,一齐著起,烟火迷天。比及史文恭军马出来,尽被火车横拦当住,只得回避。急待退军。公孙胜早在阵中,挥剑作法,刮起大风,卷那火焰烧入南门,早把敌楼排栅尽行烧毁。

    二、梁山军受挫折时,宋江一面与吴用商议,一面占卜预测用兵的凶吉:

    宋江又自己焚香祈祷,暗卜一课。吴用看了卦象,便道:“恭喜大事无损,今夜倒主有贼兵入寨。”金圣叹的夹批说:“取四人(下山支援)后,又书宋江卜课,写心上有事人皇惑不定如鉴。〇只用“恭喜大事无损”六字答宋江卜课,下却顺便接入下文,妙妙。”

    三、史文恭靠千里马突围而出,却被晁盖的鬼魂“鬼打墙”挡住,最后被捉:

    史文恭得这千里马行得快,杀出西门,落荒而走。此时黑雾遮天,不分南北。(金批:为晁盖阴魂作引。)约行了二十余里,不知何处,(特书四字,以见此处非史文恭必走之路,而前文之冷调员外,为可丑可恨也。)只听得树林背后,一声锣响,撞出四五百军来。当先一将,手提杆棒,望马脚便打。(宋江冷调员外,而史文恭又偏遇着,妙笔妙笔。O写史文恭遇卢俊义,先暗写一番,次明写一番,皆极其摇曳也。)那匹马是千里龙驹,见棒来时,从头上跳过去了。(出色写马,妙妙。〇冷调员外者,断不欲其得遇史文恭也;冷调之,而又偏遇之,可谓奇绝;乃冷调之而又偏遇之,而又偏失之,而又重获之,一发奇绝也。)史文恭正走之间。只见阴云冉冉,冷气飕飕,黑雾漫漫,狂风飒飒,虚空之中,四边都是晁盖阴魂缠住。(见晁盖之实式凭于卢俊义也。)史文恭再回旧路,(夹批:杀出西门作一纵,头上跳过,再作一纵,然后以一句擒之,笔力奇矫之甚。)终于被擒。

    史文恭迷路被捉一段,扑朔迷离,有自然真切,可见作者对各种生活实情了解极深,写作时拈手用来,运用自如,左右逢源,出奇制胜。我们再看年已年已九九的著名作家、学者、钱钟书的夫人在2007年九十六岁高龄时撰写、2008年获第四届“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据《中华读书报》2008年12月31日报道)的《走到人生边上》,记载了“笃实诚朴的农民所讲述的亲身经历”:

 

      “我有夜眼,不爱使电棒,从年轻到现在六七十岁,惯走黑路。我个子小,力气可大,啥也不怕。有一次,我碰上‘鬼打墙’了。忽然地,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只看到旁边许多小道。你要走进这些小道,会走到河里去。这个我知道。我就发话了:‘不让走了吗?好,我就坐下。’我摸着一块石头就坐下了。我掏出烟袋,想抽两口烟。可是火柴划不亮,划了十好几根都不亮。碰上‘鬼打墙’,电棒也不亮的。我说:‘好,不让走就不走,咱俩谁也不犯谁。’我就坐在那里。约莫坐了半个多时辰,那道黑墙忽然没有了。前面的路,看得清清楚楚。我就回家了。碰到‘鬼打墙’就是不要乱跑。他看见你不理,没办法,只好退了。” (《走到人生边上》前言第8页,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年8月第一版,2007年12月第7次印刷本)

 

        又回忆自己亲身遇到“鬼打墙”的经历:

 

      我早年怕鬼,全家数我最怕鬼,却又爱面子不肯流露。爸爸看透我,笑称我“活鬼”——即胆小鬼。小妹妹杨必护我,说绛姐只是最敏感。解放后,钱锺书和我带了女儿又回清华,住新林院,与堂姊保康同宅。院系调整后,一再迁居,迁入城里。不久我生病,三姐和小妹杨必特从上海来看我。杨必曾于解放前在清华任助教,住保康姊家。我解放后又回清华时,杨必特地通知保康姐,请她把清华几处众人说鬼的地方瞒着我,免我害怕。我既已迁居城里,杨必就一一告诉我了。我知道了非常惊奇。因为凡是我感到害怕的地方,就是传说有鬼的地方。例如从新林院寓所到温德先生家,要经过横搭在小沟上的一条石板。那里是日寇屠杀大批战士或老百姓的地方。一次晚饭后我有事要到温德先生家去。锺书已调进城里,参加翻译《毛选》工作,我又责令钱瑗早睡。我独自一人,怎么也不敢过那条石板。三次鼓足勇气想冲过去,却像遇到“鬼打墙”似的;感到前面大片黑气,阻我前行,只好退回家。平时我天黑后走过网球场旁的一条小路,总觉寒凛凛地害怕,据说道旁老树上曾吊死过人。(同上“一、神和鬼的问题”第21-22页)

 

     这是杨绛先生解放后随夫君钱钟书入住清华大学时的亲身经历。以上,《水浒传》和《走到人生边上》的“鬼打墙”的故事,关于“鬼打墙”的具体描绘和叙述,大致相同,写作《水浒传》的大作家之见闻广博,思路开阔,由此可见。

原载:《水浒争鸣》(中国水浒学会会刊)第12辑,2011年5月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392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