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名家诗词

刘扬忠先生诗词(之二)

刘扬忠

登峨眉山长歌

我本黔北人,与蜀隔一溪。少壮困书城,未睹天府奇。久闻峨眉是仙境,天下名山邈难匹。今日偶遂平生愿,辞别京门急向西。万里探胜不惮远,下却飞车登天梯。天梯步步绕巉岩,蜿蜒直上白云端。清泉修篁悦耳目,伏虎宝刹久留连。往上风光更幽绝,一峰一壑竟呈妍。俯瞰山麓报国寺,金殿铜塔没云烟。路愈险处景愈丽,目不暇接足壮观。勇者轩昂勤攀跻,怯者畏葸中道还。我虽自幼称文弱,捷足先上清音阁。清音双瀑天下绝,玉泉琮琤如鸣瑟。牛心石上左右顾,二潭溶溶明镜澈。野花遍岭如锦张,古木交柯似伞合。仰餐爽气俯照镜,方信此地仙凡隔。隔凡仙,健步更攀“一线天”。两崖相向万仞屏,羊肠小径缘底穿。仰首不觉魂魄荡,极天一罅日光寒。昔日此道危且秽,脚下白骨曾累累。而今新栈连十里,游客不复忧滑坠。一线天顶风凄凄,千年古寺耸翠微。巨椿百丈拔地起,直疑此坪有仙栖。最异还是拂晓时,朝阳朦胧雾霏霏。解道“晴明无雨色,入云深处亦沾衣”。胜景尚在云天外,莫因疲惫意即怠。饱饮山泉又向前,盘旋“九十九道拐”。九十九拐足艰辛,三十里程汗涔涔。力竭终抵九老洞,群猴遮道来相亲。赠猴果饼猴踊跃,我亦粲然喜开心。更有锦绣炫人目,杜鹃珙桐蔽高岑。千姿万态开正盛,幽香酿成仙苑春。花下披襟久徘徊,涤尽胸中万斛尘。欢愉顿忘筋骨累,方悟甜在苦中存。山色渐暝始寻道,夜宿“仙峰”古寺庙。庙中一派中古习,佛殿油灯孤光照。方丈盲僧喜饶舌,讥我“诚心尚未到”。阶下老尼却缄默,时一举头但微笑。夜深静卧万籁寂,山高月小银光皎。屋响三五人鼻息,风送一两声猿啸。天明登上洗象池,云海茫茫来路杳。象池只作中转站,跃上金顶是宿愿。咬牙强渡钻天坡,放歌踏过接引殿。何期金顶天陡变,日隐风狂雾漫漫。凌晨风雪犹未消,“佛光”、“金灯”全不见!自忖此身福缘薄,卧云庵里坐长叹。长叹后,一瞬间,转念忽觉心释然:天虽不肯展奇迹,且喜已穷蛾眉巅。目标实现缓下山,下山路程却更艰。一步三摇双股颤,时防疏忽堕深渊。拄杖缓行心须细,逢危险处且屏气。穿透云霞一千重,终从九霄降平地。自笑半生少步行,今番上下三百里。褪却层层汗水衣,万年寺中且小憩。品茗谪仙白水池,想象蜀僧弹绿绮。绿绮琴,天籁声,山是琴之柱,水作琴弦鸣。山麓舍杖登车去,仙乐犹在耳畔萦。归来忆兹游,奇绝冠平生。探险揽胜复砺志,有恒心者事竟成。挥毫作歌志不忘,歌竟犹觉未尽情!

(一九八一年四月作于下山之次日,一九九七年十月整理旧稿时修改。此诗凡123句,825字,为余最长之诗作。一九九九.七.一.誌)

(原载《江西诗词》一九九九年第一期)

二首

为上饶辛弃疾研讨会诗词吟诵会作,步稼轩《甲辰岁寿韩南涧尚书》韵。

当年沧海横流,稼轩曾显擎天手①。旌旗举处,鸿图要使,金瓯如旧。骏马貂裘,英雄年少,万人称首②。怅江东鼠辈,吾谋不用③,千重恨,能消否?

浩气空盈牛斗,困山林、消磨夜昼。吴钩埃蠹,中原梦断,枉劳奔走。汉运中兴,今朝喜见,万家歌酒。算沧桑几度,强魂不灭,胜庄椿寿。

词坛健鹘摩天,将军握笔称高手⑤。晚唐北宋,偎红倚翠,语妍境旧。公唱雄声,风雷激荡,新词千首。问宜豪宜婉,能收能纵,千年下,人知否?

群彦同尊山斗,信州城、清宵如昼。带湖风月,瓢泉草木,从容游走。胜地应饶,前贤遗范,宁止诗酒?愿华章共颂,煌煌中夏,享无穷寿!

注:①稼轩《一枝花》词:“千丈擎天手,万卷悬河口”。②稼轩《水调歌头》:“季子正年少,匹马黑貂裘”。又《鹧鸪天》:“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③《左传·文公十三年》:“子无谓秦无人,吾谋适不用也”。又稼轩《满江红》:“不念英雄江左老,用之可以尊中国”。④稼轩《兰陵王》:“恨之极,恨极消磨不得”。⑤清陈廷焯《云韶集》:“南宋之后,稼轩如健鹘摩天,为词坛第一开辟手”。

(原载广州《诗词》199024)

二首

重阳日赴济南千佛山庙会

杲杲初阳驱宿雾,极目泉城,黄菊开无数。见说历山人海聚,欣然举足南郊去。 锦簇花团男与女,占断通衢,挥汗皆成雨。薄暮犹闻人笑语,山头逸兴飞诗句。

偕全国首届李清照研究学术研讨会诸代表参观济南李清照纪念馆,即席赋此

深院池塘秋水净,潋滟波光,曾照当时影。口诵华章寻旧径,风姿仿佛花前映。 莫道才媛多薄命,旷代词心,自把须眉胜。天籁清音千古应,于今中外夸情圣。

注:会议期间,欣闻苏联学界同行也举行了李清照纪念会,该会推许易安为世界杰出之女抒情诗人云。

(原载广州《诗词》19917期)

庚午仲夏,因赴贵州公差之便,与阔别多年之黔中亲旧短暂相聚。返京途中吟成是阕,以词代书,遥寄故乡诸友。诸友为余饯别时,曾行“一字飞花令”以侑酒,并相约重逢时再行此令,故末章及之。

别梦萦乡久。十三年,萍踪万里,孤蓬难偶。忙里偷闲归意急,来觅家山故友。拭泪眼、依依执手。把盏灯前倾笑语,聚乌江黔岭一方秀。兄弟谊,酽于酒。

年将知命时回首。惯经他、尘寰翻覆,白云苍狗。患难当初曾与共,堪喜豪情如旧。算事业、未居人后。雅令“飞花”文字饮,问来春可盼重开否?思渺渺,望南斗。

(原载广州《诗词》199123期)

一九八四年深秋日登泰山,夜宿玉皇顶之天街,月下饮酒,微醺而赋。

仰望巍巍天一柱,梦里情牵,今入山中路。电缆飞车何足慕?轻身自把云梯度。

向晚南天门里住,万壑来风,满耳松涛怒。醉看群峰争献舞,茫茫宇宙杯中注。

(原载广州《诗词》199112期)

武夷山九曲溪泛竹筏即兴

连宵雨霁,秋空如洗,千山竟斗新蛾。丽日扬辉,清流泻玉,渡头初发轻歌。竹筏驶如梭。水随峰势转,带绕青罗。天坠溪中,人行镜面,沐澄波。

壮游怀古情多。想辛公朱子,联袂川阿。国士抒怀,棹歌传世,声名有若江河。佳句漫吟哦。翰墨延风雅,诗酒颜酡。唤起“天游”、“玉女”,共我舞婆娑。

(原载广州《诗词》19913期)

余故乡贵州大方县万山丛中盛产杜鹃花,有“百里杜鹃”之誉,近年成为国内旅游热点。今春县里举办“杜鹃花会”,来书相邀,因故未能赴会,邀望南天,结想成梦,赋此寄意。

客子衣轻,九逵风暖,骤惊春满京门。乡关回首,迢递渡离魂。百里鹃花入梦,偕旧侣、共赏霞芬。风流会,清词丽句,笔底斗尖新。 氤氲,山水际,繁英嫩蕊,颠倒游人。侭残醉相扶,灯火黄昏。推枕恍然坐起,怅佳约、终未成真。频翻检,故人书札,归意逐南云。

(原载广州《诗词》19927期)

秋日晨游射洪金华山陈子昂读

书台题赠该县子昂诗社诸吟友

联袂登攀石径斜, 云间同访子昂家。

千年旧观隆仙阙, 百尺高台沐早霞。

怀古皆钦遗卷美, 酬今宜有伟辞夸。

俯临锦绣东川地, 彩笔从君颂物华。

射洪螺湖泛舟口占一绝示友人

淡烟疏雨足清幽, 小坐船头豁远眸。

旧友新知倾快语, 浓情恰似梓江流。

(原载广州《诗词》199223期)

海南词二首

海南万宁东山岭清晨遣兴

伫听潮音挟隐雷,天风海雨渡山隈。阳和未许阴霾驻,绿野欣迎红日来。 穷远景,上高台,琼州热土醉心怀。何方可以均南北,四裔同春花尽开!

通什度假村夜观海南民族歌舞团演出

灿灿新衣,琤琤玉佩,双双赤脚轻盈。弦管声中,满堂花影纵横。黎苗儿女多豪兴,展歌喉、千种风情。竹竿鸣,响赛春雷,翔燕飞莺。

珠崖格调知何似?并中原伉爽,江左娉婷。翡翠城边,清宵热气蒸腾。频邀看客同歌舞,笑吟吟、一片温馨。渐更阑,人散楼空,馀韵牵萦。

(原载广州《诗词》19921115期)

游临潼华清宫,欲上骊山,中途遇雨

柳泣花啼恨几重?骊山如梦隐云中。渭川图画更无踪。 暂傍清池留小照,聊当曾到古行宫。何时能上最高峰?

(原载贵州《娄山》双月刊19832期)

登江西南丰读书岩,步秦少游韵以颂曾巩。

古琴城外,日丽冬寒退。天宇净,橘阴碎。亭前抬望眼,山秀河如带。瞻故迹,謦欬若与先贤对。

学术空前会,群彦纷倾盖。承遗泽,雄文在。辞章称巨子,定论谁能改!公往矣,后流澎湃如江海。

(原载江西省《抚河》文学季刊,19841期)

拙作《诗与酒》完稿,咏酒以代序。

仪狄传佳味,几千年、神州多士,竞相沉醉。嵇阮刘伶夸任达,陶令酣歌栗里。算更有、八仙崛起。李杜苏辛皆狂客,向尊前、诗句如潮水。好饮者,有深意。

人间忧患无穷已。漫开怀、鲸吞虹吸,浇些块垒。喜怒悲欢壶中涌,侠胆还添豪气。最可叹、玉山倾圮。剧饮伤身灾不断,但微醺、不溺方为美。重商兑,浊醪理。

(原载《诗词》19938期)

台湾大学张以仁教授见寄《文会

与酒宴》诗,谨依原玉奉和

宝岛初逢忆尚新, 申江重聚沐阳春。①

芳郊揽胜时连袂, 美酒催诗共采珍。

论学犹钦言似屑, 衡文转觉意超人。②

休弹旧曲公无渡, 我往君来无主宾。③

注:①余前年四月赴台北出席彼方首届词学会,初识张教授;今春沪上清词研讨会,又与张教授喜相逢,可谓有缘。

②《世说新语·赏誉》:“胡毋彦国吐佳言如屑”。张教授为人健谈,且学术讨论会上每每主动发言,妙语连珠,打破沉闷局面。

③前年吴熊和教授访台时赋《临江仙》词,中有“旧曲休听公无渡,中流一苇能航”之句,今借用以答张教授。

原载《诗词》199513期。)

台湾抒怀词四首

(一)满

四月二十一日夜自香港飞抵台北感赋

鹏翼凌空,云端里,天风清冽。烟霭下,巨涛千里,瞬间飞越。宝岛如珠嵌碧镜,名城摛锦迎佳客。望满街灯火耀金辉,心头热。

炎黄胄,情本切。.四十载,音尘隔。喜春光初露,人增笑靥。两岸久经离别苦,九垓应现团圞月。问何时海峡跨长桥,融冰雪?

(二)长

在台湾方面举办的第一届词学研讨会上,南京师大钟振振教授即席用白乐天韵赋《长相思》以贺,余亦继声

二水流,本一流,两岸词家喜聚头,初消隔绝愁。 情悠悠,兴悠悠,会有休时谊不休,相期更上楼。

(三)永

谒台北外双溪张大千摩耶精舍

花木森森,亭台寂寂,仙迹何处?素壁留真,梅丘瘗骨,画魂时延伫。鹤群缄口,猿奴敛爪,怕扰主人思绪。忆当年,风流诗酒,几多耆宿欢聚。

茫茫禹甸,流年五百,人许先生独步。①遍踏寰球,尽搜奇稿,向晚营园圃。长江万里,绘成长卷,唯缺家山归路。想垂暮,梦魂频到,蜀中故土!

注:①大千先生才不世出,徐悲鸿有“五百年来一大千”之誉。

(四)风 入 松

游台南安平古堡,有怀郑成功。

海滨古堡久知名,急步上层城。残垣一段殷红透,是当时、战血浇凝。三百馀年如电,江心沙觜堪惊。

高台铜像凛如生,浩气满东溟。红衣旧炮冲天立,耳犹闻、杀贼声声。休叹神州多难,如今旭日方升。

(原载《诗词》1993年第1113期。)

湖北行三首

谒襄阳隆中诸葛草堂,用秦少游韵。

古茅庐外,红日秋寒退。松柏翳,禽声碎。堂中遗像伟,潇洒飘衣带。瞻望久,悄然遥想隆中对。

忆昔风云会,儒帅雄冠盖。蒿野里,奇才在。三分神算妙,百战山河改。时不济,渭滨疾革星沉海!

绿 头 鸭

秋日凌晨与友人登武当山极顶观日出

晓风酸,半空月色清寒。梦沉沉、群峰酣睡,依稀石径蜿蜒。早行人、一声长啸,星斗颤、树鸟喧喧。露湿征衣,烟迷望眼,心期圣境未知难。惊哉险,天门初上,霞彩拂双肩。东云里,一轮飞出,赤焰腾天。

念人生、风波频履,一似今日跻攀。举双眸,遥瞻金顶,鼓雄情、更蹈危巅。铜殿银墀,琼台玉柱,披襟何异作真仙!俯下界,众山如簇,肃肃共朝元。登临乐,目穷万里,思越千年。

武昌东湖遣怀

金秋丽日漾湖光, 景物清和冠鄂乡。

屈子阁幽牵雅兴, 楚天台峻助豪狂。

波心荡浆声声脆, 泽畔吟诗句句凉。

都道此湖风韵好, 还应素面略施妆。

(原载《诗词》199423期。)

奉答日本村上哲见教授

一九八三年秋末,余陪先师吴世昌教授,赴北京和平宾馆拜访并宴请日本词学家村上哲见教授。自此,双方往来不断,切磋学问,友谊颇深。今夏村上教授来函,告以今春已引年辞去日本东北大学教职,并附七律一首述志。余因步韵奉答。

末座叨陪十载前, 京华小酌菊花天。

扶桑久享词宗誉, 中土还添异国缘。

巧遇信州聆伟论, 重逢台岛忆流年。

莫伤花甲诗书倦, 翘望东云一鹤翩。

(注:村上教授原诗中有“已经花甲过三岁”、“颇倦诗书将退隐”二句,故尾联劝慰之。)

(原载《诗词》199419期。)

东北行诗词四首

八月十日夜火车出山海关作

廿年京国总匆匆, 尘涴素衣知几重?

长笛一声榆塞外, 披襟窗下沐雄风。

赴哈尔滨太阳岛

偕友人泛舟松花江,赴哈尔滨太阳岛,中途遇雨,须臾复晴,戏作长句

八月神州暑未消, 松花江已起凉飙。

高楼夹岸摛屏锦, 短棹行舟卷碧涛。

正纵清谈倾玉屑, 忽逢豪雨涤尘嚣。

归途何事堪吟味? 七彩长虹贯九霄。

双调望江南

游镜泊湖,和答澳门大学施议对兄

炎天里,寻爽驾飞轲。百里湖波倾碧玉,千重岛屿散青螺。山半起清歌。 天水阔,画艇疾如梭。鱼鸟邀人同戏浪,云林绕岸似铺罗。暇日逸情多!

渤海国上京兴隆寺怀古

东海雄邦城郭渺,遗踪唯见兴隆。石幢崒兀耸晴空。遥思宁古戍,迁客泣孤鸿。 千载沧桑如一瞬,旧京处处和风。良田万倾绿葱葱。渔猎皆往事,秋熟看年丰。

(注:渤海旧京在今黑龙江宁安市境。清初在此设宁古塔城,吴汉槎因科场案流放至此达二十馀年。)

(原载《诗词》1997917期。)

闽中吟四首

黄昏登厦门鼓浪屿日光岩

榕树千章争耸翠,幽幽石径花如缀。悦耳钢琴声渐起。斜日丽,明霞映得丹崖媚。 闲倚操台聊小憩,郑王故垒岿然峙。海浪挟风奔眼底。烟水里,联翩万舸来天际。

泉州古船博物馆

触目船身朽。裂纹深、宋元风雨,层层渗透。壁角巨锚鹰爪默,镇海雄风曾抖。只剩得,斑斑铁锈。遥想当年巡洋日,载波斯印度欧非友。丝绸路,世无偶。

名邦焕彩新花秀。莫伤嗟、泥淤旧港,繁华难又。遍地招商潮正热,富了山陬水口。况此郡、侨乡魁首。禹域而今通万国,看沉舟侧畔千帆骤。抚故物,朗吟久。

西

福州西湖有怀辛稼轩,即用稼轩《三山作》原韵。稼轩于公元一一九三年知福州兼福建安抚使,距今已八百年。

潇洒闽中持节,悠悠八百春秋。流光淘尽古今愁,只有湖波如旧。 客里匆匆无酒,安能一效扶头?①倚栏长啸且归休,灯火满城时候。

注:①稼轩原词有“万象亭中殢酒,九仙阁上扶头”之句。

访莆田湄洲岛妈祖庙

遥望湄洲眉一线,海滨风厉涛狂。人言天后佑安康。祈神非我愿,一苇自能航。 宫阙聊当佳景赏,舍舟入殿穿堂。俯看朝圣万人忙。山巅观世界,思绪接天长。

附记: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中浣,予赴福建莆田出席“全国文学史学研讨会”,顺道游览福州、莆田、泉州、厦门,每有所见所感,辄以小词记之。

词三首

山东章丘明水镇清照园留题

亭亭杨柳萧萧竹,水如镜,楼台矗。漱玉堂中遗像肃。遥思当日,笔惊风雨,曾使须眉伏。

千年人世如棋局,只有文星葆光旭。齐鲁名邦才俊簇。微吟佳句,心香一瓣,默向诗魂祝。

游巫山小小三峡,乘橡皮艇飘流

石屏百里夹清江,树苍苍,水茫茫。自驾皮船,直向下游航。滩曲涛惊频遇险,湍急处,点篙忙。

狂夫自笑老犹狂,手高扬,胆舒张。雪浪飞来,浇我遍身凉。濯足码头天地广,红日下,晒衣裳。

乘游轮自奉节下夔门,友人有作词赠女导游者,戏和其韵。

峭壁穿云连远岫,艇子声声吼。别梦绕群山,白帝孤城,回目频挥手。 佳人笑貌留身后,怅款交成旧。枉自约他年,水漫巴东,阆苑还存否?

(注:三峡大坝竣工后,奉节县城将被淹没,今该县正在择高地建新城。)

(原载《诗词》1998713期。)

巴黎词二首

参观巴黎凡尔赛宫

伟哉皇室离宫,千楹占断城南土。铜浇路易,至今犹见,扬威耀武①。远客惊呼,殿堂宏丽,珍奇难数。更丹青壁立,石雕星列,双眸乏,劳延伫。 遥想中西一例,旧君王、奢靡无度。辉煌金碧,皆由万姓,血膏凝铸。堪笑当年,独夫身殒,头颅何处②?谩遗留故迹,矜夸胜地,引人瞻顾。

注:①凡尔赛宫始建于16世纪,至法王路易十四时改建扩建,形成现存规模。今宫殿前塑有路易十四戎装骑马铜像。

②18世纪末法国爆发大革命,法王路易十六被送上断头台。

巴黎夜景

才近黄昏,忽千街万巷,大放光明。茫茫灯海,通天彻地晶莹。埃菲尔塔,缀骊珠、矫首青冥。观不尽、霓虹闪烁,遍城披彩萦星。 今夜偏逢周末,更红男绿女,引类呼朋。酒吧迪厅爆满,歌舞欢腾。花都游冶,甚秋宵、亦涨春情。君不见、双双爱侣,林荫倩影娉婷。

(原载《中华诗词》,19993期。)

荷兰杂咏四首

星期日游莱顿城闻教堂钟声有感

小城暇日,望运河清浅。灿灿秋阳映堤岸。尽休闲,绮陌户户嬉游;皆停业,商户家家闭店。 午间街巷静,孤客留连,礼拜钟鸣福音远。几处教堂开,士女低眉,微风送、祷词轻缓。想方寸追寻本多方,但向道坚诚,灵溪非幻。

莱顿秋日郊居即事

尖角红楼隐半身,林间车路净无尘,彩凫联翼浮溪水,黑犊成群戏草茵。 花烂漫,气芳芬,人家庭院笑声频。白头翁媪挨肩出,金犬追随似幼孙。

游览阿姆斯特丹,至皇宫前遇雨复晴

天似顽童随喜怒,才出朝阳,忽降倾盆雨。游客隔河呼艇渡,珍珠飞洒鸣千树。 霎那风驱云雾去,达姆广场,群鸽凌空舞。飘落凡间如白絮,皇宫阶下喁喁语。

海牙畅游

钻云楼阁,通潮街市,西欧古邑繁华。花卉斗奇,林柯耸翠,霞光掩映千家。阡陌绝尘瑕。更宫阙幽谧,议院无哗。远国殊方,游人来此尽咨嗟。 长堤临海欹斜,望风翻白练,鸥散平沙。冲浪健儿,声如虎吼,浑身胆气堪夸。良港接天涯。半世观禹甸,山水清嘉。何似今朝,风情异域赏心遐。

(原载《诗词》199910月第19期。)

一九九九年黑龙江诗词三首

登瑷珲新城遗址奎星阁感怀

抗寇名城何处寻? 石碑漫漶树森森。

残垣一段牵愁远, 恨血百年埋土深。

院里孤松空俯仰①, 江东旧地枉登临②。

遥观天宇浓云聚, 铸剑尤当惜寸阴。

注:①瑷珲历史陈列馆院墙下有一松,乃一百四十年前《中俄瑷辉条约》签定时旧物,被命名为“见证松”。

②按《中俄瑷辉条约》规定,瑷辉对岸精奇里江以南的“江东六十四屯”仍保留中国方面的永久居住管辖权,然该地后来终被沙俄侵占,成为俄领土。

参观黑龙江阿城金上京遗址

绿野驱车风景异,高粱豆菽无涯际。古堡遗基芳草里。城虽圮,煌煌规制差堪拟。 马背雄邦当日起,白山黑水扬旌旆。据北凌南逾百岁。俱往矣,神州万里今同体。

八月十四日由黑河过境游览俄联邦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时值周末,该市中心几处举行婚礼,新人双双对对到胜利广场摄影留念。

盈盈一水须臾渡,异国在,江东路。同是秋阳临黑土,阔街尖厦,蓝睛金发,别有闲风度。 广场喷水花千树,婚礼欢歌三五处。闻道近年多变故。当初信是,根基雄厚,风雨难长驻。

(原载《诗词》199911月第22期。)

一、江陵楚郢都遗址

访古荒原一怅然,举眸唯见草粘天。细腰宫葬千重土,章华台湮万斛泉。 空指点,枉留连,悠悠往事化云烟。陵迁谷变浑常理,江畔新城夕霭间。

二、登荆州古城楼

十里通衢耸古楼,凭栏遥想旧荆州。景升豪宴夸三雅,关羽雄军驰万辀。 风浩荡,景清幽,仲宣当日竟何忧?满城春色怡心目,郢曲翻新举酒讴。

(原载《诗词》2001510期。)

浙江乌镇记游

莽莽平畴,看千红万绿,尽沐春阳。纵横港汊,乌篷驶入仙乡。排排小筑,枕清流、一片幽光。争拍手、黄童白叟,家家迎客真忙。

古镇古风犹盛,有染坊当道,布幔高张。忽闻织机轧轧,响彻房廊。曲街深巷,耀名牌、“三白”醇香。斜照里、陶壶沽取,归途拟醉霞浆。

(原载《诗词》200115期。)

四川遂宁行有怀张船山二首

盖代风华有老猿, 至今逸事蜀中传①。

才情挥洒诗书画, 身世飘零鄂鲁燕。

莱府挂冠称节士, 虎丘绝药惜英年。

从来造化憎骚客, 独吊涪江一泫然。

乾嘉坛坫角群英, 荦荦船山一帜擎。

模宋规唐非所尚, 薄今厚古亦何成。

宫商谐畅鸣天籁, 意境真纯展性灵。

一语谆谆铭座右: 好诗不过近人情②。

注:①张船山自号蜀山老猿,其原因至尽众说纷纭。

②“模宋规唐徒自苦”,“薄今爱古转陈陈”,“天籁自鸣天趣足,好诗不过近人情”等,皆船山论诗诗中名句。

(原载《诗词》2001815期。)

金缕曲·纪念唐圭璋先生诞辰一百周年

百载回头阅。赞当初、孤贫年少,金陵负笈。屹屹霜厓芝兰秀,词曲真传一叶。坛坫上,颉颃三杰。著述等身人咸敬,更栽培桃李扬馨烈。功德伟,满如月。 嗟吾未得门墙列。仰高山、心香一炷,至今犹爇。问学亲曾闻謦欬,煦煦春风拂颊。仁者貌、长萦眉睫。后进已承先生业,想英灵天上应甘惬。祝冥福,众情热。

(原载《南京师大报》2001年11月30日

渤海湾览景二首

秋日游锦州笔架山

孤峰拔海侵云表,笔架真奇巧。我来正遇晚潮汹,水没长桥渺渺路难通。 轻舟破浪登沙岸,石筑联翩现。佛堂极顶豁双眸,万里海天霞景望中收。

重游山海关老龙头步文鹏兄韵

渤海重临喜欲狂, 群鸥识旧傍舟翔。

秋风唤起十年忆, 无尽诗情浪渺茫。

(附:陶文鹏原诗:

老夫聊发少年狂, 快艇乘风踏海翔。

寻乐险中何足道, 尽收元气入混茫。)

(原载《盘锦诗词》2001年第56期)

温州即景诗五首

题永嘉绿嶂山新建谢客亭

谢客声名弱冠知, 东瓯探胜叹来迟。

幽人坦步怀当日, 彩翠奇观入小诗,

水色山姿浑旧貌, 松虬竹葆尽新枝,

亭前长啸心潮涨, 唤起吟魂铸伟辞。

雁荡山大龙湫

炎天访胜入名山, 渐近高崖渐觉寒。

雷吼玉龙天半落, 珠玑万斛溅深潭。

雁荡山即景次韵奉和叶长海教授

万态千姿神鬼工, 山形夭矫似游龙。

彩岩斗彩骄阳下, 幽影呈幽皓月中。

瀑底荡舟驱燠暑, 松间联句会群公。

醇醪美景催诗兴, 醉里吟哦雅趣同。

江心屿有怀谢康乐

薰风骀荡泛清波, 空水澄鲜节物和。

千六百年如电扫, 诗名江屿两难磨。

七月二十七日畅游楠溪江

无尽茏葱扑眼帘, 银滩映日色斑斓。

一泓浅浅清清水, 百里奇奇秀秀山。

天坠波心云不湿, 筏漂游客态皆闲。

古村木舍幽篁里, 把酒临风展笑颜。

(二OO一年七月参加温州国际旅游节暨谢灵运研讨会时作)

(原载《温州晚报》20011222。)

黄州词二阕

辛巳中秋在黄州,作此词纪念苏轼逝世九百周年,即步其《赤壁怀古》韵。

流年九百,仰英名、禹域万千人物。佳节离家来访古,登上黄州赤壁。胜地重游,遗风再炙,肝胆湔冰雪。凭栏长啸,云端隐现雄杰。

因想迁客当年,命官磨蝎,豪兴依然发。二赋一词昭哲理,信是光辉难灭。风雨阴晴,通人何惧,永葆青春发。江干举酒,与公同酹明月。

注:余1981年曾访黄州赤壁,此乃二度来游。

辛巳中秋节,余在黄州出席东坡文化研讨会。是夜十时许,云散月出,江景如画,遂邀会议代表十馀人赴赤壁下荡舟赏月。同游者最长七十三岁,最少二十二岁,并皆忘形尔汝,效坡仙之狂,极歌咏之乐。夜半方尽兴而归。因步坡仙中秋词吟成此阕。

良夜动幽兴,骚客聚江天。相携赤壁探胜,老少尽忘年。云际冰轮出没,水面金波明灭,浪打桨微寒。身化青冥里,浑不似人间。

歌助酒,诗追景,喜无眠。今宵何处无月,应逊雪堂圆。心慕坡仙风采,步踏坡仙境界,人事任亏全。极目山河广,万类斗婵娟。

(原载《诗词》2002124期。)

安徽访胜七律五首

谒合肥包公祠

香花墩上一祠崇, 坐像如生肃且雍。

正史曾书端士节, 稗官更颂法家风。

终生事业循公道, 环宇英名灭蠹虫。

我拜先贤同众意, 古今无有几包公。

参观潜山石牛洞摩崖石刻

巨石嵯峨一涧幽, 青牛驾我画中游。

庭坚得号名山谷, 安石题辞赞无忧。

流水环礁随宛转, 高山照影任沉浮。

眼观手仿徘徊久, 日落西天尚逗留。

登天柱山遇大雾,怅而有作

手扶栏槛仰头看, 恍若汪洋觅海山。

松舞龙蛇云气外, 峰排岛屿浪涛间。

浪仙桥上朦胧景, 神秘谷中奇险观。

飞瀑闻声难见影, 花岗岩畔久盘桓。

安庆陈独秀陵园

江津昔日坠长星, 归葬故山遗石茔。

未必盖棺功罪定, 大都逾代是非明。

人间面貌频频改, 地下心怀渐渐平。

新竹新杉谁所植, 秋阳投影映阶青。

访桐城中学

百年黉舍焕新光①, 挚甫先生教泽长。

惜抱轩前银杏伟②, 半山阁侧紫藤香③。

一方俊彦云霞蔚, 四海名声今昔扬。

庭院清幽尘杂绝, 唯闻读诵响琅琅。

注:①该校为桐城先贤、国学大师吴汝沦(挚甫)先生于1902年所创办,今为安徽省重点中学及示范性高中。

②校园之东北隅为桐城派领袖姚鼐“惜抱轩”书屋遗址,今尚存姚鼐手植银杏树一株,树围2.8米,高21米,枝叶参天,已有267年树龄。

③半山阁为吴汝沦先生所建藏书楼,其西北侧尚存先生所种之翠柏、藤萝。

(原载《安庆日报》2004年11月13日。)

华山二首

清晨华山苍龙岭览景抒怀

跨上苍龙望碧空, 朝阳辉映巨芙蓉。

履痕信是神灵迹, 石壁端为鬼斧工。

四岳何如西岳峻, 三峰应数雁峰崇。

男儿此际豪情涌, 岩畔吟诗句句雄。

水 调 歌头

登华山

久滞软红地,心实慕岧峣。早闻西岳奇险,今日得攀高。双脚踏云穿雾,几度惊魂动魄,缘壁上重霄。啸咏荡岩壑,风响鼓松涛。

巨灵掌,劈山斧,引凤箫。神山神境神话,众岭足风骚。远望齐州九点,下瞰黄河一线,自信在天曹。歌发云台畔,兴比谪仙豪。

(原载《第三届唐宋诗词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中国社会出版社 二OO四年十月)

甲申孟秋新疆阿勒泰旅游词二首

凤凰台上忆吹箫

喀纳斯湖纪游

曲曲幽幽,神神秘秘,冰川渗出清泉。望苍松夹岸,蔽日遮天。二道湾头最险,都说是、湖怪凶残。兴风浪,吞人啮畜,潜入深渊。

桃源,峰青水碧,恁鬼怪无踪,只有安恬。对弥天爽气,遍地芳园。爱此一方净土,烟树里、竟日留连。痴情待,更深雪鸡,鸣笛林间。

注:①喀纳斯密林深处有禽名雪鸡,胆小敏感,不善飞而善跑,常于夜半鸣叫,其声美如吹笛。

水 调 歌 头

乌尔禾魔鬼城

戈壁纵深处,古堡绕云烟。四野风声凄厉,黄尘蔽青天。石壁泥台林立,楼殿街衢颓圮,俨若废城垣。奇景三十里,迥不似人间。

魔鬼脸,恐龙颈,女皇冠。相连相望,风马牛本不相关。造化不知何意,弄此陆离光怪,令我骇观瞻。惊返洪荒代,探险待来年。

(原载《诗词》200410月第20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1118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