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诗话、词话原创

修辞趣谈(续编)

韦然超

十三、对偶

对偶是把结构相同、字数相等、意义相关的两个句子对称地排列在一起的一种修辞手法。对偶也是中国语言文学所固有的一种特色,不但形式优美,而且内容丰富,无论记事、叙述、抒情或议论,都用得着,在散文中用的固然少见,但在骈文和韵文中,那就司空见惯了。

对偶按其修辞手法和表现形式可分为对仗和对联两种体裁。对仗是对偶修辞手法在律诗中的运用;而对联则是一种以对偶形式组成的应用文体,二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不能同等。兹分别举例说明如下:

(一)、对仗

唐人创造律诗,无论五言或七言,都是八句,共成四联,规定颔联和颈联必须对仗,至于起联和結联,那就可对可不对了。在杜甫和李义山诗集中,有些是四联都成对,有些是第一联对第四联不对或第四联对第一联不对。至于绝句的解释,就是“绝者,截也,即截律诗之半以成诗也。”绝句的对仗有四种体例:一种是四句全对;一种是四句全不对;一种是前二句对后二句不对;一种是前二句不对后二句对。无论是律诗或是绝句,都严格受诗辞格律所限制。例如:

白日依山尽,    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層楼。

王之涣:《登鸛雀楼》

这是极有名的五言绝句,四句全对:“白日” 对“黄河”;“ 依山尽” 对“入海流;“欲穷对“更上;“千里目对“一層楼”, 对仗十分工整。尤其是末两句一直被人们当作追求崇高理想的哲理名句。

离离原上草,    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    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    萋萋满别情。

白居易:《草》

白居易这首五言律诗是一首很了不起的诗,除了起联和结联不对外,颔联和颈联都对仗得十分工整,尤其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两句连魂都摄出来了,所以和他开玩笑的人,也不得不心悅诚服地说:“像你这样有学问的人,不但在长安居住得容易,就是天下无论什么地方,你要居住,也都很容易了。”再欣赏他的一首七言律诗:

自河南经乱,关内阻饥,兄弟离散各在一处。因望月有感,聊书所怀,寄上浮梁大兄、於谮七兄、乌江十五兄兼示符离及下卦弟妹:

时难年荒世业空,    弟兄羁旅各西东。

田园寥落干戈后,    骨肉流离道路中。

弔影分为千里雁,    辞根散作九秋蓬。

共看明月应垂泪,    一夜乡心五处同。

白居易这首七律,想係任江州司马时所作,所谓“时难”, 即“河南经乱”; 所谓“年荒”, 即“关内阻饥”。 单是颔联颈联四句用上对偶格,就把家业凋残,骨肉分散,有如千里的零雁断鸿,有如九秋的飘蓬碎草,种种淒寒景象,莫不表现得淋漓尽致,令人读了,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月园人未园”的悲感,想不流泪也不得。乐天的诗,确了不起!

附注:浮梁、於潛、乌江、符离及下卦均地名。

两个黄鹂鸣翠柳,    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    门泊东吳万里船。

杜甫:《绝句》

这首七绝是安史之乱平定后诗人回到成都草堂之作。黄鹂脆鸣,白鹭翔空,体现出春天万类复苏的自然景象。凭窗远眺,西岭上的枳雪和江面上的船只都映入诗人的眼帘,构成一幅生机篷勃,色彩缤纷的画面。这四句诗都写景,以景物来寄托诗人对平息战乱后内心的喜悅。另从形式上说,这首诗上下联全是对仗,且极为工整,这在唐诗中确属罕见。

去年花里逢君別,    今日花开又一年。

世事茫茫难自料,    春愁黯黯独成眠。

身多疾病思田里,    邑有流亡愧俸钱。

闻道欲来相问讯,    西楼望月几回圆。

韦应物:《寄李儋元锡》

韦苏州是田园派诗人,“流螢渡高阁” 是他的名句。他的诗真朴自然,独具一格,不像一些有闲阶级的文人往往借着诗词歌赋等文学形式去咬文嚼字,吟风弄月,消磨无聊时间,其结果是除了腐蝕一班文人之外,于国计民生毫无裨补。韦苏州这篇七律,虽然是友朋间互通音讯,却实事求是,言之有物,並无半点弄虚作假和无病呻吟的气味。尤其是中间两联对偶:颔联“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 道达自已的生活实况;颈联“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 检查自已工作态度和存在问题。韦苏州虽身为刺史,却不摆官架,不吹牛皮,谦虚谨慎,处处为民着想,实为历代所罕见,值得后人敬佩。

魑魅缠身羁异乡,    故園回顾己沧桑。

棲迟岂是铁窗冷,    归促空悲茅舍凉。

惆怅发华人易老,    寂寥孤枕雨轻狂。

春来佳节愁中过,    愁里无声亦断肠。

拙著:《春愁》

作者历史无辜被错划右派,羁旅异乡,以“改造” 为业,后被遣送回乡生产,戴“五类分子”帽,成为农村阶级敌人的“花头鸭”, 批斗场上的“活靶子”, 直到“四人帮” 被打倒,作者才重见天日。这首七律写于 “文革” 期间阶级斗争最为残酷的年代 ,是作者亲身经历,从内心发出感受的诗句,並且严格按诗词格律上的要求来写的,故中间两联的对仗也比较工整。这首诗也就是作者初涉诗歌创作的处女作。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    祗是当时已惘然。\

李商隱:《锦瑟》

李商隐作诗,严谨于格律,正如大家所熟悉的无题诗:“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身”对“心”,“无”对“有”,“彩凤”,“灵犀”鸟对兽,“双飞翼”对“一点通”,意味深长字眼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春蚕”对“蜡炬”,“到死”对“成灰”,“丝”对“泪”,“方尽”对“始干”,充分体现诗人对爱情生死不渝的信念;“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贾氏”对“宓妃”,“窥帘”对“留枕”,“韩掾少”对“魏王才”,比喻十分贴切,思念之情,溢于词表。而这首《锦瑟》的中间两联,“庄生”对“望帝”,“晓梦”对“春心”,“迷”对“托”,“蝴蝶”对“杜鹃”,“沧海”对“蓝田”,“月明”对“日暖”,“珠”对“玉”,“有泪”对“生烟”,对仗也极为工整。然而,后人对这首诗的解读和无题诗一样,附会颇多,成为千古揭不破的诗谜。其实,只要不穿凿附会,以诗论诗,那么,这首《锦瑟》比起无题诗任何一首来,都要好解得多。这里因篇幅关系,拟作另题探讨。

我们从上述诗例中得知,律诗的对仗是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数词对 数词,虚词对虚词,平对仄(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句子成分中的主语、谓语、宾语、定语、状语和补语也要求对仗工整。例如杜甫《绝句》诗:

两个黄鹂鸣翠柳,    一行白鹭上青天。

本联“黄鹂”和“白鹭” 是名词,在句中分别作主语,而“两个”和“一行” 分别作主语的定语,表示数量(数词);“鸣”和“上” 是动词,在句中分别作谓语;“柳”和“天” 是名词,在句中分别作宾语,而“翠”和“青” 分别作宾语的定语,表示性状(形容词)。通过词类和句子成分的分析,就不难看出本联对仗的工整了。又如李商隱《锦瑟》诗: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庄生”和“望帝”是名词,在句中分别作主语;“迷”和“托”是动词,在句中分别作谓语;“蝴蝶”和“杜鹃”是名词,在句中分别作宾语;而“晓梦”和“春心”属动词性偏正词组(“心”作“思念”解),在句中分别限制谓语动词“迷”和“托”。通过这样语法上的分析,更有助于对整首诗的正确理解。

在律诗中有两种特殊的对偶形式即流水对和借对,在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 。什么叫流水对呢?就是两句之间的关系是一个意思连贯下来,换句话说,出句和对句不是两句话,而是一句话。如王之涣《登鸛雀楼》诗:“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又如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诗:“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再如元稹《遗悲怀》诗:“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什么叫借对呢?借对就是一个词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含义,诗中用的甲义,但同时借用它的乙义或丙义来与另一词相对。如有人说,杜甫七律“酒债寻常行处有”的“寻常” 不是数目字,拿来和“人生七十古来稀” 相对,不大恰当。其实,他就不懂得“寻常”二字除了是平常的意思外,还有八尺为寻,倍寻为常,“寻常”二字拿作数目字用,借来对数目“七十” 又未尝不工整呢!借对还有另一种形式叫做谐音对,例如刘长卿《江州重別薛六柳八二员外》:“寄身且喜沧州近,顾影无如白髮何。”这里借“沧” 为“苍”, 同“白” 对,即颜色对颜色,对仗显为工整。

(二)、对联

对联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学形式,是由诗歌的对偶句发展而来的,具有言志、说理、抒情的特点,应用范围极广。《韵对屑玉》所载,都是联语,如“西水驿西,三塔寺前三座塔;北京城北,五台山下五层台。”又如“不知春去几多,试问陌头杨柳;欲谙秋来消息,须看井上梧桐。”这种小书,对学习对联的人,多少是有些帮助的。关于对偶句,无论骈文散文,也都用得着,如《老残游记》写山东历城县大明湖的景象云:“四面荷花三面柳;满城山色半城湖。”读起来很觉醒目。就是在一般章回小说中,作者欲以巧胜人,往往在回目上运用对偶句,对得越妙越好。如《儿女英雄传》有云:“十三妹故露尾藏头;一双人偏寻根究底。”但还比不上《红楼梦》的“情中情,因情感妹妹;错里错,以错劝哥哥”来得更巧妙。

上述这些对偶句的字数并无限制,只要上下句字数相等、词类相当、结构相应、平仄相对,能成对偶就行,因此这都是属于对联的一种形式。对联包括口头应对和书面联语两种,千百年来成为我国文苑所特有的一枝奇葩,美不胜收。略述如下:

据史料载,口头联始于宋代。如当代大文学家苏东坡和他的好友黄山谷在松树下饮酒下棋,松子落在棋盘上,苏东坡口占上联:

松下围棋,松子每随棋子落;

黄山谷举棋在手,抬头望见湖边有人在柳荫下钓魚,即得下联:

柳边垂钓,柳丝常伴钓丝悬。

苏东坡有个妹叫苏小妹,她很有才华,且爱逞能,到了婚嫁之年,不少豪门富戶包括宰相王安石的儿子都托媒来向她求婚,均被谢绝。时有才子秦观字少游,闻知即从扬州来京城,得知某日苏小妹要进庙烧香,他就事先打扮成一位年轻道人在寺庙里等候苏小妹的到来。见苏小妹一下轿,他就迎上去向她化缘:

小姐有福有寿,愿发慈悲?

苏小妹见他形迹可疑,不像个道人,于是边走边应道:

道人何德何能,敢求布施!

秦观见对得很好,于是紧追上去,又出一联:

愿小姐身如药树,百病不生;

苏小妹豪不迟疑地说出下联:

随道人口吐莲花,半文无舍。

苏小妹上完香,准备上轿回家时,秦观又上前说道:

小娘子一天欢喜,如何撒手宝山?

苏小妹觉得这个道人老是纠缠自已,顶讨嫌的,于是一面进轿,一面应道:

疯道人恁地贪痴,那得随身金穴!

经过再次接触,秦观决定托媒向苏小妹求婚。苏小妹的父亲为了让女儿能选中一位称心如意的才郎,要求前来求婚者必须附一篇文章让小妹批阅。苏小妹看了秦观的文章,觉得秦观这个人真了不起,批语:“不与三苏同时,当是横行一世。”于是答应秦观的求婚。

婚事是在苏家办的。洞房之夜,苏小妹为了报复秦观庙里化缘一事,故意将秦观关在门外,要秦观先对对联,对不上就不准进洞房。苏小妹的上联是:

闭门推出窗前月;

秦观正为对不上下联而发愁,在庭院中团团打转,当转到一口贮满水的花缸边缘时,一颗小小的石头正投进缸中,原来是苏东坡在帮妹夫的忙。秦观见状,即得下联:

投石冲开水底天。

小妹开了房门,让秦观进入洞房,准备双双上床时,又吟一上联:

微笑吹灯双得意;

秦观马上对出下联:

含羞解带两痴情。

小两口这才甜甜蜜蜜地上床歇息。

口头联除了在文骚墨客中间广泛运用应酬之外,在庶民和社会下层人士中间也屡见不鲜。相传从前有个木匠和一位画家,他们是互相认识的老朋友,有一天他们酒后闲谈,那木匠不知不觉间脫口而出,自言自语道:“木马两头三个脚。”画家听了,随声笑着说:“画魚隻眼半边腮。”两人哈哈大笑。

书面联运用范围更广,不但著书立说常用,新春佳节、红白喜事、乃至社会交往,都用得着。书面联最短的只有两个字,那就是有人给宰相李林甫写的对联:“口蜜;腹剑。”最长的要算是昆明滇池北岸大观楼前挂的一副一百八十个字的长联,人们称为“古今第一长联”。 书面联具有豪放、婉转、浪漫、朴实、诙谐、趣味等特点,故能流传于世,经久不衰,真无愧为我国文苑的一枝奇葩。书面联的形式有多种,现选择写作难度较大的镶嵌联来说明如下:

镶嵌就是把别有用意的字镶入对联的适当位置。例如:

花逢季节花偏好;

月到中秋月更圆。

这副对联是把“花好月圆” 四个字镶入上下联的头尾,读起来流畅自然,没有半点镶痕的感受。

从前南宁市开设一家酒楼,名叫“汾江酒楼”, 专门推销山西汾酒。酒楼老板为了赢得更多的利润,他和山西汾江县杏花村酒家订好合同,先将贮酒大缸运来,源源不绝,自然不会断市。他为了装饰门面,以广招顾客,特意访聘撰联名手,拟好门楼一副对联:

汾水有泉堪把酒;

江山无恙醉名楼。

从远处望去,横幅“汾江酒楼” 四字赫然在目,与门楼上的对联衬托起来,相得益彰,真是妙不可言。这副对联,不但对仗工整大方,而且镶嵌得贴切自然。

广西龙茗县添等镇从前有个中山公園,園门撰有一联云:

添来浓艳花枝,中外闻香,惹我公余频走马;

等到团圆月色,山间读罢,呼朋園里听啼鶯。

这副对联,把“添等中山公園” 六个字镶嵌进去,口气不俗,更无雕琢痕迹,非骚人墨客,不能构思成功,可谓佳作,但不知出自何人手笔。这副对联若放在别处,就变成张冠李戴,也就不能叫做镶嵌了。

然而,写作难度最大的要算是回文联,那就是顺读倒读都一样的对联。例如:

雾锁山头山锁雾;

天连水尾水连天。

这是刻在福建厦门鼓浪屿上的回文对,倒读也是一样。又如:

斗鸡山上山鸡斗;

龙隱岩中岩隱龙。

这是刻在桂林斗鸡山上的回文对,意味隽永,非飽学之士,难以至此。不知往昔何年,广东才子有副回文上联,至今无人能对。联云:

意中人人人中意;

这副对联之所以难对,就在于前一个“中” 字读平声,而后一个“中” 字读去声,意思也不同。有人试对下联:

挑重担担担重挑。

下联前一个“重” 字读去声,而后一个“重”字读平声,意思也不一样。从形式上说,对仗十分工整;但从内容上说,全是风马牛不相及了。但与“办公事事事公办” 这一对句相比,那又运高一筹了。

十四、析字

字有形、音、义三个方面,把所用的字析为形、音、义三方面,看别的字有一面同它相连相合,就借来代替或推衍上去的,就叫做析字。这格主要分为化形析字、谐音析字和衍义析字等三种,因为这三种都是在字眼上用功夫的,所以列入这一格。兹分别举例说明如下:

(一)、化形析字

化形就是离合字形的意思。化形析字有个要点,那就是析得有意义,在道理上也讲得通;如果只把一个字分析开来,别无其它意义,那就成为说文解字之类,就不叫修辞了。

《红楼梦》里写林黛玉对贾宝玉说:“你共人女边作子,争知我门里挑心。”

“女边作子” 是个“好” 字;“门里挑心” 是个“闷” 字。林黛玉的意思是说:“你和别人相好,可是我的心里闷极了。”她不便对贾宝玉明说,只好运用化形析字的方法,拐了一个弯儿来说就不觉得害羞和小气了。

《三国演义》有一首童谣是这样写的:“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

“千里” 合成“重” 字,加上“草” 头,便是“董” 字;“十日” 合成“早” 字,上面加“卜”, 便是“卓” 字。全首童谣的意思是说:“董卓快要死了。”这是童谣中运用化形析字的一个例子。

《水浒传》也有这样一首童谣:“耗国因家木,刀兵点水工;纵横三十六,威震泰山东。”

“家” 字的下头加“木” 便是“宋” 字;“水” 旁加“工” 便成“江” 字。全首童谣的意思是说:“宋江在梁山泊造反,势力很是強大。”大抵童谣所言事物都是闪铄其辞,不便明说,而是暗示出来,所以特别用得上这种辞格。

苏东坡外出访友,适有客到他家里来访他,见苏小妹在阳光下捉虱子,因问道:“东坡先生在家吗?”小妹答道:“哥哥出门寻双月。”那客人便走了。后来遇见东坡,便把前事说给他听,大赞小妹聪敏异常,出口成章,又文又雅。东坡听了便说:“她是最爱逞能的,当时你何不对她说‘妹妹在家捉半風’ 呢?你若说了,她就会面红耳赤,不好意思了。”

“双月” 就是个“朋” 字,“寻双月” 意思是说访朋友去了;“半風” 就是个“虱” 字,“捉半風” 就是找虱子。“哥哥出门寻双月,妹妹在家捉半風。”恰恰成了一副很工整的对联,这也是化形析字的一种。

据说泰山日观峰上有块碑,仅刻“虫二” 二字,不懂得这种修辞手法的人看了是难以理解的。其实不过是“風月无边” 而己,何足怪哉!

(二)、谐音析字

化形析字是从字的形态出发的,而谐音析字是从字的读音出发的。虽然都是就个别字下功夫,但二者的方法各有所不同。

杨柳青青江水平,    闻郎江上踏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    道是无晴却有晴。

刘禹锡:《竹枝词》

从表面看来,这纯粹是谈晴雨问题,实则当初说这话的人是想说“道是无情却有情”的。因为“晴” 与“情” 谐音,故把晴雨的“晴”比作爱情的“情”。 所以“晴” 字是参用双关辞:一面关顾上句“东边日出西边雨”, 用晴雨的“晴”;一面又关顾再上一句“闻郎江上踏歌声”, 用爱情的“情”。 这就是谐音析字的一种手法。

李商隱《无题》诗有句云:“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蚕丝的“丝” 与相思的“思” 谐音,从表面上说是“春蚕到死丝方尽”, 但实质上却暗示着除非人死了,相思的情才会告终。因此“丝” 字也是参用双关辞,其表现手法也和前首一样从谐音析字中来的。

《水浒传》里智多星吳用为了拉玉麒麟卢俊义上梁山,他知道直说清楚,卢俊义是不肯上山的,于是就施出一条妙计来,使卢俊义走投无路,不得不自动上来。当时吳用装做算命先生到卢俊义家里去,给卢俊义算命,算出卢俊义命中有难,非同小可,须到一个遥远而偏僻的地方去躲避,才能保住生命,逢凶化吉。算完之后,顺手在墙上题诗一首:

芦花滩上有扁舟,    俊杰黄昏独自游。

义到尽头原是命,    反躬逃难必无忧。

从表面上看来,这首诗不过是说明如何避难而己,但他把“芦俊义反” 四个字分别放到每句诗的头顶上去,並运用谐音析字的手法,借“芦” 为“卢”, 便读成“卢俊义反”了。当时卢俊义並没有看出吳用的诡计,后来果然被逼上梁山。

(三)、衍义析字

衍义即推衍字义的意思。《红楼梦》第二十八回有一段是这样写的:

宝玉道:“等我回去问问是谁,教训教训她们就好了。”黛玉道:“你的那些姑娘们,也该教训教训。只是论理我不该说。今儿得罪了我的事小,倘或明儿宝姑娘来,什么贝姑娘来,也得罪了,事情就大了。”

“宝姑娘” 是薛宝钗,“贝姑娘” 並无此人,只是“宝”、“ 贝”二字意义相连,即推衍上去,以嘲讽宝玉平日把宝钗当做宝贝一样看待。

另举《三国演义》第七+一回一例来说明:曹操与文武官员同看曹娥碑,见碑背刻有“黄绢幼妇,外孙齏臼”八个字,下署“蔡邕题”, 众莫能解。曹操素知蔡邕乃汉代文豪,所题必有来历,但不知出自何经何典。时行军主簿杨修在旁,笑曰:“此甚易解。”乃赞扬其碑文之词。操曰:“汝试言之,看与吾所见同否?”修曰:“黄绢者,有色之丝也,丝旁加色,乃是‘绝’ 字;幼妇者,少女也,女旁作少,乃是‘妙’ 字;外孙者,女之子也,女旁作子,乃是‘好’字;齏臼者,受五辛之器也,受旁加辛,乃是‘辤’(辞)字。蔡邕云,所撰碑文,乃绝妙好辞也。”曹操笑谓曰:“我认为亦当作如是解释。”其实杨德祖不言,曹操是不解的。

本例“绝” 字先化形为“色丝”, 再衍义作“黄绢”;“ 妙” 字先化形为“少女”, 再衍义作“幼妇”;“ 好” 字先化形为“女子”, 再衍义作“外孙”; “辤(辞)”字先化形为“受辛”, 再衍义作“齏臼”。 这是化形、衍义两种基本手法的配合运用。

 

十五、仿拟

仿拟就是模仿现成的文句来表达自已意思的一种修辞法。运用这一手法,一般都是故意开玩笑或带讽刺味的,但也有旧瓶装新酒,创出新意,产生佳作。现略述如下:

贡父(即刘攽)晚苦風疾,鬓眉皆落,鼻梁且断。一日与苏轼数人小酌,各引古人语相戏。苏轼戏贡父云:“大风起兮眉飞扬,安得壮士兮守鼻梁。”座中大噱,贡父怅恨不己。

这首歌是套拟汉高祖刘邦《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昔人已乘黄鹤去,    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    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    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    烟波江上使人愁。

(唐)《崔颢:《黄鹤楼》

这是一首千古擅名之作。大诗人李白登黄鹤楼见到此诗,不禁为之倾倒,无作而去。后到金陵登凤凰台,乃拟崔而作《登金陵凤凰台》一诗云:

凤凰台上凤凰游,    凤去台空江自流。

吳宮花草埋幽径,    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    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    长安不见使人愁。

李白这首诗虽是仿拟之作,但触景生情,各有千秋。虽影响不如《黄鹤楼》,但毕竟是一首畅怀好诗。

山外青山楼外楼,    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    直把杭州作汴州。

(宋)林升:《题临安邸》

这首诗是描述杭州西湖的繁华景象。到了明代崇祯年间,杭州大旱,民不聊生,而那些官爷门却仍在纵酒行乐。当代诗人张岱模仿林升这首诗,别出心裁地写下另一首:

山不山来楼不楼,    西湖歌舞一时休。

暖风吹得死人臭,    还把杭州作汴州。

这首诗略换几个字,内容便截然不同,可见旧瓶装新酒,也能品出味道来。

南北山头多墓田,    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化作白蝴蝶,    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    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    一滴何曾到九泉。

(宋)高翥:《清明》

这是一首纯粹清明祭祖的诗,探不出别的涵义来。过去有两家坟地相连,因争风水而斗欧,互有死伤,有人仿拟高翥这首诗,写出《争墓地》一诗云:

南北山头争墓田,    清明欧斗各纷然。

衣衫撕作白蝴蝶,    脑袋打成红杜鹃。

日落死尸眠冢上,    夜来儿女哭灯前。

人生有事须当让,    寸土何曾到九泉。

这首仿拟诗带有点幽默和讽刺的味道,更劝世人百事当头,忍让为先。

云淡风轻近午天,    傍花随柳过前川。

时人不识余心乐,    将谓偷闲学少年。

(宋)程颢:《春日偶成》

这是一首得道之作。诗人是一位理学家,在修身养性中顿悟哲理,如入仙境,如归极乐,其喜悅之情是难以想像的。却有人仿拟成一首怕内(老婆)诗云:

月白风清夜半天,    垂头丧气跪床前。

时人不识余心苦,    将谓偷闲学拜年。

这首诗确是诙谐有趣,令人捧腹;没有相当文学修养的人,是难以拟出这样的诗句来的。

 

欧阳修与宋祁同修唐史,宋祁喜用古字及僻字,欧阳修颇不以为然,但不便明言。一日,欧阳修持置一字条于桌上,书“宵寐匪祯,札闼洪庥” 八个字,宋祁见之,不解其意,问曰:“足下所书八字,出自何经何典?可见教否?”答曰:“后学不才,窃拟学习我公修唐史体例,未审得窥其门径否?‘宵’者夜也,‘寐’者梦也,‘匪’者不也,‘祯’者祥也;‘札’者书也,‘闼’者门也,‘洪’者大也,‘庥’者吉也。‘宵寐匪祯,札闼洪庥’者,即夜梦不祥,书门大吉也。宋祁大惭,后遂改之。运用仿拟格,竟收到意想不到之功效,有如是者。

 

(稿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86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