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論現实主义問題

蔡仪

苏联文艺理論家艾尔斯布克的諭“現实主义和所謂反現实主义”一文,批評了流行的現实主义观点,也申述了自己的观点,在我国引起了热烈的反应,刘大杰、姚雪垠兩同志先后發表了文章,就是根据他的观点,提出了对於我国古典文学研究的意見和我国古典文学史上現实主义形成的問題。这些意見和問題都是很重要的,是值得認真討論的。

現实主义,是“五四”以来我們新文学运动的主要口号,也是文学运动中的主导傾向,而且随着文学运动的前进,这种傾向也愈来愈發展,据一般的理解,数十年来我們文学运动中所取得的成就,無論是文艺創作上的或文学研究上的,都和現实主义的提倡及現实主义傾向的發展是分不开的。然而对於現实主义这一基本概念的理解,就是現在也还有問題,这就不免带来了我們文学运动成就上一定的限制性。所以刘大杰同志等的提出有关現实主义的意見和問題,我認为是有意义的,也想就此略述粗淺的意見。借供討論时的参考。

因为他們的文章,主要內容虽是論中国古典文学中現实主义問題,但所根据的是艾尔斯布克的現实主义观点,所以我就先談、而且着重談艾尔斯布克的文章和他的現实主义观点。

艾尔斯布克的文章首先指出,在流行的意見中,对於現实主义有一种不正确的观点。这种观点就是:“現实主义与其說是历史上形成的一种創作方法和傾向,不如說是艺术的一种从来就有的、一开始就有的特性。因此現实主义的概念就跟真实性的概念等同起来了,甚至於跟艺术性的概念等同起来了,而現实主义的历史就跟艺术反映現实即反映生活其实的历史等同起来了。”①他並且指出有人認为原始社会就有現实主义,有人認为席勒的“强盜”也是現实主义的,还有人認为現实主义之外的艺术都是反現实主义的。艾尔斯布克說,这种观点是在竭力反对庸俗社会学的时候走了極端,“自己竟致崇拜起公式主义和反历史主义来了”。

艾尔斯布克自己的对於現实主义的看法,認为現实主义是历史發展形成的,它只是各种艺术創作方法中的一种創作方法:並根据恩格斯的現实主义的定义,認为“性格的概念对於規定和理解現实主义具有巨大的根本意义”,而古代社会的文学艺术沒有真正的性格描写,所以現实主义“只能从文艺复兴时代开始”。

艾尔斯布克指出流行的观点中某些具体論断的錯誤,我認为是对的:特別是他批評艺术史研究中划分現實主义和反現实主义的簡單化作法,是很有道理的:但是他自己的現实主义观点,却是更有問題的。虽然他的观点主要是根据恩格斯的現实主义的定义,但是刻板地理解这个定义,片面地引申它的个别詞义,那就会难免是錯誤的。

恩格斯的現实主义的定义,大家都知道,是他給哈克納斯的信里,对她的小說“城市姑娘”提批評意見时說的。他說:“照我看来,現实主义是除了細节的其实之外,还要其实地再現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这是不是一般的現实主义的定义呢?我看这可能是主要对小說、戏剧等而說的严格的現实主义的定义,不是一般的現实主义的定义。因为要求“真实地再現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大致对小說、戏剧及大型構圖的美术作品是可能的也是必要的,而有些艺术,如文学中的一般抒情詩及美术中的風景画或某种風俗画,虽然也可能有一定的典型性,但是对它要求“真实地再現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就很不容易做到,而且也很难說怎样才算实际地做到了,所以不能認为它沒有描写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就一定不是現实主义的。事实上,最初被称为“現实主义”美术家的柯尔培的“石匠”及“阿尔难的葬仪”等作品,②虽是構圖之作,却也沒有描写出典型环境的典型性格。

而且恩格斯的这个定义的是严格的現实主义的定义,就在他給哈克納斯的同一信里也可以看出来。在这封信里,他一方面指出“城市姑娘”这小說沒有描写出“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另一方面却又說:“在你的小說里,除了現实主义的真实性外,最使我注意的是它表現了真正艺术家的勇敢”。这就是他認为这部小說,虽然沒有描写出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依然有現实主义的真实性。那么他对这部小說的意見究竟怎样呢?他說:“这篇小說並不是充分地現实主义的”。“不是充分地現实主义的”,可見並不是反現实主义的,也不是非現实主义,依然还是現实主义的。我們知道,恩格斯曾为这部小說找德文翻譯的人,而且要为它校对某些譯語,可見他决不是否定这部小說,而是对它有相当好感的。因此他的这一現实主义的定义,只能說是充分的、严格的現实主义的定义,而不是一般的現实主义的定义。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文学研究》1957年1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608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