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所庆五十周年

春寒时节的爱智山庄——忆《文学评论》编辑部举办的进修班

王信

1985年3月, 《文学评论》编辑部举办了一届《文学评论》进修班。地点是在昌平区小汤山附近的爱智山庄。这原是哲学所的一个基地,类似招待所,供开会、学习之用。名字取得雅致,有文化味,可房屋、设备却并不高档。所在地是农村,叫上苑乡。距市内虽然不过几十公里,却完全没有城市的感觉。山庄周围很清静,附近也没有长途汽车经过,村内连大一点的商店也没有。

招生启事是1985年1月15日出刊的《文学评论》上刊登的。报名到2月15日止,3月14日开学。原计划招收90人(这是以山庄住宿条件能容纳的人数来确定的),入学时学员人数竟有所超过。

开学时间所以订在3月14日,是考虑山庄设备简陋,又没有暖气,按北京惯例,3月15日就停止供暖,意味着天气逐渐转暖。没想到那年3月中旬,春寒持续很长时间,有几天分外的冷。刚刚入学的学员冻得受不了,猛提意见。我们就赶紧与负责后勤的哲学所有关的人协商,把已经拆掉的火炉又重新安装起来,生火供暖,这样支撑了很多天。

以现在的眼光看,当时的住宿条件的确较差。很多人住一间房,室内没有卫生间、洗脸池。学员洗脸、洗衣服、洗碗筷都要到外面水池那里去。进修班所以选择山庄这样的校址,是考虑食宿费用尽可能定得低一点,免得学员负担太大。一个学员的住宿费到底是多少钱,已记不清楚了,总之,是比较便宜的(这部分费用是交哲学所后勤部门的)。而进修的学费才90元。

进修班的学员来自全国各地,有的来自很偏远的地方,新疆、云南、黑龙江。年龄最大的59岁,最小的21岁。中青年占绝大多数。女学员有八人。学员大多是大专院校的教师、期刊学报的编辑和宣传、文化、科研部门的工作人员。很多人在学术研究或评论方面都有很好的基础,有些人在各种刊物上发表过文章。丁帆、李明泉、许总等人在来进修班之前都曾在《文学评论》上发表过文章。

3月14日开学那天,编辑部主任解驭珍和大部分编辑人员都出席了开学典礼。新上任的所长刘再复讲了话,他鼓励学员在新时代的潮流中要勤奋学习,他还专门承担了一次讲座,题目是《文学研究思维空间的拓展》。

进修班开学之后,有两个人是长驻山庄的。一个是杨世伟,他是进修班的班主任,负责教学业务和学员学习方面的工作。另一个是张朝范,他负责后勤和生活方面的事。还有邢少涛和曹天成分别住了半个月。他们是协助杨世伟、张朝范工作的,不停地接送讲课教师或陪同听课,每天都是很紧张的。在整个进修班期间,他们几个人是最辛苦的。编辑部其他人也承担了联系、邀请各方面讲课教师的工作,有时也陪同到山庄听课。

编辑部在举办这届进修班时,正是新时期的文学创作和学术研究经过拨乱反正、思想解放,出现了更深一层的反思和创新的局面。新的观念、新的思维、新的方法正为众多的研究者介绍、尝试和运用,学术空气极为活跃。这个短期的进修班也是适应这种形势,主要任务是为学员开阔视野和活跃思想、交流信息,而不是某种专题的系列讲座。关于教课内容,在“招生启事”中是这样说明的:“1.当前形势与文学评论及研究工作的新任务;2.文学评论、创作及研究工作的现状及展望:3.各文学门类(小说、诗歌、散文、戏剧、电影、文艺理论、现代文学、古典文学、外国文学等)的评论与研究工作讲座。”实际上的教学是实现了这个计划的。进修班学期虽短,可讲课的教师却人数众多,有四十多位都是对某一领域或学科素有研究并有新的思考的学者或作家。大多是当时的中年人。也请了几位年长的思想比较解放、支持创新而又学有专长的老专家,如本所的唐弢、朱寨、洁泯,所外的荒煤、吴祖光、袁可嘉。还请了一位很年轻的刚刚毕业的硕士研究生,他就是北京大学的黄子平,他的新颖的学术思想很受学术界重视。承担讲座的,除了上面提到的一些人外,本所还有:邓绍基、刘世德、何西来、杜书瀛、钱中文、涂武生、樊骏、林非、张炯、蔡葵、陈骏涛、曾镇南、袁良骏。所外的有:吴元迈、柳鸣九、朱虹、吴小如、袁行霈、严家炎、黄修己、谢冕、胡经之、王富仁、陈传才、鲍霁、张捷、王齐建、林克欢、邵牧君、黄式宪、顾骧、吴家瑾、刘心武、李陀、刘宾雁。

荒煤那时已离开文学所到文化部工作了,但对这个进修班还是热情支持的。不仅亲自承担了一次讲座,还为进修班学员联系到小西天电影资料馆看了一次外国电影。说到这次看电影,还有个小小的波折。现在人们对这类电影已经没有太大的兴趣,可在那时,对于外地来京的人,却是非常热衷而又机会难得。有这样一次机会,当然很兴奋。电影是事先联系过的,原以为不会出什么问题。却不料到了那天,不知什么原因却看不成了。杨世伟为此事焦急万分,急想与荒煤联系求助。可那时的山庄没有一部电话,更谈不到手机,村子里也没有电话。如果这场电影泡汤了,学员们的不满就无法应付了。也许是急中生智吧,正好进修班的邻居有一部队营房,杨世伟求助他们,借用了一次军用电话与荒煤联系成了,电影也终于看成了。

除了这场电影,在几个休假日里,还组织学员去八达岭旅游一次,到市内观光购物一次。其余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塞的山庄里,除了听课外就是自学。对这样的生活,有些学员是不太满意的,大部分学员也就随遇而安。

进修班的讲课,一般情况是上午一讲,下午一讲,晚上自学。但也有例外,有的是应讲课人要求,讲课改在晚上,还有是临时变动。陈骏涛那次讲课,就因为白天有别的安排,因为他是编辑部自己人,把他安排在晚上了。不讲课的时候,还专门组织了几次座谈会。有分学科的讨论会,有编辑工作座谈会。在编辑工作座谈会上,对《文学评论》提了不少意见、建议。各种讨论会,学员对听过的课也多有所评议。有些老师的课,学员很满意、很称赞,如王富仁、黄修己、黄子平、樊骏、何西来、陈骏涛等人的讲座都是的。也有的课,如李陀的讲座,称赞的和不满的都有。也有些课学员觉得平淡、缺少吸引力。

大部分学员都是渴求知识,认真学习的。他们回到自己的岗位后继续努力,都有所成就。有些人后来成了著名的学者、教授、评论家,如丁帆、罗成琰、王干、费振钟、王又平等。还有的学员通过进修班与文学所、编辑部发生更密切的关系。如来自安徽的陈墨,就是在这次进修班之后考取社科院文学所的硕士研究生,成了陈骏涛的开门弟子、第一个研究生。他毕业后到电影资料馆工作,在前几年对金庸小说进行专门研究,出版了好几本专著,成为金庸研究专家之一。另一个是来自河北的潭湘,她在这次进修班之后又在文学所办的进修班继续学习,后来又自愿在《文学评论》编辑部协助工作,有一年之久。回到河北后,先后在《文论报》、《当代人》工作,现在是花山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当然,也有极个别的人似乎出于误会而人进修班,本无意认真学习,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了。

一个月的时间不算长,无论是学员还是编辑部的工作人员,在这一个月里都过得忙碌和紧张。在这一个月里,因为生活条件不理想和交通的不便,学员曾表示过不满,甚至于发生过小小的争执。但到结束时,他们还是为业务上知识上的丰收感到满足而变得愉快了。在最后一天的晚餐上,学员与编辑部人员都非常高兴地举杯互祝。第二天,将学员送到城里,在社科院大门前还照了张集体照。编辑部很多人至今还保留着这张照片。

进修班结束后,一位学员在一篇报导中曾这样回顾:

这真是一次密集知识和拓展思维的进修。短短一个月,四十多位老师的讲学,使我们在知识结构上进行了一次向优化状态的急剧调整,在文学研究的思维空间展开了一场新与旧、宽泛与狭窄、多向与单一的冲撞,它所造成的强大思想冲击波必将影响我们今后的治学道路(李明泉《一次密集知识和拓展思维的进修》,《文学评论》1985年第四期)。

编辑部举办的这届进修班,虽然遇到一些麻烦,但总的是成功的。不过,编辑部要在正常进行编辑工作时又支撑一个进修班,即使是短期的,也是非常吃力的,所以只办了这么一届。

2002年l0月21日

原载:《岁月熔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
收藏文章

阅读数[543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