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吴世昌与词体结构论

施议对

业师吴世昌先生毕生致力于教育及学术研究工作,胸怀民族大义,既痴且狂,十足性情中人。学生时代,不仅因第一篇学术论文——《释〈书〉〈诗〉之“诞”》于《燕京学报》发表,名动京师,胡适将其与当时学术权威王国维、杨树达相提并论。“九一八”后,为逼蒋抗日,曾与乃兄吴其昌南下哭陵,名噪金陵,即被燕大同学推选为抗日会第一主席。此后,走南闯北,去国归国;几十年人生道路,有着许多阅历以其非恒流所能梦见之性情、学问、襟抱治词,其见解及业绩,自然不同一般。如读词,主张“读原料书”,为词则取径小山以人清真、稼轩,而不听止庵之“问途碧山”,都颇能体现其创造精神。这一些,我在《子臧先生论词学研究》一文中已说明以下说词论;有关填词成就将另撰专文阐述。

第一,先生论词,目的在于体验词心,而具体途径即为结构分析。这是建造词体结构论的重要依据。

先说词心体验。这是论词之一重要步骤,但又往往被忽略。尤其是词中胡说派,或索隐

派,大多偏离词心,任意发挥;或者强作解事,随意差排。先生对之深恶痛绝曾指出:胡寅论苏轼,谓其“一洗绮罗香泽之态”,全非事实,他自己一首词也没有流传下来,却敢于道貌岸然地教训人。可见“外行指导内行”在咱们国家里,也是古已有之的。并指出:张惠言之流以荒谬绝伦之“微言大义”解词,完全是欺人之谈。

先生既以具体事实,对于胡说派或索隐派之种种胡言乱语,一一加以驳斥,又以典型事例,为词心体验提供事证:所著《辛弃疾〈传记〉》,虽作为一篇“小说”,连载于《新月》月刊,却直抉辛秘,颇能真切体现其词心。如谓:他中年时候,功名热度高到万分。醉中醒后,直嚷着要做官。不但自己想做官,也希望他的朋友亲戚都做大官。又谓:他真想做官,血管里翻腾着的每一个白血球都想吞噬金兵,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有奔出来的力量要和金人拼个你死我活:所以他真想做官,而且是大官。这是真情之自然流露:不觉无赖、丑恶,反而愈见其真诚。—这是一位大学生对于八百年前一位不得志词人的论断。这位大学生,时年二十二,正是辛氏“练军、渡江和杀死那个和尚”的年纪。如对照二人经历,似可获知,此等论断,绝非泛泛之论。因为与辛氏年龄相仿佛,先生已显露出作为“人中之龙”之气质与才华。这说明,先生既将辛氏当作最终追求目标,对于其词其人,亦当同等看待:因而,为之立传,自然而然,也会将自身带入其中。这就是对于词心的体验。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文学遗产》2002年第1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721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