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诗话、词话原创

补二十四诗品

于沧海

小序:丁亥春日,余心境凡数迁焉。或惘惘者,其身之不能永邪?而精神风味则可寿逾金石,况人间深情,初非文字之所能喻拟也。仿佛而乐之,其在象乎,是诗可为吾人之上宾而乐之无限之故也。用是援毫复续司空图之《二十四诗品》,反复之间,可谓有缘,司空氏之在地下,亦当悦余之若是之追随者矣;而韵已不拘矣。拙论“神味”说之精神,多在《新二十四诗品》、《后二十四诗品》,多为我所极尚者,若《续二十四诗品》《补二十四诗品》,不过敷衍情境,为客观之评鉴耳。红禅室主人于沧海丁亥春三月初四(谷雨)记于济南之嫁笛聘箫楼。

高 情

林壑含碧,幽花凝芳。天地无极,追焉情伤!水畔依依,巅峰浩荡。酌彼琼浆,逸此神想。微风拂袖,襟怀飞扬。玉笛呜咽,美人何方。

伤 情

临风洒涕,情不自禁。彼何人者,于是逡巡。曾以物喜,亦为人欣。精之逝也,孰能抚君!静目流思,动辄驰神。缠绵悱恻,性乃夭斤。

悲 情

遗世独立,忽然而悲。纷纷俗世,焉执著为!如蚌怀珠,如玉掩灰。情之至也,锁锁横眉。箫成竹殁,恋恋者谁。苍茫流感,风尘漫滋。

郁 闷

郁郁孤抱,有所忧闷。情挚所钟,乃尔深沉!气郁则结,物郁难存。秋露晶莹,象其亦真。剑悲徒观,瑟伤冷纶。宇宙自运,一切俱尘。

钟 情

邈然独坐,自饮无思。水流花开,真境如诗。玲珑窈窕,世事如棋。任情磅礴,澹焉若痴。红尘何事,醉可由人!醉则倚竹,天籁浑奇。

灵 异

苞涵幽冥,苍茫异类。用物润心,挑剔风味。物本无心,人实有会。灵秀所滋,是为真魅。玉人皎皎,秋波娥眉。相看无言,衣衫欲碧。

豪 放

气之所聚,凝乎世俗。气之所放,其态也殊。情可损人,伊谁能度。聚散收弛,自如自足。情气之发,曷用含蓄。光之达之,其唯酒乎!

婉 约

帘后佳人,绰约玲珑。名马衔辔,羡羡骄龙。思与缠绵,留恋芳丛。佳人有态,品之莫名。俗子难会,未胎之蒙。相思一点,愈抑无穷!

情 韵

竹性坚贞,梅韵独绝。春风荡漾,深山泉活。落花层积,安步当车。或访或探,时啸时歌。人生有情,岁月蹉跎。若问情味,之子偏颇。

独 立

独立窈窕,若人者谁。江湖寂寞,天地无私。横云亘岭,高风难追。世人庸俗,巧笑不支。如菊在篱,骄龙出姿。中气如虹,担待无辞。

消 魂

气可铄骨,情能消魂。个中滋味,有人伤神。望望不来,佳人倚门。杏菊烂漫,鹅鸭乱陈。短栅疏篱,迥然出尘。问何由致,黯然无痕。

奇 谲

奇异诡谲,乃追艳丽。自斟自饮,问子风味。如夜星灿,如美人翳。姿态窈窕,在所难避。奇者殊俗,谲实不媚。异音天际,不知谁吹。

朦 胧

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内含深素,外示以拙。氤氲阴阳,周章七色。凝不欲流,动而集合。惺忪美人,韵味独绝。不求诸外,中自持我。

高 古

采药幽涧,歇履巨川。以杖扶地,秋风莽原。素巾漉酒,余香娇蛮。种菜溪下,白云安闲。或诗或书,夜星灿烂。俯仰苍穹,眸子清焉!

玲 珑

奇石之胜,妙在玲珑。人力所加,或愈天工。物可若然,心仿则穷。外见为物,灵犀所通。肇源混沌,其道本同。用之不正,堕落凡庸。

窈 窕

别有其致,亦其极矣!追之以内,愈得不似。外而能神,兼兼情意。微妙不传,用心乃拟。衣袖动人,惟缘人兮!测其态势,靡不在体。

奇 媚

媚不可解,非在乎奇。思之喻之,寤寐唯其!心所向往,欲知其迟。一颦一顾,特特生姿。譬如大星,烂漫独滋。譬若春葱,纤手凝脂。

秾 丽

玉人何在,春阴采茶。翠袖黄巾,纤腰一把。泥尘上妆,美玉之瑕。白齿红唇,笑靥如花。情郎之来,暂不记家。缠绵藤下,却不欲话。

清 澈

无欲则刚,其目清澈。云自卷舒,水来去若。游鱼比比,知人不屑。肉骨凡胎,用是超越。有酒则饮,无酒则歌。钢经百炼,期于一折!

闲 静

日长消茶,围棋树下。不求巨富,人或揣假。意态自如,不俗不雅。从容抚笛,闻之者马。远望流瀑,一势如泻。生机孕育,天然陶冶。

江 湖

一剑在腰,云水因缘。拍拍铿锵,跃跃气完。英雄儿女,奇骨热肝。如浮苹生,如白虹贯。以酒为媒,不惯倚阑。惊天动地,究自在妍。

野 逸

大漠垂野,枯壁悬花。泉流涧底,趣趣天涯。钓竿拂处,夕阳晚霞。孤舟澹荡,无人不嗟。狂笑震霄,豪不可赊。月桂清辉,夜半还家。

消 沉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沉迷顽艳,周彼四方。酒以解忧,半为猖狂。往事如梦,不如暂忘!抚瑟弹琴,调亦凄凉。弃置彷徨,无何有乡。

落 花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落臻极美,携与飘零。茫茫者风,烂漫者虹。飘飘竹西,悠悠楼东。蘋尚有根,花落仍红!酌酒一卮,不枉相从。

2007、4、20-21作于济南之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斋

作者简介:于沧海,本名于永森,山东平度人,1977年生。哲学硕士,现为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文艺学专业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中国古代诗词理论及中国古代美学的研究,著有《红禅室诗词丛话》、《〈人间词话〉评说》、《嫁笛聘箫楼诗词札记》、《嫁笛聘箫楼曲话》、《论豪放》、《诸二十四诗品》、《金庸说部研究论稿》等。

发言者:??发表时间:2008-6-30 10:23:00??IP地址:222.173.144.*
哈哈,原来是沧海师兄,论诗之作,美矣哉!
收藏文章

阅读数[696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