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诗话、词话原创

诗论二则

郭晓鹏

其一 诗者乃发奋而为莫若以命入诗

古 之人论诗之创制,或云香草砥砺于霜曝,美人羁绊乎无德;抑或云穷而后工,发奋而为。依此推之,诗中尽慨叹语,愤激词。而怡乎性情,悦于游赏之调抑脱乎诗之 名乎?品物类之繁盛,述日月之行年,莫言语之下品?故以发奋论诗之创制盖非谬乎?揽东西之诗类,涵古今之创制,乃以命入诗,方有诗之华章奏于千秋。命也, 情之形而上者,趣味之锻炼也。志者,情者,入乎命之途,方可迷狂心神,遇于诗之缪斯,华章出口,尽脱巴人之俗。故曰:发奋之情慷慨于命之多舛,愉悦之情颂 歌于命途世风,方有诗也,方成诗也,方为诗也。

其二 诗无达诂莫若诗无定诂

诗 成而藏于名山,非也。思今世无言“峨乎高山,沛乎江河”之知音也。古人言高亦气盛,达诂不成莫若毁诗,藏于名山已属善举,留待后人观之,幸可勒石燕然,垂 名千载。诗有达诂但无定诂,儒者入于诗书出乎德义,渔者言其海事鲜罕品物之美。物类各臻其善,可谓达诂,达诂之准,真善美而已矣。定诂则何?化故诗仍为故 诗,腐朽亦为腐朽。故曰:诗之美在乎有达诂而无定估。

收藏文章

阅读数[672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