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解读苏东坡——女性情感(佳人篇)系列12

东方龙吟

携手佳人 天涯沦落思无穷

熙宁七年(1074)十一月至元丰二年(1079)七月,苏轼先后出任密州、徐州和湖州太守。密州二年是苏轼为官时期最艰苦的日子,灭蝗抗旱、救灾济贫、带领属官沿着城墙到处拣拾弃婴,甚至与百姓一起采杞菊、挖野菜充饥。胶东大地的荒凉与茫荡唤醒了苏轼身上积存多年的“狂”质与“野性”,《密州出猎》与“明月几时有”等豪放之作此时涌出他的笔端,也使天下歌坛为之震动。但即便如此,苏轼在密州还是多有“香罗绮泽”之词:

帘外东风交雨霰。帘里佳人,笑语如莺燕。

深惜今年正月暖,灯光酒色摇金盏。

掺鼓渔阳挝未遍。舞褪琼钗,汗湿香罗软。

今夜何人吟古怨,清诗未就冰生砚。

——《蝶恋花·密州冬夜,文安国席上作》

欲向佳人诉离恨,泪珠先已凝双睫。

——《满江红·正月十三日送文安国还朝》

这两首词都是与友人唱酬之作,从中可以看出,密州也有以歌劝酒的“佳人”,可能都是富室所蓄私妓,因为在宋时,密州与凤翔一样,都是相当贫困之地,没有绝佳山水,游人很少光顾。虽然后来苏轼移守徐州时,密州友人曾在信中大谈“徐妓不如东武①”,但现存的苏轼在密州所写的诗词文赋,竟无一语谈到“妓”字。

苏轼刚到徐州任上时,觉得这座京东重镇虽然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可歌舞风流毕竟抵不上江南。“燕子人亡三百秋,卷帘哪复似扬州?②”除了唐代名妓关盼盼的遗迹——燕子楼犹存外,徐州似乎没有能让他追随杜牧,青楼猎艳的条件。

然而,在他率领徐州军民奋战七十余天,挡住了滚滚东下的黄泛浊流、保护住千年古城后,一个多才多艺且又十分痴情的官妓进入他的眼帘,这位佳人就是马盼盼。

让我们还是从苏轼名作《永遇乐》说起: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

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莫无人见。

沈沈三鼓,飘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

夜茫茫,重寻无觅处,觉来小园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

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

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

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夜宿燕子楼,梦盼盼,因作此词》

由于版本不同,这首词还有一个标题,叫做《徐州梦觉·北登燕子楼作》。笔者自幼生长于徐州,曾详细寻访宋时徐州古城遗址,发现当时州衙在城中心偏北,苏轼在徐时,府第应在州衙附近,而燕子楼却在城的西南角,比邻城墙①,“北登”二字,显然与地理不合,因此《夜宿燕子楼,梦盼盼,因作此词》更符实情。

燕子楼是唐代镇守徐州的徐、濠、泗节使张建封之子张,为其所宠的歌妓关盼盼所建。张曾于唐德宗贞元十六年(800)代理徐州刺史之职,后调朝廷任工部尚书,并于元和元年(806)十二月病逝②。白居易在《燕子楼》诗《序》中转引张缋的记载说:“尚书既殁,归葬东洛,而彭城有张氏旧第,第中有小楼,名燕子。盼盼念旧爱而不嫁,居是楼十余年,幽独块然,于今尚在。”白居易没有说明张尚书是张建封,还是张,后人多错误地以父代子,连身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晁补之都说,“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三句,“说尽张建封事③”。从白居易所引的故事看,关盼盼只是一介歌妓,并没有被张正式纳为侍妾,否则不会独自一个留在徐州;正因她没被正式接纳,却要死守小楼、终身不嫁,所以才为后人所津津乐道。

苏轼于三更之际,因梦而醒,茫茫月夜,起身徘徊,竟将“小园行遍”,可见梦中所思,梦后所感,甚是幽深绵长。问题在于,关盼盼乃三百年前旧人,为何值得苏轼如此黯然伤神?

这首词的关键,在下阕的“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关盼盼是“古”,而苏轼却由古思“今”,想到了自己的“旧欢新怨”,进而联想到“故园”。有关他在故乡的“旧欢”,前面的《逃婚篇》已经涉及,这里要细谈“新怨”。

请看宋人曾敏行的《独醒杂志》:

东坡守徐州,作《燕子楼》乐章,方具稿,人未知之。一日,忽哄传于城中。东坡讶焉,诘其所从来,乃谓发端于逻卒。东坡召而问之,对曰:“某稍知音律,尝夜宿张建封庙,闻有歌声,细听,乃此词也,记而传之,初不知何谓。”东坡笑而遣之。

这个故事,旁证该词作于燕子楼,苏轼当夜确实宿住于此。

恰巧他当徐州太守时,身边有个官妓,姓马,也叫盼盼:

徐州有营妓马盼者,甚慧丽。东坡守徐日,极喜之。盼能学公书,得其仿佛。公书《黄楼赋》未毕,盼窃效公书“山川开合”四字,公见之大笑,略为润色,不复易。今碑四字,盼书也。

——宋·张邦基《墨庄漫录》

东坡守彭城,参寥(子)尝往见之,在(东)坡座赋诗,援笔立成,一坐叹服。(东)坡遣官奴马盼盼索诗,参寥(子)笑作绝句云:“多谢樽前窈窕娘,好将魂梦恼楚王,禅心已作沾泥絮,不逐春风上下狂。”(东)坡曰:“予尝见柳絮落泥中,私谓可以入诗,偶未曾收拾,乃为此老所先,可惜也。”

——元·陶宗仪《说郛》

马盼盼身为官妓,敢在太守文书上擅动笔墨,已见受宠程度非同一般,摹仿苏轼笔迹如此相似,又见决非偶尔随从。最妙的还在苏轼与参寥子的对话上。这位僧友称马盼盼为“窈窕娘”,既见其美,又隐约显露其身份超越了歌妓,“好将梦魂恼楚王”一语,意指这位盼盼经常进入苏轼梦乡。徐州原名彭城,曾是西楚霸王项羽的都城,将此时身为太守的苏轼称作“楚王”,暗寓“巫山云雨”之事。苏轼在话语中非常自然地露出他对“柳絮”的悲悯之情,“柳絮落泥”显然与身坠妓籍的马盼盼密切相关,如今“狂逐春风”妙语,却被参寥子抢先道出,苏轼焉能不喜、焉能不“惜”?更可惜的还在于,马盼盼身为官妓,苏轼对她虽“极喜之”,却不能违背朝廷之规,纳为侍妾、长期带在身边,所以他在燕子楼之梦后,才有了“新怨”之说。

数年之后,苏轼的友人兼崇拜者贺铸来到徐州为官,也曾题咏《燕子楼》。他在诗序中说:

唐徐牧张建封晚得姬人盼盼,宠嬖之,为起燕子楼於使宅北城上,以处焉。后更兵火,楼不复存。天圣中,故相濮阳李公出守彭城,复楼於故址。壬戌重九后一日,余与二三僚友置酒楼上,分韵赋诗,偶得如字。而侍酒官妓亦有名盼盼者,盖窃希唐人,因为见於卒章。

贺铸这里也将张之事,错记在张建封身上。值得注意的是,他在这里交待了依然留在徐州的马盼盼情形:说她“窃希唐人”,即暗指关盼盼之志。所谓“见于卒章”,即贺铸诗的结尾六句:

醉袖舞鸲鹆,艳声歌鹧鸪。

迟留故时月,桂影来座隅。

回首一相诧:今人如不如?

“艳声歌鹧鸪”,表明马盼盼当时在唱“鹧鸪词”。唐末韦庄《咏鹧鸪》诗说:“南禽无侣似相依,锦翅双双傍马飞。……懊恼奴家非有恨,年年长忆凤城归。”在唐宋之际,人们认为鹧鸪叫声似说“懊恼奴家”,又解为“行不得也哥哥①”。贺铸诗《序》中的“壬戌重九”,乃元丰五年(1082),此时苏轼已身为罪人,被编管在黄州,马盼盼纵对苏轼有千般思念,也是无由相寻,所以只能像鹧鸪一样,叫一声“行不得也哥哥!”诗中的“故时月”和“桂影”,显然是指三四年前苏轼在徐之事。

贺铸在徐州,还有一首《和彭城王生悼歌人盼盼》诗,读来更让人备感凄然:

东园花下记相逢,倩盼偷回一笑浓。

书簏尚缄香豆蔻,镜奁初失玉芙蓉。

歌阑燕子楼前月,魂断凤皇原上钟。

寄语虞卿谩多赋,九泉无路达鱼封。

贺铸诗题下原注云:“盼盼马氏,善书染。死葬南台,即凤凰原也。生赋诗十篇,因和其一,甲子四月望②。”甲子即元丰七年(1084),苏轼仍在贬谪之中,年初在黄州,四月正被移往汝州编管,马盼盼之死,正在时。诗题所说的“王生”,当指子由之婿、彭城人王适,贺铸在徐州多次与他唱和。可惜王适的十首《悼歌人盼盼》原作,已俱佚散,其中详情,无复再现。

贺铸在诗里只能自叙与马盼盼的交往,不能明言东坡,但“寄语虞卿谩多赋,九泉无路达鱼封”一语,还是隐约留下了东坡的印记。虞卿为战国名士,曾游说赵孝王合纵抗秦,因救魏有功而被拜相,后来流落逃亡,以著书立说闻名。虞卿之时,根本没有什么“赋”体,所谓“寄语虞卿漫多赋”,恰恰露出了刚在黄州写罢前后《赤壁赋》的东坡先生的身影。“九泉无路达鱼封”一句,哀叹她的痴情已经无由传达,只能让人再三伤悲。

这些诗作表明,马盼盼虽无燕子楼专房,她却与关盼盼一样,走上了忧郁而死同归之途。

由此我们可以得知,苏轼在徐州另外两首告别佳人的词,应是写给马盼盼的。先请看《江城子·恨别》:

天涯流落思无穷。既相逢,却匆匆。

携手佳人、和泪折残红。

为问东风余几许?春纵在,与谁同!

隋堤三月水溶溶。背归鸿,去吴中。

回望彭城、清泗与淮通。

寄我相思千点泪,流不到,楚江东。

——《江城子·恨别》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白居易《琵琶行》中的名句,被苏轼转借至此,“既相逢,却匆匆”,表明相处恨短。前人论及此词,便谓“语极沉着,一往情深①”;或惊叹“伤别之意,至矣、尽矣!②”还有人认为词的“结语从李后主‘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转出,更进一步③”,这些评价足以说明,苏轼对这位徐州佳人情深意挚,已到难舍难分的地步。

再看另外一首《减字木兰花·彭门留别》:

玉觞无味,中有佳人千点泪。

学道忘忧,一念还成不自由。

如今未见,归去东园花似霰。

一语相开,匹似当初本不来。

别酒无味,犹如啜引佳人眼泪;一念之差,身陷官场,失去了江湖散人的自由之身,无奈之际,只能用“匹似当初本不来”来开导、安慰对方,情之挚、意之切、别之痛、离之哀,无限幽怨尽在其中,可又有谁知道,苏轼这种真情挚意,是为一介官妓而发呢?

收藏文章

阅读数[481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