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解读苏东坡——女性情感(佳人篇)系列11

东方龙吟

佳人挥泪 离亭欲去歌声咽

杭州通判三载,风流遍播诸郡。上面所述韵事,多发生在杭、湖两地。熙宁六七年之间,苏轼在苏、常、润、秀四州赈灾长达八个月之久,林语堂在《苏轼传》中,说他在常州时,曾与一直暗恋着的堂妹有所交往,实为望风捕影(本书在最后的“附会篇”将以专题辩驳),不过,他在苏州,确曾清楚地留下了与歌妓交往的记录。

熙宁七年(1074)九月,苏轼被提升为密州(今山东诸城)太守,在离杭北上途中,再次经过姑苏。在苏州太守王诲为他举行的宴会上,曾作过一首《阮郎归》词:

一年三度过苏台,清尊长是开。

佳人相问苦相猜,这回来不来?

情未尽,老先催,

人生真可咳。

他年桃李阿谁栽,刘郎双鬓衰。

细玩词味,所谓“佳人相问苦相猜,这回来不来”,表明这位“佳人”并不在场,而是酒席之间托人相问,带有几分猜度、几分希冀。由此可知,问者不是可以直接参与太守之宴的官妓。所谓“这回来不来?”表明苏轼在前两度路过苏轼州,曾与她有过颇深的交往,以致她非常牵挂。“他年桃李阿谁栽,刘郎双鬓衰”,是借刘禹锡“玄都观中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之意,作者以刘郎自况,毫不掩饰地告诉人们,自己曾对这位“桃李”予以关照过。

有关苏轼前两次在苏州的落脚情形,史料有如下记载:

三瑞堂,在阊门之西枫桥。孝子姚淳所居,家世业儒,以孝称。苏文忠公往来,必访之。尝为赋《三瑞堂》诗。姚氏致香为献,公不受,以书抵虎丘通长老云。姚君笃善好事,其意极可嘉。然不须以物见遗,惠香八十罐,却托还之。已领其厚意,实为他相识所惠,皆不留故也。

——宋·范成大《吴郡志》卷十四

(苏州)阊门之西有姚淳者,园亭雅洁。东坡每过,留憩游瞩竟日。(姚)淳因以古千(字)文一帙为献,(苏)公却之。他日又馈名香六十罐,(苏)公又托虎丘僧通老婉辞之,曰:“非不知姚君至诚,但某于诸人无所留,不容有异也”。

——明·李日华《紫桃轩杂缀》

《苏轼文集》卷五十七有《与姚君三首》,第一首言“过苏,首辱垂访”,第二首言“惠及千(字)文……谨却封纳”,卷六十一有《与通长老九首》,作于密州,第四封言及谢却“姚君……惠香八十罐”之事,可见范成大等人记载非虚。

阊门是古代苏州的西门,唐宋时期极为繁华,歌妓云集。白居易在《亿旧游》诗中说:“江南旧游凡几处,就中最忆吴江隈。……阊门晓严旗鼓出,皋桥夕闹船肪回。……李娟张态一春梦,周五殷三归夜台。”诗下自注说“娟、态,苏州妓名。”宋代在阊门之外的河南侧有座“望云馆”,是当时苏州五大酒店之一①。苏轼显然是在这里落脚,并与望云馆的歌妓有过交往。果然,这名歌妓后来守在阊门出城处,给她所仰慕的苏大人送别,苏轼为她又写了一首《醉落魄·苏州阊门留别》:

苍颜华发,故山归计何时决?

旧交新贵音书绝。

惟有佳人,犹作殷勤别。

离亭欲去歌声咽,潇潇细雨凉吹颊。

泪珠不用罗巾裛,

弹在罗衣,图得见时说。

明人沈际飞在《草堂诗余别集》中评价说:“止有佳人异别可悲,既有佳人惜别可慰;墨香犹喷。”显然他抓住了苏轼当时的心态。从词中不难看出,这位歌妓对苏轼是十分眷恋的,而苏轼对她也极富同情,后来苏轼为官京城,据说曾给身边新增的一个侍妾取名“碧桃”(详见下文),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与他一直思念着的这位“桃李”不无关系。

苏轼在离开杭州、苏州后,还曾写过一首《乌夜啼·寄远》:

小郑非常强记,二南依旧能诗。

更有鲈鱼堪切脍,儿辈莫教知。

从“莫怪归心甚速”六字可以看出,这首词写于友人从他身边返回杭州时,所寄的对象应是杭、苏佳丽,或是熟悉她们的友人。除了“小郑”、“二南”三个,“鲈鱼堪切脍”也当指一名歌妓,要么是说杭州某位细皮嫩肉者,要么指在苏州旧欢(鲈鱼堪脍系苏州人张翰思乡典故)。苏轼于词中再三提醒友人,这类事情必须保密,若让“儿辈”知道,说不定会生出什么事儿来。

是啊,对那些动辄正襟危坐,总以“恣亵”等词语指斥“风流”的假道学来说,确实应说一句“儿辈莫教知”。

收藏文章

阅读数[626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